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三十四章 恐怖的终极杀阵

第八百三十四章 恐怖的终极杀阵

        前一刻看着还是表层融化,下一刻已经形成滔滔洪流,直冲下了山巅,冲入了峡谷!周围所有山峰,尽都融化了足有数丈厚的一个表层!

        在极高温度的影响之下,竟然在山顶上,形成了一道道的岩浆,倒灌入峡谷!

        而对这些难以想象的奇迹变化,雪层下犹在激烈战斗的双方人员,全都是一无所知。

        半点也不知道,无限恐怖的事物正在急速接近之中……雪层融化的太快了;下方还是冰层雪层,上面已经是开水,几乎就是完全省略冷水过程,之后还是岩浆,完全的灌满之后,距离千丈雪层之下还有一段距离。

        有这段距离相隔,下面的人又是在舍生忘死战斗之中,怎么可能发觉什么。

        但阻隔物是雪层,只是雪层而已。

        在这样的高温之下,区区雪层又能坚持多久呢?

        轰隆隆隆的响动声不绝,岩浆已经蜕变成了一种通红的赤色,早将整片斜谷尽数填满了。浓郁的雾气升腾之中,只见里面的岩浆不断地冒泡泡,仍在渐次往下陷落……厉相思与厉春波同时闭上了眼睛。

        这样去,下面的所有人,无论敌我,也不论修为高低,绝对的没有任何一人能够逃出生天!

        结局已经注定,同归于尽!

        而且还是真正意义上的灰飞烟灭!

        “他们原本就是打算与来犯之敌同归于尽的;现在,生死都在一起,同日同时化作青烟,回归天地,也不是不能接受的结局。”厉相思话虽这么说,但却是深深的叹着气,他的话与其说上在安慰厉春波,倒不如说是在安慰他自己。

        “人生一世,草木一春,哪里有太多的真实!”厉春波转过身,声音冷硬,道:“能够与敌偕归,正是我辈男儿最荣耀的归宿!厉家子弟,绝不苟且偷生。如此归去,正是天地雄壮!老夫只有浓浓的骄傲,何来悲伤!”

        莫天机淡淡道:“这是战争!”

        他冷笑一声,说道:“这就是最终的杀阵!此阵法无可抗拒,但运作需时,若无足够的牵拌,敌人有太多的时间可以逃离,我的初衷本是想引发决战,然后以下方作为埋伏基地,一旦战事起,下面的布置必然可占尽先机,突出层面,斩杀,将敌人牵制,就在这里发动终极决战!然后将敌我所有人引入内中,这样就能有足够的缓冲时间,将所有人都尽数埋葬在里面,无论敌我,同归于尽。”

        “可是,我万没想到厉绝擅作主张,轻举妄动,引发变局,却是将这个埋伏废掉了;既然这里不可能再占先机,自然无法引发对方的危机,第五轻柔绝对不会再行增援,这处布置只能提前发动。原本预期能够将一万多人全部埋在这里……现在却只埋了不到两千,与预期的相差太多了!”

        “当真是……人算不如天算!”莫天机长叹一声:“按照我的最理想盘算,若是这里所有人一起完蛋,敌人后续支援赶来需时,厉家方面自然有了回旋余地,或者还能留下香烟火种,起码那些妇孺老幼一个也不用牺牲,还有那处根本……但现在,一切都属空谈了……”

        “虽然这里同归于尽有些残酷,也很伤天和人道;但,毕竟是为了保全数十万妇孺……还是有代价的。却没有想到……”

        莫天机冷笑一声:“嘿嘿,纵然算尽天机又如何?一个意外的人为因素改写定局,一个厉绝,猪一般的东西!破坏了我的整盘大计,也让你们厉家,从此刻起,真正的陷入了绝境!一线生机?彻底没有了,我没有生机给你们厉家了!只能祈祷那最后的大阵能够起作用了。”

        众人一起默然,绝望一般的默然。

        所有厉家人,尽都低下了头,之前还有希望,自然自己牺牲,却还有希望可让家中妇孺存活的希望,但如今,却连仅余的希望也失去了,如何能不绝望,然而纵然绝望,却仍旧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默然。

        半晌,厉春波咬牙切齿:“厉绝,这个畜生,就算是死一万次,也无法弥补这一次的损失!这一次死在这里面,真是便宜了他!”

