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六十八章 痛苦的真相!

第七百六十八章 痛苦的真相!

        舞绝城没有说话,但神色间有些痛苦了起来。

        “其实以天阙那位大能本身实力而论,与当年的紫霄天帝紫豪也不相上下,甚至实力势力犹有过之,但要却受到那贪图安逸的圣君掣肘,无法放手施为;二来,他的力量就算真个填进去,最多也就只能与紫霄天帝一样的下场罢了,于大局无补。反而会真正损伤抵抗外侮的元气。”

        “所以他只能选择暂时按兵不动,忍辱负重,从不轻举妄动;而正好有两位宇外大能留下了九劫剑,为九重天留下了一线生机,这位大能才得以做出这个改变,所以,这个耗日持久的终极计划,才终于得以展开。”

        楚阳声音很缓慢,语气更是异常的平淡,平淡得好象白开水一般,然而他的内心,却也如舞绝城一般,波澜壮阔,难得片刻平静。

        说心里话,为了此事,他实在是想要把雪泪寒那个混蛋狂揍一顿,甚至觉得揍上一顿千刀万剐……也未必能解心头之气。

        楚阳干脆心中发下一则重誓:一旦自己实力达到了,无论如何也要将雪泪寒揍成猪头!一顿不解气,就两顿、三顿……直到解气为止,至于雪泪寒到底是变猪头、佛头、熊猫头,甚至那啥头,都不在楚阳计算之内了。

        爱啥头啥头。

        虽然雪泪寒的初衷立意是好的,是善意的,是伟大的,但这“伟大”的计划却把自己等人害苦了,也把舞绝城这等历代九劫害惨了,至于历代的九劫剑主,更加是惨不堪言。

        就单只是为了这些“苦楚”,楚阳也是一定要与雪泪寒算账的,谁拦着也不行。

        楚阳心中腹诽万千,然而此刻面对着舞绝城,为了防范着舞绝城有过激的反应,楚阳却只能从大局入手,尽可能地多说一些雪泪寒的好话,以及这个计划的严重性和必要性。总之一句话,怎么地也得把这位老爷说通说透,把工作做到家。

        要不然自己在这边浪费半天唾沫之后,这位爷突然间上来了脾气,大吼一声‘老大啊,我对不起你啊!’,然后“啪”的一声自震天灵,翘了……那自己可就是真正的鸡飞蛋打了,连痛哭流涕都没地方找去。

        “于是就有了九劫剑主,再于是就有了九劫。”楚阳缓缓道:“历代九劫,除了极为少数的几个人之外,现在,都在域外战场,与天魔搏杀,拼命战斗。”

        舞绝城浑身颤抖了一下,却意外的沉默着,没有开口说话。

        “那些前辈们虽然已经竭尽了全力,但就战局而言仍只能起到牵制,骚扰的效果,万万达不到决定性作用;但就是他们一批一批的过去,再配合九重天阙的本土力量,才令紫霄天区域内形成了拉锯战局势……”

        “当然,形成拉锯战的另一方面原因,也是因为域外天魔本身没有十足把握,怕多度战争引发九重天阕的全面反扑,并不敢大举进发侵略的缘故;可是这最近的数十万年以来,因为紫宵天丰饶的物产、辽阔的地域,令域外天魔彻底摆脱了灭族的危机,他们繁衍后代越来越迅速,人口自然也越来越多,还有从原址迁移过来的原居民,之前另寻生机转往别处,现在闻讯来投奔的高手天才,也越来越多……”

        “随着他们的膨胀速度,估计最后的决战时刻已经不远了……因为他们若是不战,自己就没有足够的生存空间了,得手过第一次的他们,尝过一次丰美果实之后,绝不会放弃战争侵略的快捷手段……”

        “现在的形势很严峻,甚至说严峻到极点也并不为过。”

        楚阳深深吸了一口气。

        “对我而言,你刚才说的都是废话!完全没有意义!”舞绝城低沉的压抑的说道:“我想要知道的,是我的兄弟们现在在哪里,他们在你说的那个地方吗?最主要的,他们现如今还活着吗?还有,我的老大在哪里?他做了什么?他又在你说的那个过程中担当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我想要知道的,你全然没有提到,我管什么九重天阕会不会被侵略,我只关心我的兄弟。”

        楚阳淡淡道:“即将提到了!”

        “你的一干兄弟,现在都在域外战场上奋战着!不过是活着还是已经……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依然活着的可能性,很大!”

