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百零七章 九宫弥天绝神阵!

第八百零七章 九宫弥天绝神阵!

        复杂多变的地形,作为地主的厉家,拥有熟悉地理环境的优势,岂非能更好发挥实力,如此借势而为,克敌制胜,才是兵家正道。

        不仅是第五轻柔,就连楚阳,谈昙等人也都将目光定在了这里。

        然而莫天机却主动将场地往前移动了一千里!

        如此,地理优势荡然无存,真实实力远远不及的厉家失去地利,实力更显薄弱。

        ……莫天机,究竟要搞什么?

        萧晨雨等人赶了回来,跟第五轻柔说了舞绝城出现搅局的事情,这等足以干扰最终战果的消息,自然要在第一时间里告之决战的主导者。

        但让众人不解的是,第五轻柔闻信竟是不怒反喜。

        在这样的绝对优势之下,若是还要借助斩首行动刺杀莫天机,扰乱军心,打掉厉家最后一点信心来源,那就是在明摆着欺负人。

        两军交战,虽本就无所不用其极,第五轻柔面对任何人都有可能采取斩首行动的手段。

        就算是面对楚阳这个九劫剑主,只要有需要,他仍旧也会毫不犹豫的采取斩首行动;先摧毁指挥中枢,摧毁敌人的信心支柱。

        但面对莫天机,无论有没有办法,他都绝对不情愿采用这种手段。

        战场上卑鄙无耻都可以,但,指挥中枢不能动。

        因为莫天机与第五轻柔一样,是用脑子作战的存在,他们之间的战争,就只是智者之间的征战,他们对敌靠的就只有自身的聪明才智而已。若是不能给莫天机一个相对的公平,单纯使用最强大的武力碾压、绝杀一个智者,第五轻柔自己都会觉得胜之不武,全没有哪怕一点的成就感。

        甚至会因此产生心魔,隐隐感觉自己是怕输给莫天机,才会采用这种绝不该采用的纯暴力手段!

        所以他之前对这样的战略计划一直不表赞同;如果不是众多家主一味的坚持,第五轻柔早已彻底否决这个提案。现在刚好有了舞绝城的干预,正好可以让莫天机借题发挥,而这,却也正合了第五轻柔心头所愿!

        所以,对于这个“不利”的变数,第五轻柔没有丝毫的反感,心底甚至是很感激舞绝城的。

        ……“莫天机为什么要将决战地点选在那里?”墨泪儿很是疑窦满腹,刚才两人见没有动静,也溜下去前去看了看。现在是刚刚回来。

        他们所埋伏的地点,由于莫天机改变了计划,变得距离战场有些遥不可及。墨泪儿身为黑魔最后却也是最强的传人,,对于战阵厮杀自然是大有研究的,顶尖杀手对地理环境最是敏感,,对于莫天机的选择,却是不明所以。她真心不明白莫天机到底是出于何种考量而放弃了于己有利的上好决战地点,天时、地利、人和,此三点是亘古以来战阵决胜的必然要素,天时为双方议定,无可争议,至于人和,抛开综合战力不算,双方的决策者都拥有最高权限,令行禁止无人违逆,所以在此点上双方也大抵是旗鼓相当。

        而地利,几乎是莫天机、厉家这边唯一占据些许优势的地方,莫天机却在决战关头,反其道而行,放弃自身优势所在,如何不令人疑惑.

        楚阳对此也不是没有怀疑,也很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意思,摸着下巴道:“这阵势……到底是做什么用的?难道是要摆阵……不过就算是摆阵,第五轻柔也不是不懂啊,面对优势兵力,就算是再玄妙的阵势怕也是无济于事吧……”

        莫轻舞轻轻笑道:“我劝你们还是别费那个脑筋了,要是你们能猜到我二哥的意图,只怕第五轻柔也早猜到了!你们就放心就是了;我二哥办事情,从来都是不肯吃亏的;他既然这么布置,就一定有他的道理,你们好好看他表演就是了。”

        楚阳赞同的点头:“小舞说的对,正因为连咱们都看不懂,所以第五轻柔肯定也看不明白……不懂归不懂,我却预感这次第五轻柔一定会吃个大亏。莫天机就是这么焉坏焉坏的。”

        莫轻舞不快道:“我二哥怎么就焉坏焉坏了,他不就是喜欢故作神秘,让人看不懂么,那也不至于说他焉坏焉坏的吧。”

        楚阳见莫轻舞罕有的没有附和自己,涎着脸笑道:“小舞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说的对!”女人还是需要哄的。

        心中道:随着前世今生误会解开,看来莫天机的地位有提升的迹象,这可不行啊……得尽快的打压!

