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九十四章 迷天大法

第七百九十四章 迷天大法

        “我看到董无伤了!他也来了?”厉雄图站在莫天机身边,用一种很郑重又好象很随意的语气说道,明明是想很正式想表达某件事,却又是很随便的说出。

        他本就不是玩弄心计的人,这么做反而让人感觉特别的别扭。

        “哦?”莫天机抬了抬眼睛,对于厉雄图说的,好象一点都不在意。

        “我看到董无伤在战斗,的确威猛!纵横战阵之中,挡者披靡!而且,他现在的修为,比我高。高出了很多!”

        “很好很好,真的很好!他比我预料中强了太多太多!”厉雄图眼神中流露出狂热;淡淡道:“在中三天的时候,你们几个人,有些不如我,有些最多也不过只是与我齐平而已,但现在,应该每个都超越了我,变成是我追逐的目标了!”

        “我们是一辈人。”

        “人生就怕没有可望可及的目标去追赶;而我现在,目标却有十个!”厉雄图说道。

        “恭喜你了。”芮不通撇撇嘴:“居然有这么多目标,你觉得你能追上谁?”

        这句话很有些阴阳怪气的味道,甚至是很不以为然的讥讽。

        厉雄图哼了一声,看着芮不通说道:“我一定能赶上你们了,我想第一个能赶上的就是你,等我赶上你,我会在第一时间将你揍得连你妈都不认识你!”

        芮不通惊慌失措的惊叫一声,噗的跳出一步,拍着胸口尖着嗓子说道:“哎哟哟,我好怕啊……我一个六品巅峰至尊今天被一个四品至尊威胁啦……我好怕啊我好怕啊……”

        厉雄图的脸黑了,黑如锅底。

        芮不通继续惊恐:“啊~~~听到这么可怕的威胁,我是否该把萌芽扼杀在摇篮里呢?你说我是该直接把你打死呢,还是先让你体会一下什么是‘连你妈都不认识你’样子的滋味,再把你打死呢?黑炭头,你给我一个建议呀,嘿嘿……等你追上本至尊在吹大气吧!”

        那一声“黑炭头”直接令厉雄图的黑脸更黑了,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外面鸡飞狗跳强,厉家的高阶至尊们来回奔走,所有人都在为莫天机凑布阵材料,叹气声不绝于耳。

        厉春波的脸上阴郁之色越来越浓,显然进展一点都不乐观。

        便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来报:“启禀老祖宗,外面有个少女,说是她姓楚,前来找莫天机。她带的三个随从,四个人都是任何一个也是至尊层次的高手。”

        厉春波皱了皱眉:“姓楚?少女?至尊高手?”

        “是。”

        “请进来吧。”厉春波说道:“联军那边应该不至于幼稚到用这样的卧底内奸手段吧……”

        ……在楚乐儿踏进来的时候,满庭所有人都被这个少女吸引!

        小丫头虽然只得十四五岁,但这段时间里发育得极好,更受到师父舞绝城和大哥楚阳无微不至的照顾,那种属于绝世美女的轮廓、属于顶级绝色的容颜,却是已经开始展现威力!

        在众人的眼中,就只见一个白衣少女,从满天飞雪中突然出现,施施然走进大厅。飘然来去,不染一点俗尘烦嚣。

        虽然年龄尚幼小,身子还未完全长成,但那股圣洁纯真的意味,却是愈加的浓厚!

        就像是一个纯洁至真的仙女,突然出现在人间,不仅风华绝代,容颜精致到了倾国倾城的地步,而且因为自幼疾病缠身的缘故,现在虽然痼疾已去,却仍然在周身都有一种楚楚可怜的意味。

        她…似乎是受了什么委屈……谁竟然忍心让这等绝世佳人受委屈?简直是该死!

        在场所有人心中同时感觉一疼,强烈得想要呵护照顾的感觉油然而起。

        虽然凡人都明知道最低的天仙也要比自己强的多,根本轮不到凡人去呵护,但却不由自主的都在心中这样想:宁死也不能让她受了欺负!

        甚至连厉春波的眼神,也禁不住滑过一道浓浓的欣赏。

        至于其他人,自然更加的不堪,甚至有些人直接发呆了。所有人都忍不住心中惊叹:这天下间,竟然有如此女子!钟乾坤灵秀,集天地精华!

        厉绝和厉拔天兄弟这两色中恶鬼瞬时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看着楚乐儿,一时间直接魂不守舍。两人眼底深处,都有一种隐隐的光芒在闪烁……如此美人,若是能纳入房中……厉春波只是一眼就已断定:这个女孩子,绝不可能是奸细。

        因为没有任何人会舍得让这样的女子来做奸细,就算是暴殄天物也没这么个暴殄法的!