        “那,我老大呢?”舞绝城沉声问道:“他现在在哪里?他……他还好吧?!”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楚阳一直在说九劫,但却从没有说九劫剑主,舞绝城早已起了疑心,几乎是下意识的问出了那后半句话,他希望从楚阳口中得到肯定的答案。

        恨了四万年,但如今真的要得到确切消息的时候,他还是不希望听到不好的消息。

        “你老大……他……死了。”

        楚阳缓慢吐出:“魂飞、魄散,神魂、俱灭!死得不能再死了!”

        舞绝城猛地低下头!

        他是如此用力,导致颈椎也随着他低头的动作发出剧烈的‘咔’的一声!

        “怎么死的?!他怎么会死呢?众兄弟都没事,老大又怎么会死呢?我不信……我不信,你骗我,这不是真的,不会是真……”

        完全可以听得出来,舞绝城这句话,是咬着牙,用一种碎心断魂的声音说了出来。嘶哑而狰狞,充满了绝望的意味。

        “我没有骗你,九劫剑,本身就是一种甄选。历代九劫,符合标准的都已经超脱了;但,历代剑主却从来没有一个能够达到‘九劫剑’本身的真正标准!”

        楚阳说道:“所以他们,只能将自己作为奠基,或者,铺路!”

        “奠基?铺路!?什么意思,你说清楚,你给我说清楚!”舞绝城死死地低着头,两只手狠狠的攥起了拳头。

        “或者用‘护航’来形容更恰当一些,当时,九劫补天,你的灵魂所进去的那个洞口,其实就是通往域外战场的通道!”楚阳沉声道。

        舞绝城霍然抬头,死死的看着楚阳,如同要哭一般的咧扁着嘴,噶声道:“通道?!”

        “是的,就是通道!”楚阳道:“灵魂通过了这个通道之后,在另一边的出口,会以轮回造化之能,重铸肉身,提升修为,赴战天魔!”

        舞绝城身子有些微微地颤抖,眼圈慢慢的红了起来,很难想象一个数万岁的老怪物居然会因为一个少年人的一番话如斯动容,但此刻的舞绝城就是如此。

        但他却紧紧地咬住牙,抿住了嘴,再不肯发一句一声。只是眼睛死死的盯着楚阳的嘴,注意着楚阳的每一言每一语。

        “然而这个通道却也伴随着巨大的风险,轮回重塑,岂同小可,过程中有轮回之剑,罡风凝刀。万千杀伤威能加诸!一般灵魂,根本不能过得去,往往一步踏入,已被吹得烟消云灭。事实上,也曾有无数修为不俗者,肉身死亡,元灵却不灭,机缘达到此境,却从无有能安然过境之灵。”

        楚阳淡淡道:“想要通过此通道唯一的方法,就是要有强大到极点的怨力护身;唯有那种永生永世不能消除的仇恨,带着永世难消的怨毒,才能安全通过这个通道,达到彼岸,重塑肉身!”

        “你的一干兄弟们就是以这种方式过去的。”

        楚阳轻声说道。

        舞绝城没有说话,楚阳也没有再说,两人都沉默地站在风雪中。

        风雪呼啸,扑在楚阳脸上,立即弹开;飘飞无踪;但,扑到舞绝城脸上身上的,却就这么贴在了上面;舞绝城并没有丝毫的抗拒。

        “我老大呢?”

        “我刚才有提到,你的那一干兄弟就是以这种方式过去的,事实上,历代九劫剑主,实力也有高低之别,但在统一九重天之后,都会知道自己的使命!也都会知道,自己的实力其实是不合格的,但无有例外,就是他们的兄弟们,已经都合格了。”

        “所以他们在那个时候,都会面临着两个选择。”楚阳喃喃的重复了一下:“两个截然相反的选择……”

        心中伤痛欲裂的叹了口气。

        舞绝城哑声道:“什么选择?怎么个截然相反?”

        “第一个选择,牺牲兄弟,成就自己;以九位兄弟的鲜血灵肉魂魄为路引,合为一处,以九位兄弟的强大怨恨之力与九劫合一之魂,打开域外通道,送自己过去,决战天魔,留万古美名!”

        “第二个选择,则是牺牲自己,想办法让九位兄弟带着对自己的永久怨恨越过通道!而自己则身死道消,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此外,还要背负永远难以洗刷的污名!被兄弟永远唾弃的骂名!”

        舞绝城猛地张大了嘴,整个人仿佛突然间完全凝固一般!

        下一刻,整个人蓦然的僵硬了起来。

        这一刻,他眼中的神情,真是难以形容!难以描述!

        “但第二个选择另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当九劫剑主将牺牲自己的行动付诸实施的时候;那种博大的胸怀和勇气,会完全反馈在他的兄弟身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