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三十六章 终极战局,即将开始!

第八百三十六章 终极战局,即将开始!

        “我出去玩玩!”芮不通说道。竟然有些迫不及待的意味,有点眉飞色舞的兴奋。

        众人均是担心地看着他,罗克敌用手放在芮不通的额头,狐疑的说道:“这货不会是发神经了吧?嗷嗷就是跟你开个小玩笑,痛快痛快嘴,没恶意的,你要是不痛快,我帮你说他是青龙!再不满意,我们一起说他是青龙好了!”

        “滚!我是那么气量狭小的人么?把我当你呢?!”芮不通一巴掌打掉罗克敌的手,看着兄弟们一个个兀自关切的目光,心中不由的浮起一阵暖意,道:“我说要出去是有正事的,难道你们都忘了?我可是凤凰族,对于这等高热的东西,自然有着难以言喻的渴望,而且这种热量,可以为我增加太多的修为……这是平常练功所不能得到的环境,凤凰浴火重生,也是此理。”

        众人恍然大悟。

        顾独行和谢丹琼一松手,芮不通一声厉啸,极速冲了出去,一头冲进了外面的岩浆海洋之中……众目睽睽之下,此刻的芮不通就像一头振翼飞翔的凤凰,在空中一个盘旋,随即就凌空直下五百丈,噗地一声落进了深深地岩浆之中。溅起来滔天的岩浆巨浪,咕嘟嘟的沉了下去。

        纪墨咬着手指头,竟自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哆嗦,对罗克敌说道:“阿狼,我怎么看怎么觉得这货就是自杀呢,我怎么那么担心呢……”

        罗克敌大怒道:“你丫的不要叫我阿郎!肉麻死了!恶心死人不偿命怎么地?”

        “呸,你想得倒美,是狼不是郎!”纪墨道:“老子叫你阿狼还叫错了!你不是一向号称狼剑吗?要不叫你贱狼?”

        “噗!”罗克敌一拳打在纪墨脸上。顿时一个熊猫眼新鲜火热的出炉,纪墨大怒:“我好心好意跟你说话,你丫的敢动手……”噗的一拳打了回去,罗克敌往后一仰,鼻血长流,登时勃然大怒。

        随即两人噗噗噗噗的打成了一团,在地上滚来滚去;口中怒骂,手脚也不闲着,急了干脆就用牙咬。

        寂寞与狼的世纪之战,就此上演!

        其他诸位兄弟袖手旁观,一脸的无奈,这样的世纪之战,不说每天都上演也差不多。

        与这么两个活宝呆在一起,若是生活还会无聊,那真是老天爷都不能理解的事情……寂寞啊……浪……“不好!”突然间,顾独行一拍额头,就要冲出去;谢丹琼眼疾手快,急忙一把拉住他:“你干啥?我说顾老二,芮不通敢出去,那是因为人家是凤凰……可你顾老二又算是什么鸟?”

        顾独行急的眼睛都红了:“这混蛋不该下去的……这,这下子可毁了;下面乃是三光大阵啊;一旦岩浆冷却了,整个的几座山与大地就成了整体,芮不通就算没被烤化了,但他深陷入地底,怎么出来?”

        这么一说,众兄弟刹那间面面相觑。

        对啊,现在可是在三光大阵之中!芮不通这货就这么冒冒失失的跳进了岩浆……这……这这……还真是难办了。

        “那也不行!”谢丹琼皱着眉头:“就算是芮不通被困在里面,我们也不能下去,下去除了跟他一起被困,根本毫无效果!而且,芮不通没事,你下去立即就是一缕青烟!”

        “只能另想办法,或者决战之后让莫天机立即车去三光大阵!”

        谢丹琼说道。

        “是的,现在也只有这个方法可想了。”傲邪云深深皱着眉头:“再说了……凡事也不能全往坏处想,芮不通既然敢下去,若是没有一定把握的话,他怎么可能如此冒失?”

        “我就怕他是吃了猪油蒙了心!”顾独行叹息一声,连连跺脚。

        谢丹琼俊眉皱着,叹息道:“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来,我们这些人毕竟还是有欠缺,若是莫天机或者老大在这里,肯定会将这些事情随时都记着,而我们……”

        众兄弟齐声叹息。

        “无论如何,这种错误以后绝不能再犯!”顾独行一字一字道:“这种滋味,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是。”众兄弟一起点头。

        “不过纪墨和罗克敌,董无伤这三个人可以例外。”顾独行冷冷横了一眼,道:“这三个货根本就没脑子!”

        叹了口气,忧心忡忡看着外面正在冷却的岩浆海,皱眉不语。

        无辜躺枪的纪墨和罗克敌张大了嘴,咧咧嘴,翻翻白眼,低下头去;肚子里骂了七八遍。

        这顾老二……等芮不通没事了出来,我们俩非要联手揍你一个狠的!

        ……另一边。

        谈昙和圣族高手是直接看得呆了。

        “精纯的太阳力量!天哪……”一位太阳族的长老几乎要跪倒在地,狂热的看着这一切,浑身颤抖。

        谈昙哼了一声,道:“没出息的样子!这样的太阳之力,给你你能接收了吗?不自量力,眼馋什么?”

