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八十三章 一壶浊酒尽余欢!

第七百八十三章 一壶浊酒尽余欢!

        厉春波手心中热气逐渐升腾,酒水渐次溶解,重复清亮如碧。

        “酒温了,可惜酒水化开后,酒味却不见了。”厉春波注目手心的酒,轻声道。

        萧晨雨沉默了一下,道:“既然酒味缺了,饮之未免不能尽兴,索性换掉吧。”

        “可是换掉就不再是原本的那两杯酒了。”厉春波有些难过的说道。

        “酒仍是酒,仍旧能醉人!”萧晨雨轻声道。

        两人都长长叹了一口气。

        酒已换过。

        精神也已振奋,纵然强颜欢笑,也是今生最后一次相聚。

        “二哥,请!”

        “春波,请!”

        “一万年前初次饮酒,当时逸兴横飞,指点天下,何等乐事。”

        “九千年前多次饮酒,当时乾坤已定,心满意足,胸怀大畅。”

        “六千年前饮酒,却已经多了许多叹息,岁月就这么过去了,光阴难挽。”

        “四千年前饮酒,你我还是兄弟,彼此有什么不能说,不可说,不曾说。”

        “只是你和我!”

        说到这里,两人同时陷入沉默,那是难以言喻的沉寂。

        下一刻,两人仰首猛喝酒。

        三壶酒下肚,厉春波哈哈大笑,一扬手,那三只酒壶远远飞出,桌面上却又多了十几壶还没打开的美酒。

        厉春波拿过一壶,一掌拍向泥封,笑道:“一壶浊酒尽余欢,今日一别莫两难……”

        萧晨雨眼光朦胧,抓过一壶酒,接口吟道:“生死胜败皆兄弟,九重天里心莫寒……”

        刚说完,两人突然同时怔住,一股不知道是什么的情绪默然升起,刹那间心中竟然酸涩起来。

        这是一首酒令,乃是当初兄弟几人尚未成立九大家族的时候,在一起饮酒,凌暮阳所作。这是后四句。

        当时众兄弟都说这酒令做的真好,也就流传了下来。

        但当时所说的‘生死胜败皆兄弟’却是真的重情义,如今……到了萧晨雨与厉春波,居然真的成了这样。

        生死胜败皆兄弟!

        话还是那句话,但其中的含义,却是南辕北辙,大相径庭了。

        一壶浊酒尽余欢,却是名副其实,真的是,余生之中所有兄弟欢乐,都在今日一壶酒,过了今日,再也没有了……一时间,两人都感觉心中酸涩难言,怔忡难禁。

        厉春波一壶酒猛地灌进肚子里,感觉着肚子里面如有火在烧,借着酒意,似乎若有意若无意的说道:“生死胜败皆兄弟……哈哈,二哥,不知道这次饮酒之后,你我还是兄弟吗?”

        萧晨雨微微低头,轻声道:“晨雷失踪了。”他的声音,有些阴郁,低沉。

        厉春波手一颤:“哦……”

        他当然是知道萧晨雷的,也知道萧晨雷萧晨雨兄弟的感情。对于萧晨雷的失踪,顿时大感意外,也感觉到一丝震惊。

        难怪萧晨雨竟然亲自来了!

        “他是在与九劫剑主作战的时候失踪的。”萧晨雨淡淡的说道,眼中却有寒光一闪。

        厉春波摇摇头,鼻孔里喘粗气,情绪也不再复之前平和。

        “九劫剑主现在在帮你们厉家,这一点已是任何人也无法抹杀的事实,事实就是事实。”萧晨雨闭上了眼睛。

        声音逐渐变得厉烈,一字字说道:“此仇,不共戴天!”

        他帮你们厉家,我此来就要对付他们;他们若是败,死,你们厉家也就没有了靠山,同样完了。虽然不是直接对付你,但,也是对付你!

        话,已经说得很明白。

        此仇,不共戴天!

        厉春波沉默了,他低着头,良久都没有说一句话,终于又开口道:“二哥,我们喝酒。”

        两人默不作声,你一杯我一杯,彼此的眼神,却不再与对方接触,之前融洽无间的氛围终于有了缺陷。

        十三壶酒,一共没用了多少时间,就那么没了。两大九品至尊完全都没有用修为来压制、化解酒意,这时都有些醺醺然,若抛开自身强横修为不算,他们两人可都是活了实打实万多年的老人,纵然身体强健远超常人,但酒量却未必。

        厉无波把自己的戒指拿在手指间,啪的一抖,噼里啪啦,再次捣腾出来七八个酒坛子。

        “二哥,这酒,就是我们以前最喜欢喝的,货真价实的四千年前存货,我就只有这些了,今天,索性都喝了吧。”

        “好!索性都喝了!”萧晨雨很爽快的答应了。

        两人不再用酒杯载酒,似乎是嫌用酒杯喝得太慢了,不够爽利。

        虽然明知道,等喝完了这些酒,也就等于喝完了万年的兄弟情义,但两人依然是直接一人一坛,张口猛灌!

