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八十四章 决裂!

第七百八十四章 决裂!

        “那一次在凌家喝酒,其实就为了解决此事,化消恩怨;你记忆之中的兰不悔与陈迎风打架,骨子里就是一个逼迫凌暮阳表态的借口,但凌暮阳却将所有人都赶了出去,从此兄弟陌路。”

        萧晨雨道:“实际上,九大家族真正意义上的决裂,就是在那一次!”

        “怪不得……怪不得……”厉春波喃喃自语,无声苦笑,突然仰起脖子,将烈酒狠狠灌了下去,一抹嘴狠狠问道:“你们没有想过……你们这么选择,如何对得起我们父辈生死相交的兄弟情义?如何对得起大伯?你们竟会……”

        萧晨雨淡淡道:“那时候,大陆局势已然明朗,九大板块摆在面前等待瓜分,在如此巨大的利益面前,谁还有心情去考虑什么情谊!在庞大的利益之前,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我操你们的……”厉春波一句悲愤的大骂只骂了半句,就收了回去,憋得满脸通红。

        “别骂我!”萧晨雨道:“我没参与,由头到尾都没参与。”

        “可是你也没阻止!”厉春波大声道:“后来呢?”

        萧晨雨眼中有怒意,道:“后来,凌暮阳被大家联手逼迫,终于顶不住压力,在拖延了几十年之后,说,君威死了。”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君威当时虽然年幼,却已经记得一切。长大后脱离凌家,闯荡江湖,化名为‘仇万丈’!但不知为何被人得知其真实身份,遭受围攻,最终下落不明。”萧晨雨缓缓说道。

        厉春波愤怒的一掌拍出去,旁边,数百丈外的一座山“砰”地一声碎裂,碎石刹那间腾起在方圆万丈,天地变色中,厉春波厉声道:“可是当初的‘残花色魔仇万丈’?你们杀就杀了,还要给他一个这么龌龊的罪名?!”

        “他不是色魔,从来都不是!”萧晨雨更正:“那只是手段,史书从来都是由胜利者来书写的,所以他就是了。”

        “你们做的好事!你们真行啊!”厉春波咬牙咯咯作响:“真是……好光明正大!不让自身有一丝污点,大伯若是知道有你们这一帮白璧无瑕的后辈,该有多么的欣慰!”

        这句话分明是反话。但萧晨雨并未有反驳,史书是史书,事实是事实。

        “再到后来,只要江湖上一出现姓君的,你们就展开追杀,也是因为如此吧?”

        “不要说‘你们’这两个字。”萧晨雨道:“这件事前前后后都没有姓萧的参与!”

        “可是这件事前前后后姓萧的始终都是知情的!”厉春波厉声道:“而且始终都是装聋作哑!”

        萧晨雨嘿然不语,良久才说道:“君威未死,因为事后很多年,江湖上还有他的传人出现过,而这些人……无一例外的遭到了几大家族的追杀。”

        “凌暮阳前来找我,什么话都没说,对我磕了三个头,扭头就走。”

        “从那三个头开始,我开始秘密的调配人手,保护君叔叔的一丝血脉,与凌暮阳联手。这是我做的。”

        “到后来时间过去越是长久,追杀也就渐渐的淡了。而君叔叔的后人,被凌暮阳送到了中三天。”

        “事情就此结束。”

        “既然如此,那么中三天那位暗竹的首领君惜竹,你们怎么不下手了?她不也姓‘君’?”厉春波有些嘲讽的笑了笑。

        “因为宁天涯插手了!宁天涯那时候出关,保下了君家血脉。而且……他们也始终未能确定,那就是当初君家的后人,索性卖宁天涯一个面子。还有就是,上三天已经没有姓君的存在了,也不必担心威胁。”萧晨雨淡淡道:“最重要的一点,当时的九大家族已经无法撼动了!”

        “我明白了。”厉春波的口气中透着失望,他的脸上更是毫不掩饰地露出来心灰意冷的样子,道:“我真的明白了。”

        “我明白了,再深的情谊,也挡不住利益!”厉春波痛心的说道:“对你们来说!情谊什么的,不重要!”

        萧晨雨抓起一只鸡腿,咬了一口,道:“春波,我们能不再说这件事么?”

        厉春波颓然道:“请你相信,我更加不想说。我只想知道,为什么?我们的父辈都是过命的交情,为何到了我们这一代,却要如此无情。”

        萧晨雨沉默了一下,道:“我们的父辈一起出生入死火海刀山,他们的情,是生死相托。那是真的!所以他们永远不会对不起彼此。”

        “到了我们这一代,一来父辈们失踪的太早,我们受到的影响还不够深,二来,我们根本没有在一起经历过生死,没有那么多的共同惊险经历,就没有所谓的真情!”

