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百四十九章 恶贯满盈!

第八百四十九章 恶贯满盈!

        厉绝和厉拔天兄弟两人浑身冰凉,两人都没有想到,这个大阵竟然是已经到了极限,只是多了这么一个人,就已经被撑爆了!

        这一刻,厉拔天心中无限后悔。

        “这是怎么回事?”一个白发潇潇的老妇人浑身浴血的飞奔了过来,逼问厉绝和厉拔天。

        这是妇孺之中修为最高的一人,也是厉家某一位祖辈的遗孀;向来沉默寡言,从不参与家族事宜;此刻却是最冷静的一人。

        厉绝本来在外面,此刻却突然出现在凭空出现的那一片空地内中,却本身就透露着诡异。

        还有,正是因为他,这里才暴露出来的,之前明明毫无踪迹。

        这分明是一个绝密的隐藏地点,却不知为何暴露了……所有的疑问都指向厉绝,绝对与厉绝有直接关系!

        这一刻问话的时候,真是咬牙切齿,睚眦欲裂。

        “这……这是一个保护大阵……”厉拔天此刻也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下意识的将所有事情尽都源源本本说了出来。

        所有人同时呆住了。

        所有女人同时绝望!第一次是真正的绝望了!

        “按照你的说法……这些人其实是家族特意隐藏的后辈,完全有可能逃出生天的血脉力量……如今,却被厉绝一个人的私心给破坏了?”

        随着这句问话,数万女人的目光齐刷刷的一转,恶狠狠地聚焦到了厉绝的脸上!

        对男人最重要的可能是家族,是事业,是利益!

        但对于女人来说,最重要的永远是自己的孩子,这点可以凌驾在一切之上!

        此刻,一下子知道自己的孩子原本大有希望活下去,却被厉绝这个自私的畜生给害了,顿时那一股怨愤简直能让天也塌了下来。

        这一刻,人人尽都是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厉绝一口口的咬死,活活咬死。

        “恐怕就是这个样子的,事情竟是这样的……”那位地位最高的老妇人无力的说道:“我曾听他们男人说过,一个人也不许多出来,如今,显然是厉绝用了某种秘法想要躲进去,希图活命,结果把大阵撑爆了,阵法一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厉绝!你这个畜生,你该死!那么多人都死了,你为什么不死!你这个祸害!”十数万人顿时就气疯了!

        这简直就是断子绝孙的绝大仇恨啊。

        能做到这一切的,就只有异体同心!

        一时间所有人也都明白了。仇恨地望着厉绝和厉拔天,咬牙切齿的声音响成了一片!

        该死的人!

        厉家都已经到了这种穷途末路的地步了,这两兄弟居然还要这样搞鬼,坑害全族!

        现在好了,真正的满门被杀,彻底覆灭了!

        那边的陈剑龙本来也在满头雾水,不过他修为精湛,又早用神念锁定了事发的核心位置,竟也了解到了事情的大致情形,自然也就明白了事情的始末,不由得有一种天上掉下大馅饼的感觉。

        今天还真是老子的幸运日,原本打算抓个胆小鬼方便找宝藏,没想到却把一大票隐藏的祸患都给抓出来,当下哈哈大笑:“妙极,妙极,我正愁着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厉绝啊厉绝,你可真是帮了我的大忙了,老子一定不杀你,你可是老子的贵人啊,哈哈哈……”

        这一笑不要紧,厉家妇人们新仇旧恨涌上心头,突然齐刷刷的舍弃了敌人,疯了一般冲了过去。

        “你这个该死的畜生!”

        叫骂的声音几乎就是变了调了;厉绝和厉拔天几乎就是被生拖活拽的从人群之中拉了出来。

        随即,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恶狠狠的和身扑上,狠狠的一口咬在了厉绝的脖子上,生生的撕下来一块肉,满口鲜血,绝望的大吼:“我要吃了你!你这个混帐王八蛋!你害死我儿子!”

        另一个妇人也疯了一般满脸是泪的冲上去,一口雪白的牙齿狠狠的咬在厉绝身上:“混蛋!我吃了你!……”

        随即无数的妇人冲上去,完全是用牙咬的,向着厉绝,厉拔天冲去着。

        厉绝恐惧的两眼之中全是白色,只来得及说出来一句:“救我……快救我去……开启天网遁……”

        下一刻,早已被人潮汹涌的淹没。

        厉拔天只来得及抵挡了一下,就接着被人潮淹没;同样的遭遇,发生在他的身上。厉拔天可说是彻头彻尾的冤枉;完全是被厉绝拖累了;但是现在……谁还管他冤枉不冤枉?

