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七十二章 两路变故

第七百七十二章 两路变故

        第五轻柔轻声的说道,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楚阳的面目,突然在他脑海中慢慢地浮出,清晰清楚,那一对锐利的目光,似乎是跨越了时间空间,凌厉而来!

        让他情不自禁的想起了下三天的那一战。

        “这才是最大的隐忧!最根本的隐忧!”第五轻柔苦笑一声:“相比较于我们八大家族和执法者联军的后援后手来说,对方隐藏的这个后手,才是真正可怕的,也可能是真正的致命。”

        夜逍遥倒抽了一口冷气:“剑主未出手?”

        第五轻柔笑了:“这一次,实际上就是剑主在锻炼智囊。逼出其最大的潜力,利用我们庞大的队伍和压力作为磨刀石,锻炼九劫智囊的掌控能力。他怎么会出手?”

        “磨刀石?!”

        纵然以八品至尊的定力,夜逍遥在这一刻也是为之目瞪口呆。

        还有这等事?

        “对方的九劫智囊,可说是我平生所遇,最强大的对手!最可怕的对手!”第五轻柔淡淡道:“在筹谋算计方面,可说已经是智者的巅峰程度。换位处之,我也未必可以做到,这样的敌人,值得尊敬,需要我们全力去毁灭!”

        夜逍遥咬牙道:“这样的人,还是九劫智囊,佩服是一回事,立场却是另一回事,绝对不能允许他活在这世上,多活一天都是祸害,只要一个抓住,决计不用废半句话,直接斩首、碎尸,确保其神魂俱灭,万劫不复,如此一劳永逸消除后患。”

        第五轻柔目光一凝,随机展颜笑道:“不错,正是此理。”

        心中却道:这样的思想,会不会是九大家族的共同认知?如莫天机者,是不能留的心腹大患,然我第五轻柔呢?在你们九大家族主宰者心中……我是不是你们的心腹大患呢?

        若是有一天,莫天机当真被我灭了,你们会不会也不会给我半点机会就将我干掉?也让我万劫不复、一劳永逸呢?

        心中波澜万千,脸上犹是神色不动,突然改变话题问道:“联军援兵目前为止一共到了几家了?”

        “就只有执法者以及凌萧俩家还没有到……萧家路途最远,赶不及非是意外之事,可说情有可原,但凌家这么近,却为何现在还没到?最重要的,执法者那边也应该早到了,却是迟迟未至啊……”

        夜逍遥皱着眉。

        对于这件事,第五轻柔也有些纳闷。

        是啊,这是绝对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完全没有理由啊!

        按说……厉家这边应该是没有多余的援兵了,那两路人马都不可能被拖住,怎么却偏偏出现了这样该到而未到的情况?

        一支是最近的队伍,一支却是最强大的队伍。

        这样的两支队伍迟迟不到,的确是古怪异常。

        还有萧家,纵然路途太远,却也不至于全无音信,未必不是隐忧。

        ……在东北方向,一片骤起未消的风雪之中。

        风雪未止,满目却尽是赤色,遍地横七竖八的尸体,全都是身着白衣,腰佩长剑。只不过此刻,白衣连同雪地,都已经被鲜血染红。

        “圣王!此地合共是一百三十二人,无一遗漏,已经尽数诛杀尽净!”一个一身葛衣的老者满脸虔诚,跪倒在一个人脚下,谨慎禀报:“请问圣王,下一步我们该如何行动?”

        “咱们自己这边的伤亡如何?”一身黑衣的谈昙翘着鼻子问道。

        “死了八十四人,伤一百四十人。”那老者声音中有些伤痛:“对方最后的自爆,威力巨大,且来得突兀万分,大伙一时间应变不及,以至于……”

        谈昙哼了一声,道:“来得突兀?应变不及?屁话!至尊自爆,本就是最后的搏命杀招,所谓困兽犹斗,既至绝境,求生无望,如何不会为自己讨个本钱,难道这么多年,你们竟将这些最基础却也是最要命的禁忌都忘了不成?最后时刻居然还要一窝蜂的围着?简直就是混账!一群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的混帐东西!”

        魔王发威,瞬时怒意滔天。

        “是!”旁边所有人同时战战兢兢的跪下:“是我们没有想到……”

        “将亡者就近埋葬了吧。记得不要出现任何痕迹,族人火葬。”谈昙森然道:“下次再出现这种失误,一个个的索性自己了断了吧,带着你们这样全无长进的笨蛋闯天下,着实是没什么意思。”

        “是,是……”众人匍匐在地,大气也不敢喘。

        “下一步,我们潜踪前进一千五百里,差不多到地方之后则保持按兵不动。”谈昙哼了一声:“等厉家彻底没了咱们再行动,咱们可以为兄弟死战,但为了厉家,则完全没有必要,他们不配!听明白没有?要不要我再解释清楚点!”

