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三十一章 是非功过怎评说?

第八百三十一章 是非功过怎评说?

        厉无波惨笑一声,留神注意倾听着外面的一切动静,察觉外面追杀声音渐渐远去,突兀地闪身而出,并选择没有参与任何战斗,也没有去管自己的宝贝儿子,反而有如游鱼一般的往上攀升而去。

        厉无波此举却非是效法厉绝一般临阵逃脱,而是去送信!

        雪下的巨变,必须及早通知上面。

        否则,不但这批厉家中人会白白牺牲,还会严重影响之后的布局,甚至将会彻底锁定死局,再无任何转圜余地!

        厉无波无疑满心的怨恨,一腔的恶毒,一肚子的阴谋诡计,但这一刻,这位厉家当代家主做出来的决定,却依然是,家族!

        因为,我们是厉家人!

        儿子的损失,作为父亲,作为厉家子弟,自己,要弥补!

        厉无波的身子悄悄地往上滑行,速度相对而言并不很快;对于其他的一切,完全无动于衷;甚至,不远处有两位厉家人正在遭受围攻,以他的实力而论,绝对可以轻易营救,竟也完全视如不见,只是借助一切可以借助的隐蔽,向着上面突破。

        孰轻孰重,厉无波心中自有盘算。

        前后弹指光景,他已经上去了两百多丈的距离。

        “那边,那边有人窜上去了!”正在战斗的一位联军至尊听到后面似乎有动静,出于谨慎的缘故,随手一刀划破雪层,击向动静的源头——厉无波。

        厉无波横剑一挡,“当”的一声,借着刀锋冲力“嗖”的一声往上飞窜,全速飞窜,之前不敢弄出太大动静,只得徐徐而上,现在左右行藏已经暴光,索性全速而上,尽一切可能突破雪层,只要会到上面,甚至只要能发出一声喊叫声,就可能带来一线转机。

        这一声充满警惕性的大吼,顿时有无数联军高手自四面八方围拢过来,更有人不顾一切的也开始往上冲,其中不乏高阶至尊强者。

        一旦被厉家人冲出去,让上面知道了下面的变故,那就不是全胜了,至少不能起到“奇兵”的惊艳效果了。

        莫天机这位九劫智囊定然会作出相应的战略变局,到那时候还想要占到便宜,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而厉无波根本不与任何敌人纠缠,甚至不对任何对手的攻击予以回应,不管是什么样的攻击,他都一味的借用来作为向上之力。

        而这样做所付出的代价却是极为惨烈的,他的身上几乎是在眨眼功夫之间,就已经是血肉淋漓,体无完肤,外伤如此沉重,内伤可想而知,要知道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多数以掌气拳劲为主。

        但他仍旧顽强的往上冲,此刻的上升速度已经达到了极点。

        这里,距离雪层上方还有三十丈的空间!

        厉无波面容凄厉,在这一刻,爆发出最后的余力,迅猛的向上冲,这一冲,几乎集中了他所有的力量。

        他的整个身体有如炮弹一般地往上飞起;横刺里一把刀闪电般飞袭而来,目标本来是他的脖子,但厉无波上半身已经在间不容发的瞬间生生冲了过去;在那一瞬间,厉无波只感觉到两腿膝盖一凉,身子莫名一轻,半个身子终于成功冲出了雪层!

        厉无波的两条腿鲜血瀑布一般狂冲出来看,看上去就仿佛是以鲜血作为冲力,将他顶上去的一般。

        才刚刚呼吸到外面的空气,厉无波已经迫不及待的仰天大吼:“下面埋伏破了!我方惨败!下面埋伏破了……”

        不得不如此,因为厉无波不确定自己还可以活多久,或者下一瞬,自己已经魂走九泉了!

        可是,消息一定要送出去,一定要送出去!要在第一时间送出去!

        寂静的雪原上,他的这声怒吼远远地传了出去,声震四野。

        四周雪层噗噗噗的裂开,几位联军方面的至尊也纷纷跳了出来,刀剑齐出,雪片一般向着他身上狂劈而下,招招绝杀,刃刃夺命。

        厉无波全然不闪不避,并非是因为双腿已残,也非是无力挣扎,而是唯恐自己一旦抵抗、闪避会将自己残余气力耗去;万一家里听不到才是真正的祸害。

        此时此刻,只要家里听到了,自己的这条残命又算什么?!

        就在充满绝望杀戮的刀林剑雨之中,血光飞溅,厉无波仰天悲鸣,吼出此生最后的一句话:“下面的埋伏破了!莫天机!莫天机!你听到了没有?老祖宗……”

        可惜话还未完,余音犹在回答,在一连串噗噗噗的声响中,厉无波的身子化作了一堆碎肉,一位联军至尊恨极,飞起一脚,将他唯一完好的脑袋踢凌空飞了出去,落在数百丈之外……厉无波一生阴谋诡计,一生无耻卑鄙道貌岸然,但最后的时刻,却是……一个人的一生功过是非;如何才能评说?

