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九十九章 你敢骂我哥

第七百九十九章 你敢骂我哥

        万人杰三人与莫天机相处太暂,自然是没有发言权,傲邪云与芮不通两人对莫天机可说是很是了解,连他身上有几根毛都能说得差不多,可眼下却也是满头雾水。

        正要说话询问之际,却见莫天机很有派头的一摆手,矜持的道:“我正在考虑克敌制胜的计策,你们莫要打搅我……噤声!”

        众人同时无语。真的在考虑克敌制胜的计策吗?不象啊!

        倒有点象那啥的味道!

        莫天机这会当然没有在考虑什么克敌制胜的伟大图谋,一星半点都没有。

        不过也没考虑其他,实际上,现在他自己心里在想什么,不单外人不知道,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此刻的“神盘鬼算”只觉得心头千头万绪,无数的念头迅猛而来。却又潮水一般褪去。

        待到定一定神,想要整理一下纷杂的心绪,却又发现心中根本什么事情都没有,所有念头全部都消失了。

        这种古怪的情况,在莫天机一生之中还从未出现过。

        他自己对这情况感觉很新奇,很讶异,甚至还有一些畏惧与期待。

        当一切杂念有的没的全部消失之后,脑海中却又清晰的浮现出一张面孔来。

        那是一张娇弱,慧黠,却又带着坚强的俏丽面容。

        眼神灵动,好强,倔强,却又带着一丝让人忍不住怜惜的柔弱。

        面容的主人是那么的楚楚可怜的,却又带着从不依靠任何人的傲然。

        这样的女孩子,很特别,非常特别。至少,莫天机从来没有见过。

        特别到,莫天机心中首次涌起来一股温柔和一种渴望,想要呵护她的心情。

        这种想要呵护的心情,除了对自己的妹妹莫轻舞之外,还是第一次在别的女孩子身上出现,连当初的两女(就是名义上的小妾)又或是天机城的小雪身上都没有。

        只是,那味道又有些不同。

        对自己的妹妹,乃是全身心的呵护,尽情的溺爱,完全的纵容。

        然而对这个突兀出现的小女孩子,莫天机除了溺爱、纵容之外,却还有一丝霸道的拥有,自私的呵护……就只那一丝的分别,已经是截然不同的结果。

        莫天机心中在想着,心头竟泛起淡淡的迷惘,还有些患得患失的意思……他就这么呆呆的出神站着,整个人一动不动,半晌如是。

        傲邪云和芮不通两人一开始还在陪着他,得尽到保镖的职责不是,到后来干脆直接不管他了,两个人搬出许多酒菜,与万人杰等人大吃大喝,喝的无限痛快。

        保镖也是人,也得吃饭,不能给你保镖就不吃饭了,再说我们也没走开,就在你跟前吃的,还叫你一块叙旧呢……再说了……哥儿们被你当做保镖是不假,但……若不是兄弟感情,你丫也雇不起我们这样的保镖啊。

        喝酒期间叫了几次莫天机,但处于神游状态的莫天机完全没有听到,众人只道他在考虑一个无限深远无限严肃的问题,谁也不敢贸然打搅。

        甚至连高谈阔论的声音也都压低了许多……据傲、芮两人说,莫大神棍一旦想上什么问题,若是想不出个结果,是决计不肯罢休的。

        某次,他斟酌一个布局,良久没有成型,数夜未眠,憔悴至极,也陷入了如此的神游状态,兄弟两人好心好意的送上一碗参茶,让他休息一会什么,却引来了一阵雷霆霹雳一般的痛骂,说打扰他思考了,明明快要有头绪的事情给两人搅和了。

        好心被当做驴肝肺,傲邪云与芮不通险些就气破了肚皮。

        从此后,两人对某人的神游状态再不过问,累死了活该!

        顶多就是定时送点参茶、燕窝等滋补品什么的,摆在那里就走,爱吃不吃!

        众人喝酒喝到一半,厉雄图也加入了,却嫌杯子太小,难得痛快,干脆直接抱着一个几乎半人高的酒坛子,与傲邪云芮不通拼酒。

        这种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快意姿态,让傲邪云与芮不通刹那间震惊了。

        不是没有抱着酒坛子喝过酒,而是真的没有抱着这么大的酒坛子喝过酒!

        此刻的厉雄图倍显豪情飞扬,壮志凌云,刺激得傲邪云和芮不通又热血沸腾,那里肯示弱,红着眼睛就冲了上去,非要将这货干趴下不可!