        “明白,属下等完全明白了。”

        就在这时,旁边突然转出来一个清丽少女,一身水灵灵的绿色衣裙,一把抱住了谈昙胳膊:“二货,你还没忙完吗?还不吃饭啊?晶核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威严的圣王刹那间土崩瓦解,谈昙一改凶相,涎着脸道:“老婆啊,有没有红烧肉吃?”

        “你还想吃红烧肉!”谢丹凤凶巴巴的说道:“跟我过来!”转身就走。

        谈昙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两人的身影刹那间消失在风雪中。

        原本跪着正要站起来的几位圣族长老只听到风雪中隐隐传来圣王的声音:“……嘿嘿……老婆你看……经过这一场大战,你老公我是不是又帅了,是不是……”

        “滚!”一声清越如剑的清斥。

        众位长老“噗”的一声,被这传来的对白震得刚刚抬起来的膝盖又跪了下去,太震撼了……帅了……又帅了……实在是不能明白,为何圣王如此人物,始终对这个问题揪着不放?

        …………另一方。

        执法者方面的战力,则是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地遭到了强大的阻力!因为,阻力是他们自找的。

        这次的支援行动,执法者方面的援兵足足调动了四个堂口的战力,限定时间,所有人在夜家所属的领地汇合,然后一起前往西北战局。这四个堂口中,就包括浪一郎的刑堂。

        所有刑吏这一次都是主动要求,强烈要求去为老大报仇,才被答应的。

        刻下,四个堂口的力量已经在夜家的领地之外扎着帐篷等侯了好久,但执法城方面的主力队伍却是迟迟未至。

        四堂所属之人一个个可说是等得心急火燎,不知道主力方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要知执法者的令行禁止,天下闻名,即便是一时半刻的耽误也不允许,更不要说此刻竟是整个月的延误!

        ……执法者主力出了执法城之后,直接就是一路急行军,全速前进。

        但走到必经之路之中的苍莽山林附近的时候,所有人却不约而同的停下了前进的脚步,这次出动的队伍所有人都是高手,高手的灵觉让所有人都感到不对劲。

        这个地方正好位于执法城与夜家领地之间的正中位置。

        换句话说,也就是横穿这两地的地方,再换句比较通俗易懂的话说,就是说:如同黑血丛林那样的九重天折叠处!

        这苍莽山林早已经成为执法者的试炼区域,里面的高级灵兽几乎被屠戮待尽,土著势力更是早被完全剿灭,若不是这里的环境太过于恶劣,执法者总部甚至曾经打算在这里设立分堂。

        对于这片山林,几乎是所有的执法者,差不多每个月都要来回走上好几次,可说是极为熟悉了,估计闭着眼睛走,也不会走差。

        但大伙这会走到了这里,却意外发现,这片山林似乎是变了样子,虽然不算明显,但对太过熟悉这里的执法者而言,仍是敏锐的分辨了出来。

        这个现象让大家都感到了诧异。

        带队的大供奉苗振东于此行中修为最高,第一个发现异常,白眉一皱,一挥手,整支队伍停了下来。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里是不是与以前不同了?”苗振东声音很沉缓,一边说话,一边谨慎地打量。

        “确实是有些不同了。”另一人道:“但具体是哪里不同,却说不出来……”

        “废物!你长了眼睛就只是为了哭丧吗?”大供奉呵斥道:“仔细看你脚下,那是什么?”

        那人被骂的偷偷一咧嘴,低头一看,却仍是一头雾水:“是路……哦,不对,是草地……可是这有什么不对的吗?还不是和以前一样。”

        “呸,跟你这样脑子里全是肌肉的废物说句话真是能拉低老夫三年的智商!你还好意思说什么都一样。”

        苗振东直接无语,怒道:“一样?真的和以前一样吗?草地?草地没有不对吗?你这混账东西,咱们执法者自从打通了苍莽山林,开辟出这样一条大路之后,早就将这条路单独划分出来,地脉的生机早已断绝尽净!这数万年来,这路上何曾长过一根草?现在已经成了草坪!你居然瞪着眼睛说没异常?”

        “额,额,对对对,大供奉您这一说我也想起来了……的确是如此,卧槽,这里怎么会有草呢?不应该啊,你说的是这个与以前有些不同了,是吧!”那位至尊高手分明有些二愣子不怕死的强韧精神。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