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百五十一章 圣族出手!

第八百五十一章 圣族出手!

        在这道人影身后,还有数百黑影,整齐的飞来……所有人瞳孔同时一缩,震惊的看去!

        整齐的飞过来,这意味着……高阶至尊!至尊六品以上!

        难道……这么多人全是?

        那……可真是麻烦了……“凌空御风!这些人全部都是高阶至尊!”萧晨雨等人顿时瞳孔一缩,尽都被自己的判断吓了一跳。

        若是这几百人都是高阶至尊,那么这些力量可要比联军现在的力量要恐怖的多了。

        只是不知道,这突然出现的势力,是隶属哪一方的?

        萧晨雨与联军众位高阶至尊都是眉头紧皱,挖空心思也想不出,这批力量究竟是来自何方?纵观大陆,没听说过还有这么一批力量存在呀……舞绝城同样在疑惑。

        唯有楚阳等人,眼神中闪烁出一片喜意。

        甚至还有些恼怒的郁闷:他么的!这混账总算是来了!

        那片黑雾飘来荡去,几经波折,终于到了跟前,一股前所未有的萧杀气氛突然席卷全场。

        黑雾渐次消散,一道凛然黑影出现在空中,临风而立,一副君临天下的王者气派!

        他身后陪有一位如同大鼓一般的老者,整个人圆滚滚的,两手一翻,也不知道是从那里搬出来一把椅子,然后就把这张椅子放在虚空之中,而这张椅子居然就这么安安稳稳的在空中定住了。

        竟是“御物虚空”之法!

        先前那人大模大样的‘哈、哈、哈’三声笑,一笑一顿,宛若唱戏一般,然后就龙行虎步的走了两步,走到椅子前面,大刺刺的一屁股坐了下来,同一时间二郎腿高高翘起,居然还挖了挖鼻孔,道,歪了歪头:“古一鼓,我今天很帅吧?”

        一边的古一鼓目注苍天,全无任何表情的说道:“您帅呆了。”

        那人哈哈大笑,喝道:“下面的,兀那老头,你们说,老子今天帅不帅!?”

        这句招牌的话一出,楚阳等兄弟几人同时肚子都疼了……这不仅是谈昙说话的招牌,也是他寻衅滋事的不二法门!只要谈大魔王想要闹事,这句话一出来,还真没有闹不起来过……谈昙手指头一伸,手指的目标正是陈剑龙。

        说话那人的派头,气势,简直就是嚣张跋扈到了极点,相信很难再有人能比这主儿更嚣张跋扈的了!

        陈剑龙循声抬头望去,却见那人如同一滩大粪一般的瘫在那张虚空悬浮的椅子上,坐没坐样,长得更是奇形怪状,一根眉毛朝天一根眉毛戳地一个眼睛大一个眼睛小一个圆眼睛一个三角眼,三角眼挺大挺尖,圆眼睛挺小挺扁,蒜头鼻子,连两个鼻孔居然也是一个方的一个圆的,还有一张血盆大口,居然还是歪的……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世人所能具备的所有不协调形象,都能这家伙脸上找到;只是看看他的脸,居然已经让人有一种要随时走火入魔的可能!

        这样的人,居然在问自己,他帅不帅?!

        我了个草的,你丫的怎么好意思问得出口,您那相貌,跟帅字挂一点边么?有木有……陈剑龙肚子里骂了个不亦乐乎,嘴上却是笑吟吟的说道:“帅,您真是太帅了;只不知道阁下是……”

        陈剑龙为人阴险狂妄,却还有几分小聪明,惯于见高拜见低踩,别看眼前之人寒碜至极,但就凭他们这伙人现身手段,那手虚空御物,还有这个寒碜到极点的家伙明显就是这伙人的首脑,哪怕心里再如何的不情愿,不乐意,仍要满脸堆欢的奉承一句,并借词探询对方底细!

        我们可以鄙视一个人的行经卑鄙、无耻,下流,下贱,却不能妄辜那人的经验阅历,陈剑龙此人为人或者不可取,但他这份能屈能伸的心态,却仍是值得借鉴的。

        旁边,萧晨雨已经是忍不住的低声叫出来:“三星圣族?!”

