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七十一章 援军去了哪里?

第七百七十一章 援军去了哪里?

        一路行来,楚阳与舞绝城两人都没有说话,一前一后走进了石洞。

        董无伤持刀站在洞口:“刚才怎么回事?是遭遇敌人了吗?”

        楚阳笑道:“那有,刚才是舞前辈练功呢,那一吼够震撼吧。”

        董无伤顿时了然:“哦……原来如此。舞前辈真不愧前辈高人,刚才那有岂止是震撼,直接就是传说,一嗓子吼塌了三十多座山峰。”

        舞绝城瞪了他一眼,径自走进他自己的那个石洞去休息了。

        墨泪儿狠狠在董无伤腰间拧了一把。

        董无伤痛嘶一声,怒道:“你这女人干啥?反了你了!”

        墨泪儿扶额长叹。

        这啥人啊,我的亲大爷你就不能稍微聪明些,这次出去分明就是有大事,没见人家舞绝城老爷子眼圈都红了,一副哭过的样子,而且,连头发都变得花白……能让这样的老怪物落泪,瞬间白发,那该是何等触动灵魂伤痛的大事?岂同小可,你偏还在这里喋喋不休的逗欠……这么不看眼色的人,真真是举世罕见。

        董无伤兀自不解,追问:“你说,你到底拧我干啥?”

        墨泪儿更显愤愤,也不说话,拧腰转身,进了石洞。

        董无伤莫名其妙的转过头,向楚阳疑问:“你看看……女人,太难伺候了……”

        楚御座翻了翻白眼,道:“见过猪没?”

        董无伤愕然道:“见过啊!”

        “哦,原来你见过,从小就见了吧?从小就知道长啥样儿吧?”楚阳笑眯眯的问道。

        董无伤怫然不悦:“当然!谁没见过猪啊。”

        “那就好。你要没见过,别人真的都没见过了。”楚御座转身扬长而去。

        董无伤傻了。

        挠着脑袋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卧槽,这啥意思这是?

        卧槽这啥意思?老大到底在说啥呢?

        “喂,你啥意思!?”董无伤一头雾水的怒道:“不要走!”

        墨泪儿从洞中冲出来,揪住董无伤的耳朵就拽了进去,一声喝骂:“你这猪!”

        ……舞绝城整个沉寂了下来,每一天都以一种近乎是玩命的姿态练功,驱毒,尽一切努力恢复、提升功力,仿佛练功、驱毒就是他今后的生存目的一般。

        惟有在精力严重透支的休息时刻,他会静静望着楚阳和董无伤练功打闹,只有在那些须时候,嘴角会带起一丝温暖的笑意,眼神却更加悠远空旷。

        他眼中看到的是楚阳与董无伤,心中想到的却是自己的一干兄弟。

        即使楚阳与董无伤偶尔出去配合莫天机的行动,舞绝城仍旧只是看着,不干预,不说话,一味的冷眼旁观。

        每次战阵之中远远传来纪墨的怪叫,罗克敌的狼嚎,傲邪云的龙吟,芮不通的凤鸣,顾独行的冷叱,谢丹琼的长啸……每当这个时候,楚阳和董无伤的脸上总是会焕发出一种发自心底的安慰笑意。

        也正是在这种时候,舞绝城的眼中那种浓浓的羡慕与回忆,却是久久不散。

        他们是兄弟!

        这样的兄弟,我也拥有。

        只是,他们现在不在我的身边。

        但,纵然不在身边,我看到这样的场景,还是会心动,还是会感动,还是会温暖。

        我相信,我们始终能再相聚,一定可以!

        若不能将老大的真相带给兄弟们,我舞绝城死不瞑目。

        不,不可以死,就算是死,也要等到让兄弟们真相大白,给老大完成心愿之后才可以!

        ……第五轻柔在两个月的时间里自然没有闲着,足足组织了四十次进攻!

        大大小小整整四十场战斗!

        莫天机丝毫不乱,招招对上,针锋相对。

        随着两个人在这一轮的战斗升温,两人个人威望也越来越高,当真如日中天,言出法随,而各自的队伍内部也因这场洗礼,蜕变得越来越是精锐。

        一次次的战斗,一次次的去芜存菁,就算想不精锐都很困难,事实上,不精锐的分子根本就没有生存空间、生存价值,弱肉强食、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丛林法则在这一刻,淋漓尽致的展现在眼前。

        而第五轻柔这边,死的可不仅仅是弱者,还有不少的强者,六品以上的至尊,在这几次战斗中被第五轻柔填进去了十三位!

