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七十章 兄之愿,即是我之愿!

第七百七十章 兄之愿,即是我之愿!

        想起当年老大说的话,犹如还在耳边回响;而那张面孔,也依然还在自己面前,温暖的看着自己。

        舞绝城心中大恸,哽咽不能说话。

        对不住,老大,我竟误会了你这么多年,我竟是那么的糊涂。

        对不起!老大,是我年纪小,易冲动,希望你不要怪罪。有朝一日,小弟定然会为你赔罪!

        天上地下,当面赔罪!

        舞绝城仰天长啸,突然右手一动,锵的一声响,拔剑在手!

        楚阳本见舞绝城已经渐渐平静下来,还以为自己做了无用功,此刻惊见,心神大震,犹如鬼魅一般的急速冲过来,伸手就去抢他手中剑:“不要啊!”

        舞绝城一手伸出,阻止楚阳,平静的道:“你小子以为我会自尽么?”

        楚阳呆住,吃吃道:“难道……不是吗?那你亮剑干什么?”

        舞绝城仰天长笑,哈哈狂笑,一笑声中,风起云涌。

        舞绝城长剑指天,黑发飞扬,风云卷着茫茫大雪在他身子两侧呼呼飞过,这一刻,舞绝城便如要引动风云,冲击天地!

        他大笑,声如金石,一字字道:“若当真能告慰老大在天之灵,我的一条命又算得什么,可是老大的心愿是什么?!老大心愿未了,我舞绝城怎么能就此死去!要死也得完成了老大的夙愿才可以死!”

        这一句话,让楚阳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舞绝城是在以他全部的心血,全部心力,凝聚成一句话;或者说,这一句誓言!一句源自灵魂的誓言!

        “老大虽然已经不在了,但他的心愿还在!他为了兄弟受尽委屈,他牺牲了一切,担下了太多太多,就为了让兄弟们决战天魔!若是我舞绝城居然因为悔恨愧疚,就自己草草了结了自己的性命,那我便是天下第一懦夫,怎么对得起老大?老大的死还有什么意义!”

        “那样我纵然真个死了,也是没脸向老大请罪的!”

        舞绝城轻声道:“我决定了,我要在有生之年,不惜一切代价,冲上九重天阙,斩杀天魔!不杀尽天魔,决不回头!”

        他的声音虽轻,却坚决。不可撼动!

        楚阳终于放心,感动道:“好志气!”

        “老大的心愿,我替他完成!”

        舞绝城道:“当天阙荡尽天魔的那一刻,我舞绝城,自去找老大请罪!天上地下,当面赔罪!”

        通红的眸子中充满了有炽热:“我一定要找到老大,告诉老大,我这三万九千年,曾经多么的恨过他!我一定要告诉他,是我错了!我认错,但我一定要揍他!那个混蛋,隐瞒了我们,欺骗了我们!我一定要找他算账!”

        “兄弟们都会去的!会的!”

        “我们要去找他,当面赔罪,也要当面问罪!”舞绝城厉声大呼:“老大!你让我们情何以堪啊!数万年的岁月,耿耿长恨却是误解!你让我们这些骂了你三万九千年的兄弟有何颜面活在世上?去享那齐天荣华,万古富贵?”

        “你不明白我们么?我们是兄弟呀!”

        楚阳吃了一惊,道:“可是他已经……他已经魂飞魄散……你如何能找得到?”

        舞绝城哈哈大笑:“他不会舍得我们的,我一定能找到的!天上地下,无论任何地方,任何所在,一定找到的!”

        “在屠灭天魔之后!”

        “他魂飞魄散怎么了?彼时我也魂飞魄散,自能同归一处,难道还怕找不到!?”

        他长剑一挥,脚下积雪整齐的随剑飞起,凭空空出来百丈方圆的地面,露出积雪之下的山石,然后又是一剑劈下。

        一个异常光滑的竖切面突兀出现。

        长剑再动,发射出一股雄浑至极的剑气,石壁上瞬时石屑翻飞!

        “脚踏苍穹上,剑指白云东!”

        “老大,阿城错了!”

        “舞绝城!”

        然后他大哭一声,长剑挽出一个灿烂的剑花,锵的一声入鞘:“老大,我要去找他们了!那几个混蛋,我一定要让他们知道真相……老大的名声,断断不容任何人亵渎,就算是自家兄弟也不行!若是那帮家伙还敢诋毁你,我就和他们玩命!”

        “君未凌,梦长歌,西门万里……兄弟……兄弟们,我,我找到了真相,我找到了交代,可是,我们要如何面对这一次的交代?”

        舞绝城伤痛的喃喃说道:“我们有何脸面面对这样的交代啊?”

        舞绝城整理了一下衣衫,端端正正的向着石壁跪了下去,向着那‘脚踏苍穹上,剑指白云东’十个字,嘭嘭有声的磕了九个响头!

