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百四十六章 受恩深处宜先退,得意浓时便可休!

第八百四十六章 受恩深处宜先退,得意浓时便可休!

        一旦进入岩浆之后,芮不通即时感到无限精纯的热力源源不绝地涌进自己体内;凤凰真元以一种飞快的速度迅速充盈,芮不通感到无限的幸福,都是力量提升,但这可比凤凰涅盘舒服多了……他却也知道自己的时间并不多,一旦有所耽搁,等到岩浆冷却下来,那可就是大大的浪费了;尤其是机遇难得,岂能错失,于是乎开始心无旁骛的全力吸纳。

        全力吸纳之余,什么也不管了,到得后来,貌似连最后一点热量也吸进体内,这才自觉心满意足,没有错失天赐良机;此刻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修为已从至尊六品提升到了至尊七品巅峰,貌似只差临门一脚就能突破至尊八品的地步,芮不通几乎要忍不住仰天狂笑。

        实在是太爽了!老子现在可是众兄弟之中的最强者,甚至尤在楚老大之上,那谁谁谁,不服练练?!

        意气风发的芮不通恨不得马上回到兄弟们身边,大肆炫耀一番,咱也能有今天!

        但随即芮不通就发现,自己貌似高兴得太早了!

        修为是实打实的提升了,还提升了许多,可是……自己被困在地底下出不去了。

        最悲催的是,还要被活生生的困在了一片岩浆形成的岩石之中。

        芮不通出用尽了全身力量,竟也不能动一动,突然想起来这是莫天机的三光大阵。刹那间就哭了,差点儿崩溃。

        即便是芮不通真是八品至尊,也不可能撼动因三光大阵而变异的大地,何况他还差一点点……我靠,我怎么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那一刻,芮不通悔恨难当,泪流满面,能提升修为是好事,可是因提升修为而把自己困死憋死就大大的不好了,这叫什么事啊?!

        他老哥就在这下面呆了这么长的时间,等到战斗结束,莫天机解封三光大阵的时候;芮不通真正快要憋死了,凤凰涅盘如何犀利,也不能没空气,地下就没空气,若非修为大进,大幅度延长的闭气的时间,某鸟就是历史上第一位意外身故的九劫了!

        而且还是自己憋死的……好不容易脱困,亟不可待的冲出来,先在空中耀武扬威的转悠了七八圈才落下来,黑着脸埋怨道:“怎么这么久才打开大阵?差点儿让我憋死。”

        莫天机哼了一声,一巴掌将这位七品至尊生生打了一个倒栽葱:“亏你还有脸说!我的星光大阵,月光大阵就因为你而中途夭折!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芮不通摸着脑袋,敢怒而不敢言的低下头去。

        “别在哪炫你的鸟了,赶紧找件衣服穿上,我们快去,厉家的妇孺……还有数十万,难道真的看着他们被屠戮不成?”楚阳摆手催促。

        “是!快走!”众兄弟顿时想起,一路如飞而去,独把某鸟留在原地。

        芮不通愣在当地,老子可是七品颠峰至尊了,老子这么大的进步怎么都没人发现呢?也没人恭维两句呢,老子现在可是众兄弟中的第一人了,刚才老大说什么,眩鸟,什么眩鸟……正意吟着,一阵凉风吹过,芮不通激灵灵打个冷战,下面怎么凉飕飕地,低头一看,救命啊,我的衣服呢?怎么光溜溜呢?老子刚才还在天上转悠的七八圈呢?这脸他娘的丢到姥姥家去了!

        …………另一边,联军方面的大队人马在迅速前行之中,就像一群饥饿已久的狼,向着一群洁白美味而全无任何反抗力的羊羔赶去。

        事实也确实就是如此,只不过更血腥更残酷更冷血更贪婪更能见证人类的阴暗面而已!

        所有人心中都在残酷的想着,贪婪的想着;万多年的长久积累,那如山的财富,漂亮的厉家女人,那即将飞溅的血花,美妙的哀求声音。

        那里,那里有的可是厉家的人,曾经与我们齐名的厉家;现如今,今时今日,下一刻就要彻底倒在我们的屠刀之下了!

        再不会有多强的反抗力量,甚至可能完全没有任何反抗力量了,完全任我们为所欲为!

        那种人为鱼肉,我为刀俎的快意感觉这么一想之下,心中更加泛起由衷的快感。

        真心迫不及待的渴望那一时刻的到来。

        然而,正在众人急速奔驰之中——联军之中的其中一队人马霍然停下。

        行进中的所有人都有些不明所以,难道有什么意外变数么?

        有敌袭?没发现啊!

