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百零三章 天魔降世!

第八百零三章 天魔降世!

        蔚公子此刻的声音极度的愤怒压抑,便如是有三江四海也解不开的血仇一般!

        当初自己在上三天被人追杀陷害,罪魁祸首,正是萧家!

        萧晨雨一怔,道:“想不到你这怪物也认得我萧家绝技,还不束手就擒!”

        蔚公子长声惨笑:“萧老鬼,既然有你萧家人在这里,那么本公子定要将你等尽数斩尽杀绝!稍后再来领教!”

        身子一长,“砰”地一声生生撞破了萧晨雨气场包围,便如惊天长虹,拔地远去。

        他虽然擅长精灵秘法,但在这冰天雪地里,却是大幅度的被削弱了,在这里战斗,绝不是萧晨雨对手。

        所以他立即退走!

        早已蓄势以待的夜沉沉等人从四面八方同时出手,意欲阻止蔚公子离去,蔚公子哈哈大笑:“万水千山!我即是王!就凭你们也妄想拦得住我?”

        身子旋风一般一转,砰砰砰,与十几位八品至尊同时对了一掌,闷哼一声,在萧晨雨赶来之前拔地而起,凌空一个转折,身影已经去到了百丈之外,再一闪之间,那条绿色身影已经在风雪中彻底消失无踪了。

        萧晨雨自是不舍,全速追击,一动之下已经来到了蔚公子最后消失的地方,但放眼四顾,白雪茫茫,大地上已经彻底没有了那绿色的踪影。

        一时间,众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这个精怪的修为,非但已臻至尊九品之境,甚至已经高到了接近大陆巅峰的地步!

        竟然如此厉害。

        众人之前还怀疑苗振东等两位供奉胡吹大气,吹捧精怪实力,以推卸自身责任,现在看来,这两人分明就把精怪的实力说得低了!

        萧晨雨定定地站在雪中,看着前方白雪连天,目中精光闪烁,若有所思,但却什么话也没有说。

        便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一声霹雳骤然响起,整片天空,突兀地黑了下来!

        众人刹那间大惊失色!

        这里可是西北,遍地是雪,可以说,就算是无月之夜,也真心的黑暗不到哪里去,但这一刻,却是全然的黑暗。

        伸手不见五指!

        如此变故,却令众人骇然失色。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怎地天突然就黑了?”

        “这是怎么回事?”

        “这里可是西北,纵然黑夜骤临,却怎地连雪地的反光也没有了?”

        一时间各种疑问的声音此起彼伏;夜沉沉等人本想去追击精怪,但此刻突然陷入不知究竟的天昏地暗之中,大家谁也不敢妄动了。

        就在这一片突如其来的黑暗中,就算是至尊顶峰强者,竟也都有些惊慌失措起来。

        黑暗在持续着,一股莫名的邪恶气息,也渐次的弥漫,强者如萧晨雨,竟也忍不住的心中有些发寒,只感觉背心一滴滴的冷汗沁出来。

        一种莫名的惊恐升起,萧晨雨只觉得自己两只手手心里全是汗!虽然什么都看不到,却仍是瞪大了眼睛看着。

        这样的恐慌,一万多年里,几乎从未有过!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九劫剑主又得到了第八截九劫剑,引发了天地异变?”有人在怀疑的说道。

        这人在人群中说话,但对面的人居然只能听见声音,并不能看到说话的人。

        顿时有人反驳:“绝对不会!九劫剑向来是发出很光明很神圣的气息,威势震动天地,却那里会这般黑暗邪恶!”

        大家都觉得此言有道理,但若不是九劫剑引发的异变,又是什么东西引来的变化?居然让整个天地一下子都黑了,黑得这么的彻底?

        黑暗越来越浓,这一刻,大家不分敌我,都是忐忑不安,有一种‘天塌了’的感觉。

        那是一种比黑暗还要黑暗的绝望感觉,这一刻,竟如世界末日降临也似!

        ……另一个方向。

        楚阳皱眉望着天空:“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黑,还有这股邪恶的感觉是什么?竟是这般的强烈。”

        舞绝城也有些疑虑:“这是完全不合理的天时变化,怎会如此……”

        楚阳仰着头,有一种熟悉的味道,不由若有所思道:“这种感觉,似乎有些熟悉……我应该是从那里感受过……不过,却远比这一次要弱小得多。”

        舞绝城点头:“确实很熟悉的感觉,还是很危险的东西。”

        两人不分先后的说出这句话,然后两人突然间同时陷入沉默,一种难言的压抑,突然在两人心头升起。

        因为,就在刚才,他们分别想到了这种熟悉出自哪里。

        舞绝城第一时间想到了法尊的天魔气!

