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百四十四章 西北决战【终】

第八百四十四章 西北决战【终】

        萧晨雨长长吸气,眼中露出一丝愧疚,道:“我懂!你直到死的这一刻……还是认我这二哥的……但却是二哥亲手杀了你,是我对不起你,此事于你无憾,二哥却要遗憾终生,若有选择,我宁愿受伤的……”

        厉春波淡淡的一笑,道:“若你受伤,就轮到我遗憾了,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们早已不将我当兄弟……但我还是……”

        他轻轻的笑笑:“二哥,小弟身故,总要有个陪葬,就让你这口剑,陪我殉葬吧……”

        萧晨雨松开剑柄,身子往后飘退:“兄弟……”

        眼泪终于忍不住掉落下来。

        厉春波呵呵一笑,似是还想要说些什么,但却终究没有说出口,随即整个身子突然间无声的爆炸,化作炽白色的烈焰,在空中燃烧。

        九品至尊,将自己的灵魂灵识神念,统统在这一刻化作了烈焰!

        正如他先前所说:我已经对这世界厌倦之极,纵然能有来生的机会,我也不要!

        万年交情的兄弟都能背叛,还有什么能是真实的?

        这样的世界,我不要……白色烈焰在空中燃烧,萧晨雨的随身宝剑,竟然就在其中融化。一点一点的化为铁水,最后连铁水也点滴消失,一切尽归虚无。

        曲向歌手腕一震,手中的墨色长刀突然发出一声凄婉的声音,从中而断,他仰天大笑:“一日为兄弟,一生为兄弟;纵然你其他的兄弟不陪你,可是我曲向歌,是要陪的!你总有一个好兄弟!”

        “厉春波,我要郑重的告诉你,你这一生中,还有一位兄弟!真正的兄弟!”

        曲向歌哈哈大笑,转头看向萧晨雨,眼中充满了鄙夷与不屑,喝道:“其他的那些个,是他们不配做你的兄弟!并不是你没有兄弟!”

        身子飘起,义无返顾地冲向那道炽白的火焰,忽的一声,炽白色的火焰突然增加了一倍,只得须臾,曲向歌的整个身体就在火焰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两位九品至尊,最终甚至没有选择杀敌残敌。

        而是直接自己焚烧了自己。

        两人都是高傲到极点的人,既然死已是定局,那么拖着一些蝼蚁陪葬,实在没有意义,更重要的是,他们不配!

        二来……也是一种无声的请求:我们摆明了手下留情,那么,我厉家数十万妇孺,你们看着办吧!

        想杀就杀了,反正我们肯定是看不到了。

        但若是万一还感念一些旧情……那么,就随便了……整个天地间突然陷入一片寂静之中!

        萧晨雨怔怔的在空中站着,在这一刻,他只觉得心中杀意全消。连亲弟弟的仇,都完全的忘了。

        他的耳朵里,似乎还回荡着厉春波与曲向歌的话。

        “我本想,最后我若是与向歌我们两人一起自爆,就算杀不了你,也要让你负上数十年也无法恢复的伤势……但事到临头,还是没有……呵呵……”

        “若你受伤,就轮到我要遗憾了……”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们早已不将我当兄弟……但我还是……”

        “一日为兄弟,一生为兄弟;纵然你其他的兄弟不陪你,可是我曲向歌,是要陪的!你总还有一个好兄弟!”

        “厉春波,我要郑重的告诉你,你这一生中,还有一位兄弟!真正的兄弟!”

        “其他的那些个,是他们不配做你的兄弟!并不是你没有兄弟!”

        ……他怅然的站在空中,喃喃道:“我不配么?竟是我不配么?是的……我不配,我确实不配,你可以无憾了,你有兄弟相陪。”

        “若有一日,我萧晨雨穷途末路,可还有人会如此陪我?我注定是要遗憾的,因为我最后的兄弟竟是被我亲手杀死的!”

        思量之间,萧晨雨惊觉自己竟是无限悲凉,对于已经死去的那两个人,竟感到了无限的羡慕。

        因为这样的兄弟,自己没有,最后的那个,也被自己杀死了!

        或者应该说,那场烧烤醉酒之日,酒樽碎裂之时,那个兄弟就已经不在!

        白色火焰渐渐燃烧殆尽,最终消失得了无痕迹。

        萧晨雨肃容站立,良久不动,突然深深地躬下身子,深深鞠躬,低声道:“厉春波,我的确不配做你的兄弟!我真的很羡慕你,至死都有兄弟相伴!”