        那些,都是第五轻柔无法掌控,或者没办法没把握掌控的。

        对于这样的大礼,莫天机自然不会客气,只要送上门的,就满足第五轻柔的愿望,一色的照单全收。

        第五轻柔的攻势越来越是疯狂,尤其是最后的三次进攻,攻势之强悍,当真有如山呼海啸一般,几乎就是一波接着一波,一浪高过一浪。

        厉家的实力,几乎就是全无抗衡余地,只靠着莫天机精妙的算计,才能一次次的在夹缝中死里逃生,退而不溃,但双方真实实力对比的差距,可绝不是只靠精妙计算就能弥补的。

        这段时间里,除了厉家最核心的区域之外,外围重要据点,一点点的失去,眼下已几近全部沦陷了!

        曾经雄霸方圆数万里广阔地域的厉氏家族,如今可供腾挪的区域,竟已不超过方圆三千里地界!这个范围,绝不算小,若是放在下三天来说,足以举行两国大军会战,绰绰有余。

        但在这瞬息就能达到几十里进退的至尊层次战场上,却是显得如此的狭隘。

        连番的进攻,连番的胜而不克,连番的默契配合,让第五轻柔从一开始对莫天机的重视,慢慢的转变到极度重视,然后转变到佩服,现在到了尊敬的地步。

        莫天机所有的应对,所有布置,极尽稳妥周详之能事,当真可说是滴水不漏。自己竟是难以占到多少便宜,虽然莫天机始终也不曾真正占到自己的便宜,但第五轻柔却心知肚明,自己这边的优势有多大。

        自己这边有无穷无尽的后援;莫天机那边几乎完全没有后援。双方实力的差距导致的结果,每一次行动中,莫天机都必然要比自己难受得太多太多,更要多想好多步,才能应对自己这边的突发事件,或者突然增兵,否则动辄有局面崩溃,全盘失败的危险……还有在筹谋上,在底气上,仍旧是自己占据优势,同样是不小的优势。

        然而即便是面对如斯恶劣局面,莫天机仍旧稳住了局面,使得自己始终无法将优势化为那种绝对胜势。

        这让第五轻柔的真正如意算盘无法进行。

        他本想就这么下去,然后在自己收拢实力的基础上,占据全面胜势,等到自己认为够了的那一刻,就一举决战,完全吞灭,连九劫也一起吞掉!

        但莫天机竟然始终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

        任何的这一方面的空子也没有留出来,这才是最让第五轻柔佩服之处!

        莫天机以微小的牺牲,让本应该早在两个月前就彻底土崩瓦解,彻底覆灭的厉氏家族,苟延残喘至今,不,当真用“苟延残喘”来形容还真对不起那有如“固若金汤”的防御,而这一切都是因莫天机而得的。

        其间有几次,后续援兵到来,第五轻柔立刻开始行动,展开战场磨合,而莫天机那边除了第一次因为多少有些意外的因素之外,其他的几次,竟都应付的天衣无缝。有攻有守,丝毫不乱。而且每一次进攻,都能攻击到自己一方软肋,以弱抗强,牵制大军。

        至于自己精心布下的陷阱,莫天机方面竟是一次都没有踩进来过。

        第五轻柔自问,若是自己处于莫天机的位置,也绝对无法做得比莫天机更好!甚至,有所疏漏也说不定。

        是以面对于这样的对手,第五轻柔生平第一次,对除了自己以外的人有了这种‘佩服到了尊敬’这样的程度!

        “对方的军师真的很犀利,我很少佩服玩心计的人,但是对此人,我却也不得不写个‘服’字给他。”一边的夜逍遥沉闷的叹着气,很有些尊敬佩服意思的说到。

        他在上一次战斗中,被莫天机彻头彻尾地算计了一把,被三位八品至尊围攻,差点就回不来了。连这次的攻击都未能参与。

        “的确很犀利!”第五轻柔微微点头,淡淡道:“夜老,你不能只看到对方军师的厉害,你真正需要看到的是,九劫和九劫剑主的厉害,尤其是他们深不见底的潜力。”

        夜逍遥悚然,道:“是!确实是!”

        “这一次面对的是九劫智囊,还有九劫之中的其他几个人,而九劫并未齐全,可说如今还没有形成气候,却可以仅靠着一个几乎半残的厉氏家族,将我们八大家族与执法者的联军阻挡在外。”

        “若是九劫羽翼当真丰满,结果将会如何?”第五轻柔淡淡反问:“到那时候,八大家族的生存空间……呵呵……”

        夜逍遥满头是汗,半晌无语。

        “还有,这一次,就根本而言,就只是九劫之中的智囊在与我们周旋,其他人起到的只是配合作用。而最要紧的却是……”第五轻柔声音有些沉重:“九劫剑主并未出手!”

        “九劫智囊,固然可怕;但最让我放心不下的,还是九劫剑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