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八十一章 兄弟,生死战前喝一杯!

第七百八十一章 兄弟,生死战前喝一杯!

        两人此番虽然侥幸全身而退,可是在逃亡过程中几乎是不间断的施展凌空飞掠,在最后一段路,又强施秘法加速逃离,元气消耗之大,比之连番数场大战的消耗还要巨大,修补起来困难万分,更别说多次变故之下,心境略次有缺,这辈子想要突破原有瓶颈,臻至至尊九品绝颠之境的心愿太渺茫了……苗振东呆若木鸡,欲哭无泪。

        初时发现异状,以为天材地宝从上门,兴致冲冲的去打宝,最终却落了一个全军覆没;两人也成了丧家之犬一般的逃亡……原来这还不是最差结果。

        麻痹的,真正最差的还在后面,敌人居然是借助猎杀自己一干人的战斗历练,突破九品至尊了……这还能有比这个更操蛋更让崩溃的事情么?

        若是蔚公子知道两人这种心情,肯定狠狠吐一口唾沫:呸,怎么没有,要不是你们一群变态坏事,老子早就能突破八品至尊极限,还有,要没这突如其来的突破,你以为你们两条漏网之鱼能全身而退吗?人啊,要学会感恩……“还是赶紧的走吧!他那边刚刚突破,想来还需要稳固一下境界,但这段过程未必会很长,最多一天光景也就差不多了。”二供奉道:“以我对这精怪的观察,记仇心理极度恐怖,一旦突破完毕必然会来找我们麻烦。我们给其他人传个信让他们各自赶去支援吧,咱俩不要再绕路了,快马兼程直接赶赴西北才是正理,越快越好。在那里高手如云,只要到了那里,咱俩才是真正的安全。”

        “对极对极,快走快走。”苗振东连连点头:“到那时候若是这个宝贝真的去了,集合大家的力量弄死他,咱俩哪怕少分一点儿呢,就不信他离开这片古怪树林还那么犀利……”“亲哥,你是我亲哥行了吧,您就发发慈悲,别想着弄死人家了……人家都九品了……”二供奉一阵无语:“快屏蔽神识,走人吧。”

        两人加快速度,“嗖”的一声消失得无影无踪。

        又是一天半之后。

        苍莽山林外围“呼”的一声,出来一条俊硕人影;一身青衣,一脸的平静和缓,身长玉立,自然而然的带着一种云淡风轻的雅量高致。

        来人正是蔚公子。

        只见他分辨了一下方向,很干脆的直接动身,方向很固定很单一:惟西北尔!

        楚阳,我来了,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当初在中三天咱们之间的那个约定?

        那可是我精灵一族……最大的希望!

        最大的愿望!

        咱至尊九品、绝世强者蔚公子——来了!

        ……夜家。

        夜沉沉正在厅中闭目端坐,静心养神,突然有人急速前来禀报:“启禀老祖宗,大少爷突然不知去向。刚才小的去为他送饭,却发现房间门户大开,他不知道去了哪里……”

        夜沉沉叹了口气:“不要管他了。看好家吧。”

        下人退下之后,夜沉沉缓缓睁开眼睛,眼神复杂到了极点。

        夜醉的离去,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夜醉的一切动向都在他神识笼罩之下的;昨夜夜醉拼命地撞破禁制逃出去,夜沉沉并没有出手阻拦。

        但愿你能够找到自己的路,能够活着回来。

        若是真的找不到,也不用回来了,即使回来……我也会亲自出手将你毁了。

        …………萧家萧晨雨的支援队伍,目前已经越过了寒暑交替之地,进入了西北地界。

        依然是慢腾腾的行进,一天最多也就走不到七百里光景。这个速度,较之平常人,自然是快了数倍不止,但相比较于这些人的本身实力来说,却慢得简直如同老牛爬坡一般。

        从东南出来一路到这里,居然走了两个月零十天!

        但总算是到了,已经进入了西北,冰天雪地的地域。

        萧晨雨一路上只是端坐在马车上一动不动,除了偶尔的喝点清水,连饭都没有吃过。

        他一路沉默着,似乎在斟酌、盘算着什么,但总归是一路心事重重,让整支队伍这一路也是压抑到了极点,总之一句话,气氛要多沉闷就有多沉闷。

        “停!”萧晨雨看着面前雪地,淡淡吩咐。

        随即他扬了扬衣袖,地上的积雪全无征兆的飞起,露出下面的地面。

        萧家众人骇然发现,在这下面,并非是寻常土石地面,而是一片已经干涸的血迹斑斑,甚至还有一些零碎的尸体血肉,一个血肉已经干枯的人头在地上滚了滚,仰面朝天。寒风呼啸、冰天雪地的西北,却将早被腐朽的血色、战争的残酷很好地保存了下来。

        “这里已经是战场地界。”萧晨雨默然的看着地上的人头,淡淡道:“联军方面……居然都不收拾、掩埋尸体的,难道这风雪……就这么好用么?”

