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六十九章 悔!

第七百六十九章 悔!

        舞绝城绝望的看着楚阳,无力地喘气。

        这个事实,已经将他完全击溃!

        他的瞳孔已经呈现放散的样子,似乎是失去了意识,又似乎是在云端漫步,整个身体失重,飘飘忽忽,而耳朵边上,不断地有惊天响雷狠狠的一次一次的击打着……楚阳的话,就化作了这样的九天惊雷,狠狠的楔进舞绝城心里!

        让他的精神意识,随之迸散。

        楚阳正在继续往下说。

        “你刚才问九劫剑主的最终去路,这便是了!九劫剑主身死道消,以身开通轮回通道,打开通往域外之门,骨为壁,肉铺路;血化风引,魂做青霄;送我兄弟,域外战天魔;育我兄弟,重塑肉身,成不死之金身;让我兄弟叱咤域外,成不朽之功业;享天地同寿荣华,受至高无上荣耀!”

        “也就是说……剑主的牺牲,会让他的兄弟们重塑肉身之后,成不死金身!在域外战场上,多一份生命的保障……”

        舞绝城不言不动,只是那么僵直的站着,仿佛一尊木雕泥塑也似。

        刚才他的眼神还很复杂,甚至是很激动的,此刻却已经变为完全的木然,完全的没有了任何光泽,没有了焦距。

        “很令人敬佩的是,历代九劫剑主,都选择了第二条路,都选择牺牲自己,送自己的兄弟过去;所以他们才会在最后时刻,狠狠地让兄弟们伤心;伤的越重越好,直到伤得他们永远都不会原谅他的时候,再把兄弟们尽数杀死,将灵魂送进域外通道……”

        “等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剑主收集起兄弟们的尸骸,妥善安葬之后,自身化为烟尘,彻底消失于天地间!”

        “不,说他最终消失于天地之间也不恰当,因为他身死道消的最后去处,依然是……那九位兄弟的通道之中。因为惟有等到一干兄弟们尽数走完那个通道,剑主的灵魂才会真正泯灭……他惟有护送着、眼看着、感觉着自己的兄弟通过通道,才能真正放心瞑目、去得其所。”

        楚阳轻声道:“你大哥……应该也是如此了……因为,你还活着,这已经是一宗明证了!纵然倪诗蓓救出来活着逃出来……但,是一样的。”

        舞绝城木然站立,良久不动。

        楚阳知道他现在心情复杂到极点,也不打搅,只是静静地在一边陪伴。

        良久良久之后。

        舞绝城突然身子一阵轻微的颤抖,似乎从僵硬状态中恢复了些微活动能力,在这轻微的颤抖之后,然后他就剧烈地颤抖起来。

        整个身子如同风中落叶,簌簌抖颤。

        他张开嘴,张大了嘴,似乎是陷入了极度缺氧、严重窒息的人一般,大口大口用力地喘着粗气,喘气越来越急,似乎越是喘气,就越是喘不上气来。

        他的喉咙里发出一阵古怪的声音:“嗬嗬~~嗬~~”

        这种声音,充满了无尽的伤痛,让楚阳在一边听到,也情不自禁的涌起来一种酸涩欲死,悔恨难当的感觉,那是一种绝望到极点的愧疚感觉,永远无法弥补的愧疚……舞绝城的身子颤抖得越来越剧烈,终于轻轻的摇了摇头,两串眼泪突然间就随着他的摇头左右飘飞滴落。

        然后他仍旧喘着粗气,瑟瑟发抖,眼泪却是如同江河决堤,汹涌而出,不停不息。

        随后,他竟然笑了起来,泪如泉涌之中,自嘲自悔的笑了起来:“呵呵呵,大哥,老大……老大……呵呵呵……”

        颤抖身子摇晃了两下,舞绝城慢慢地跪了下去,整个身子随着跪倒,最终趴伏在地上。

        他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了,就这么呆呆地跪趴在地上,两只手死命的以纯**力量在雪地上抓挠,抓起一把积雪,捏的紧紧地,再彻底捏爆,然后再抓,再捏,随即他又疯狂地将冰冷的积雪往自己嘴里塞进去,塞进去,含着几乎要将自己噎死的积雪,突然狠狠磕头。

        砰!砰砰砰……他将脑袋顶住雪地,无声的嘶吼着,却只发出来重重的喘气声。

        “老大……老大啊……老大啊……”

        舞绝城低声的呢喃着,楚阳甚至能清晰感觉到,在这一刻,舞绝城的心,在一片片的碎裂……“老大啊……我……我恨了你三万九千八百六十四年啊……三万九千八百六十四年啊,那么长的岁月,那么恨的恨意!”舞绝城绝望之极的嘿嘿惨笑:“你真厉害……你真牛逼……你,你就这么把自己卖了……却还他妈的让我们永远的恨你,你真行,我服了你,真的服了你……”

