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九十七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七百九十七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她那张洁白的小脸,就像是在这风雪中猛然盛开了一朵亭亭玉立的小白花,透露着无限的雅致,无限的清新。

        在她出现的这一刻,整个小院突兀的失去了颜色。

        莫天机猛的怔住,只看到那无限纯洁的小脸突然间就从雪地里走来,猛地闯进了自己的视野之中;天空中的无限落雪,似乎也在同一时间消失。

        一时间竟然莫名其妙的在心中浮现出一首诗:当你未出现时,天地绚丽,连雪花都有无穷形状变化;当你出现时,天地万物,都没有了颜色!

        旁边有人说道:“莫军师,这位小姐找您……”

        莫天机没有听到。

        楚乐儿一进来,就看到一个青年长身玉立,一身素洁的白衣,站在梅花树下,黑发如墨,两眼深邃,背负双手,似乎乾坤尽在握,天下尽在心!

        那是一种运筹帷幄的莫测架势,一种无限自信的高深姿态,一种闲庭信步的无尽潇洒。

        竟也不由得一怔。

        “你就是莫天机?”楚乐儿很是有些好奇地问道。

        “我就是莫天机。姑娘是?”莫天机只感觉一阵莫名的脸热,急忙收拾了略显混乱的思绪,轻轻的笑了一声。心情迅速的平静下来,脸上的一抹潮红随即散去。

        “我是楚乐儿。”楚乐儿歪歪头,问道:“你应该知道我吧?我大哥有跟你说起过我吗?”

        “原来你就是楚乐儿,乐儿妹妹。”说话的并不是莫天机,而是傲邪云,邪公子很是惊艳的叫了一声,道:“真是久仰大名如雷贯耳,你大哥可是经常说你的名字,都快将我们的耳朵磨起茧子来了,但今日一见,才知道你大哥真的不会说话,他连乐儿妹妹你的漂亮的十分之一也没有说出来啊,真不会用形容词,他的词汇实在太贫乏了……”

        傲邪云嘿嘿一笑:“我叫傲邪云,傲邪云的傲,傲邪云的邪,傲邪云的云,你大哥跟你说起过我吧?”

        楚乐儿嘿嘿一笑:“提到过提到过,原来你就是那个妻妾如云好色如命而且吝啬至极贪财如命小气吧啦却又很可爱很值得交朋友的傲邪云啊……我真的听过,我经常听到你的名字,还有你的那些事迹。”

        傲邪云灿烂的笑容瞬间冻结在了脸上,一时间脸色精彩至极。

        不知怎地,这一刻莫天机感觉到舒爽之极,一种极少会出现的‘幸灾乐祸’的情绪从他心中升起,哈哈笑道:“是啊是啊,他就是那个妻妾如云好色如命吝啬之极贪财如命小气吧啦的傲邪云啊……乐儿你对他的评价一点也没有说,真正的入木三分,太形象了。”

        莫天机这次却是十分刻意的将‘很可爱很值得交朋友’这几个字又省略了去了。

        傲邪云的脸彻底青了,无地自容的说道:“这算啥?哪有这么介绍自己兄弟的,等老大回来,我非找他算账不可!我很少有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了……在了而妹妹面前如此丢脸,形象全毁……”

        突然兴致勃勃的说道:“对了,你大哥怎么说莫天机的?一肚子坏水,一肚子心眼,一肚子算计什么?”

        楚乐儿歪着头想了想,莫天机顿时紧张起来。

        “那有那么些肚子,我大哥说他……莫天机,很可怕,吃人不吐骨头,阴险毒辣,口蜜腹剑,笑里藏刀,算无遗策。但却值得兄弟托付一生,为敌则是最可怕的敌人,为友却是最可靠的兄弟!”楚乐儿笑了笑说道。

        这的确是楚阳对莫天机的精准评价,合共两世人的了解综合。

        莫天机只感觉浑身上下整个人都温暖熨帖起来。

        虽然前面也有诸如‘很可怕,吃人不吐骨头,阴险毒辣,口蜜腹剑,笑里藏刀,’这样的贬义评语,但莫天机依然很满足。

        我莫天机当然就是那样的人,但却永远不会对朋友那样子。

        傲邪云分明感到不同,大为不舒服,阴阳怪气的说道:“你可不知道,这家伙未必比我好多少,你大哥难道没跟你说过,莫天机未娶妻先纳妾,贪花好色荒淫无耻?”

        楚乐儿皱起了鼻子,道:“莫天机确实有两个小妾……不过那两个小妾,若是将莫天机换成傲邪云的话,恐怕早就杀了……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

        傲邪云和莫天机同时有些愕然。

        傲邪云道:“这也是你大哥说的?”