        “我们充其量那时候只是一群在一起游玩的富家子弟,彼此只是幼年玩伴,仅此而已。”

        “等我们开始开创事业,当然要打拼,要闯荡,要历尽艰险……但那时候我们是带头人,我们每个人都有一批那样的手下……就算经历生死,也是与那些人,而我们之间很少。”

        “我们的感情经不起考验,很正常。”

        “在面对利益的时候又动摇,也很正常。”萧晨雨如是道:“若是只有杀掉君寒叔叔一家才能心中有底,那么,他们做了,不稀奇。”

        厉春波有些悲怆的笑了起来:“原来杀死自己的叔叔,心中会有底……”

        萧晨雨奇怪的笑了起来,道:“春波,若是这么说的话,这一轮九劫之一可是出在你们厉家,你也感觉心中有底了吧?”

        厉春波霍然抬头:“二哥,你这话什么意思?”

        萧晨雨沉沉道:“依照历史经验,一旦熬过这次大劫,厉家就真正有希望了。我衷心地希望你能熬过去!真心的!”

        厉春波自嘲的笑一笑:“原来如此。”

        萧晨雨淡然道:“兄弟,以后说话,千万莫要将自己放在圣人的位置上。笑人者,未必不可笑!”

        厉春波哈哈大笑,笑得流出了眼泪。

        萧晨雨则保持着微笑,异常的威严肃穆。

        一切话题说尽,万年疑团解开。

        那个凌驾于万人之上,九品颠峰至尊的萧晨雨回来了。

        厉春波狂笑,萧晨雨微笑,两人心中都在叹息,但两人眼中的那一丝温情,都在渐渐地褪去。

        其实两人心里都清楚,随着当年的事情揭开,一路话赶话到现在,最后这几句话一说,万年的情谊,就此荡然无存!

        从此之后,就是你死我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你我,再不是兄弟,兄弟又如何,兄弟也照杀,如此而已!

        萧晨雨北上,这一行动本身就表明了态度;今日最后欢聚,便是为此一生情谊,画上句号。

        但两人终究还是没有做到尽欢而散。

        万年岁月为兄弟,恩怨纠缠至今日;生死战前一杯酒,酒局未终已决裂!

        对于萧晨雨的话,厉春波不再解释。若是这句话萧晨雨在半个时辰前说出来,厉春波绝对会拼命解释,表明自己心迹。

        但现在已经不必要,没必要,完全无意义了。

        你说我是为了九劫,但你可知道这次战斗之前我就已经对自己的家族彻底寒心?你可知道整个战争中,我是从来都没出过手的吗?

        你可知道为了你们,为了万年前的兄弟情谊,只要你们肯与我商量,我宁可解散厉氏家族去换取和平?利益于我而言,才是不重要。

        你们可知道我早已经想放弃?

        我最重视的,惟有兄弟啊!

        厉春波嘴角在苦涩的笑,但却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我并没有站在圣人的位置上,我只是站在一个‘人’的位置上,如此而已!如此而已啊!

        端着酒坛,厉春波突然感觉到曾经香醇沉醉的美酒再也难以下咽,轻声道:“二哥,大家始终兄弟一场,索性就将一切都敞开来讲,今日之后,兄弟陌路,生死为仇。既然二哥亲自到了西北,代表一切已成定局,那么,小弟也只有尽力与二哥周旋一番了。”

        萧晨雨深沉颔首:“这是应该的,为了家族生死存亡,你合该如此,彼此都是一样。”

        厉春波轻轻摇头:“不一样的,二哥来到之前……我从未插手过,一次也未……”

        萧晨雨一愣,霍然抬头,异常惊讶地望着这个往昔的兄弟,似乎难以相信兄弟之言。

        厉春波轻轻将脸别过一边,轻轻地点了点头。

        萧晨雨缓缓站起,负手走出几步,来到山崖边,看着举目皑皑,沉沉道:“十万年间,西北几度易手?”

        厉春波同样负手站在他身边,淡淡道:“沧桑万世,东南始终姓萧?”

        两句问句,两个问号,针锋相对,寸步不让。

        两人都不再说话。

        就只是那么肩并肩站着。

        大雪飘飞而下,蔽日遮天,时间不长,已经将两人身上附上了厚厚一层。

        以这两人的修为而论,雪花扑身,只怕还未来得及接触,早已化为乌有,然而此刻,却仿如依附在两尊木雕石像上一般,此间一如多了两座惟妙惟肖的雪人。

        “酒很好,雪鸡腿也很好。”萧晨雨淡淡道:“兄弟,我要走了。”话音犹在回荡,第一尊雪人突兀瓦解,厚厚雪层瞬间汽化。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