        此刻厉春波却不知道,原本双方都曾想杀的厉绝,其实还活着,更是此次双方雪层下决战的唯一生还者…………遥远的对面,萧晨雨等人尽都高高的站在空中,驱避如此天灾的最好方法,就是远离各种灾害,而最好的去处,莫若天际,联军方面实力最弱者,也有御虚之能,此刻眼看到这整个峡谷的岩浆,虽然他们人已在是数十里之外,依能感觉到热气扑面而来,须髯尽都为之焦卷。

        身下的雪层,尤在迅猛的融化之中,原本的立足之地此刻已经变成了一片汪洋。

        眼看到那升腾天空万丈的雾气,人人都是脸色惨白。

        有几人心志不坚,更惊慌得浑身颤抖。

        谁也没有想到,莫天机竟然还藏有如此恶毒的一手!

        三光大阵固定山河的真意,原来是为了将这里变成一整个大铁锅!

        最终将所有人,全部一锅烩!

        第五轻柔额头上尽是冷汗,深深吸气,道:“侥幸!”

        “侥幸?”众人为之侧目,显然十分的纳闷还有些须的反感。

        咱们这边那么多人都被坑在里面了,你居然还说是侥幸?

        这样都要说“侥幸”,那啥才是不侥幸呢?

        “我前后回想,如今可以断定这必然是莫天机布下的最后杀局!更是敌我同亡,同归于尽的决绝一招。”

        第五轻柔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道:“我想,这下面定然是发生了什么特别变故,再不具备够吸引我们下去的条件,所以才导致莫天机提前发动此局。”、“因为他若是坚持不发动的话,下面的变故可能会导致他连最后这点便宜也占不到了,纵有杀招也无用武之地……”

        第五轻柔苦笑:“诸位,大家可以尝试想一下,若不是下层发生某种变故,一旦决战开始,我方先头遭到狙击,处于下风,我们会如何作,必然是全力支援的,再不然,若是对方全员都聚集在峡谷中,我们会不会下去决战?无论是何种理由,只要我们下去了,展开混战,然后再来这么一下,谁能逃得出来呢?谁有信心能逃得出来呢?!”

        众人一想,不由得尽都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

        一个个的脸色都变成了有如死人一般的颜色,看着对面的眼神,也充满了恐惧。只觉得背心中一股凉气顺着脊梁沟爬了上来,在这无比炎热的时候,却仍旧感觉到了无限阴冷,毛骨悚然。

        的确,若当真是那样的话,就算是萧晨雨,被厉春波死命拖住是极有可能的,那样也无能逃脱,最终只有饮恨当场!

        侥幸,果然是侥幸,真正是侥幸,实在是太侥幸了!

        “想不到那莫天机竟能设下如此歹毒的杀局!”萧晨雨嘴唇颤抖了两下我,脸色发白的说道。

        “这也说不上如何歹毒,我们是来做什么的?目的为何?”第五轻柔有些讥诮,说道:“我们本来便是来灭绝厉家的,对方就算手段比这个更恶毒,也是应该的,无所不用其极才是正理。”

        “我只能说莫天机的确是学究天人,此子已经得到了世间阵法真谛,我不如也!”第五轻柔眼中有羡慕:“若是能得到如此超妙阵法布置的传承……我也能……”

        第五轻柔垂下了目光,赞叹之余,心中却在想:我若是莫天机,绝对不会现在就用出来这个绝杀之局;即使厉家上下死光,自己纵然输上一阵,又有什么无所谓。

        这个大阵,若是要在天鼎盛会的时候用出来,绝对可以将九大家族与执法者的所有高手,全数的一网打尽!若是将当时参与此会的数百万高手,尽数化作青烟,岂不就轻而易举的统一了九重天?

        莫天机,你还是不够狠!在狠字上,你不如我,你莫天机不如我第五轻柔!

        ……雪层之下。

        此时尤在激烈战斗之中的双方人员也都已经开始感觉到炎热,如同身处在蒸笼之中一般的憋闷,大家一边战斗,一边有些诧异:这是怎么回事?

        经过这段时间的疯狂杀戮战斗,厉家方面的人已经死得差不多了,即使还幸存的,也多数重伤,少有周全之身。

        联军方面的高手声势自然更加壮大。已经有人可以腾出时间,观察一下四下里地形。

        “不对劲啊;这里怎么会变得这么热的,这温度太不对劲了……”一个人有些纳闷:“这可是千丈雪层之下,怎么也不该这么热啊,热得人全身出汗,这……”

        “对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啊,我怎么感觉到上面好象红了呢?”一人大叫一声。

        所有人在这一刻都感觉到了异常氛围,不约而同的停手,抬头看去。

        只见头顶上原本什么都看不到的暗色雪层,此刻已经呈现了一股暗红的色泽。

        同时,一股足以令人发疯的热量,已经罩顶而下!甚至,温度还在不断攀升之中,“怎么回事?!出了什么事情了?”一位七品至尊大叫一声:“这到底怎么了?”说话间,同时伸手往上面一掌击了出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