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七十七章 强悍的精怪!

第七百七十七章 强悍的精怪!

        随着蔚公子一声大吼。

        整个山林似乎在摇晃,无数的绿色气流旋转奔涌,向着战场围拢,蔚公子开声吐气,鲸吞海吸,一边疯狂战斗,一边以**抵抗攻击,一边吸纳海量的精灵之气恢复伤势。

        每时每刻都在受伤,每时每刻都在恢复。

        砰砰砰……苗振东强提一口气,硬接十七掌攻击,蔚公子已经反震得气血翻涌,口中鲜血涔涔流下,四周为几位至尊的掌力兵器也不断的落在他身上,但他仍旧毫不顾忌。

        硬拼一轮,苗振东强提的那口气悉数耗尽,再也支撑不住,脸上猛地鼓出一抹艳红色,猛地一声惨叫,整只右臂咔嚓折断,口中吐出漫天鲜红,整身子在地面上生生犁出一条大沟,轰的一声飞了出去。

        直到背脊“砰”地一声撞在一颗大树上,去势终止,但还等苗振东未回过神,这颗大树的树根居然自动的从地下冒出来,连同旁边的藤蔓紧紧地将他缠绕了好几圈。

        苗振东一声厉吼,自身上发出一团几乎是燃烧的火焰一般的东西,围绕树根和藤蔓刹那间尽化灰烬。

        蔚公子本还打算继续追击,搏杀苗振东,不意背后凌厉的风声响起,随着一声怒吼:“孽障!该死。”

        却是二供奉终于杀到,这次,却已是全力出手,再无顾忌,再顾忌,估计就要落得和大供奉苗振东同一下场了,毕竟蔚公子强横的实力以及那以命搏命狠劲实在是太可怕了。

        蔚公子见二供奉来势凶猛,并不接招,一个翻身,一个筋斗,凌空逸去,在空中诡异一晃,已经到了一颗大树的树干上,绿光一闪,空中树枝刹那间茂密生长,遮蔽了众人头顶的整片空间。

        二供奉一声大喝,一掌轰出,百丈高空瞬时一清,但蔚公子整个人已经踪迹全无,只有一声沙哑笑声传来:“等死吧!混蛋们!”

        众人几乎在同时飞纵上树梢,放眼看去,已经四处没有那个绿衣身影。

        下面传来痛苦的闷哼,来源正是大供奉苗振东。

        “真是太强悍了!”苗振东老脸皱成了茄子,愤愤道:“没想到这个宝贝竟如斯凶悍,咳咳咳……”随着咳嗽,吐出了几口血。

        他在与蔚公子交手最初的后退,初衷乃是为了化消双方冲突而产生的庞大劲气;这对于正常的战斗而言,绝无意外,最是合乎情理,甚至就是九品绝颠至尊,在与自己全力火拼一记之后,也是需要后退消力。

        否则就要以自身来硬抗掌力余波造成的巨大冲击,十之**会造成内腑震荡,可不是说着玩的,至尊高手固然不容易受伤,受了一般的伤损也能迅速治愈,但对于这种有同级高手所造成的伤损,却非是轻易就可痊愈的。

        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今日会遇到这么一个怪物!一个实力达到八层至尊颠峰,还完全不顾自身安危,抬手就玩命的家伙这可真是奇葩了。

        不仅之前与二供奉对了一掌生生没退,又与自己来了个彻头彻尾的的两败俱伤,甚至越来越疯狂!

        旁边刀剑如雨拳掌如流,任何一点攻击也都不是闹着玩的,可他竟然毫不在乎,就是对准了自己一个人疯了一般的砸了二十掌!将自己从空中生生砸落,砸进土地,还不算完,一直砸到自己一口气缓不过来!

        苗振东可以拿自己的性命保证:这混蛋受的伤绝对比自己要重,而且还是重一倍以上!

        但他就是那么做,义无返顾的做了,全无顾忌的做了!

        而最让苗振东憋屈的还在于,这他妈的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想要吃你,你至于这么不依不饶么?你敢不敢再拼命一点?

        仔细查看着自己的伤势后,苗振东愤火更盛,自己的五脏严重受损,几乎统统都有移位的迹象;右臂折断,整个碎裂,几近半残,肋骨还断了三根,呼口气都能引来剧痛!