        “老大,你会不寂寞太久!老大,你的心,我如今全都明白了!老大,对不起!我代表兄弟们,向老大道歉。对不起……”

        他跪伏在地上,额头贴着地面,泪如泉涌,久久不起。

        雪山,断崖,石碑,刻字,一人长跪,风雪潇潇……楚阳出神的看着这一切,心中无尽的感叹。

        良久良久之后,舞绝城站了起来。

        转向楚阳。

        楚阳蓦然感觉到,此刻的舞绝城,似乎已经与之前的他不同了,完全不同了;但究竟是哪里不同,一时间却又看不出来。

        舞绝城的身子如同剑一般笔直,锋锐。

        仿佛是神剑出鞘,锐不可当!

        然后他才轻声问道:“只要冲上九重天阙,我也能找到域外天魔吧?”

        楚阳点点头,道:“是的。但,你要想清楚,即使是以你的修为,就算能到达了紫霄天,也不会是普通的域外天魔一招之敌!”

        舞绝城点点头。

        “老大之所以会那么选择,是因为兄弟们过去之后,重塑肉身,成不死金身之后,实力会大幅度突飞猛进,成为足以抗衡天魔的高手吧?”

        楚阳点头道:“应该是如此。”

        舞绝城道:“肯定是如此!要不然,老大又怎么会放心兄弟们去冒险?而且他怎么会放任兄弟们在没有他的率领的时候去冒险?”

        楚阳道:“确实如此。”心想若是换了自己,若不是确定了此点,也是断断不会就那么让顾独行等人去冒险,赴死的。

        若是没有相当的把握,这样的事是绝对不会做的。

        “结论就是……从正常渠道上升到九重天阙的,实力肯定远远不如他们那样过去的强大,除了送死,全无意义。”舞绝城眼中闪着光,骂道:“那几个混蛋,现在肯定比我的修为要高出好几个天了,我眼下要抓紧修炼才是正经。”

        “要不然,我可就真的给老大丢脸了!”

        楚阳点点头,道:“不错。”

        舞绝城笑了笑,然后他就转过身,久久的凝视着被自己刻上字的山崖,他的嘴唇哆嗦了一下,但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舞前辈。”楚阳有些为难的说道。

        “什么事?”舞绝城头也不回,依然在注视着石壁。

        “今天的事,这件事情……还希望你,为我保密。”楚阳轻声的说道。

        舞绝城身躯一震,缓缓转身,目光复杂的看着楚阳:“对了,你也是九劫剑主……是否也要?”

        楚阳淡淡道:“现在一切都是未定之数,我自己也不能确定,我是不是就真的完全符合了九劫剑的选拔要求,若是到那时候,我也没有达到标准的话……”

        舞绝城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敬意,缓缓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今日之事,绝不会有第三人知晓!”

        楚阳微笑:“多谢。”

        舞绝城仰天一叹:“是我该向你道谢才是,世人皆知九劫之情,惊天动地;但又有谁知道,剑主之情,更是泣鬼惊神!”“只是你今朝的这一个请求,你就不愧为九劫剑主!”

        楚阳淡淡的笑了:“舞前辈,若你是剑主,难道你不会?!”

        舞绝城一阵自豪之后,接着一阵黯然,道:“是!我也会的。”

        不舍地又看了石壁一眼,轻声道:“老大,我这就回去练功了。我要尽早冲上九重天阙,去找我们的兄弟,去杀尽天魔……”

        终于转身,大踏步行去。

        竟然再也没有回头。

        楚阳微微一笑,自然而然地跟了上去,突然感觉到:自己和兄弟们的实力,实在是应该再加快一些速度了。

        按照眼下的进度,冲上九重天阙的日子真的不远了。

        到那时候,压力会比现在大百倍以上吧?

        还是以达到标准为最好,兄弟们的性命固然重要,自己的小命也很重要来着,就算自己不是很在乎这条小命,可是身后的那些女人呢?若自己无法回来,她们又会如何!

        所以,尽力达到九劫剑的标准才是正道,正道很沧桑啊!

        一老一少二人一前一后,漫步在风雪之中,四下里,刚才舞绝城一声长啸激起的狂猛风暴才刚刚落下,雪尘遮天蔽地。

        脚踩在积雪中,发出轻微的声音;两人竟同时泛起有一种惺惺相惜,甚至是血肉相连一般的古怪感觉。

        一个是四万年后的九劫剑主!

        一个是四万年前的九劫之一!

        但此刻,彼此都觉得,对方心中想的,必然与自己心中想的一般无二。一如与自己的那些兄弟在一起,那种由衷的放心和安慰。

        舞绝城眸子中神色更加的深邃了。

        他一边走,一边低声吟哦:“想当年,一起纵歌长啸,一起策马江湖,一起出生入死,一起火海刀山……兄有事,弟拔刀即往;弟有难,兄九死不回!兄弟在侧,我即天下无敌!”

        吟哦中,兄弟们熟悉的脸旁身影,一一从眼前飘过,如此熟悉如此清楚,一如既往,一如四万年前。

        舞绝城泪流满面,却突然哈哈大笑,笑声中,说不出的沧桑难受。

        楚阳赫然发现,在笑声中,舞绝城一头数万年来黑如染墨的头发,竟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的变得斑白!

        “老大啊……我的老大啊……”舞绝城一声低低的叹息,风雪中如泣如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