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三十七章 黄泉路远,劳君相送!

第八百三十七章 黄泉路远,劳君相送!

        厉春波昂然站在山颠,背负双手,目光深邃,神思悠远,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厉家中人一个个的鱼贯而出,静静地站在他身后,除了衣带破风之外,再无任何一点声息。由厉家人组成的队伍越来越长,人数也越来越多,所有人尽都默不作声,就只是一味静静的站着,凝视着下面的那一片地方。

        那里以前是丘陵,是盆地,还有许多起伏的山峦,现在却是一片平地,只是一片平地。

        或者说是一片,坟墓!

        沧海桑田尚需要无数岁月的洗礼,此地的变化却只旦夕之间而已。昨日的鲜活生命,今日的一缕青烟。

        就是这么简单。

        天空中兀自有无数风雷激荡,冰雹急骤的不断落下,越来越密集,冰雹的个头也越来越大,到得后来,几乎有拳头大小的冰雹狠狠砸落。

        众人立身的位置乃是附近山峰最高处,几乎是最接近的天际的地方,全无遮蔽空间,自天而降的冰雹结结实实地砸在众人身上,但所有人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做出闪避的动作,就好像是砸在了别人身上一般漠然。

        哀莫过于心死,心之大悲,痛彻灵魂,区区**上的些须疼痛又算什么!

        “当初这里便是这般的冰天雪地,这万多年以来,厉家子弟为了捍卫这片土地,早不知道死了多少人。这一次保卫家族之战,先是八千人甘心赴死,与敌同归;接着又是一千三百人,尽数丧命在这里!”

        “厉家此次出征,全员计九千九百二十人,如今,已经有九千三百人,永远留在了这里!”

        “他们都去了!魂走九泉,不再复见!”

        厉春波的声音很平静,很淡然,就好象在陈述一件很寻常的事情一样。

        但这些话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来,却让听到的人一个个眼睛都红了,有许多人的抽泣声隐隐可闻。

        “或者未必是不复相见,他们只是先行一步,去打前站,明日,明日我们也会死在这里!不会有人例外,这里剩余的六百多人,幽冥同路,黄泉偕行。”

        厉春波负手而立,在暴风雨在冰雹中,衣袂飘飞,眼神悠悠,道:“老夫当年孤身一人,建立厉家。如今,也将率领你们,去往另一个世界!老夫,还要做前驱!”

        他冷笑一声,道:“但这片土地,一定会记住,他们曾经是姓厉的!”

        “是的!这片土地一定会记住,他们曾经是姓厉的!”所有人同时大吼一声,虽然身受冰冷的冰雹狂砸,所有人尽都是热血沸腾。

        “厉雄图!”厉春波头也不回,厉声叫道。

        “在!”厉雄图雄壮的身子跨前一步,来到厉春波面前。他的身上,伤痕累累,好多处都缠着绷带,鲜血隐隐的渗出。

        “这是我厉家人的战斗,你不是我厉家人,厉家不需要一个外人!”厉春波面色古井不波,声音冷厉:“现在,你给我滚出厉家!即刻,马上,滚蛋!”

        厉雄图脸色大变:“老祖宗?!”

        “你敢抗命?!要我重复说第二遍么?!”厉春波森然道。

        “不敢!我厉雄图虽然也带一个‘厉’字,却并非当真就是厉家子孙,雄图深以此为遗憾,更屡屡受厉家大恩,无以为报!老祖之令换做任何时候,雄图都不敢有丝毫迟疑,但此正值厉家多事之秋,生死存亡之际,雄图若在此时避战而却,有何颜面在立于天地之间?好男儿但求光明磊落,问心无愧,雄图实力低微,却仍愿以死战抗敌!无论敌人如何势大,我们与他尽力周旋,就算最终事不可为,除死无大事,拼个同归于尽总还有机会吧!”

        厉雄图面容厉烈,道:“无论如何,我厉雄图决不会贪生怕死,临阵脱逃!”

        厉春波沉默了一下,道:“白痴,你听不到老夫的话么?你不是临阵脱逃!是老夫将你赶出厉家,你还能听懂人话么?”

        厉雄图梗起了脖子,大怒道:“我不走,我就是不走!”

        “不走?你以为你是谁,老夫的话岂是你可以讨价还价的,还反了你了!”厉春波脸色一寒,突兀的手起一掌,竟是重重劈在厉雄图天灵盖上!

        以厉春波修为而论,就算厉雄图如何防备也是没有用,更何况厉雄图万万想不到这老头竟会直接动手,两眼一翻,连一句话也来不及多说,整个人倒在了地上,人事不知。

        厉春波淡淡的道:“莫天机,这个小子就交给你处置了!三天之内,他不会醒过来!”

