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八十章 九品至尊的突破

第七百八十章 九品至尊的突破

        此时,所有人心中都是憋屈郁闷到了狂怒疯狂,还有几许难以言喻的惶恐。

        堂堂六品至尊,想要在空中换换气而已,居然需要别人保护着,需要出动到两位八品至尊、两位八品至尊护驾,就这样还不是十分的安全……这种事情到了多么荒谬?

        说出去会有人相信吗?

        但就在这一刻,下面的四个人已经勘查好了地形,上面的四个人准备下落的瞬间……变生肘腋,意外再临!

        一道几近于虚无的诡异影子从下方森林中犹如闪电一般极速射出,就只带起一声‘咻’的音爆,越过长空,流星一般撞进了四位六品至尊中间!

        二供奉睚眦欲裂的大吼:“小心啊~~~”

        话音未落,“砰”的一声闷响,蕴涵着蔚公子全部修为的决绝一掌已经准确地拍在了一位六品至尊的丹田位置,另外三人即时反扑,刀剑齐出,闪电惊虹一般迅猛反扑。

        蔚公子一声长笑,竟是不闪不避,硬抗三道恐怖回击,鲜血迸飞之余,生生扣住另一位六品至尊的肩膀,另一手干净利落的拍在这人头顶上,膝盖猛地抬起,正撞在这人的丹田之上!

        啪!一声很清脆的响动!

        这位六品至尊先是头颅碎裂,然后丹田随之爆炸,与先前哪位六品至尊同时成为漫天肉屑,四下纷飞。

        二供奉长剑挟着风雷之声狂攻而来,攻势迅猛之极,蔚公子并不接招,急速后退,然而他的身上,大腿和小腹位置都插着一柄闪闪发光的长剑,前后贯通,两剑四洞。

        他就带着淋漓的鲜血往下飞落,背后犹有剑光如电,紧追而至;在剑光刚刚接触到他背脊的时刻,他却再度化作一团绿光,彻底消失在苍茫山林里。

        二供奉脸色苍白的站立,对于这等突发情况,有一种想要骂娘的冲动!对方实在是太狡诈了,也太凶残了,竟不惜以伤换伤,宁愿重伤也要杀敌,好狠的人……“大伙走吧!”大供奉苗振东精神有些萎靡,眼神中已经有了些许木然。

        随后的一路疾驰之中,又有两位六品至尊先后陨落,然后,七品至尊也终于开始成为蔚公子的狩猎目标!六品至尊死光了,自然就轮到七品至尊了,理所当然。

        而在这过程中,大供奉一行还确认一项恐怖的事实,令他们将最后一点顽抗之心彻底烟消云散。

        这个发现也不算多大的事,就是他们发现无论之前受得伤有多重,这个精怪都能迅速复原,再次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一定是神元气足、状态十足,如此而已。

        自己伤势一路恶化,对方不断完复,俨如打不死的小强一般,如此不对等的对阵条件,还有十足的负面客场环境,若是还有信心就真的见鬼。

        大供奉一行到了最后,就只得一字——逃,逃得了就是命大,逃不了的就是你倒霉,如此而已!

        天色是傍晚时分,看到前面终于出现的一道烟雾,大供奉与二供奉都是泪流满面。

        天可见怜,这段地狱之旅,神亡之行,终于到了尾声。

        我们终于要逃出这片该死的苍莽山林了;这段时间的绝地逃亡,真正是令人不堪回首。想想都后怕,永恒的梦魇啊!

        看着孑然一身的彼此,两人泪眼汪汪,劫后重生的欢欣,多少年了,他们早已忘记眼泪是什么东西,这一刻,泪水无可抑制。

        八十人出来,到了现在,就只有咱们两人了。连那三位七品至尊,如今也已经死得一个不剩。

        对方的狠毒,让久经阵仗的两人心惊胆战,一念思之就是一阵胆寒,谁能想得到看似一次“绝世福缘”从天而降,不料这福缘骨子里却是一宗绝世灾祸?

        要说这一段路,真正最让人恐惧的却还是最后的一千五百里路程。

        在那个人形精怪出手搏杀斩杀了最后两名七品至尊之际,两大供奉完全就没敢援手,两大供奉不是不想出手,而是没有意义,那个人形精怪太狠了,完全不顾自身安危的以命搏杀,但人家有那资本,之前所受的伤害别说一个八品至尊,就算再有三个四个也早死了,可是人家只要隐匿一会,利马恢复至十全状态,这种仗还怎么打,莫不如让那精怪承受两名七品至尊临死反扑,伤势再重一点,隐匿恢复时间也就更长一点,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逃出这片“鬼蜮”

        再然后的一千五百里路,两位供奉一路提心吊胆,看哪都怀疑可能是那精怪设下的埋伏,完美的演绎了什么叫“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但直到他们逃出苍莽山林地域仍旧没有遭到任何袭击!这结果让两人心中都是惊疑不定。

        难道对方在这种时候竟然放弃了不成?还是那两名七品至尊临死反扑给他造成的伤害太严重了,恢复不及?