        至于楚阳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夜醉身上的天魔气息。

        但,毋庸置疑的是,不管是法尊和夜醉,所拥有的邪恶气息,绝对不如现在这股气息这么的强大!

        强大的实在太多了!

        难道,这片九重天,竟然有天魔降临?

        “难道……这九重天,竟然真的出现了……”楚阳声音有些凝重,说到这里,稳定了一下心神,才沉重地说出:“天魔?!”

        “天魔!”

        这两个字,楚阳与舞绝城两人在同一时间异口同声的说出来。

        两人的心,也随着这两个字沉了下去。

        若真的是,那么,就以现在这般的惊天动地的气息来判断,九重天根本无人能制!

        怎么办?

        舞绝城心中起伏,这等强大到极点的邪恶力量如何能与之匹敌,家祖晨风能够匹敌吗?

        我的兄弟们,现在就是在与这样的邪恶力量作战吗?

        楚阳心中不宁,这等强大到极点的邪恶力量如何能与之匹敌,或者只有紫邪情再现,才有机会克敌制胜!

        ……厉家。

        面对满天黑暗,莫天机将一把金灿灿的铜钱撒在空中;一片黑暗之中,他的九枚铜钱散发出梦幻一般的光晕,似乎带着乳黄色的光圈,在空中翻腾。

        “掌握天下,九心测天!”莫天机脸色一改往日的淡然,此刻已严肃到了铁青的地步,心中默默地低喝一声,伸出手掌。

        啪啪啪……九枚铜钱在同一时间落在了他的手掌上。

        五根手指,每个手指头肚落下一枚,虎口一枚,掌心一枚,手腕一枚,还有最后一枚,在掌心那一枚上面来回转圈,并未落定。

        叮叮叮……一连串细小的声音响起,莫天机的额头上已经冒出汗来,呼吸也有些急促,两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兀自在掌心旋转的金色铜钱。

        终于,“啪”的一声。

        那枚铜钱扣合在莫天机掌心那枚铜钱上,背面向上。

        莫天机凝目注视着九枚铜钱,心中默默计算,突然脸色一阵发青,发紫,继而变得通红,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但他依然在注视,目不转睛的注视着铜钱。

        良久良久,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来,殷红鲜艳。

        如此连续吐血三口,莫天机再也支撑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神情萎顿,脸色惨白。

        “九重天,大劫!九劫之……大劫!”

        “天魔降世!”

        莫天机长长吐出一口气,疲惫至极的闭上了眼睛。

        ……另一个方向,谈昙目注天空,喃喃的怒骂:“他妈的,这是哪个天杀的搞得,要是让老子知道了,一定灭了丫的……”

        ……靠近西北的夜家领地之外,一道飞一般的身影正在向着西北方向急速前进。

        那是夜醉!

        夜醉自从出来夜家,就感觉到自己身上潜藏的天魔气有些松动的迹象,似乎是在逐渐的活跃起来,被封住的实力,也一点点的被冲开解封。

        对此他心中充满了兴奋,一路往西北前进,却在半路上突然间魔气在身体经脉中乱成一团,一连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才终于理顺,继续星夜兼程前往西北。

        他似乎能够感觉到,在那里,有一个自己毕生渴望的巨大机遇……他这般全然不知疲倦的赶路,两眼越来越是狂热。

        便在刚刚踏进雪原的这一刻,突然间天昏地暗!

        “啊!来了!”夜醉全无先兆地仰天嚎叫一声,声音充满了热血几乎沸腾的那种狂热的兴奋幸福!骤然而来的黑暗,持续的时间并不很长,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如同漫长的度过了无数个世纪一般!

        一刻钟之后,那种邪恶的气息渐次的收敛,令人绝望的黑暗也随之消散,天地间,又慢慢地恢复了原本的清明。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均看到了身边人的面无人色。

        那股黑暗虽然已经散尽,但那可怕的邪恶气息,却像是沉沉的压在了每个人的心底。

        挥之不去。

        绝望的感觉,无人能忘,无人敢忘。

        人人都感觉到,这个九重天大陆,恐怕是真的有大事情……要发生了!

        ……在西北某处的一个冰雪密窟之中,一身黑衣的法尊刚刚功行圆满,霍然站起。

        下一刻,整个人已经到了洞外。

        法尊的眼中露出一丝快意:“舞绝城,若是此番再让我找到你,你就必死无疑了。”

        他的身上,隐隐然黑气弥漫,正是魔功弥散。

        蓦然,就在这一刻,突然间天昏地暗!

        一股法尊熟悉的邪恶气息,突如其来弥漫了整片天地。

        法尊的修为高强之极,又与那邪恶气息同根同源,立即就有了感悟。

        “竟是那样的力量……而且,这股力量似乎在搜寻着什么……”突然间心中一跳,法尊有一种由衷欣喜,以及不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