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三十五章 同归于尽!

第八百三十五章 同归于尽!

        一句话余音犹在回荡,那一掌居然将原本不可摧毁的雪层就那么生生地打出来了一个大窟窿,前方的雪层更突兀地融化成一股青烟,随即汹涌澎湃的岩浆就此倒灌而入,一发不可收拾!

        那位七品至尊首当其冲,全无戒备,猝不及防之下,根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已经被岩浆搂头盖顶的砸在了头上,随即整个人尽都淹没在里面,就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叫,浑身已经腐烂了开来。

        名符其实的灭顶之灾!

        他急急运功,意图缓解伤势,对抗外力侵袭,然而这个时候已经全然无济于事。他凄厉的惨叫着,岩浆却适时从他口中灌了进去,须臾间,一股青烟升腾起来,整个人已经无影无踪的蒸发了。

        旁边所有人见势不对,早已经躲得远远地,然而惊恐的看着这恐怖一幕,即便此刻已经是炎热到了极点,但人人都感到是手足冰凉,如堕冰窟。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啊……”一位至尊如同要哭一般的大叫,一位七品至尊就那么干净利落的灰飞湮灭了,自己可以幸免么?!

        老子哪有那么大本事呜呜……刻下,头顶上的暗红色泽越来越浓,那边的缺口,渐次扩大,岩浆无休无止的灌进来,众人欲抗无从,只能盲目的四下躲藏,但地面上已经是迅速的形成了一片岩浆海洋。

        而且还在继续的,急速的,扩散之中。

        一味的躲避,又能避得几时,最终能避到那里?!

        众人心中尽是一片绝望。

        头顶的暗红色分明全是岩浆,再举目望去,头顶方圆数千丈的空间,尽都是这种暗红色。

        还能往哪里逃?

        这里可是千丈雪层之下!

        “这……这他妈不是西北吗?这他妈不是雪层吗?”一位联军至尊恐惧悲愤的叫了起来:“我操他妈的,这岩浆哪来的?……这不是坑爹么这不是!”

        “哈哈哈哈……”一位残存的厉家至尊疯狂的大笑起来,眼泪都流了出来:“好!好!九大家族,好大的威风!围剿厉家,好大的杀气!哈哈哈……还不是与我们厉家人同归于尽,大家一起死了算了!又怎么样?你们还能怎么样?哈哈哈哈……痛快!”

        “你们要毁灭我家园!你们要断绝我子孙!你们今日死在这里……自然是罪有应得!”他大声厉吼着。

        所有联军高手,尽都一个个怒目而视,但对其说的话,却是根本不能反驳。

        无论如何,同归于尽已经是定局,再做争辩,全无意义!

        头顶的暗红色越来越浓艳,这意味着头顶雪层,这最后障碍存在的时间越来越短,更意味着所有人可以存活的时间也越来越短暂了!

        但众人一个个都是束手无策!

        这里人随便一个也是一流高手,平日里心志坚毅自不必说,就算刀剑加身也未必眨眼,但此刻却是受到死亡脚步渐趋渐近的威胁所影响,心志早已破碎崩溃,心中唯一念想却是希望能有什么奇迹发生,可以制止这场死亡浩劫,救自己逃出生天。

        那位厉家至尊突然疯狂笑着跳了起来:“你们这帮杂碎也别他娘幻想了什么奇迹了,早死早超生吧!不是还有老子陪你们么!老子就先行一步又如何,让你们再占一次便宜!”

        随即,鼓足最后余力,轰轰轰连续数十掌拍了出去,在那疯狂大笑声之中,咔咔咔的声音响起,轰隆隆隆……整个上方的雪层因为这一波掌力的影响,加速崩溃,完全塌了下来,原本无处宣泄的岩浆骤得去路,瞬间将这里完全淹没。

        那位厉家至尊疯狂的笑声依然在继续,此时,岩浆已经将他整个人都淹没,但他居然强自支撑,用右手的骨架将自己左手扯落了下来,大笑道:“死吧!死吧!”

        一扬手将自己左手扔了出去,整个手掌轰然而爆,以血为攻,再轰雪层。

        不知道是不是天意,最后一片雪层也随之塌落。

        那位厉家至尊的大笑声兀自在回荡着,但他的人已经消失在天地间。

        只是,他的黄泉之行注定不会孤单,一连串绝望的惨叫声音瞬间响起,响成一片!

        不管你是圣级高手,还是至尊一品两品,又或者是三品四品;五品六品甚至更高者……所有人的反应,尽都是一样的。

        在这种必死的灾难面前,没有人能够例外。

        如此的岩浆罩顶而下,四面八方再无死角,纵然是九品至尊,也只有闭目待死一途。

        连拉个垫背的机会都是完全没有!

        所有人都要幽明同行,黄泉同路!

        惟有悲凉绝望的无奈憋屈!