        所有人噤若寒蝉。

        不过谈昙心中也在想一件事:莫天机能引动三光下界;那么……能不能搞一个小型的三光大阵?让本大魔王淬炼魔身,锻打魔魂,升华魔神?

        想着想着,想到美处,禁不住嘴角就露出来一丝淫荡的笑容。

        旁边正在以一己之力支撑玄冰对抗岩浆的古一鼓一眼看到,顿时打了个哆嗦,昧着良心说道:“王今天真是太帅了……”

        谈昙潇洒的甩甩头发,手指一指,道:“比这精纯的太阳能量更帅吧?”

        古一鼓很认真的衡量了一下,终于决定实话实说,道:“不如这能量帅……”

        “呵呵呵呵呵……”谈昙阴森森的笑了起来,道:“等会战斗,你第一个出场!”

        “……”古一鼓呆住。

        ……相对两座最高的山,原本是双方阵地,中间还有不少的小山峰之类。但现在,几乎就等于是一马平川。

        完全被岩浆所填满,正缓慢地鼓着泡泡,逐渐的冷却下来。

        但周围的温度,依然保持在熔金化石的热度上,短时间内,不见下降。

        冰雹疯狂的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只砸起来遮天蔽日的水蒸气,然后冲上天空,再度化作冰雹往下砸……楚阳等人隔得有些远,已经将洞口玄冰撤去,一股古怪的味道扑鼻而来,还带着天空中冰雹的凉意……莫轻舞壮着胆子走到洞口,伸手接住了一个冰雹,不由得轻声惊呼一声:“好大!”

        这冰雹,居然足足有鸡蛋那么大,晶莹剔透。

        楚乐儿阴阳怪气的道:“大吧?”

        “嗯,真的好大!”

        “没见过吧?”

        “呃……”

        “很惊奇吧?”

        “呃……”

        楚乐儿感觉自己占了上风,心情大爽,抱着楚阳胳膊撒娇道:“大哥,我想紫姐姐了……我们什么时候去找她呀?”

        楚阳干咳两声,摆出当哥哥的架子,道:“你这么不用功,怎么上九重天阙找你的紫姐姐?那是需要修为地,那是需要条件地,那是需要勤奋地……”

        楚乐儿睁着远远的大眼睛,有些莫名所以。

        莫轻舞温婉的笑了起来,对楚乐儿道:“等我们的修为达到了,我们一起上去找紫姐姐。”

        楚乐儿一阵气馁;突然感觉自己在莫轻舞面前有些不大对劲,分明两人年龄是差不多的,但现在莫轻舞很是有些雍容大度,似乎比自己要成熟的太多太多了一般……自己在她面前,居然自然而然的有一种‘我是小女孩’这样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楚乐儿很不爽。

        道:“那是我的紫姐姐,还是我大嫂,我大哥的老婆!跟你有啥关系?”

        莫轻舞微微一笑:“没有关系,我看看行不?”

        楚乐儿败下阵来,咬着贝齿,重重道:“就怕紫姐姐不喜欢见你!”

        莫轻舞气定神闲,道:“紫姐姐当初临走时还给我留下了一套功法呢;而且,还给我留下了好多好东西,比如这个,比如这个……”

        说着一件一件往外掏,目光绝不看楚乐儿,随即收起来:“呵呵……我都挺喜欢。虽然我跟子姐姐的关系不如你跟她近……呵呵,其实没什么了……”

        楚乐儿彻底地被打败了,因为紫邪情走的时候,就没给她留什么东西;但给莫轻舞却留了这么多。

        不由得一时间怒目而视,却无话可说。

        “紫姐姐给我留下的那套功法叫……九天舞!”莫轻舞有意的逗她,很有些炫耀的说道:“听说就算在九重天阙,也是最顶级的功法……紫姐姐人真是太好了,我也很想她。”

        楚乐儿扁了扁嘴,差点就哭了出来。

        楚阳有些无奈的摇头,将楚乐儿护在身后,道:“你就别欺负她了……”

        有点头痛,莫轻舞虽然记忆恢复了,但性格却是受这一世的影响比较大,很活泼,很……虽然有时候也很沉静,但总体来说,貌似还是这一世的性格做了主导。

        或者是莫轻舞对前世有些不堪回首,刻意的压制了那种前世的性格……莫轻舞笑了起来,门口的舞绝城神色不善的往这边斜着眼看着。

        ……现在交战双方都沉默着,战事暂时停止。

        联军一方看着这边,目中喷火,如欲吃人!

        厉春波等人站在山顶,感受着脚下尚未冷却的热度,临风而立,毫不示弱。

        所有人都不说话;但所有人心中都充满了恨。一旦交战,不会再在别的地方,双方都只能是在这一片战友们同归于尽的地方展开!

        这个思想,在突然间成为了敌我双方所有人的心愿!

        头顶上冰雹如雨,噗噗的狠狠砸在每个人身上,但每个人都全然没有闪避。

        一团一团的热气在岩浆海表面升起,表层已经凝结住了;最迟一夜,这里便将恢复寒冷,变成战场!

        所有人,都不想再拖下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