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一十五章 若有来生莫相思

第八百一十五章 若有来生莫相思

        厉相思脸上的肌肉狠狠地痉挛了一下,苦涩的道:“都过去了……”

        厉春波深深叹息一声,道:“当年,委实是我做错了;一时的坚持,却让你一生都不开心,当年……是我错了。”

        厉相思的脸突然激动得红了,随即猛的用手捂住脸,压抑的嚎啕了一声,声音仿佛被哽住了一般,一连咳嗽了好几声,才艰难道:“始终是儿子过于执着……可是……可是小寒的确是冤枉的,她是一个好女人……”

        厉春波深深长叹。

        当初,厉相思曾经深深地爱上了一个女人,但那个女人在江湖上的名声却不是很好;厉春波自觉自己苦心栽培的儿子竟被这样的女人迷惑,自是雷霆大怒,坚决不肯同意儿子的婚事。

        厉相思连番苦苦哀求,终于引得厉春波怒气爆发,亲自出山,找到那女人,最终更亲手将那女子毙于掌下,彻底断绝了儿子的念想。

        那一刻,厉相思竟然恍如痴呆了一般,没日没夜的待在那一片孤坟上留恋,死也不肯离去。

        后来机缘巧合,厉春波意外的了解到,那个女子并非如传言那般不堪,而事情的起因也不过只是被人逼婚,她抵死不从,逼婚者家族也算颇有势力,刻意败坏其名声,正是三人成虎,最终……终于酿成憾事。

        为了此事,厉春波追悔莫及,愤而出手,亲手将那家族杀得干干净净,那也是厉春波一生之中,唯一一次灭门之举;但儿子的爱人终究是死而不能复生,而且还是死在自己手中,儿子可以为自己的女人向老子讨血债么?

        厉相思原名叫做厉轻笑;取一生笑容满面,乃是厉春波对儿子莫大的祝福、祝愿。

        但厉相思数年后自己改名叫做厉相思,厉春波却并未阻拦。

        或者那姑娘死得那一刻,轻笑就也跟着去了,今生再难见笑容,惟留刻骨相思尔……暮霭古道一人痴,血剑飘红还相思,便是出自这里。

        厉相思威震江湖,至尊之名响彻天下,但却没有人知道,每一次出手,都是一股刻骨的相思!因为他手中剑,便是当初那女子所赠!

        世上神兵无数,这柄剑并非拔尖,甚至连中档也算不上。但厉相思却终生未改兵器。

        一剑一相思。

        而这件事,也成为厉春波与厉相思父子之间莫大的心结。厉春波后来常年避世闭关不出,将家族权力全部下放给儿子,此亦为主因。

        厉相思经历数年痛苦追思之余,终于成亲生子;传承后代;有了后人,便也拥有移交权力的继承者,他则从此孤身闯荡江湖;数年难得回家一趟。

        这个也是厉氏家族比起别的家族要乱得多的重大原因,没有之一。

        毕竟谁也不曾想到,当初的那一次遗憾,厉相思竟整整的铭记了一万年!每一年,到那女子的忌辰,厉相思都会去坟上祭奠。那一日,狂歌纵酒,倾情一醉!

        一次误会,却造就了终生的痛苦,那可是长达万年的漫长岁月。

        如今,此刻,在万年之后,厉春波终于亲口向自己儿子认错,厉相思怎么能不心潮激荡?不能自已!

        厉相思浑身颤抖,泪如雨下,几乎不能站立,身体如是,心情之激荡更加的可想而知。

        “她叫什么名字?我竟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厉春波轻声问道。

        “青梦寒。”厉相思喉头哽咽,但却一字字的吐出来这个名字,这个名字,万多年来,三百六十五万个午夜梦回,无不在心中出现。

        三百六十五万日夜!想到这个数字,莫天机都觉得心神震荡。

        “青梦寒,很好听的名字……”厉春波眼神怅惘的看着面前虚空,喃喃道:“可惜,这好听的名字却是不吉……红颜死去,卿之梦寒……”

        随即深深一叹:“男儿气节,万死不摧;但女儿名节,岂可轻辱!莫天机,我求你一件事……”

        莫天机道:“请讲。”

        “今日战,厉家覆灭已为定局;若我儿身死,有请九劫剑主,为我儿与青梦寒主持婚礼,将两人骨灰合葬一处。青梦寒,为我厉家长子长媳!”厉春波怅然道:“届时,请将老夫灵位摆上,接受供奉香火;他们的事,我允了!”

        “父亲!”厉相思猛地跪倒在地,浑身颤抖,这个同样超过一万岁的老人,八品至尊巅峰层次的强者,竟然浑身颤抖,泪如泉涌,放声大哭:“多谢父亲成全!儿子亦代小寒谢过父亲成全!”