        众人一时间噤若寒蝉,心有凄凄,自己等也是要参与这场战役的,最终结局会否也是如此呢?

        萧晨雨身上突然散发出一股莫名的气息,一股九品巅峰至尊的威势,突兀的直冲霄汉,向着西北方向极速蔓延。

        良久良久之后,他疲乏的闭上眼睛,道:“继续前进,目标前方一千五百里,宿营。用最快速度前进!”

        “是!”

        当夜。依然是大雪纷飞,自从开战,整个西北的大雪就没有停过。

        萧晨雨坐在帐篷里,静静的等待着,他似乎在等待什么。

        很安详很安稳的等待着。

        下一刻,他忽然心有所感,帐篷门无风飘起,萧晨雨静静地站到了雪地里,那双看透了世情的眸自淡淡的望着西北方向。

        风雪中,一个声音有些艰涩的说道:“是萧二哥?”

        萧晨雨平静的道:“是。九大家族排第二,瀚海东南一支箫!”

        来人轻轻地叹了口气。

        然后漫天风雪猛的分开,一道白影突兀地出现在半空。一人一头花白的头发,挺拔如剑的身躯,赫然出现。

        只是一双眸子,却充满了无奈、疲倦以及黯然:“我真没想到竟是萧二哥亲自来了。”

        “说实话,我也没有想到我会亲身走这一趟。”萧晨雨打量着对方,喟然道:“春波,这些年,你也老了。”

        那人正是厉春波。

        只见他神情复杂的看着萧晨雨,道:“萧二哥,能否借一步说话。”

        这时,萧家方面的人已经各自从帐篷里出来,一个个看着厉春波,如临大敌。

        萧晨雨淡淡道:“你们都退下吧。我跟我兄弟说几句话。”

        “老祖宗千万要小心!毕竟现在乃是彼此为敌立场,若是……”一人话还没说完,就被萧晨雨凌厉的目光止住,一字一句的道:“什么时候,我的决定也需要通过你的许可?”

        那人顿时汗流浃背,扑通跪在地上:“老祖宗,是我妄言……”

        “哼!”

        一声冷哼之后,两位九品至尊已经同时消失了踪影,仿佛根本不曾出现过。

        ……风雪中,一壶酒微微烫热,两个酒杯分开左右对立,一张完全由冰雪制成的台子,静静地安置在洁白的雪地里。

        “萧二哥,上次咱们一起喝酒,大概是四千年前吧?”厉春波看着石台,很有些怅惘意味的说道。

        “不错。你的记性还是那么好,上次,是我带的酒,你打猎,你的烧烤手艺着实不差。”萧晨雨背负双手,鹰隼一般锐利的眼神在看到这个石台和两杯热酒的时候,也稍稍升起了几分不堪回首的惘然。

        “二哥且坐,小弟去打几只猎物。这一次,二哥来到西北,这个东自然应该由小弟来做的。”厉春波拱手,转身。

        “我喜欢吃雪鸡腿。”看着厉春波转身,萧晨雨淡淡的加了一句。

        “好!必然令二哥满意。”厉春波平静回答。

        然后一闪身,已然消失在风雪中。

        看着厉春波消失后很久,萧晨雨才慢慢的,慢慢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厉春波在离开了萧晨雨的视线之后,很久很久,这才终于长长的长长地吐出来胸中一口气,轻轻地叹息……足足过了半个时辰,厉春波才带着一大捆的雪鸡腿和堆积如山的干柴回来了。这一刻他的样子,再无半点九品至尊强者的风度,就仿佛如一名为生计忙碌的山林间樵夫一般。

        背上背着远远超过自己负重的干柴。

        萧晨雨依然负手而立,神色平静如昔,心下却是如同海水泛滥一般的汹涌起伏,他此刻的心情可说复杂到了连口中都感觉到了苦涩的微妙地步。

        以厉春波的修为,若只是猎取这么一些普通的雪鸡,哪里用得了这么长时间,不过一跺脚就能震死千万只也差不多,至于干柴什么,也就是挥挥手的事情,干柴就会被震落自动到他手里来。

        可是他准备这些东西却足足用了半个时辰的时间。

        那么,这段时间里他到底在做什么?是否也与自己一样,心潮起伏?

        “哗啦”一声,厉春波将干柴放在地上,随即就抖了抖手,一大片的盆盆罐罐凭空出现。竟然全是烧烤的作料。

        “二哥稍等,我这就开始,等下让二哥试试小弟的手艺,是否有退步。”厉春波一边说,一边忙活。堂堂至尊九品,绝代强者,做起炊事竟是一丝不苟,似模似样。

        然而他的后背要害也就那么彻底亮给了萧晨雨,全然没有半点防备。

        这个时候,若是萧晨雨生出加害之心,只需一掌,就能让厉春波彻底万劫不复!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