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一十九章 诱

第八百一十九章 诱

        “这个不是理由,为难了就是为难了。”董无伤沉稳的哼了一声;“就算是莫天机一个人面对八十万九品至尊……实力悬殊到那等地步,为难了也还是为难了。”

        舞绝城重重哼了一声,很想将这货一巴掌拍在石头上。

        尼玛的,虽然明知道你小子说的是大实话,可是你这大实话也太难听了一些吧?

        “这个僵局,我们要负责帮他解开!”

        楚阳说道:“若是一直这样的僵持下去,莫天机和第五轻柔都能沉得住气,但我怕……厉家那边的高手们会沉不住气……若是他们动了,那可就彻底的坏了。”

        “更何况再往北不远,就是厉家后方大本营的所在地了……虽然在决战结束之前,联军不会去对付那里的妇孺,但万一有人沉不住气前却查看……却也是一桩大大的麻烦事。”

        “咱们这一方有这个顾虑,而联军方面却没有。他们能够一直耗下去的。这种僵局,不管是哪一方先主动,就是必败无疑,甚至是必死无疑。”

        墨泪儿秀眉紧蹙:“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但,究竟如何才能打破这个尴尬的僵局呢?”

        楚阳沉稳的吐出一个字:“诱!”

        就现如今这种局面而言,第五轻柔和莫天机两人彼此心中同样有数,知道是僵住了。

        莫天机固然想要打破僵局,第五轻柔同样也想要打破僵局。

        两个人任何一人都不甘心就这样僵着;两个绝世的聪明人,在面对同一件事情,各自施展自己最强的智谋来算计对方,绞尽了脑汁的后果,居然就是这么僵住了。

        因为在这一刻,谁先动谁就意味着要吃亏。

        第五轻柔虽然先后派出来了六队人马,却远不是全部人力,联军方面还保留着大量的后续战力。

        在对面,还有一大半的人马未动!

        莫天机知道第五轻柔是在等自己的动作之后再行应对,却不能知道他到底还保留了多少实力,又是准备如何应对后手的。

        这就是所谓的“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当下,只要莫天机首先一动,第五轻柔就随时可能来一个迎头痛击,那后果却不是莫天机能够承受的。

        反过来,第五轻柔这边也是一样。

        第五轻柔知道莫天机让厉家之人全部隐匿,就是等自己的先一步发动,但却不知道莫天机究竟要如何行动。万一自己先行移动,对方来个全面反扑……那么,自己就要吃亏了。

        所以两人都不能先动,更不愿先动。在这种时候,就只能陷于僵持的状态之中。

        还有。莫天机和第五轻柔心里都清楚另一件事:这个僵持的局面,若是没有外力将之打破,这种僵持就只能继续维持下去。或者一天,或者十天,甚至三五个月都有可能。

        但就这样僵持下去,两人同样的着急。相比较来说,莫天机的顾虑还要更大一些,厉家方面的底蕴远远不如联军方面,若是第五轻柔放弃了与自己的斗智,而联军方面也甘心付出一定的损失,绝对可以一鼓作气突破最后防线,进军厉家家族大本营,那时候就彻底结束了。

        所以,现在这两个人都在迫切盼望着外力的介入。

        只要有外力介入,这个僵局就能打破,僵局一旦打破,自然有无穷后续。

        而楚阳也正是看到了这一方面,才决定出手!

        两名智者彼此牵制陷入僵局,自然需要第三方的外力改写这个局面.

        ……“诱?”莫轻舞担心的说道:“可要怎么诱呢?咱们这里又没有许多人手,如何介入呢……”

        “呵呵,眼下惟有以我自己做诱饵,才能打破这个微妙僵局!惟有如此才能给莫天机创造机会。”楚阳深深吸了一口气。

        以身为饵?单身进入万军战场?

        “不行!这怎么可以?!”众人同时出口。

        “实在是太冒险了。”即便是舞绝城对此也不表赞同,眼前这个战局,非世俗战阵可比,乃是有无数至尊强者构成的战局,即便强如舞绝城,单身独力介入,也未必能讨到好,何况是楚阳,目前只得六品至尊境地,贸然进入,说是九死一生也不为过!

        “我知道这举动冒险,但,这么一味的拖下去,对于天机的部署大大不利!一旦第五轻柔失去耐心,放弃了与天机之间的智者对决,那战局就再也没有转圜的余地了。”楚阳道。

        就在楚阳努力说服众人,众人执意劝阻之际,异变骤生,竟是另有外力介入了!!

        只是任何人也想不到的,出现的外力居然会是这个人!