        莫轻舞道:“不过二哥有时候也确实挺讨厌的,好比每次他算计得逞了,看到他脸上得意地笑,我就想掉头而走。”

        楚阳愕然道:“‘得意的笑’?啥‘得意的笑’?天机他有那种‘得意的笑’么?我怎么都没留意到呢?”

        莫轻舞一撇嘴,道:“那是你少见多怪了,每当他脸上露出‘神秘莫测、胸有成竹’那样的笑容的时候,就是他心中最得意的时候!每次将人耍得团团转,他就会那样笑,特别能装。在别人眼中乃是运筹帷幄,大有风度,但只有我才知道,那时候他心底早已是心花怒放,眉开眼笑,得意忘形了……”

        楚阳一脸的汗水,我顶多就是说他焉坏焉坏。你还不高兴,可你自己都说他啥了?……不过始终是知兄莫若妹,莫轻舞前世记忆复苏,加上今生的印象,对于莫天机的分析,可说是专家级别的,环顾当世莫有其匹。

        分析别人或者不会那么透彻,但分析莫天机……却是如探囊取物一般简单,精确无比—一代九劫智囊,绝世军师,在这个世上唯一能够克制他的人,就是他的妹妹。

        这件事情,怎么说都透着有些滑稽……又或者说,应该是一物克一物,莫大智囊的最大克星,无他,惟有莫氏轻舞尔。

        ……太阳不管悲欢离合,一如往日一般升起;为这片交战前的大地添加了多少瑰丽奇幻的光彩。

        数十万年从未在这片西北大地露面,今日却阳光普照,营造出的美丽景色是迷人的,足以让任何人都为之目眩神迷。

        不知是否天地也欲为这场浩大的斗争见证,一团雪雾蓦然升空,升腾在半空,竟然就这么不高不低的飘荡着,在阳光照射下,变幻成七彩光虹,而且还在不断地变幻着形状、色泽层次。

        时而如同一道彩虹横贯天地,时而成为无数奔马飞腾天阙,时而又幻化成为亭台楼阁,变幻万端。

        所有人见此奇景都不禁有些心荡神驰。

        这一刻,所有人都仿佛不是来此战斗,而是观景旅游一般。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在凝神观看这万年难得一见奇景的时候。

        莫天机淡淡道:“厉前辈,九宫弥天绝神阵,立即开始布阵!”

        厉春波点点头,手一挥。下面数人立即动作,随即旗帜飞舞,一阵摇动,八千人的队伍,立即集结!

        莫天机温文的声音在空中飘荡响起:“第五兄,阵局已开,你可敢来破?”

        莫天机在叫阵。

        阵局?

        第五轻柔心中一动,抬头举目望去。

        却见对面突然有七八人纵身而出,从山上如同腾云驾雾一般飘落。

        随即,一队一队的武士以极快的速度,整齐不乱地从前方云雾之中突出,如同一条条长龙,向着战场蜂拥而来。

        难不成莫天机第一阵要与我较量阵法?

        第五轻柔眼神凝重,心底却是冷笑,莫天机,我该说你是不自量力,还是你太小看这场智者交锋?一子落错,满盘皆输,一个轻率的决定将导致战局无可逆转,兵败如山倒,绝不仅止是说说就算的!

        莫天机,你这分明是太轻率了。

        厉家队伍之中,最前方的以厉相思为首七八位至尊此刻已经越过了双方位置的中心线,却仍旧不曾停步。

        至尊高手的速度岂同小可,眨眼功夫,这伙人又突进了十七八里地,此刻的位置,已经与联军相隔不远,即便以寻常肉眼观之,也已隐约可见。

        若是将整片地域比做一条直线,那么他们所在的位置,就已经走过了整段路程的三分之二。

        正在联军方面即将出阵迎敌的前一瞬,那八位至尊一味埋头前进的势头噶然而止,同时出手!

        然而出手的目标却非是联军方面的任何一人。

        “轰”的一声,雪舞弥天!

        积雪腾空,模糊视线,即使是实力再强的强者,在这样的能见度之下也全然无法视物,只能听到不间断地击打爆裂声音陆续传来,那八位至尊似在那片浓雾之中进行着某项工作。

        第五轻柔挥挥手,示意众人稍安勿躁,不要轻举妄动,暂时以逸待劳。倒要看看对方能搞出什么花样。

        莫天机既然正面叫阵,那么,就代表对方肯定有所安排,然而无论莫天机能作出任何的安排,第五轻柔都有绝对的把握破去!“以不变应万变”本就是兵家至理!

        “忽”的一声,厉家厉相思至尊大袖一挥,众位至尊同时发力,漫天尘雾雪尘瞬时散去,恍如一阵飓风突兀地刮向东北,又浓又密,滚滚而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