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百二十六章 彼此为敌,不必客气!

第八百二十六章 彼此为敌,不必客气!

        远方,莫天机带着楚乐儿两人飘飘而来。

        楚乐儿振奋的叫道:“大哥!”就一纵而来,紧紧地抱住了楚阳。想要将莫轻舞从自己大哥身上扯落下来,但却最终未果,只好一起抱住,两个小萝莉粉妆玉琢,交相辉映,美不胜收。

        “大哥!我想死你了!哼,你这小丫头真正异想天开,居然被你占了我大哥的便宜……”

        前一句是跟楚阳说的,后一句却是说莫轻舞。

        莫轻舞现在前世记忆复苏,哪里还会跟楚乐儿一般见识,只是温柔地笑了笑。

        “好象还缺一个,最后一人是谁?!”萧晨雨冷冷道。

        “怎么,我们这些人还不够超度了你的?要不要试试啊,我们可以跟你单打独斗!当然是我们集体单挑你一个!”纪墨嘿嘿冷笑。

        第五轻柔站在对面,眼神很有些复杂地看着楚阳,淡淡道:“楚兄,原来你就是当代九劫剑主!威震天下的楚阎王,居然就是九劫剑主!当真是令我震惊莫名!”

        第五轻柔之前早已经猜出来楚阳的真实身份,但却始终没有说出来。

        楚阳心中自然有数,淡淡道:“第五兄,大家久违了。”

        “还有一人!”萧晨雨大怒道:“在哪里?出来啊!”

        还有一人。

        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但是,在众兄弟之中,就连莫天机,都不知道除此之外的另外一个人是谁!

        其实不光他们,就连是楚阳,都不清楚最后一个人到底是谁。

        分明知道剩下的那个人,一定就在自己身边,但,却始终不知道究竟是哪一个。

        得到九劫剑第八截,才会昭示最后一人的身份。

        在此之前,就连剑主都不知情。而这最后一人,在九劫剑主和九劫兄弟们来说,乃是其中至关紧要的一个人。

        楚阳曾经想过:难道是蔚公子?又或者是谈昙那小子?

        但,却实在是没有把握,更不能确定。

        九劫传说,绵延十万余年,历代传奇,数不胜数,各领风骚,各有千秋,一言难道,但却仍有蛛丝马迹的脉络可寻——九劫历代都是九个人,此为定例之一,错非九劫,何来历代的九大家族?

        定例之二,九劫剑主不入九劫之列,为九劫之主,却非九劫之首。

        定例之三,九劫之人从无同姓之事。若是同姓,九大家族还怎么排?怎么列?

        除了以上三条惯例之外,还有一条不知道算不算定例的定例,九劫之中不曾有女人。

        以上四条,乃是各大世家最高层皆知的秘密。

        历代以来,每一代九大世家每临万年关口,无不挖空心思的针对新一代的九劫,可惜用尽手段,或阴谋阳谋、或威逼利诱,或诡计奸策,或美色陷阱,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却始终无能斩获,最终下场只得覆灭一途。

        楚阳很迷惑,因为他都不知道,剩下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连楚阳这位九劫剑主大人都不知道最后一人的身份,其他人自然更加的不可能知道了。

        事实上,这个问题,早就困扰了众人许久。

        所以此刻众位兄弟一听到萧晨雨问这个问题,下意识的纷纷转头,望向楚阳。

        楚阳相当无辜的转头,茫然注视正注视着他的众兄弟。

        随即莫天机就神情很精彩的首先转过了头。

        敢情老大也不知道最后一个人是谁?真正出笑话了!

        纪墨张了张嘴,随即闭上了,到底没敢吱声。

        楚阳心念电转,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随即淡淡的一笑,目光再度转向萧晨雨,道:“萧老何必如此在意此事?就算萧老知道那人到底是谁又能如何,不过,我可保证,那人决计不会姓萧就是,如此萧老可安心了?”

        萧晨雨狂笑如雷:“何必保证,老夫自然知道那人不会姓萧,你也不必再砌词掩饰,掩饰就是确有其事,想必你那最后一劫,便是那个厉雄图吧?你不是想知道我知道那人是谁之后,能如何么?我就告诉你我能如何?也让你这九劫剑主安心!哈哈……此时此刻,九劫齐聚,剑主现身,如今西北,正是万年以来最盛大的风云集会。不过也免了老夫长途跋涉的劳累,就让你们一同葬身在此处吧!今时今日,正是九劫末日,剑主终篇!”

        随即大手一挥,厉声喝道:“所有人尽都退下!老夫今日要一个人独挑九劫剑主与他的九劫!看看所谓九劫传说,是否还能再续传奇!历代传言,九劫合一,天下无敌!老夫倒要看看,这九劫合一,如何能在老夫面前天下无敌!”