        楚乐儿慧黠的一笑:“不全对,这是我大哥说了之后,我自己做出的结论。”

        她斜着眼看着傲邪云:“是在看到你之后做出的结论。”

        傲邪云摸着鼻子苦笑,这下子是彻底服了,超天才问题少女啊。

        莫天机目射奇光,对眼前的少女又有了新的评价:聪明!看问题透彻,可谓一针见血!

        的确如此,若是随便换一个人,莫天机那两个所谓的‘小妾’,都已经被杀了无数次。更不要提一直活到现在而且锦衣玉食。

        “乐儿?!乐儿来了?”一声惊喜万分的大叫,芮不通一个跟头翻了出来,一眼看到楚乐儿更是开怀:“哈哈哈……我正在睡觉就听到好像你的声音,出来一看果然是你!”

        “不通哥哥。”楚乐儿也温暖的笑了起来:“你还是那么爱翻跟头。”

        芮不通哈哈大笑,亲热的迎上前来,就要将楚乐儿拉住手迎进来。

        突然莫天机上前一步,不着痕迹的将芮不通挡在了身后,温暖的笑道:“乐儿,来来,快进来吧,外面这么冷……呵呵,这么大的雪,你怎地一个人来到了这里?”

        一个转身,让着楚乐儿进屋去,却是似乎是‘有意’‘无意’的将芮不通整个人用屁股顶在了外围。

        可怜芮不通出来之后就只是一个跟头露了露面,紧接着居然完全没有捞到再次露脸的机会,莫天机已经把楚乐儿殷勤地迎进了大厅。

        “这咋回事呢,莫天机不是发神经发到脑袋坏了吧。”傲邪云看着很郁闷的万人杰三人,嘀咕了一句。分明是四个人来的,莫天机居然说‘怎地一个人来到了这里’……居然将后面的三个人选择性无视了……傲芮两人却也没有再多想,急忙上前接待,与万人杰三人互通姓名,一听也是楚阳的旧识,大家即时更加的亲热了……谈谈说说的就进了大厅。

        听完楚乐儿的来意,莫天机皱了皱眉头,安慰道:“乐儿不要着急担心,舞前辈这几天并未参战……若是舞前辈参战的话,我们这边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的……目前应该是在观望之中,说实话,这种层次的战斗,相信未必能引起你师父那种级别的兴趣。”

        莫天机沉吟了一下,道:“我想,舞前辈目前很有可能是与你大哥在一起。”

        楚乐儿诧异道:“怎么这么说?”

        莫天机道:“你也知道你师父的身份,也知道你大哥的身份,更知道你师父心中最在意的是什么,既然你师父知道了你大哥这一次来到了西北,又怎么可能不去问个清楚明白呢?”

        他淡淡笑着:“那些事,乃是你师父一生耿耿于怀的最大执念所在,他自然不肯在徒弟面前失态,暂且离开你,正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楚乐儿心思何等剔透,瞬间已放下忧心。

        莫天机这番分析入情入理,不由得人不信服。更加贴近了舞绝城的性格,楚乐儿大觉有理,不由佩服道:“确实如此,应该就是如此,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莫大哥就是厉害!不愧是神盘鬼算啊……”

        莫天机温和的笑:“其实,你也应该想到的,只是当局者迷。当然,换做我在你的身份位置,我就一定想不到了,因为关心且乱嘛。”

        “对对对!就是这么回事!”楚乐儿放下心来,长长吐了一口气:“这几天担心的我都睡不着。”

        莫天机温柔道:“这会困了吧?”

        “的确是有些困。”楚乐儿老老实实地点点头:“你都不知道我这几天有多担心……”

        莫天机呵呵一笑:“既然来到这里,有莫大哥在这里,你可以安安稳稳的睡个好觉了,好好的休息休息。放心,等我们一知道了你师父的消息,就通知你。”

        楚乐儿放心的道:“好,那我就去睡一会,如果有消息要第一时间通知我。”心情一旦放松,也是真的感觉眼睛有些睁不开了。

        莫天机起身,殷勤相送,很有风度很有距离很有耐心的将楚乐儿送进了客房。

        傲邪云与芮不通面面相觑。

        这莫天机做得也太过分了吧?小妹子来到咱们这里,我们两个人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就被你送去睡觉了,你啥意思啊……正要发言表达不满,却见莫天机出来,竖起两根手指头:“嘘,乐儿已经睡着了,你们说话小点声,哎,一个小姑娘这几天真是累坏了,有啥事儿过几天再说,恩恩,现在都出去吧,忙你们该忙的事去吧,去吧去吧快出去吧……”

        居然连推带搡的将几个人都赶了出去,莫天机自己也跟着出去,关上门。然后就一副飘然出尘的姿态站在梅花树下,脸上带着温文的微笑,继续观察落雪……充满了宇宙的轨迹啊……居然不打算与傲邪云等人再说什么了,一句话也不打算说了……一干人等彻底的无语。

        总感觉今天的莫天机实在是很怪,太怪了……这货到底咋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