        “哈哈……老大你是汉子……你他妈的真是汉子……你他妈的……我他妈的……我他妈的……”

        他突然一跃而起,仰天嘶吼:“大哥!大哥!小弟我对不起你啊,……”

        他用尽了全身的力量,突然一声爆吼:“小弟我对不住你啊……”

        随着那一声暴吼,方圆数百里所有雪山竟在同时毫无先兆地发生了雪崩,还不止雪崩,更有无数山峦同时崩塌现象!积雪滚滚,奔涌而下,山石滚滚,四散而开……舞绝城用手捶着自己胸膛,压抑的狂吼:“啊~~~啊~~~~~”

        楚阳仰天长叹。

        历代九劫,九劫剑主,生死兄弟,但结局却是如此,尽都如此,无有例外。

        九劫兄弟带着对一向崇拜敬仰老大的至恨,进入域外通道,决战天魔,相信永生永世,都不会忘记老大最后的背叛,那份恨无疑是每个人心中的一根毒刺,一根永远无法拔出、消除的毒刺,足以让这些英雄豪杰彻夜难眠,心痛如绞……但,九劫剑主亲手毁灭自己的兄弟的**,送他们进入通道,然后大家都走了之后,剑主独自一人收集自己亲手杀死的兄弟们的尸体的那时候,又会是什么感受?

        谁能想象!

        当他骨化青烟肉化泥进入通道护卫着自己的兄弟们前进,一边看着兄弟们对自己的怨恨的时候,又是什么感受!

        一代真英雄、真汉子的结局!

        何等凄凉,何等悲哀!

        即使九劫剑主对自己的牺牲,不悔,无悔,但这始终是天地之间最悲惨的事情!

        舞绝城,幸运地从里面逃出来,以复仇为目标,恨之入骨的恨了三万九千多年,现在却发现是一个误会,原来竟是他自己错了,恨错了绝不该恨的人……又是什么感受?

        这种种感受,又岂能是一个‘死’字所能遮掩的?

        九劫剑主固然身死道消了,再也没有什么情感,但他的兄弟们,虽然有了大好前途,虽然成了盖代高手,却是永永远远的生不如死。

        每次想起,心便要碎裂一次。

        这种滋味……又岂是‘凄惨’二字可以形容?

        一边楚阳早已在严阵以待的戒备之中;虽然之前已经做了那么多的铺垫,但,舞绝城的激动,还是无法避免的爆发了。

        毕竟是数万年的恨、数万年的沉淀,到头来,却恨错了,怨错了,情何以堪?

        真实自杀都晚了。

        楚阳现在虽然仍旧保持声色不动着,实则却早已将自身修为已经提升到了极限状态。此刻的楚阳仿如一张蓄劲十足的弓。

        只要舞绝城稍一露出自毁的倾向,楚阳就会立即冲上去尽力制止。

        貌似征兆已经出来了一多半了,舞绝城已经喊出来:老大,我对不住你……下一时,貌似就该以死谢罪了吧?!

        在楚阳的预想中,老家伙只要再作出任何一点诸如运功、提气、举掌的意思,就是自己行动之时。

        但楚阳等了好久,这张弓都快崩断了,舞绝城却没有任何动作了。

        真是没有任何动作,在一阵竭斯底里的发泄之后,舞绝城就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唯一的一点点动静似乎就是泪水从他的眼中不断的流下来,滴落进雪地里的些微声音。错非楚阳早把一身修为提到极限,光凭耳朵,还真未必听得到,不过就算听不到,还是能看到的在舞绝城的身前脚下,已经有一小片雪地凹陷了下去,那是滚烫的泪水滴落的证明。

        良久良久,舞绝城犹如雕像一般的站着,原本急促的呼吸慢慢变得平稳,两眼通红,无尽的悲伤悔恨,愧疚,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域外战天魔……”舞绝城喃喃的说道:“老大,这就是你的最后心愿吗?”

        他痴痴地站着,茫然地望着天空中飘飞的雪花,对于四周的山摇地动似乎完全都没有意识到,似乎在这长空落雪之中,又看到了当初那张坚毅的面孔,曾经无比崇敬,又曾经极度痛恨,此刻却是无尽怀念的面孔。

        似乎又听到那人在说:“阿城,我一直都在!”

        “阿城,你在兄弟们之中,出身最好,底子最深厚;然而你的脾气,却也是最容易冲动。若是有一天,兄弟们不在你身边,你千万千万要记住,莫要冲动!”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们都在!不管你对还是错,我们都会支持!”“我是云东!我脚踏苍穹上,剑指白云东!谁敢欺负我兄弟!?”

        “兄弟,战斗是彼此的,但胜利是我们的!”

        “兄弟在侧,我即天下无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