        莫天机轻轻叹气,道:“好!我明白厉老的意思,请放心。”

        厉春波沉默了一下,道:“千万莫要忘记,我们当初的约定,还有相思的事情……千万千万。”

        莫天机点点头:“厉前辈请放心,我一定不会忘记,莫天机这点信用还是有的。”

        厉春波点点头:“如此最好!”

        莫天机沉默了一下,道:“厉前辈,我方三光大阵,目前虽然已经启动了日光阵;却还有月光阵,星光阵可以利用,未必没有回旋余地……”

        他说完之后,沉默了好一会,道:“对于厉前辈的决定。是否应该再加以斟酌一二?”

        厉春波微微摇头,动作异常轻微,却十分的坚定。

        “此时此刻,是老夫不想再拖下去了。”厉春波缓缓转身,看着面前的子孙后代,道:“你看这些人,随便哪一个没有数千年岁月的沉淀?”

        “已经丧身的那些人,差不多都是这些人的子孙!”

        “你还年轻,并不知道看着子孙后代在眼前消亡的感觉是什么?这个不是用言语能说明的事情!”

        “我们都知道,只要给你一定时间,使得星光阵、月光阵发动,或者真的可以将敌人再埋葬一批;但你有把握能将他们全部剿灭么?”

        莫天机默然,道:“这不是有没有把握的事情,而是不能,太不现实了,如果在日光杀局没有暴光之前,或者还有一定的机会,现如今……”

        “是的,不现实了,不可能了!”厉春波惨然笑道:“其实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的敌人,远远不只是眼前这些,对方的根基还都未动。不要说不可能得手,就算侥幸能杀光这些人,又有何用?厉家始终无能与整个上三天为敌!”

        “还有,我们真的是等不及了!”厉春波凄惨的笑道:“我们已经等不及去死了!九泉之下,先行一步的众多儿郎此刻想必正面对着许多往昔旧仇,没有我们这些个老鬼压阵,他们有何依靠,岂不是任人欺凌?!”

        莫天机长叹一声,不再说话劝慰。

        睿智如他何尝明白这些人心中的煎熬:看着族人、后辈子孙一个个死在自己面前,如此视死如归,如此壮烈浩然!心中自然是早已经做好了上路的准备。

        或者应该说,心中热血如今已经燃烧到极点!

        若是再不能将之发泄出来,恐怕就要将自己焚烧掉了。

        “既然如此,我便不再劝了,说保重可能有些多余,但天机仍最后说一句,保重!”莫天机唯有叹息。

        厉春波呵呵一笑:“保重么?老夫最后说一个请求,若是……有可能避免,还请剑主大人和九劫中人,莫要参与这最后的决战了!”

        莫天机道:“这个……恐怕很难;相信就算我们不参与,对方也是决计不会放过我们的。”

        厉春波了然的点点头,道:“确实如此。”

        转头不再说话。

        这一夜,无眠!所有人尽都无眠。

        在遥远的西北厉家大本营基地,厉家数十万妇孺,同样无眠。

        一个个或者青丝红颜,或者是苍颜白发,都是静静的站立着,在雪地中,静静地眺望着远方,那一片注定要发生决战的地方,在等待。在祈祷。

        祈祷亲人平安,等待爱人归来。

        有人忍不住失声痛哭,但随即有人大声呵斥;哭声瞬间止住。

        哭声,征兆不吉,在这一刻,绝不允许有任何一点不吉的征兆出现。

        惟有一片死一般的静寂,所有人都在这片寂静中等待着。

        希望有奇迹的出现。

        无边无际的暮色再度君临大地。

        ……之前营造出来的万里晴空一共也没持续得了几天,天际再度被阴云笼罩;噼里啪啦的冰雹足足下到下半夜;然后在犹自炎热的地面上融化成水,升腾为雾气,重返天空,再次循环凝结为霜、为雹,降临下来。

        到了后半夜,降落到地面上冰雹虽然还在持续融化,但,能够重复升腾的雾气已经渐渐减少了。

        待到快要黎明的时候,冰雹已然停止,大地不再过分炎热,地面上明晃晃的结了一层厚厚的冰晶;光可鉴人。

        数千里方圆,千里尽介冰封,平滑如镜!

        黎明。

        一线天光出现的时候,整片冰原,因晨光而无限瑰丽,美不胜收。

        厉春波仰天长啸,声震千里,大声道:“萧二哥!黄泉路远,可来送小弟最后一程?”对面,萧晨雨的声音遥遥传来:“兄弟今朝将行末路,二哥自然是要相送的。”

        厉春波哈哈大笑,道:“有二哥慨然相陪,小弟死而无憾!”

        白袍飘动,整个人突然向下飘落。

        就像一片飘零的落叶,随风而起,随风而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