        人在澡堂洗澡的时候,彼此全都一样清洁溜溜,再无甚高低之分,全无差别,此刻却也一样的全无差别,在绝死之局降临之际,同样没有人可以例外!

        岩浆迅猛的落下,渐次高涨,片刻之间已经将所有人一起淹没!

        随即再生一阵剧烈动荡,然后打着漩涡的高涨了起来,将这片峡谷,完全形成一片岩浆之海。岩浆上,几颗头颅绝望的睁着眼睛,下一刻岩浆一个翻滚,这几颗人头也无影无踪……上方的岩浆依旧在不断落下,但来势已经小了很多。

        因为自空照落下来的太阳光已经没有,晨阳只是那么有气无力地挂在天空。

        散发着惨淡的温暖。

        但这一整片地界,方圆数千里之地,却已经是化作了一片炎热的盛夏!

        不,就算是夏天最炙热那几天也是断断不会有这样巨大威力的;或者应该说是……火山口!

        而且还是最最炎热的火山口!

        噼噼啪啪的声音在大地上不断响起,那是无数的冰层仍在向外蔓延融化,整片地域,以肉眼可见的惊人速度,急速的向外扩张,渐渐汇为一片江河,又或是大海。

        碧波荡漾!

        波光鳞鳞!

        远方,仍是银装素裹,一片冰天雪地。

        此地,却显碧波清扬,一派安静祥和……这等奇异的景象,可谓是天地间第一大奇观,非但空前未有,相信未来也未必可以复制。

        只是,谁又能想得到这等奇景却是由一件惨绝人寰的事情所造成?

        无限的水蒸气在天空迅速聚集,随即在片刻之后,冷热剧烈的交集,居然电闪雷鸣,噼里啪啦的下起冰雹。

        整片天地之间的炎热温度,在日光杀局结束之余,迅速下降……第五轻柔,萧晨雨等人尽都陷入呆若木鸡之中。

        侥幸,真的太侥幸了!

        看着脚下那新生的一片碧波,再看看对面几乎与山脉平齐的一片犹自在沸腾之中的岩浆,人人都是感觉到一股难以言比的阴森凉气自脚后跟升起,经过小腿大腿后背脖颈,一直升上了天灵盖!

        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激灵灵打了个哆嗦。

        真……狠啊!

        一侧。

        绝峰峭壁上,一处隐蔽的山洞中;舞绝城巍然而立,用一大块玄冰封住洞口,更以本身功力加以维持,上方的岩浆哗哗落下,莫轻舞,楚乐儿两女都是小脸儿煞白。

        董无伤晃着脖子若无其事,楚阳在此刻仍能谈笑风生。

        两人全不当回事儿。

        墨泪儿也有些心中蹦蹦跳,道:“无伤,你可真沉得住气……”

        董无伤愕然道:“这有什么沉不住气的?若是落不下来,自然不必担心,若是舞前辈挡不住,那更加的不用担心了……”

        墨泪儿瞠目以对。

        早知这货神经粗大,但却也没有想到粗大到了这种地步……楚阳哈哈大笑,拍掌称赞:“正是如此!无伤说的太对了!”

        墨泪儿、莫轻舞、楚乐儿三人同时间翻起了白眼。

        “这个莫天机!搞出这么大的事儿也不提前说一声!”舞绝城有些气闷:“险些吓坏了我徒弟!等老夫回头找他好好算个帐,没有看得上眼的精神损失费看老夫能饶得了那小子!”

        楚阳与董无伤相顾愕然。

        这位爷在这等时候,居然考虑的是这等事,咱们那什么若无其事,谈笑风生显然是不能相提并论地…………另一侧。

        “真是操了!那个混账玩意莫天机!”纪墨愤怒的大骂:“要不是顾老二准备的这地方还算够隐蔽也够深;咱们几个人岂不就全在里面浮浮沉沉了?真他娘的坑爹,老子还是处男呢……”

        傲邪云道:“别他娘了,咱们这边已够幸运了,浮浮沉沉又能如何,但要是芮不通在里面……那可就实在是难看了,一只鸟已经够难看了,要是再变成一只秃子鸟,如何面对凤凰族列祖列宗啊…”

        众人原本都沉着脸,此刻听到此言不由得齐齐大笑起来。

        若是平时芮不通纵然心中不如何,脸上肯定过不去,肯定要反讥傲邪云青龙什么的,不意芮不通只是一味的凝视远方的岩浆,好似若有所思一般;对于傲邪云的调侃居然似乎没有听见。

        众人可都是有些诧异。

        这可不像是芮不通的为人啊。

        若是以往听到傲邪云这么说,最有可能的做法就是与之翻翻滚滚的打成了一团,甚至可能殃及池鱼也说不定,今天怎么这么安静?难道真生气了,不能吧?!

        芮不通突然站起身来。

        正在洞口合力用玄冰封门的谢丹琼与顾独行一惊:“你干嘛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