        这一刻,萧晨雨霸气凛然,当真恍如神祗一般,浑身上下透露着无尽豪光,光芒四射。

        与此同时,一股前所未有的狂霸气势冲天而起,俯视着楚阳等一干人,脸上犹自带着一丝凛然的冷冷微笑,右手缓缓地、缓缓地抚上剑柄。

        他的右手原本是垂在腰间,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抬起,一个缓缓落在剑柄的细小动作,天地间却突然间随之风起云涌;众人似乎同时看到了无数的手掌,无数的剑柄。

        同一时间,落下!

        楚阳等人虽然尽都是小辈,萧晨雨嘴上也说得很狂妄,欲以一人之力,独挑当代传说,但他这一刻,却无疑已经是动用了全力。

        十万年来,九劫剑主等于是传说,而九劫合一,更是天下无敌的传奇!

        今日,萧雨晨却要以一己之力,改写这个传奇,创造新的传说!

        岂能不全力以赴?!

        双方敌对关系已然明朗化,眼见冲突将起,楚阳正待踏出一步,身边突然白影一闪,随即又有一道红影也是一闪。

        却是莫轻舞的优美身姿如同流云出岫,翩然而出,另一侧,楚乐儿大刺刺的挺胸上前,素手一挥,一股无声无息的氤氲之意扑面而去。

        萧晨雨脸色锐变,整个身子无风自动,凭空升起十丈有余,动作尤自未停,再急速退后十丈空间,大袖一挥,强横劲力击打得面前虚空竟然发出‘啪’的一声脆响,身前的那一片空间刹那间出现碎裂迹象,就如同一块碎玻璃也似,随即整片断裂的空间被萧晨雨直接送到极远,直到确认了安全之余,这才凝声道:“虚空之毒!?你便是毒医传人?”

        之前舞绝城不过远远地一指,距离实在太过遥远,萧晨雨其实根本就没看清楚楚乐儿到底长什么样子。

        说老实话,楚乐儿的虚空之毒对萧晨雨而言,或有几分忌惮之意,却并无畏惧之心,以萧雨晨的修为论,他有太多太多的手段可以应付自如,但虚空之毒却还意味着另外一件事,就是表明了楚乐儿毒医传人的身份;人家舞绝城可就在一边环伺着,萧晨雨如何敢造次?纵有太多太多的手段又如何?一样不敢用岂非枉然。

        楚乐儿美目一转,巧笑盼兮,道:“正是乐儿,乐儿在此向萧前辈请招。”

        萧晨雨苦笑。

        请招?请个屁,我敢招你这位小毒物?!

        萧雨晨还要开口分说之际,突然红衣一飘,红影一闪,莫轻舞轻叱一声,凌空出击,一剑飘然,如同天涯过客,一剑过处,一股孤独洒脱的意境凭虚而出。

        这一剑,竟然似乎在刹那间摒弃了三千红尘!

        尽是清雅孤高!

        一剑孤独孤傲的直刺萧晨雨咽喉!

        “宁在天涯看孤剑;不入红尘染奢华!”萧晨雨见状脸色再变,身形有如行云流水一般的急速退后,双目中奇光爆射,喝道:“穿红衣的小姑娘,宁天涯宁至尊,是你什么人?”

        莫轻舞这一剑出手,正是宁天涯的真正招牌。

        若说毒医舞绝城是世间最最不能得罪的人。

        那么宁天涯就是天下第一位惹不起的人!

        莫轻舞淡淡回答道:“正是家师!”抬头笑道:“轻舞初涉江湖,让萧前辈见笑了。”

        萧晨雨此刻的脸很有点扭曲的意味。

        之前早就听说过宁天涯和布留情这两个该死却不死的老家伙共同收了一个徒弟,宝贝得跟什么似的;先前还在好奇究竟是什么逆天的资质才能被这两大至尊同时收徒;没想到今日里自己终于见到了。

        见到是见到了,确实资质过人,年纪小小,就已臻至高阶至尊层次,如此成就已非难能可贵所能形容,当真是得天独厚,天纵英才,可是……为什么要站到对立面去?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毒医舞绝城的徒弟、宁天涯布留情合收的徒弟,居然一齐站到了对面去?

        这岂不就是太坑爹了么?

        楚乐儿与莫轻舞同时一笑,很是谦逊有礼的说道:“萧前辈千万无须顾虑家师什么,如今立场明显,既然已然确定彼此为敌,那么,你死我活乃是理所当然之事;请,请出手吧。”

        这句话说的真是通情达理,真正的大气,上档次,十分有江湖风味,一派江湖儿女的豁达风范。

        但是,萧晨雨还有身后联军的各位至尊高手,那一张张脸却都彻底扭曲了起来。

        你们说的简直太好听了。

        什么叫不用顾虑?!怎么可能不用顾虑?且不要说舞绝城现在就在那边虎视眈眈;就算舞绝城不在这里,那么也是绝对无法不顾忌的。

        这里还有上万人都在看着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