        突然一个踉跄,“哇”的一声,接连的喷出来几口鲜血,脸色惨白若死。

        以萧晨雨的修为、目前的状态而论,除了功力消耗许多之外,几近全无伤损,这一口却是伤心之血,心伤之血,满腔悔恨,尽在这一口心血之中。

        厉春波未死之前,萧晨雨始终觉的,自己就算真的杀死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此刻,当厉春波真的永远消失在这个世上的时候,萧晨雨却突然间感觉到心中莫名空寂寂的,没抓没捞,似乎天地也在这一刻静寂无声。

        一时间,心如刀绞一般的难受。

        他疲倦的闭上眼睛,微微喘气。心头却突兀地浮现出一幕幕往昔情景……犹记得,万年之前,众家兄弟们初次见面,那时的兄弟,全无利益牵绊,犹记得,那个十来岁的小孩子,故作成熟的站在自己面前:“我就是厉春波。你是萧二哥吗?”

        “萧二哥,我和叶秋叶打架了,我好痛,你帮我出头……”

        “萧二哥你好厉害!你要是我亲哥该有多好!”

        “萧二哥,咱俩永远是好兄弟!”

        似乎瞬间长大了,那个白袍青年亲切的看着自己:“萧二哥,我这里有好酒,兄弟敬你。”

        似乎在某一次两家争夺某利益的时候,那时的厉春波已经是白衣中年人,当着两家人,轻描淡写的说:“是萧二哥想要的东西,我们厉家放弃!”

        如此决断。

        如此的毫不犹豫。

        “兄弟要什么,只要我有,我都给,无论什么。”某一次酒后,厉春波淡淡的笑着。

        如今,他死了。

        自己亲手杀死的。

        临死前,连自爆都没有,永远消失在这片天地之间。

        难道万年的岁月,漫长的光阴,竟然真能够泯灭一切真情吗?

        想起厉春波临死之前欲言又止的微妙神情,萧晨雨突然感觉心中仇恨全消,只有无尽的悲哀与悲凉。

        他只感觉自己的灵魂在这一刻都空无了,九劫剑主以及他的一干兄弟明明就在对面山上;但他此刻却连报仇雪恨、创造传奇的心思都没有了。

        只感觉到无比的疲倦。

        就好象想要迫不及待的倒头大睡一觉,却又想要罄尽足堪一醉的美酒,酩酊大醉一场。

        一如当年与厉春波全无芥蒂、全无隔阂的对坐豪饮,畅怀大笑。

        厉春波现在虽然死了,但他却对厉春波充满了无尽的羡慕!

        这才是一辈子!一个男人的一辈子!

        哎!

        萧晨雨竟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全无任何精神的从空中落下,落下地,脚下竟自立足未稳,又是一个踉跄,心中再起一阵剧痛,似乎灵魂缺失了那样的剧痛,哇哇哇的接连又是三口心血吐出,尽都殷红鲜艳!

        与厉春波和曲向歌战斗,他虽然也多少受了点内伤,但却绝对不至于如此严重。绝对不至于连续吐出心血的程度!

        但此刻的萧晨雨却是感觉抑制不住的想要吐血,抑制不住那种剧烈的灵魂痛苦!

        似乎将自己的鲜血吐光了,吐尽了,才能舒服一点。

        一位八品巅峰至尊伤痕累累的走过来:“萧老,我们……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萧晨雨疲倦的挥挥手:“不要问我,一切你们看着办,所有事都不要再问我!”

        哪位高手迟疑了一下,道:“我是说下一步,咱们是找九劫剑主和九劫……还是杀去厉家大本营……”

        “啪!”萧晨雨重重的一记耳光拍在他脸上,暴怒的说道:“你聋了!?我说不要问我,是所有事!你听到了没有?!听明白没有!混账东西!听不懂人话么?”

        那位八品至尊被他这一巴掌直接打出去数十丈,身子有如陀螺一般旋转不休,几乎被一巴掌打掉了半条性命,但却什么都不敢再说。

        再多说几句,没准就把小命饶上也说不定!

        萧晨雨步履蹒跚的走了两步,径自进入了一顶帐篷;这却是一顶可以行进的雪橇帐篷,他进去之后,就把门帘放了下来,再也没有半点声息传出来。

        联军众人面面相觑,心道:“你不说话,让我们怎么办?究竟是继续战斗九劫?还是去洗劫厉家?最重要的,厉家剩余的那些个妇孺杀是不杀?到底怎么办?您啥都不说,我们怎么敢擅自做主张?”

        第五轻柔缓步而来。

        众人顿时大喜,还有第五总指挥在这里,等于是有了主心骨,第五轻柔的话,就算是萧晨雨也是轻易不会反驳的。

        “究竟如何做,你们不要问我。”第五轻柔摇摇手,神态竟显几分萧索,道:“从决战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不再是联军的总指挥;还有,之后牵扯实在太多……厉家万多载的基业,有多少妇孺……这都是值得考虑的事情,这是你们九大家族内部的问题,所以……我不参与任何意见。”

        …………老婆说去医院,被我坚决拒绝了;实在是……丢不起这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