        又转头向着莫天机深深一揖:“多谢莫军师!多谢剑主大人成全!小寒的坟冢在……”

        莫天机点点头,认真的记住,严肃地说道:“请两位前辈放心,天机在此代大哥承诺,必然不惜代价,护住厉前辈一丝魂魄不灭,为其主持婚礼,合葬一处后,亲送厉前辈入轮回,与伊人相会,望可再续这段情缘!”

        莫天机这次承诺,可说是极重的,甚至还有额外的增加。

        厉春波身子一颤,道:“多谢!却不知……”

        莫天机道:“我大哥……有天瓣兰,还有补天玉。”

        厉春波闻言浑身一震,道:“如此,多谢了,拜托了。”

        转头向厉相思说道:“你可记住了?此次大战无论如何面对何种处境也不准你施展神魂俱灭之招!今生之亏欠,勿忘弥补。”

        厉相思连连点头,泪流满面,突然一怔,向莫天机道:“既然剑主大人有如此异宝……那么……我父……”

        厉春波断然打断了他,道:“厉家万年传承自我而兴,却也在我手中覆灭,我厉春波,如何还妄想苟延残喘,今日之局,唯死而已!一丝一毫,我都不想继续留在这个世上……”

        他静静地道:“情谊只属云烟,兄弟不过浮云,坚持终归虚幻,一切空留恶心!我厉春波,这一生已经够了!”

        莫天机深深叹息。

        他这声叹息却是明白厉春波的意思。

        来自于九大家族的威逼伤害,已经让这位老人心如死灰,再无恋栈红尘之心——那是来自他兄弟的伤害!

        厉春波脸色归于平淡,伸出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厉相思的脸,道:“我儿,若有来生,莫要相思苦。”

        厉相思泪如泉涌,若说当年的“轻笑”,是希望自己一生快乐,今朝这句“莫要相思”,却是道尽无限辛酸、愧疚的最后祝福。

        “决战吧!”

        对面萧晨雨一声怒啸,拔地而起,带着一道充斥着无限萧瑟的霸杀剑光,直冲天际。

        群山万壑之中尽是这一怒啸而传来的回音。

        决战吧!

        决战吧!

        战吧!

        战吧!

        “那就决战吧!”这边的厉春波一声笑:“萧二哥,您竟是这么的迫不及待了么?”

        萧晨雨大笑一声,突然身形一展,凭空跨越了千丈距离,犹如流星一般飞身来到群山中间的山巅之前,喝道:“莫天机!你出来!老夫有话要问你!”

        莫天机并不迟疑,整个身子飞腾起半空,微笑道:“萧前辈有什么事要问我?”

        莫天机虽只得六品至尊,距离能够长时间“御气行天”九品至尊境界尚有一大段距离,但短时间的悬浮虚空却全无问题,而且双方距离尚遥远,充其量只能遥遥相望,并不担心萧晨雨会突然发难。

        萧晨雨纵然强横,已属当代绝品之境,却也不敢孤身深入敌阵太多,莫天机敢现身对话,也正基于这个原因。

        萧晨雨狠狠地盯着莫天机,他的声音由激奋转为压抑且悲愤:“莫天机,我只问你,我的二弟,萧晨雷何在?”

        莫天机笑容可掬,道:“萧晨雷么……这个我确实是知道的,我们曾经交过手。”

        萧晨雨大喝一声:“他如今在那里?”

        莫天机淡淡道:“很抱歉,他如今已经身化飞灰。彻底消弭于这片天地之间,我只能希望萧老前辈能够节哀顺变,毕竟大喜大悲对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家不是好事,千万节哀才是!”

        本来以莫天机的本心,断不该如此说词,以最狠辣的言词刺激萧晨雨,但此刻决战将起,萧晨雨乃联军方面第一强者,稍后更将与己方最强之人厉春波决战,若能在此时搅乱他的心境,对稍后的强者决战必有影响,战场之上,无所不用其极,却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萧晨雨闻言一震,整个身子莫名地晃了一晃,只觉得眼前一阵金星乱冒,咬着牙,低声问道:“是你们干的?”

        声量虽然已经压得极低,但却“轰”的一声,有如在空中响起了一声闷雷。

        莫天机叹了口气,道:“说实话,我真不想承认,不过……貌似真的就是我们干的,事实就是如此……”

        萧晨雨缓缓闭上眼睛。

        只感觉自己的一颗心慢慢的沉了下去。

        两行老泪,终于顺着眼角滴落下来,良久良久,就那么闭着眼睛,平静地说道:“很好!即日起,我们萧家与九劫,与九劫剑主,不死不休!”

        莫天机淡淡道:“这话说的,好象之前萧家与我九劫是相交莫逆的朋友似的……我们就算不杀你二弟,难道你会放过我们么?萧家会放过我们么?萧老这句话,说得未免太过自我为中心了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