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百四十三章 西北决战【五】

第八百四十三章 西北决战【五】

        一声惨叫,厉左浑身血肉模糊的翻滚而出,这一瞬间地接触,竟已身中了千百剑;几乎被削成了骨架;竟是全无没有自爆机会,紧接着又有数百道刀光剑气同时落下,连一声惨叫也来不及,厉左就已经化作了一片虚无!

        勉力支持的三角阵,刹那间被强力攻破!

        “阿左!”厉右惨厉的大吼,突然不要命的冲了出去。

        厉左厉右,原是孪生兄弟,性子相似,修为亦复相若,这万年多来一直都在一起,形影不离,须臾不曾分开,此刻突然失去另外一人,厉右只感觉万念俱灰,连眼睛都已经模糊。

        万年的孪生兄弟,对地联手,如有神助;默契之高,冠绝天下;但弱点也正是在这里:只要死一个,另一个也自然随之崩溃!

        对方联军至尊看着厉右无意识的扑来,眼中泛出残酷的神色,迎着厉右,四位八品至尊两位九品至尊同时迎上!六个人,随便一个人单打独斗也不会弱于厉右多少,有这么六个人封锁,厉右就算是自爆,也必将被六个人联手挡下来。

        厉右大声嚎叫,无视看在身上的刀剑,合身扑上去,似乎要拥抱空中的血雾,就像是这些年拥抱自己的弟弟。

        “阿左!我和你一起去见爹娘……”厉右狂吼一声,泪流满面。

        噗噗噗噗,四柄剑同时刺入他的身体。厉右恍如不觉,只是双手张开,在空中接住一片血雾,脸上露出童稚的笑:“我们一起去见爹娘……”

        这一刻,一切都不如拥抱兄弟来得重要!

        合共四位至尊的强横力量在他体内轰然爆发,厉右一声不吭,瞬时化作了漫天血雨。

        “啊~~~~~~”厉相思仰天狂吼!两颗眼珠子刹那间便的一片血红。

        族人的牺牲,让厉相思彻底的失去了理智。

        万年来,从未有过的某一种暴虐和毁灭的情绪狂暴升起。

        厉相思狂暴的大吼着,这一刻,他已经忘记了一切,再也没有任何的顾虑!

        对于来生相会,对于刻骨相思,此刻竟也以不在心中。

        有的,就惟有毁灭!

        报仇!

        面前这些人,就是造成自己家园毁灭的罪魁祸首!

        自己的亲人,就死在这些人手里!

        不报仇,还有何面目活在天地之间。

        厉相思狂暴的大吼,手中相思剑突兀片片碎裂,他深深吸气,仰天大吼,整个身子骤然鼓胀起来!

        “阻止他!”一位联军九品至尊大吼一声。

        厉相思已臻八品至尊巅峰之境界,此刻联军几位高阶至尊尽都在剧烈损耗之后的回气之中,一旦爆炸,必然造成毁灭性的破坏效果!

        所有人同时上前,此时再不上前,陪葬的也许就是自己。

        厉春波此刻正被萧晨雨压得喘不过气来,突然听到下面传来儿子万念俱灰的绝望大吼,心中陡然一震,转头望下看去。

        正看到厉相思仰天大吼,四周刀剑如雨的落下。

        厉春波一声大吼,突然间舍弃了萧晨雨,身子流星一般的冲了下去。身后空门大露!

        萧晨雨顺手一剑,剑气如雷霆迸发,噗地一声射进了厉春波的后心,这一剑的得手,竟然是来得如此容易!

        这下的意外得手连萧晨雨都愣了一下。

        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虽然修为远胜厉春波,但若是想要将之格杀,怎么也要漫长的战斗之后……但现在却是如此轻而易举的得手了。

        此刻,厉春波后心要害受了足以致命的重伤,但却像是没有任何感觉一般,流星一般飞坠!

        儿子如论如何不能自爆!

        自爆,就是魂飞魄散;万年遗憾,一世相思又要怎么办?

        我毁掉他的一生幸福,但我总要给他一个来生的指望!

        下一刻,厉春波已经厉啸着,飓风一般的冲进了刀光剑林之中,无数的刀光剑气雨点般落在他身上,都被他强横的修为强行震飞出去,一阵风一般来到厉相思面前!

        厉相思已经将自身全部修为尽数压缩,正要与敌同归于尽,突然间父亲出现在眼前,不由一惊,道:“你……”

        “逆子!”厉春波一掌拍在他的丹田:“万年相思之苦,难道白受了么?”

        一掌之力,竟将厉相思压缩到极限的自爆真气尽数打散!

        厉相思正要说话,厉春波已经一掌拍在他的头上:“孩儿,若有来生,莫要苦相思!莫要怪罪糊涂的为父!”

        咔嚓一声,厉相思脑浆迸裂!