        这些女人的疯狂程度,连一边联军高手看到了,也尽都一个个的背心直冒冷气。

        厉绝厉拔天的惨叫声求饶声不绝,越来越低,终于无声无息。

        这些个女人真个疯了,竟是用自己的牙齿,将厉绝和厉拔天兄弟两人活生生的啃成了骨头架子!

        可见其心中的愤恨,究竟是有多么的刻骨怨毒!

        有常言道,恨不能食其肉,寝其皮,总难得亲眼一见,今日却是亲眼目睹了什么恨得能食其肉,至于寝其皮则还需要机会,因为都连皮带肉一切吃了!

        这股怨毒到极点的气息,让众位至尊在一边也只能看着,一时间竟不敢插手干预,有些人还一个劲的哆嗦,仿佛被啃得人是他一样,却完全忘记了,他所拥有的实力根本就不是眼前这些女人所能撼动的。

        恐怕所有人都不会想到,厉绝这两兄弟会落得这般下场!

        竟是这个死法,被一群女人活生生的一口一口的咬死。

        此刻,厉家所有人都陷入了极度疯狂的绝望之中。

        原本知道整个家族覆灭在即,一道上路,大家倒也并不是很激烈;死,已是定局;还有什么可激动的。

        但突然间听说自己的孩子可以活下来的,而且还是非常有效的手段,希望被无限放大,自己孩子、后裔可以活下去,自己纵然死了,也可欣慰。

        这个结局已经比全族覆灭,鸡犬不留幸运太多,可此刻,竟被人,还要是自己暴光了出来,彻底暴露在敌人的屠刀之下……这股恨意,简直是比天高,比海深。

        一直到厉绝和厉拔天两人变成了两具彻头彻尾的骨头架子,甚至有许多骨头都被啃碎了,完全不复人形了,这股冲天愤怒才终于有所消散;但随之消散的,还有先前那种与敌人决一死战的坚强意志,这一刻,却如同是被抽掉了脊梁骨一般的消失了。

        就算再坚持,也已经没有了意义,无论生死,无论如何,也没有意义了!

        就算能杀死再多敌人又能如何?最终还是难免一死;而且还要连同自己的孩子一起去死!

        再也没希望了。

        希望破灭,生存**覆灭,所有人都仿佛丧失了灵魂一般!

        一时间,连最后的抵抗都不想抵抗了。

        面对这么多的高阶至尊……即使是倾尽全力也不一定能杀死一个!还徒劳的抵抗什么?

        陈剑龙举起手,森冷的喝道:“所有人,一起出手!斩尽杀绝、鸡犬不留!从此西北,再也没有厉家!没有任何一个姓厉之人!”

        “吼!”所有人同时答应一声。

        眼见屠刀即将再起!

        突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说道:“斩尽杀绝,就凭你们吗?”

        这个声音的主人正是九劫剑主楚阳。

        陈剑龙大怒道:“九劫剑主,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徒惹烦恼!”

        楚阳淡淡道:“天下闲事,见者有份;本剑主非要管上一管,你待如何?你又能给本剑主什么烦恼?!”

        陈剑龙与诸葛家族的领头者彼此对望一眼,均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莫大喜意。

        九劫剑主若是一心要跑,彼方人数虽众,实力虽强,却实在没有人把握能够拦得住他们,但若是对方非要管闲事的话,势必不能随时撤离,那么自己这里的人手完全有可能将九劫剑主永远留在这里!

        只要他们真的在乎厉家的妇孺,那么,这些人就是莫大的牵制!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舞绝城也出手,也没有太大的用处,毒可是不长眼睛的,尤其是对那些实力低微的妇孺,一旦用毒,先死的一定是他们,如此舞绝城必然多有顾忌!

        这样以来,一共才几个人要面对五六千的高阶武者死战,纵然你有滔天之能,又能如何?

        突然,一个声音冷冷的突兀说道:“所有人退后一步。”

        一个瘦削清癯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厉家那边的人群之中,一股青烟呼呼的冒了起来。

        联军方面当先的几人,突然一跤跌倒,竟无一例外。

        “毒!大家快退!”陈剑龙首先往后飞退。

        这个突兀出现的身影,正是毒医舞绝城。

        同样是毒烟;厉家人闻到了却没有事情;但联军闻到了却是人仰马翻;毒或者没长眼睛,舞绝城却是有长眼睛的,舞绝城运毒手段,显然超出一般人的想象,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大宗师境界!想毒谁就毒谁,绝不会随便殃及池鱼!这就是舞绝城的用毒手段!

        只是一道青烟做屏障,居然生生将厉家人与联军众人给分开了。

        “舞前辈,您这么做是确定了要与我们为难吗?”萧晨雨坐在雪橇中,很有些谨慎的问道。

        若是能不与舞绝城为仇还是尽可能不为仇的好,毕竟牵连太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