        “诸位,如今大局已定,厉家余孽不足为患,我们这边伤疲交加,不堪重负,急需养息,就不参与后边的行动了,在此告辞了。”

        兰墨封长身而出,抱拳告别:“在下等兰家人受第五总指挥托付,护送总指挥回南。我兰家如今式微,此次决战,出力极少,厉家财富,自该归出力者所有,兰家自知不够资格妄动,至于原先商定好本该拿到的那一份就索性奉送各位了!山高水长,再会有期。”

        “嗯?”陈剑龙等人狐疑的看着兰墨封,这小子是没长脑子。还是脑子里长了酶?

        “告辞!”兰墨封等一干人转身而去。

        第五轻柔却自越众而出,神态很有些萧索,又有些无奈的意外,轻笑一声,道:“轻柔说是个总指挥,不过乘诸位前辈不弃,挂个名而已,今日战局已了,再无大战,正好与诸位告辞,诸位莫要见怪。”

        众人也尽都想不到第五轻柔在大功告成之余居然立即就要抽身而退,一时间竟然意外得说不出话来。

        第五轻柔可与式微的兰家不同,说句不客气的话,在各大家族眼中,他的谋算作用绝对要更在如今的兰家之上,甚至各大世家早已有默契,这次收取厉家利益,可以不给或者少给兰家,却是要分配给第五轻柔一份的实实在在利益。

        但他居然也不要了?

        “大家相识一场,临行前,轻柔给诸位一个忠告。”第五轻柔神色复杂的变幻了一下,沉声道:“凡事,莫要太……莫要太过;得意之时需谨慎,进步之前有钢刀……”

        众人鸦雀无声。

        “受恩深处宜先退,得意浓时便可休!”

        第五轻柔松了口气,微笑道:“告辞!”

        “总指挥一路顺风,后会有期!”陈剑龙等人也是松了口气。

        若是第五轻柔还在,给他的那份利益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分了,给多了众人自然不高兴,给少了,就要换第五轻柔不开心,若是被这样的智者记恨,绝对不是一件美妙的事情。这么走了,也好。反正也用不到他了,至少眼前是用不到他了。

        第五轻柔挥挥手,走到萧晨雨雪橇前亲口告辞,然后衣袂飘飘的站在荒原矗立了一会,终于一声长叹,上了另外一架雪橇屋,近乎全无声息的离去了。

        各大家族之中有人的神色挣扎起来。

        良久,竟然有七八十人越众而出,道:“第五总指挥对我等有大恩,如今他远行回南,兄弟曾受总指挥救命之恩,不得不去相送,这里利益终属身外之物,吾等就不取了;诸位,我们来日再见。”

        拱拱手,一干人紧追而去。

        又有一些人站出来,拱手告辞。

        如此接二连三的走人,竟然在瞬间的功夫,少了不下于两百人。

        若再加上兰墨封以及兰家那八十多人,基本等于是一下子走了近三百名高手。

        陈剑龙跺跺脚,嗤了一声,道:“一群二百五!到了手的好处还要往外送,他们不稀罕,我们稀罕,我们走!”

        继续往北。

        虽然凭空少了差不多三百人,但对于现在这支五六千的队伍来说,少了三百人不说是九牛一毛。却也是无关大局的,并不影响整体实力。

        雪地上,一行人急速往北,另一小撮人飞速往南,只不过瞬息之间,就彼此再也看不到了。

        “总指挥,为何在此时离去?将入宝山却空手而回?”雪原上一个声音低低的问道。

        一声轻轻的声音说道:“既然什么都得不到,早离开与晚离开,岂不是一样?”

        “什么都得不到?”先前的声音顿时大吃一惊:“厉家已灭,万年积累,岂同小可,财富如山,也只等闲事,怎么会什么都得不到?”

        第五轻柔无奈的笑:“那里还有厉家妇孺。”

        “厉家妇孺人数或者不少,却又能有什么战斗力?”

        “她们自然是没有战斗力;但九劫剑主有!”第五轻柔轻轻道:“九劫剑主楚阳,是绝不会允许他们肆意伤害妇孺的。若是他们之前承诺只取财富,不伤妇孺,楚剑主或者可能不加以阻拦;但他们已然放言将伤害妇孺,血洗厉家,那么……那里,即将成为修罗地狱了。”

        “就凭九劫剑主那几个人,可能么?”兰墨封怀疑地问道。

        “把最后一个字去掉吧。可能,就凭九劫剑主一人已经足以!”第五轻柔淡淡道:“我说的不是他的实力,而是他的影响力!”

        兰墨封倒抽了一口冷气。

        “若是楚阳这一边能占到上风,逼退或者全部杀死这几千人,还不会有什么事。但若是楚阳等人居于下风,一番大战之余,厉家妇孺最终还是不免于难……难么,我敢肯定,剩下的几大家族,在他朝被九劫剑主覆灭的时候,同样也将面临鸡犬不留的惨淡下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