        一直到现在,还有一股遏制不住的想要吐血的冲动,这他妈的什么事。

        “真是……真是超出武学常规,居然会有这样的怪物……”大供奉感觉自己很丢脸,自己上次受伤已经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大供奉,属下是这样想……那东西有此能力本就应该那样才对吧……”另一位六品至尊苦笑着说道:“说到底对方根本就是与我们不同的存在……它可是精怪啊。”

        “说的也有道理。”苗振东闻言心中略感释然,强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运功疗伤,现在说别的都没意义,赶紧把伤势调理好才是正经。二供奉急忙上前,输入修为帮忙疗伤。在场之人,也就二供奉有此能力,其他人帮忙要不是杯水车薪,要么是越帮越忙。

        随着那位‘精怪’的离去,这里的环境似乎也恢复到了正常状况。

        想起刚才那莫名其妙的一战,从家里出来八十个人,居然一下子损失了一半还多!大家心中都有些沉重。

        “大伙继续前进。”苗振东恢复了一些元气,一挥手,道:“大家无须灰心,这个精怪已经受伤不轻了,我的伤势如斯,他的伤势绝对要比我更严重,最主要的,那厮对我等已经恨之入骨,此等异类化形,心胸狭窄,睚眦必报,绝不会放弃报复的,而他的报复,却正是我们可以利用的机会。所以大家要打起精神来,注意周遭动静……”

        “机缘既然来到,那就千万不要让他从手指缝里溜走。”

        “大供奉说的是!”

        众人异口同声。

        死几个人算什么?有舍才有得,要想获得,就必须付出!没有牺牲,那有的成功?更何况那家伙已经受了重伤,伤势比大供奉还要更重,大供奉好歹还有二供奉帮手疗伤,那精怪总不至于找出一个同类出来疗伤吧?……“大哥,我心底隐隐有些不安,总感觉今天的事那里有些不对劲。”二供奉皱着眉:“那个……真的是一个精怪么?”

        大供奉转头:“嗯?你有其他的看法?”

        “我是说,那人的战斗风格虽然强悍异常,与一般人差异极大,但我总感觉……仍是一个人与我等在战斗,并不是精怪!”二供奉有些忧虑:“我的感觉告诉我,我们这次惹上的,是一个极之强大且难缠的敌人……绝不是……精怪!”

        “呵呵呵……”大供奉笑了起来。“二弟,你估计这个家伙的修为,大抵处于什么地步?”

        “八品至尊巅峰!绝对不会比你我弱,但说到比我们强,却也不见得,大致在伯仲之间吧。”二供奉根本不假思索,对此点二人都有相同的认识。

        “嗯,我再问你,二弟,你说有这般修为的,整个大陆又有多少人呢?”大供奉嗤的一声,道:“拥有此等修为的那些人,有哪一些不在我们的资料之中?又有哪一些,是我们不知道的?”

        “而最重要的,你知道曾经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一个人修炼到八品至尊,再怎么说也需要在江湖上闯荡历练吧?你对这个家伙的资料有任何一点熟悉的感觉吗?履历?如此怪异的形貌,还有近乎野兽一般的恨劲,存在过这样的特类强者吗?”

        “没有,我的印象中没有,甚至没有比较近似的。”

        “就是啊,那他若真是一个人而不是精怪……那他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还是地上钻出来的?”大供奉冷笑。

        “这……”二供奉无言以对。

        “且先抛开他那一身怪异的表象,以及几乎全无章法的玩命打法,你有没有注意到另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两手一张,就是一片绿意葱葱;绿意过处,周遭花草树木急速生长,你见过说有这样的特殊能力吗?”大供奉哼了一声:“甚至于整片森林都能被他当做军队来攻击!你觉得要什么‘人’……才有这样的本事?”

        说到这里,大供奉笑了起来。

        二供奉点点头:“大哥言之有理,大抵是我想得多了!”

        大供奉呵呵一笑:“二弟,放开你的心吧……或者你应该多想象一下,等我们将这宝贝抓获了,咱们能够得到多少好处吧……哈哈哈,好好想一下吧!”

        ……伤势相当沉重的蔚公子急速遁入密林,刹那间在一片绿波之中出去了不下几百里,这才安心查看一下身上伤势。一阵呲牙咧嘴。

        他娘的,真是憋屈死了。

        真正没见过这样的,也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莫名其妙的战斗。甚至,一直到现在,蔚公子都不知道这伙变态是干啥的?到底隶属于那一股势力?

        就这么乒乒乓乓的打得死去活来了。

        再看看自己身上伤势,蔚公子咧咧嘴,疼的。

        真狠啊。

        刚才就那么短暂的片刻战斗,自己一门心思只顾着追杀那领头的变态大供奉,对其他人的攻击完全不管不顾,此刻一检查,真是触目惊心,刚才没把小命玩掉,足堪庆幸。

        足足三百余掌,一百多脚,七八十指,还有十几刀二三十剑,相信传说中的“百掌缠身”、“千刀万剐”只怕也不过如此而已吧。

        若不是自己引动森林力量随时恢复,恐怕自己现在早已趴下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