        这个曾经震动整个上三天的族群名称,几乎是一种禁忌,等闲不愿提及的禁忌。

        陈剑龙等人浑身一震,均知萧晨雨万年阅历,应该是看出了某些端倪,众人尽都凝目看去,只见这些人每一个人额头上都是有着一道异常明显的标志;有的是太阳形状有的是弯月形状还有一些是星光标志。

        这些印记却是天然生长在他们额头上的,并非后天形成。

        一干人瞬时恍然大悟,原来这帮家伙,还真就是传说中的三星圣族之人。但这些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凑巧?这个答案打死都没人相信。他们突然来到此地,想要做什么,是要分一杯羹,还是要和联军为敌,以这伙人迄今为止所显现的实力而论,若单只是为求分一杯羹,那还好说,了不起给他们三瓜俩枣,但若是绝对为敌,那情况就有些不妙了,内有九劫剑主,九劫兄弟,舞绝城师徒;外边有三星圣族,两下夹攻,自己这边就算能应付得了,也势必将付出许多代价。

        联军众人正在思量,却听见上方问话的那人,明显就是头目,而且架子还大得离谱的那个丑鬼勃然大怒,指着陈剑龙咆哮起来:“混账的老东西!你丫的是不是想死?竟敢如此对待本王?”

        陈剑龙愕然:“恩,怎么了?我说什么了?”心中不由得冲冲大怒,你这丑鬼刚才问我你帅不帅,我不愿意节外生枝,昧着良心说你帅了,你居然还生气起来?难道要实话实说么?真真是岂有此理!

        “你丫的真真是岂有此理!”谈昙大怒的说道:“本王屈尊降贵,诚心诚意问你本王帅不帅,乃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你却不识抬举,敷衍了事!刚才那句,分明就是违心之言!现在我再给你一个机会,我问你,本王帅不帅?!”

        陈剑龙闻言就是一愣:难道这家伙其实很有自知之明,其实要听是实话?

        所以夸他帅反而不乐意了?那就好办了!

        于是松了口气,道:“我刚才就是客气客气,阁下的确不帅,一点很不帅!”

        谈昙闻言顿时七窍生烟,暴跳如雷:“好你个老混蛋老王八蛋,你居然敢说我不帅!真真是胆大包天,颠倒黑白,不知天高地厚,来人啊,给我把他的**整个拔出来,安到他脸上!”

        所有人一阵狂晕,包括三星族人,或者应该说,现在面色最难看其实就是他们。

        大王的不着调早已被众人理解加接受,但此刻,这环境,这场合,实在是忒丢人了!

        说您帅您说人家违心之言;说不帅吧,您又冲冲大怒……怎么才能让您老心满意足啊……谈昙腰间的某块嫩肉,被一只玉手狠狠拧住,径自转了一圈,足足三百六十度的一圈,半点也不含糊。

        正在发号施令的谈大魔王顿时一张脸扭曲得几乎要成了正常人的样子……古一鼓扭曲着脸上前一步:“得令!”

        随即,就只见一个圆滚滚鼓鼓的身躯从半空中急速冲了下来,目标直指陈剑龙!

        那圆鼓鼓的身子一动之间,只见一片氤氲同时形成,所有人同时有一种感觉,这片天地突然间变成了一个漏斗,倒扣下来;而古一鼓,正是那漏斗的底部尖头!

        一股玄奥异常的强猛吸力突兀形成,“轰”的一声,无形的漏斗闪电般落了下来,猛地矗立大地,再闻“轰”的一声,陈剑龙身边的其他人尽都被那股强猛的力量震飞出去。

        原本异常拥挤的人潮,突然就变成了陈剑龙孤零零一个人的站在那里!

        古一鼓来势不变,身子闪电般扑落,陈剑龙骤遭变故,倒也了得,竟能保持心神不乱,大叫一声,轰然一掌全力劈出,力抗来人,只要能稍灭来人锋芒,自己一边的援手即刻就会来到,那时,自然就安全了。

        古一鼓冷笑一声,右手急探,后发先至,已是准确地抓住陈剑龙手腕,陈剑龙右手一剑刺出,意图解左手之危,然而剑光还未形成的一瞬,古一鼓突兀张开大嘴,竟然将那百炼长剑“卡崩”一声咬掉了一截!随即手一用力,早将陈剑龙整个人抡了起来,头下脚上的无力地定在半空!至此,陈剑龙再无反抗余地,任人鱼肉。

        然后,就是陈剑龙悲剧的开始了……古一鼓显然很是遵守某圣王的御令,也不管场合,当真左手一伸,嗤的一声,就将陈剑龙的长袍撕破,桀桀怪笑:“圣王!您是让属下将这家伙的**整条拔出来,再装在脸上,是也不是?”随着长袍的碎裂,那手已经移动到了人体的中心位置附近,眼见将有下一步动作此时,萧晨雨已然御剑而来,大喝一声:“放手!”

        若是让这胖子真个将陈剑龙在众目睽睽之下扒光了,也不用当真动手进行下一步,估计陈剑龙也就从此再没脸见人了;更不要说什么……将那啥整条拔出来、装在脸上了。

        古一鼓冷哼一声,空着的左手啪啪啪挥出,仅凭一只肉掌就与萧晨雨的长剑碰撞得火花四溅,竟然半步不退,丝毫不落下风!

        萧晨雨一个跟头翻回去,脸色凝重:“阁下竟是九品巅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