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百零五章 且慢,我有话要说!

第八百零五章 且慢,我有话要说!

        楚阳忍不住就有些无语;大哥,这里可是大战即启,你自己又不参与,却还要插手人家的决定……不过楚御座腹诽对腹诽,他对舞绝城这个决定还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的。

        谁叫受益人那可是我妹妹呢!

        …………“第五轻柔!”高山顶,莫天机扬声喝道。

        声音悠悠传出。

        对面,同样位于最高处的山峰上,第五轻柔端坐着,身边就只有兰墨封等寥寥数人。

        两位至高统帅自有默契;这一战,乃是验证两人真正胜负的时刻。不管是局中,还是局外。

        “莫天机。”第五轻柔微笑。

        “今日在此,一战了解!”莫天机清朗的声音在空中回荡:“生死无悔,胜败无憾!”

        第五轻柔微笑,道:“不错!生死无悔,胜败无憾!”

        莫天机与第五轻柔这两人虽然距离很远,彼此并不能真正看到对方,却还是能够清晰地听到对方的说话。至尊层次高手所发出的传音,在万籁俱寂、相对无足的高空,传得格外远。

        在彼此察觉彼此就站在对立高峰上的那一刻,两人眼中都有笑意。

        那是彼此心知,彼此了然的笑意。

        果然是如此。

        旗鼓相当的对手,正是另一层意义上的知己。

        一代军师的骄傲,传奇智囊的自负;让两人在这最后一战,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正面交锋!

        正面交锋,调兵遣将,战阵对敌,一决高低。

        以堂堂之师、正正之旗,以威武恢弘的阳谋,来彻底击败对方!

        惟有正面的调兵遣将,行军部阵,才是传奇智囊的真正水平!阴谋诡计,出奇制胜,始终还是只能用于偶然一刻,而且,阴诡出奇的谋划,也会给对方许多不必要的缓冲时间。

        所谓“兵贵神速”,在这种正面交锋的调兵遣将场合上,一子落错,满盘皆输,一招失利,再难挽回,失利一方就算在稍后反应过来,也会慢一拍。

        而这一拍,往往已经决定了这场战事的结果,所以预测战场走势,及时作出应对,绝不能出现任何一点的错误,任何一点的误算都有可能造成难以挽回的失败。

        一个应对不好,动辄就伴随着许多伤亡,无数条活生生的生命消失在眼前。

        两位智囊不约而同的开展了这种对于军师智囊来说,最残酷的战斗方式!

        目前双方实力对比实在不是很平衡,联军方面占据了太大的优势。

        八大家族与执法者联军方面的高手实力计有,九品巅峰至尊一人,九品至尊层次高手八人;八品至尊四十人,七品至尊九十人,六品至尊两百多人,剩下还有一千多名各级至尊。

        还有一万五千余名圣级高手!

        至于厉家这边,计有九品高级至尊一人,九品至尊三人,厉春波平生最倚重的生死之交,也在这一战出现!号称是生命保障的生死神刀曲向歌,也在最后时刻出关,出现。

        曲向歌,九品至尊,厉春波生死弟兄;号称‘生死神刀’;为九重天大陆罕见的刀中至尊。

        也是厉春波的最后的、最大的底牌。

        此外,八品至尊六人,七品至尊十七人,六品至尊二十五人。五品至尊十个,之下还有九十六人至尊。圣级五品以上,一共一千九百六十人!

        就算加上莫天机傲邪云等寥寥数人,对整体实力评估也不过是杯水车薪,难以影响大局的平衡。

        双方真实实力对比,差距以十倍计算!

        所以,第五轻柔要求的是——全胜!

        如此优势,若最终还是不能获得全胜,第五轻柔就等于败给了莫天机。

        第五轻柔心理承受底线,是自身实力两成的损失,换取彻底覆灭厉家!

        而莫天机的标准,则是以眼下有限的兵力,给敌人造成无上限的杀伤!

        最少,要给对方造成三成以上的损失!才算是莫天机给自己的目标。

        在实力一览无遗的当下,想要以弱势兵力,造成这样的杀伤,难度,堪比上青天!

        不,上青天算什么难度,只要是九品至尊就有上青天的能力,所以,难度应该是,堪比破碎虚空。

        战局的最终结果早已注定,厉家最终覆灭不会有任何意外,以至于双方都不会再刻意关心那个,唯一值得关心就只有这一战之中双方的表现而已。

        苍凉的号角声骤然响起。响彻在这片苍茫的天地之间。

        “战!”

        超过数万的双方与战之人同时大吼一声!