        当真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盖棺定论的!

        ……楚阳等人此刻也已经各自回到了各自的埋伏地点。

        莫天机正在与厉春波商议一些细节问题;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计议停当;只等最终决战开始。

        现在的所谓商议,也就只是在精益求精而已,不管商量什么,对最终大局都不会有太大影响。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锥心泣血一般的惨叫突如其来的传过来,音量虽然不算大,却也能听得清楚。

        话语中那一股难以言喻的悲愤、无奈,以及那股几乎要五脏俱裂吐血一般的后悔,种种情绪,清晰得让众人感同身受!

        “下面埋伏破了!我方惨败!莫天机,莫天机你听到了没有……”

        “是厉无波!竟是他?怎么会?”厉相思一下子站起身来。

        “雪层之下的埋伏破了?怎么可能?”厉春波不可置信的抬头:“如此严密的埋伏,堪称是鬼斧神工,天衣无缝,怎么会在决战还未开始的时候,就为人所破?这不可能!?”

        “事情不寻常,快去看看!”莫天机也是有些感觉莫名其妙。

        数人如飞一般掠出。

        片刻之后,来到雪层上,只见一颗孤零零的人头仰面朝天,落在哪里,正是厉无波!

        只见他满脸的悲愤,眼睛兀自张得大大的,竟是死不瞑目。

        “看来,下面的埋伏是真的被破了,真是想不到啊……”莫天机叹息一声:“厉无波乃是在第二队的最后一波下去的,隐匿位置可算是隐蔽中的隐蔽。还有,以厉无波的性格,错非到了山穷水尽,只怕也不会……”

        厉春波脸色阴鸷,大有风雨欲来之势,低沉怒喝:“老夫只奇怪一点,此地的布置埋伏可谓天衣无缝,更动用了如此之多的资源,还有地利之便,不说优势尽在我方也不为过,怎么会说破就破?”

        莫天机沉默了一下,道:“若是内部不乱,断然没有被破的道理!自乱阵脚,这是唯一的可能!”

        厉春波须髯皆张,怒吼道:“如此家族大事,谁敢泄露?谁会泄露?老夫不相信厉家会出如此叛族之贼!我下去看看!”

        莫天机等人来不及阻止,厉春波怒吼一声,整个人迅速沉下了雪层。

        九品至尊沉下雪层,只是护身的罡气,已经是诸邪辟易。顶着一连串的攻击就那么一路直下到底,正好看到一位厉家高手被围攻,形势已经是岌岌可危。

        厉春波一声怒吼,两掌分打;砰砰两声,两位联军方面的高手筋断骨裂,狂喷鲜血两边飞出;随即四下里怒吼响成一片,无数的联军高手蜂拥而来。

        厉春波一手提起哪位厉家高手,左手迅速划了一个圈子,一股强横狂风吹出,将众人生生阻挡在数丈之外,然后他的身子就飞一般的窜了出去。

        即便厉春波是九品绝颠强者,却也不能以一人之力正面强行对抗如此之多的战力。

        下一刻,噗地一声,厉春波再度飞出雪层之外,站立在上面,将救下的那人放到了自己面前,又将一颗药就塞进了他的口中。

        但此人此刻早已是油尽灯枯,气息奄奄,只剩下最后一口气,被药物一催,回光返照,呻吟道:“老……老祖宗……”

        厉春波眼神一暗,知道他已然无救,和声问道:“告诉我,埋伏为何被破?”

        那人闻言,眼中突然流露出难以宣泄的强烈愤怒,想要开口说话,却因情绪震荡过度,剧烈的咳嗽起来。

        厉相思急忙用手抵住他后背,缓缓输入绵绵元气,却摇了摇头,很明显地感觉到其生机在逐渐的涣散,这样的伤势实在难以挽回。

        “是厉绝……那个该死的畜生!我……”那人带着强烈的愤恨,恨不得寝其皮食其肉的咬牙切齿:“原本一切无事,我们一直都在等待最后决战的来临……是厉绝那个畜生,自己莫名其妙地跳了出来!被敌人追击,却又慌不择路,往我们每一处埋伏的身边带,最终将我们全部暴露,有许多兄弟是被人堵在洞中,活活打死的……”

        这人身受重伤,本来已是气息奄奄,但此刻说到这件事,心中强烈的愤恨竟然让他说话都流利了起来。

        “我……我们迫于无奈,只好出来战斗,意图拼死一搏;可是我们已经彻底失却了地利……敌人人多势众……我们……我们……根本不敌……”这位厉家高手眼珠在一阵阵的泛白,喉头咯咯作响,终于大吼一声:“厉绝!我就算死亦不能放过……你!”

        身子突兀地一挺,终于再无声息,两眼兀自怒张。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