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百零六章 超级护犊子

第八百零六章 超级护犊子

        要不咋说萧晨雨是萧家家主呢,这话说得玲珑剔透,既把你舞绝城捧得高高的,还能确保不让你参与出战,别说舞绝城肯定不是厉家的援手,就算是,你现在都不好意思说,“别说那些有的没的,老夫不吃你这套,老夫若当真是来援助厉家的,你话说得再漂亮,我仍会出手!说正事,我来只是要说一件事!郑重说明一件事.”舞绝城淡淡的说道,回身一指,道:“看到没?那边那个小姑娘是我的徒弟!”

        萧晨雨举目一看,顿时一脸发苦。

        这么远的距离,即便是九品至尊颠峰也是什么都看不到的,不知道舞绝城指的目标到底是什么,但方向乃是厉家那一边却是绝无疑虑的。

        “那是我唯一的徒弟,楚乐儿。”舞绝城淡淡的说道:“她现在就在那里,我不希望她受到任何人的任何伤害!只如此而已!”

        众人齐齐一阵无语。

        那里乃是对方的指挥处,绝对的核心地带。如今居然成了禁区?不能动了?还如此而已?!这叫什么话?这叫什么事啊!

        在之前的作战方案上早有一条战略,乃是大家在想战斗一起来的时候,集中最精锐的高手来一个斩首行动,消灭厉家高端战力,舞绝城这么一说,岂不是明摆着拉偏手?

        可是不应承?

        不敢啊?

        就算是萧晨雨这位九品至尊颠峰强者也不敢!

        见众人没有说话应承,舞绝城有些怒,声音冷漠了一些,道:“那是我的徒弟,唯一的徒弟,你们明白了没有!”

        这个口气已经接近呵斥了。

        众人只觉得一口气堵在胸膛里,险些喘不上来。

        但面对舞绝城,面对毒医,谁又敢说个不字?

        联军若不惜一战,确实拥有可能灭杀舞绝城的实力,可是在场的人数,最少也要灭去八成,甚至更多。

        而且还只是可能!

        战果是大家的,小命却是自己的,面对舞绝城,动辄就有万劫不复的可能,谁甘心做出头鸟,谁出头谁先完蛋!

        萧晨雨沉吟着,恭谨地道:“舞前辈的爱徒,我们自然是不敢得罪的。不过现在是两方交战,兵荒马乱,令爱徒身在战场,难免会有照顾不周……舞前辈,既然您老不打算参加战争,不如您老将令爱徒带离战场,如此便可两全其美……”

        心道,舞绝城乃是瘟神,他徒弟定然也是瘟神,就算只是小姑娘,但毒物使用起来,一样的恐怖。

        能将这两个瘟神送走,那该能避免多少损失啊……舞绝城眼一翻,道:“这是什么话?我的徒儿年纪小,天天陪着我这个老头子,也没啥趣味;我也老了,不明白小丫头喜欢玩什么,如今,她总算是找到一件好玩的事情,我怎么能打断我徒弟的兴致?”

        萧晨雨张大了嘴,看着舞绝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由得一阵晕眩。

        玩?好玩的事情?不打断你徒弟的兴致?

        这这这……这话真是太牛逼了!能够说出这句话来的人,也实在是太奇葩了……我们这是双方生死之战啊。

        你们来玩?

        你徒弟在玩我们这边数万人的性命,你居然还要求我们陪着她玩?不能伤害她?

        我真是次奥!

        萧晨雨苦着脸,道:“我们自然是不敢冒犯令徒;但若是令徒先对我们的人出手……这个……”

        舞绝城顿时大怒:“我哪里管得了那许多?她对谁出手,那是她的自由!我还能限制我徒弟的自由不成?但别人对她出手,便是对我舞绝城的挑衅!我决不饶恕!”

        萧晨雨与各位家族的高阶至尊几乎晕了过去。

        这话是怎么说的?

        这世上还能有比这句话更加的冠冕堂皇的无耻、更加的强词夺理不要脸的么?

        知道您护犊子,可是也不能这么个护犊子法呀。真成了九重天的护犊子典范了……只准您徒弟对别人出手,那居然还是她的……‘自由’?!这份‘自由’还真是让人无话可说到家了。

        而别人反击,居然就是对您的挑衅?那您徒弟要是杀过来,莫非我们便只有挺着脖子等着?

        要是您徒弟居然还嫌脏,那我们是不是要先洗干净脖子再来挨宰?

        一时间怨气冲天!

        一人忍不住道:“舞前辈,这……这未免有些……有些不大讲道理……”

        舞绝城白眼一翻,怪笑道:“道理?难道你听说过……我舞绝城什么时候讲过道理?”