        几乎已经形成半固体的浓稠酒浆,因为两人喝得实在太猛,有许多都冲到了脸上,两人却半点也不理会,只是大口大口的喝酒,仿佛喝酒乃当前唯一能做的事情。

        随着酒水从脸上滑落,两人眼睛都有些发红了。

        待到彼此的第四坛酒刚刚举起的一瞬,厉春波突然伸手,一把按住了萧晨雨的酒坛子:“慢!”

        “怎么?”萧晨雨厄斜着醉眼,道:“春波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厉春波大声道:“有!我有话要说!”

        “你说!我在听!”萧晨雨歪着脖子,低声一喝。

        “有一件事,在我心里憋闷了成万年!今天,务必要搞个清楚明白!错过今天,只怕这事再无重光之日!”

        厉春波眼神变得危险起来:“当初……君大哥一家失踪之后,大伯家还有一位弟弟!大伯的弟弟,我们自然要叫叔叔。他的名字,叫做君寒!二哥,你应该还记得吧?”

        萧晨雨眼睛一下眯了起来:“我当然记得!”

        “大哥失踪,不是你们做的,这一点我完全确信,但,君寒叔叔那一家,却不是失踪,而是被人屠灭全家!这事儿……是谁做的?告诉我!”厉春波眼神凌厉如电,看着萧晨雨。

        萧晨雨皱眉,却是未答,良久良久之余,才艰难的道:“这事儿的始末我确实知道,只是我唯一能告诉你的,就是——不是我做的。”

        “我当然知道不是你做的,那天我们俩在喝酒!我要问你的,到底是谁做的!并没有说是你!我从来也不曾怀疑过你!”厉春波的眼神口气变得咄咄逼人,眼底深处,很有些伤心的意味:“过了好几个月,我才知道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故,我立即问你,那时候你说不知道,甚至你还陪着我,在江湖上查找凶手,我相信了你,因为我从不曾怀疑你,可是……可是你现在却说你知道事情的始末?当初……二哥你就看着我像傻子一样在江湖上苦苦追寻凶手?还陪着我一起找,你是在陪着傻子做游戏吗?”

        萧晨雨避开了他的眼神:“是。当时是我骗你。”

        “哈哈……”厉春波大笑起来,眼神中的火焰却在一点点的熄灭:“够义气!真够义气,堂堂萧晨雨居然肯陪傻子兄弟玩游戏,真是好兄弟!”

        萧晨雨蓦然脸红了,突然间愤怒:“你懂得什么?你知道个中的厉害关系吗?当时我要是跟你说了,你的厉家早没了!早没了!你知道么?”

        “哦,是怕害了厉家,我真的很感激二哥对我的浓情厚意,可是现在呢?你道破真相,是不怕厉家会没了吗?”厉春波歪着头,有些戏谑的问。

        萧晨雨重重叹了口气:“兄弟,这是你我兄弟一生之中最后的一顿酒!”

        “我知道啊,所以我才更要问个清楚明白!”厉春波嘿嘿一笑:“你我心里都清楚,我们的父亲,俱曾是当年的九劫之一!而君大哥的父亲,却是九劫剑主君烈!我们的父亲,都尊称君烈大伯为老大!”

        “然后他们在同一日的下落不明,而大伯一家更是失踪的离奇。”

        “九重天姓君的,就只剩下了君寒叔叔。”

        “然而君寒叔叔一家人,却在一个夜晚被无缘无故的被屠杀灭门了……”厉春波问道:“那时候九大家族还未真正成型,但是……”

        “历来大陆上只有九大家族,没有十大家族。那段时间里,我们的父辈将九重天杀了一个底朝天,除了我们自己的家族,别的地方已经没有高手可以威胁到君寒叔叔!就算还有人有那个实力,也绝对没有那样的胆量,动了君寒叔叔,就等于同时动了未来的九大最强家族,杀了君寒叔叔一家,即等同自杀,甚至是九族陪葬!”

        “我唯一能想到的理由,就是你们怕君寒叔叔也要分一杯羹?所以将他害了?”厉春波狠狠问道:“是不是?!告诉我,是不是?”

        萧晨雨良久没有回话,但终于还是回答了:“是的。当时他们就是这么想的。现成的九大家族版图,为何还要分出去一块,甚至还可能是最好、最富饶的一块?所以,夜沉沉,兰不悔,陈迎风,石咆哮,诸葛苍穹五个人联手,诸葛苍穹定计,夜沉沉下毒,一起动手夜袭君家,将之斩尽杀绝!此事曾问我,我没参与,却也没阻止。”

        “但这事情,不知为何被凌暮阳知道了,凌暮阳亲自乔装出手,最终救走了君寒叔叔五岁的幼儿君威!从那之后,凌暮阳成为众矢之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