        这个外力可以是楚阳,可以是谈昙,甚至可以是舞绝城,当然如果舞绝城这个时候介入,貌似太无耻了一点,可是,这个人在这个时候出现,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

        就在双方进退不得的僵持时刻,突然间一道清朗却极尽疏狂的大笑,突兀响起。

        随即,一道青色身影,却如一颗流星划过了天际一般,犹自带来一股清新的晨风。

        那道青色身影就这么突兀地矗立在第五轻柔那一方人马的对面。

        而且还是用一种很烧包很狂妄很桀骜很是无所顾忌的猖狂态度,大马金刀的面对着。

        那是一种你简直太想太渴望太梦寐以求想要毒打他一百遍一千遍的可恶德行!

        萧晨雨瞳孔急剧收缩:“是你!竟然是你,我还没去找你,你居然还敢自己出来!”

        那人哈哈一声狂笑,就在空中,长袖善舞一般的风度翩翩,曼声长吟道:“八荒**君为尊,万水千山我是王!”

        ……楚阳能看得出来,同样也是聪明绝顶的蔚公子,自然也看得出来。所以他干脆就自己蹦了出来!

        莫说联军方面,因那人的意外出现而出现许多喧哗,就算楚阳这边也是震撼不已!

        居然是这个家伙来了,还来得如此的潇洒……是潇洒还是抽风,这个问题比较见仁见智!

        楚阳的脸很怪异地抽搐了一下。

        董无伤的脸也顿时扯得扁了一下。

        舞绝城是什么人,即时发现了异状,很感兴趣问道:“怎么了?这个烧包的家伙是谁啊?你们认识吧?”

        楚阳苦笑:“我很想说我不认识某个烧包的家伙,可惜不行,不单是我不认识……这个家伙小舞也是认识的;他的名字就叫蔚公子。”

        “蔚公子么……”舞绝城咂咂嘴:“这家伙出场的排场弄得不小的。”

        楚阳扭曲着脸说道:“排场不小?确实不小,您老是不知道,他每次出场,说得都是这两句话。第一次我听到这两句话的时候,真感觉这人气派真足,真有气势,真威风,真大气……”

        “当我第二次听到这两句话的时候,我仍旧感觉很震撼。”

        “当到了第三次的时候,我觉得很平常,没啥特别感觉了……”

        “再到后来,他每次都说,每一次都说……似乎不知疲倦不厌其烦一样……这个导致我在很久之前已经彻底的麻木了。到如今,每一次听到这句话,我浑身都起一层的鸡皮疙瘩。说话厌恶程度排行榜,他稳占前三甲的!”

        楚阳大大一叹:“太装逼了!真是……好象不装就能死了一样……就好象现在,他一个人面对着能将他碾死数百遍都有余的力量面前,居然还能这么牛逼拉轰地念出他那两句话来……我也真服了,传说中的玩命也就不过如此吧……”

        舞绝城听了楚阳的话,再看着半空中风神俊秀,风度翩翩,潇洒出尘的蔚公子,心下颇为感慨,不由得也是瞪了瞪眼,摇了摇头。

        这丫的确是该抽,这嚣张程度岂不是比我老人家更甚,联军那边也他娘的没种,那小子都这样了,还他娘的做缩头乌龟了!

        “可别真被联军那帮家伙给收拾了,那混蛋,可还欠着我一场呢!”董无伤哼了哼,说道:“早晚有一天,我一定会要将这小子揍成猪头!而且还要在他老婆和他大姨子面前揍他,方能出我心头之气!”

        众人瞠目以对。

        对这货的彪悍均是有些佩服;就你区区一个六品至尊,居然敢放言要揍一位九品至尊。

        尤其你还是刀中至尊,刚才的话却是“揍”,“揍”得用什么道具呢,貌似只有用拳脚,那么……董无伤到底那来得那么大的信心呢?还有,能把董无伤郁闷到如斯地步,蔚公子的威力当真可见一斑,舞绝城也没少蹂躏董无伤,却也没见这货这么怀恨在心来着不提这边的声讨,那边,蔚公子的意外出现已经起到了非常良好的效果。

        联军方面自然还是很有种的……苗振东兄弟两人率先出阵,破口大骂:“你这个该死孽畜!居然还敢来这挑衅!你这孽障的死期到了!”

        萧晨雨却自排众飘身而出:“天地精怪,果然不凡,当日受我一击,居然能这么快的恢复了过来,当真了得。”

        本来以萧晨雨的身份而论,当日他给了蔚公子一巴掌,重创其身,却未能彻底打死制服,可谓一击不中,便不该再向蔚公子出手,但面对如斯天材地宝,丢点面子又算什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