        突然踏前一步,微笑道:“什么是道理?来来来,你给老夫解释解释……”

        那人吓得连连后退,连声道:“是是是……舞前辈的话,就是道理……”

        众人心中一阵憋屈。

        一时间横刀抹脖子的心都有了。

        舞绝城将他们的反应都看在眼中,冷冷一笑:“这话说的不错,老子在这天地间,就是道理!我再重申一次,你们的战斗,我是不会参与的!这种世俗战阵对我而言确实全无意义。不过,若是我的徒弟因此受伤,那么,不管是伤在哪个家族的手里……那个家族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众人心中怒骂连连:他娘的,你都这么站出来拉偏手了,居然还有脸说你不参与……不参与,你出现在这里做什么?难道是来搞他么的行为艺术……别管心里骂得多难听,仍旧没有人敢吱一小声,这当口,基本就是谁吱声谁倒霉!

        大家都听得出来,舞绝城有些生气了,两眼也有些不怀好意,似乎在寻找一个立威的对象?

        谁愿意出头去当这个儆猴的鸡?

        脑袋被驴踢了也不会出去滴!

        只听舞绝城微笑道:“萧晨雨,你说我能做得到么?”

        萧晨雨脸色紫涨,呼呼的喘了两口气,强忍着怒气道:“前辈神威盖世,当世一人,覆灭区区一个家族,自然是易如反掌的。”

        舞绝城大笑道:“说得好!我的要求就这么简单,既然如此,我便放心了。诸位该怎么打还怎么打,只是千万莫要自误才是,老夫就此告辞。”

        然后居然笑了笑:“那小丫头其实就是来玩的,你们让她玩的高高兴兴的,岂不就皆大欢喜?她名字就叫乐儿,乐儿嘛,自然是要高兴地!”

        身子一起,白色身影“嗖“的一声冲天而去,凌空一个转折,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众人这才觉得身上偌大压力瞬时消失,都是“噗“的吐了一口气。

        “大家听到了?”萧晨雨沉着脸说道:“那小丫头,任何人也不准动!千万不要自误!更不要误了别人!”

        众人只觉得委屈得死去活来。他娘的,这叫什么事,你都告诉让我们不要自误了,还让我们怎么该怎么打就怎么打?还能怎么打呀?

        他娘的,真他娘的!

        谁他娘的想去动那小丫头了?我们要动的是她身边的人,那个神盘鬼算莫天机!

        现在可倒好,我们去动莫天机,那小丫头肯定是不让了;要是动了小丫头,舞绝城也是肯定不让,后果就是整个家族都要赔进去……但不动……就看着那个毛头小子从容指挥不成?

        而且,居然我们还负责‘让她玩的高高兴兴的,岂不就皆大欢喜?’我呸!这句话您怎么说得出口。

        我们这些人不死绝了,您的徒弟能高高兴兴?

        要想‘让她玩的高高兴兴’,那我们集体自杀好了!

        名字就叫乐儿就应该高兴?那老夫改个名字叫‘杀绝天下’,岂不是要真的杀绝天下?真是次奥!

        历来打仗,就没有打得这么憋屈的。

        夜逍遥说道:“萧前辈说得对,大家千万不要自误,谁爱动谁动,反正我们夜家不动。”

        众人纷纷白眼以望。

        “你姥姥的!”萧晨雨怒骂一声,掉头回转。众人垂头丧气,只觉心中如同吃了大便一般的难受。

        刚才的如虹气势,高昂战意,居然生生的被打落了一半。

        相反,对面气势却是山呼海啸,喊杀之声音惊天动地,所有人的血液也尽都沸腾了……大战将起!

        这一刻,即将生死决战的双方反而都静寂了下来!

        第五轻柔眼望着面前一马平川的辽阔平原,真心有些不解。在这样平坦的地势上,莫天机到底凭着什么,可以有如斯自信、把握与自己周旋?

        双方交战的主场地,乃是一处四面环山,惟有中心地界异常辽阔空旷,宛如一个平原。

        这就有些奇怪了。

        在这样的场地发生的战斗,向来只适合于正面冲锋,并不适用任何的计谋布局。就算是再精妙的临场发挥,在这样一览无遗的大平原上,也会丧失掉绝大部分的机会。

        因为,无论你做出任何的改变,在这等近乎全无掩饰的环境之下,对方必然会在第一时间看到。也能在第一时间作出反应,只要不出现根本性的判断失误,绝不会影响既定的战果。

        而以第五轻柔的智慧,更是绝对不可能出现根本性判断失误。这也就是说,莫天机选择在这里决战,等于是将自己固定在了几乎必然战败的位置上。

        双方真实实力相差得如此悬殊;还要选择正面对阵,不考虑利用地势优势做文章,如此做法岂不令人费解?

        莫天机可不像是自杀的人啊。

        平原再往北,乃是连绵起伏的群山。

        这里,才是第五轻柔原本预测之中的最终决战地点。

        但莫天机却改掉了?为什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