        芮不通干脆提议,既然要大口喝酒,得封了彼此的修为再喝,凭着修为撑着那算什么酒量,今天一定要喝出个一二三来。

        这一提议,获得了大家的一致赞同。

        于是连万人杰兄弟三人一起,这六个人齐齐在刹那间都将自己的丹田封闭了,六个人吆五喝六,胡吃海喝。

        楚乐儿这一觉睡得极其香甜,秀眸再度睁开时,已经是午夜时分。

        只听见外面鼾声如雷似鼓,偶然还有些许呓语传来,才刚刚打开门,就被迎面而来的酒气冲得几乎一个跟头,待捂住鼻子定睛望去。

        却见外面台阶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六个大男人,大多数都是熟人。

        其中五个是傲邪云,芮不通,万人杰,成独影,包不还,至于最后一个身材高大的黑炭头却不认得。

        六个大男人尽都躺在地上,每个人的身子都呈现出一种相当怪异的姿势,有的扭曲着,蜷缩着,其中最怪异的却是那个陌生的黑炭头,两只脚高高地放在六级台阶上,脑袋却在台阶下面的雪地里,已经被雪花埋住了大半个脑袋。

        随着不断的喘气,呼吸,再喘气、再呼吸,嘴里面不时的咕嘟一声就冒出一些酒液来,脑袋周围已经一片亮晶晶,冒出来的酒液早已经因寒冷而结了冰,将半个脑袋都冻在了雪地里,偏偏还能鼾声如雷的睡觉,这本事的确令人惊讶了。

        至于其他五人姿态也差相仿佛,反正千奇百怪,各有千秋吧。

        对此楚乐儿真正有些叹为观止。

        楚乐儿极为小心的飘身而起,自六个醉汉的头顶飞过,到了院子里。心中不禁有些奇怪,莫天机到哪里去了?傲邪云,芮不通两人在这里饮酒,甚至大醉,那莫天机就不该离得太远才是。

        梅花树下,有一个人形也似的一大堆雪突兀地抖动,“哗啦”一声散了开来,露出里面的一个人,身长玉立,温文儒雅,正是以为不见的莫天机:“乐儿你怎地这么早就醒了?这几天劳心费神,怎么也不多睡一会?养足精神。”

        楚乐儿有些惊讶的看着他:“原来你没喝醉啊?”

        心道大哥的这些兄弟还真是个顶个的奇葩啊,那边的几个将自己喝得人事不知,而眼前这个却直接用雪将自己埋了起来,难道埋雪堆里想问题更容易想通?

        “嗯,我从不会让自己喝醉的。”莫天机微微一笑。

        “这个习惯很好。”楚乐儿毫不掩饰的夸奖道:“我看到喝醉酒的就讨厌,整个人臭烘烘的,而且迷迷糊糊的神志不清,真正的不知所谓。偏偏还要觉得自己很男人……哼哼,我大哥就从来都不会这样!”

        莫天机眼睛一亮,道:“是啊,喝醉酒的人真的很讨厌啊。”

        楚乐儿眼睛一亮,道:“你也是这么认为的……”

        两人仿佛找到了共同话题一般,大肆痛述醉酒带来的危害,莫天机引经据典,旁征博引,信手掂来,只得片刻功夫,男人喝醉酒这件事已经上升到了天人共愤的高度。

        经常喝醉的男人不可靠。

        经常喝醉的男人让人没有安全感。

        经常喝醉的男人太容易误事。

        经常喝醉的男人很粗鲁。

        经常喝醉的男人干不了大事。

        经常喝醉的男人还有打老婆的倾向,绝非理想的对象。

        经常喝醉的男人……莫天机很有风度、很有条理的诉说着,与楚乐儿言谈甚欢,越来越是投机。在不着痕迹之中,通过‘喝醉酒’这件事,有意无意地近乎“无限”地将傲邪云和芮不通这两位好兄弟贬低了下去,然后虽然从头到尾一个字也没有提到自己,但却有形无形之中就将自己的形象无限拔高,拔高无限……因为我不会喝醉!

        多么简单明快、实实在在的理由啊。

        但莫天机终于还是犯了错误,犯下了一个对他而言相当低级的错误。

        楚乐儿正在说楚阳:“我大哥多么多么的好……多么多么……”

        一开始莫天机当然是含笑倾听,偶尔还会附和,夸奖、褒扬几句……但楚乐儿说起楚阳简直就是滔滔不绝,那种对楚阳渗入到骨子里面的崇拜,那种无限的亲近,那种无条件的信任,简直就膜拜,简直就……是神了!

        莫天机越听越是感觉心中酸溜溜的,他也不知道这种酸溜溜的感觉到底因为什么而来,莫轻舞在他面前说过楚阳无数的好话,同样的崇拜,同样的亲近,但莫天机虽然感到愤怒,虽然不悦,却还真没有这种酸溜溜的感觉。

        就是这股莫名的酸溜溜感觉的作祟之下,几乎是下意识的说了一句:“其实楚阳也没那么好的,这混蛋也是个色中饿鬼,脚踏好几条船,骗得那多女人都对他死心塌地……连我妹妹都骗,简直就是个禽兽……”

        “你才是禽兽!你连禽兽都不如!”楚乐儿顿时勃然大怒:“你竟敢骂我大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