        最后时刻,厉春波亲自出手,将自己儿子击毙!

        这一刻,周围联军无数高手,尽皆是目瞪口呆!真心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事情,一时间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反应。

        这……这他娘的是怎么回事?

        厉相思自爆,已经成为定局,自己等人都已经无力阻止;但突然出现来阻止的人,竟然是厉春波!

        厉相思的亲生父亲。

        他不仅阻止了儿子的最后自爆获取代价,而且更亲手一掌,将儿子击毙了!

        厉春波一声大吼,拎起儿子还有最后半口气的身体,腾空而起,将之远远扔了出去,喝道:“九劫剑主!拜托了!”

        楚阳远远的凝重的说道:“前辈放心!相思来生不相思!”

        “嗷……”一声雄浑龙吟破空响起,傲邪云腾空而起,在空中一个翻滚,突然间天空中金光大作,一尾长达数十丈的金色巨龙赫然出现!

        金龙腾空!

        金龙秘典的至高绝学!

        以傲邪云现在的修为,就只能用一招而已,而且,也只够用一次就要力竭;但此刻,却只需要这一瞬间而已!

        金色巨龙闪电般进入战圈上空,凌空接住厉相思的尸体,掉头绝尘而去。

        来去之速,用闪电来形容都是一种亵渎,那是超越速度极限的速度!神速!

        楚阳亦已纵身迎上,两人在空中相遇,补天玉与天瓣兰同时出手,送进厉相思的口中。

        一道虚影突然间在厉相思头顶上“呼”的冒了出来,漫天阴云之中,这条虚影白烟竟然格外的清晰;厉春波如飞而来,死死地盯着那条虚影。

        眼中突然间泪如雨下。

        这时候的厉春波就只是一个老人,一个欲送儿子远行的父亲,仅此而已!

        那条虚影眉眼宛然,正是厉相思。

        厉相思虽已身故,元灵却得保全,神智尤在,此刻看着自己父亲,眼神中满是深深的孺慕与不舍,身形一个扭曲,竟在空中跪倒,向着厉春波连续磕了几个头。

        厉春波身子在空中一个踉跄,哈哈笑道:“去吧,孩子!记住,来生莫要苦相思;为父心痛得很!你今生为情而苦,相思万年,为父何尝不是心如刀割,痛悔万年!”

        “孩儿,去吧!见到你媳妇,就说,老夫认她了!今生对你们不起,却也无法弥补了,遗憾,甚憾……哈哈哈……”

        厉春波大笑之余,掉头而走,向着空中正在激战的萧晨雨与曲向歌冲去。

        竟是再不回头,唯有在他所过之处,点滴眼泪,随着鲜血一同落下,泯灭无踪。

        孩儿,来生;一定要幸福,莫要相思苦,一生当轻笑,终生莫愁苦。

        厉相思的虚影跪在空中,兀自连连磕头,想要开口说话,但他现在却是不能出声说话的;最终身不由己的向着高空升起,那个跪着的虚影,始终就那么跪着,完全消失在天际。

        父亲,我早已不怪您了!

        您当初反对,虽然是不查事实,但初衷始终也是为了我好……我……一定记住您的话。

        您放心吧。

        这些话,他并没有说出来。但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能从心底清晰地感受到。

        厉春波,在最后时刻亲手击毙儿子,却保全了儿子的魂魄,让儿子还有无憾的机会!

        父子之间的一生一世的缘分,今日今朝,此时此刻,终于告一段落。

        厉春波无数次的想要回头,想要再看一眼儿子的踪影,但他却始终没有回头,只是沉默地再度站到了萧晨雨的面前。

        萧晨雨见厉春波归来,也意外的停了手,三个人成品字形在空中站立着,向着空中消失的厉相思的灵魂做着默默地告别。

        萧晨雨无论如何,也不会在这种时刻做出打搅。

        虽然他终究还是要杀厉春波;但却绝不会在此刻出手。

        下方的战局已经全面平息。

        就唯有空中三人,还有此次战役的最后一阵尚待完结。

        厉春波眼中满是欣慰的笑意,另有一股异常古怪的光芒,他的身子莫名的摇晃了一下,道:“萧二哥;到时候了。”

        萧晨雨脸色沉重,微微点头,道:“兄弟,一路走好!恕为兄不远送了!”

        长剑流光一闪,已经再次刺入厉春波的心脏!就那么停着不动。

        厉春波并未作任何躲闪的动作,竟连闪避的念头都没有,他只是低下头,苦笑着看着胸口的长剑,伸出手,紧紧地攥住了剑身。鲜血从他心口流出,从他手中流出,滴滴落下。

        他抬起头,平静的笑了笑:“我本想,最后若是我与向歌两人一起自爆,就算杀不了你,也要让你负上数十年无法恢复的伤势……但事到临头,还是没有……呵呵……”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