        这可不是一般人的吼声,这些参战之人随便一个人,出去都是响当当的高手,放在下三天,都是可以称王成祖的角色,丹田中气何等浑厚?双方数万人一起大吼,壮观之余,更有无穷威势,竟引得周遭数百座山头同时飞雪崩落,但那等自然威能所造成惊天动地的动静,在数万人大吼面前,却恍若无声一般的渺小。

        “杀!”又是一声大吼。

        周遭数千里方圆的积雪,被震得纷纷跳跃而起,在地上出现一条条直竖的雪尘。

        却如同无数银龙,舞动在苍穹之下!

        一缕阳光跃然升起,万道金芒照耀大地!

        西北,昨夜出现了清朗星空,今晨沐浴了数十万年来第一次的旭阳普照!

        厉家方面,同样沸腾起来。

        “咚,咚,咚……”

        第五轻柔那边,数百面沉重的大鼓缓缓地沉闷的响起。

        大军整齐地往前移动。

        最终决斗即将开始,一触即发!

        ……“咳咳……慢着,我有句话要说。”便在这时,一个很清朗的声音突兀出现,声音貌似也不是很大,但就这一句话却将数万人的咆哮,一举压下!

        来人是谁?竟有这等好高深的修为!

        萧晨雨本来眯着眼睛坐在一头雪白的雪狮子背上,权作代步之用;对周遭一切事情尽都不闻不问,就只等与厉春波一战,他心中其实很期待这一战的到来,却有希望这一战可以迟一点到来,心情可说矛盾之极的。

        但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语却是如同穿脑魔音,直接贯入他的耳朵!

        萧晨雨猛地睁开了眼睛,循声看去。

        只见众目睽睽之下,一个白衣人影在战场上空慢慢的飘落下来,到了十七八丈高空的时候,停了下来,静立在虚空之中。

        来人微微低头,淡漠地看着面前的联军大队。一股无形的威压,沛然而下。

        萧晨雨暮然惊觉自己的胸口仿佛突然被压上了一块大石头,竟然有些喘不过气来的窒息,不由大惊失色。

        以萧晨雨修为而论,就算胸口真压个几百斤,几千斤的石头也未必会有喘不过气来的窒息,但此刻的他,就真的有了这种感觉,待到看清楚舞绝城的面貌,心中更加的轰然大震。

        虽然从未真正见过面,但舞绝城的肖像画,却是九大家族每个家族都有的。

        因为那是一个绝对不可以招惹的存在,比宁天涯、布留情、风月夫妻还要可怕的存在!

        一毒千万里,毒医舞绝城!

        萧晨雨飘身而起,竟未腾身升空,却是一步步走过去,走出队伍,恭敬施礼,道:“竟然是舞前辈大驾光临,晨雨有失远迎,不胜惶恐,还请前辈恕罪。”

        萧晨雨的态度,让联军所有人生出一阵喧哗。

        萧晨雨是什么人?萧家初代的老祖宗,九品巅峰至尊!更是联军方面的第一高手,什么时候见他如此对人低声下气过?

        但对面的这人,却是只是一个现身,就做到了。从头到尾就现个身,说了一句话而已!

        来人到底是谁?

        更有人眼中露出由衷的惊骇之色,他们从萧晨雨的话中判断出了眼前人是谁,不由的都是心头大震,眼前金星乱冒。

        一股难以言喻的无力地感觉涌起:难道今日一战,竟是要与这个传说之中的杀星交手吗?那不是……嫌命长了么……至于当初曾经与舞绝城交手的陈家人,更加的面如土色。那帮人如今残留的已经不多了,但只要还存在的,岂能不认识舞绝城?

        如今再见舞绝城,又怎么能不想起当初舞绝城并未真正动手,谈笑间就是一地尸体的诡异高超的手段?

        舞绝城的突兀出现,会否影响今日的战局,因为这位传说中人物拥有足以改变整个局势的能力,舞绝城除了拥有九品颠峰至尊的实力之外,还是“毒医”,他若是参与到这场战斗中,没准真的会改写战局,联军方面即使最终仍能获胜,付出的代价却必然是极之惨重的。

        舞绝城就在空中负手而立,道:“萧晨雨,原来这里是你小子在主持。”

        萧晨雨心中有些腹诽,心道,鬼才相信你不知道我在这里,亏你还装的讶然不知。

        恭敬的道:“正是晚辈主理此间。”

        此刻,其他几个家族的领头人也都过来参见,舞绝城缓缓颔首。

        “老夫此来,非是为战!”舞绝城淡淡道:“乃是为了一件个人私事,向诸位提个请求。”

        舞绝城此言一出,联军方面高层心花怒放,这个要命的老怪物还好不是厉家的援兵,他要是援兵,咱这边的高手不死绝一半能把人家拿下么?

        萧晨雨心中同感欢欣,脸上谦恭表情不减,恭声道:“前辈何等样人,岂会插手世俗战阵之事,若前辈当真为厉家前来,我辈纵然如何不甘心,却也得卖前辈金面!”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