        “请问姑娘是?”厉春波转头看了看周围,和声问了一句话。

        本来这句话万万不应该由他这位厉家老祖宗亲自来问的,但此刻大厅上众人却似乎是同时失去了言语的能力一般,除了厉春波这位万年老怪物之外,其他众人或者陷于赞叹美好事物之中,或是处于呆怔之间,更有甚如厉绝和厉拔天兄弟直接处于意淫幻梦。

        厉春波对此心中大是不满,修炼不修心,到头一场空,厉家后人至此,果然是腐朽得尽了,这一句话之中除了问讯之外,更蕴含了几分的九品至尊修为,如同黄钟大吕,暮鼓晨钟,在众人耳边轰然响起。

        顿时将那些已经快要离体而出的魂魄收了回来。

        顷刻之间,清醒过来的一干至尊们绝大部分都因为惭愧而低下了头,转过了目光,心中暗叫一声:妖精,要命的妖精啊!

        但却有一些年轻一些的,却依然目不转睛。

        对绝世美貌的震撼一旦消除,取而代之的,就是强烈色心、以及最迫切的占有欲。

        这其中,便以厉绝为最!

        “我是莫天机的朋友。”楚乐儿面对厉家一群至尊的围观,并没有丝毫动容,平静到极点的回答道。

        单只是这份自心而发的平静,已经让厉春波刮目相看: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面对上百至尊的围观,更要面对九品至尊的威压,居然面貌如常,心海无波。

        这本身就已经是一件极为了不起的成就了。

        “原来是天机兄的朋友。”厉绝微笑着踏前一步,摆出最完美的姿态,如同一棵临风玉树一般含着最可亲的微笑:“在下厉绝,与天机兄可说是莫逆之交!姑娘既然是天机兄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既然来到这里,厉绝自然会竭诚款待。”

        这货此即已是色迷心窍,魂魄不全,居然没注意到自己家的老祖宗正在与楚乐儿问答,轻飘飘的强插进了话头里。

        厉春波的脸色刹那间黑如锅底。看着厉绝的眼神,几乎要将他大卸八块了!

        太丢人了,实在是太丢人了。

        这个少女年纪轻轻,至多不过十五六的年纪,就已经臻至是至尊修为,分明是名师之后。而自己的子孙,居然在这样的人面前如此不遵礼数,行止更是不堪……若是传了出去,难免被人鄙视……纵然自己已经死了,名声也要难听许多……楚乐儿淡淡一笑,道:“多谢厉公子。”

        厉绝身为厉家大公子,平常也不是一个贪图女色的人,至少表面上还是过得去的,而他自身修养也颇为不俗,本不应该心情波动,但不知为何,听了楚乐儿这一声谢之后,居然浑身都感觉轻飘飘起来,似乎骨头都轻了三两三钱。

        一时间神迷目眩,连自己老祖宗脸色黑了下来都没注意到,自己父亲拼命地给自己使眼色更加没注意。

        “姑娘实在太客气了!”厉绝笑容更加的温柔可亲,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请问姑娘芳姓美名?”

        楚乐儿年纪虽小,但她自幼为病魔缠身,当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苦楚,心智早已经远远的超出实际年龄,更兼有个九劫剑主的哥哥,有个四万年前九劫的毒医舞绝城作为师父,心思之灵巧,实在可说是机变百出,远超常人。

        特别是因为幼年病痛的关系,纵说尽看世情,遍尝人间冷暖也不为过,却也因年幼之时经历,导致性格稍微有些偏激。

        此刻见到厉绝不知进退的凑上前来,眼珠都不用转就知道这货打的是什么主意,心中顿时一阵恶心,一阵怒意升起。

        就凭你这个油头粉面的家伙,居然也想对本姑娘起色心?真真是瞎了你的眼!一怒之下就要将这丫毒死。想了一想,强自抑制。

        听到厉绝说话,乐儿表面仍不见怒意,反是眼珠一转,嫣然一笑,居然运起紫邪情传授的迷天**,道:“我姓楚,名字却不能告诉你。”

        这一笑,当真有如奇胎初绽,艳丽不可方物。而口气更有一丝天成的娇憨,就像是一个未成年的少女在娇痴的撒娇一般。

        厉绝顿时迷失,眼睛也直了,骨头也酥了,居然涎着脸道:“为什么不能告诉我捏?”

        楚乐儿似是微嗔,斥道:“女儿家的闺名那能随便告诉陌生人!”

        这一嗔一斥之间,当真眉目如画,俏皮可喜,如此一幕委实难描难写。配合着迷天**,厉绝刹那间就是心魂俱醉,一时间如同云里雾里,腾云驾雾一般的快乐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