        但不管怎么说,无论是因为什么也好,能逃出去就是万幸。两个人临了临了,竟干脆施展秘法,拼着大损修为,几乎是不要命一般的向着西北方向出了密林,极速遁走。

        唯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妈妈呀,下次可是不敢贪心了,呸,没有下次,绝对没有下次了……蔚公子那里倒不是真不想继续追杀了,而是他奋力搏杀斩杀最后两位七品至尊之后,虽然也是身负重伤,但这伤势仍在可迅速恢复的范畴之内,有绝对把握可在短时间内恢复过来,继续展开猎杀,然而就在那时刻发生了一件事——蔚公子莫名其妙地感到某种玄奥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熟悉也很陌生加遥远,那是要突破的感觉……蔚公子真是咬断了牙齿。

        我先前马上就要突破了,却生生被一群变态给打断了,而且还被那群变态当成了精怪,几乎气了一个半死。好不容易就要将这群变态加混蛋杀光了……正杀得兴高采烈,却又给我来个突破,这叫什么事……不该走的时候,你走了,不该来的时候,你来了,你让我咋办?

        咋办?能咋办?按最最高规格的办?殷勤伺候着!

        气归气,但蔚公子还是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慢。

        既然突破的契机再临,还是老老实实的突破的好。至于仅剩的两位八品至尊,先放他们跑一段好了,了不起等突破之后再去找他们麻烦,反正今日的仇只能用对方鲜血才能洗刷。

        左右之前听他们谈话说是要去西北对付九劫剑主,到时候自己突破之后直接去西北找他们算总账好了,出来混,帐肯定是要还的。

        蔚公子的脾气从来都是这个样子的;对于得罪自己的人,哪怕就是千里万里天涯海角,那也是非要教训回来不可的。

        至于说到要杀的人,更是从来都没有放过半个的。那逃走的两位供奉,蔚公子怎么会轻易放他们逃去?你能逃一时,你有本事逃一世吗?

        这绝对不是随便说说。

        “再说了,我本就打算突破九品至尊之后就立即去找楚阳帮忙的。但我主动上门,那家伙肯定狮子大张口,让我帮这帮那的……如今有了这么正当的理由再前去,可是帮了他的大忙,那可是两名八品至尊颠峰的绝顶高手……我帮了他,还报了仇,到时候再对他提要求就不用不好意思,正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蔚公子心里活泼泼的盘算着。

        一天之后,已经逃出苍莽山林千里的两大供奉正全力赶向会合地点;突然间只感觉大地震动了一下,然后一股铺天盖地的威压从后面猛地弥漫而来。

        距离已经很遥远,这种感觉也极为淡漠,但越是高阶的至尊,这种感受却就越明显。

        “这当口,竟有九品至尊强者出世?!”两人对望一眼,同时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都是惊叫出口。

        唯有九品至尊初突破,才会发生如此规模的威势!

        说到突破至九品至尊层次,却也是这两人自从一千五百年前达到八品至尊巅峰之后一直到现在的最大心愿!

        刻下,有人突破了,却不是自己。

        这一刻,两人心中的感受真是怪异,几非言语可以形容描述。

        “究竟是谁突破?”

        两人同时纵身上了高空,回头看去。

        “突破地点,最有可能的位置直指苍莽山林……”两人对望一眼,都是看到了对方的一头冷汗。

        “难道竟是那个怪物突破了?”苗振东面如死灰色。

        “十有**吧,我本来还奇怪最后一千多里地他为什么没有追杀我们,原来不是放弃了,而是他突然面临突破……”二供奉吞了一口唾沫。

        “若当真是他成功突破,咱俩岂不是惹上了一位难以匹敌的大敌?”苗振东老脸都扭曲了。尼玛啊,要不要这么坑爹,一路追杀我们玩,完了完了,还弄个突破,这不是让我们今后都要活在梦魇之中吗?!

        “我甚至怀疑他就是因为与我们的战斗才突破的,连续多场亡命搏杀,几度生死徘徊,同处颠峰状态的他,突破并非奇事。”

        二供奉忍不住的翻了一个白眼,心道:麻痹的,哪里是‘咱俩’惹上了一个超级敌人?分明是你自己惹上的,老子彻头彻尾都被你丫连累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