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百五十四章 接下来你要做什么?

第八百五十四章 接下来你要做什么?

        纪墨连声答应,拍着胸脯连发保证,信誓旦旦而去。以纪墨如今修为论,莫说厉雄图此刻陷入昏迷之中,就算安健如常,也断非纪墨对手。

        众人依次落座,分别是楚阳,莫天机,谈昙,罗克敌,顾独行,芮不通,莫轻舞,楚乐儿,墨泪儿,董无伤,舞绝城,古一鼓,蔚公子,还有两位三星圣族的长老,除了在外安排安置事宜的傲邪云、谢丹琼,还有去抗人的纪墨之外,主要人物都在这聚齐了。

        “你怎地来得这么慢?你怎么不再晚来一会,等我们和世家联军火拼上再来,你不更省事?!”楚阳皱起眉头向谈昙发难,一张口就是兴师问罪的口气,貌似还很有点居高临下,恶狠狠的味道。

        一边的三星圣族月族长老对楚阳的态度十分不满,大怒,喝道:“你怎么说话呢?你跟谁说话呢?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放尊重些!”

        别看自家的圣王相当的不着调,那始终是自家事、自家人,外人冒犯了,就是不行。

        谈昙大怒,一扭头喝道:“你怎么说话呢?你跟谁说话呢?!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说着,啪的一巴掌就要甩过去!

        我们哥俩的事情要你一个外人插话,怎地那么的没眼色呢?我们怎么说话是我们的事情,就算骂娘你管得着么你?你有事没事的插话,不管你初衷为何,就是不行!

        无限的唾沫星子喷了这位长老一脸,那长老顿时张口结舌,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浑然不知道自己又是那里犯了圣王的忌讳,自己不是在为圣王说话么?!

        古一鼓就在他旁边坐着,神色不动,嘴角一歪,低声传音道:“白痴,这位就是咱们圣王常说到的那位师兄,也就是楚圣王!你个二货,还不赶紧闭上嘴!只带耳朵听着就行,再敢吱声,当心圣王把你脸打成腚!”

        “楚圣王?!”那位月族长老顿时醒悟,紧紧地闭上了嘴巴,人家不是不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楚圣王,要是知道了,能敢插话吗?

        “咳咳,师兄,你大人大量听小弟解释,其实啊,我们这可不是来晚了,我们来的相当的早呢。”谈昙摸了摸鼻子,道:“来了是来了……只是刻意的多等了一会,要不是师兄您出面和那个萧老头硬磕上了,我们或者还会再多等一会的……”

        楚阳皱起眉头,深深叹气。

        他自然是明白谈昙话里话外的意思,兄弟对自己的情分,自己怎么可能感觉不到。

        错非自己出面挡驾,三星圣族方面完全有立场,有理由看着厉家上下尽绝,然后再来摘桃子,那时候,直接接手整个厉家地盘,那个结果,对三星圣族而言,才是最理想的。

        说句老实话,楚阳也认可,厉家上下除了极有限几个人之外,其他的人真他妈的不值得救;但就是那有限的几个人,却让楚阳感到深深的可惜。

        尤其是厉家始祖厉春波,让楚阳感到了一种发自内心的敬意。

        九大家族始祖之中,真不知道会不会有第二个人能够给自己这样的感觉;这样的人就这么死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其次,就是三星圣族自身的处境,现在的三星圣族,急需立足之地;若是厉家实力仍在,即使只有一小部分,三星圣族想要在这片土地上落足,仍是不可能的。

        那样以来,双方必然要有一番厮杀,落败的固然一定是厉家,却再无和平收场的可能。

        真到那个时候,厉家妇孺的下场,注定覆灭,鸡犬不留。

        “我明白你的意思,只可惜了厉春波一世英雄,真是太可惜了。”楚阳嗟叹一声,有些失落。

        “我何尝不明白呢。”谈昙罕见的郑重起来:“所以,我不会为难他的子孙,还有,我们对他们会保持合作的态度,并不会将他们的人当做什么下人、奴隶;其实保留他们也有好处,毕竟有一些必须的在这大陆上生存的生活技巧,我们也是需要向他们学习的;他们的子孙之中,若是有成器的,我们也会尽力培养,之前我承诺过,会保留厉家的独立身份,这点永远不会改变……”

        谈昙说道:“这就算是我向厉春波这位英雄表达歉意的方式吧。”

        他冷笑一声:“虽然厉家其他人根本不值得我这样做!”

        莫天机道:“这个结果已经很好了!绝对要出乎绝大多数人的意料!”

        他这句话,乃是向楚阳说的。楚阳点点头;谈昙能这么做,的确已经可说是仁至义尽了,毕竟谈昙与厉春波并没有任何的交情,实在不需要给他任何的情分。

        说到底,能做到这些,骨子里就凭得就只是楚阳的面子而已。

        谈昙无论如何做,以任何方式进行,最终结果也是可以顺利接收西北的!

        能做到这一步,对于厉家来说,这已经是额外的福利了!

        至于说,此举要出乎绝大多数人的意料,说得却并非单指厉家,也包括其他世家、执法者那边,相信在他们想来,三星圣族入主西北,厉家即使还存在,却要彻底依附于三星圣族而存,沦为下人、甚至奴隶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对你们来说,这场西北之战已经成为了过去,然而关键是,你们下一步准备进行什么?”舞绝城说完了这句话,也不等楚阳莫天机回话,径自就带着楚乐儿出去了。

        师徒二人去欣赏雪景也好,或者去传授经验也罢,但终究是暂时离开了这里。

        舞绝城要做的,就是用他的前辈九劫身份,将话题拉回来,回归正途。

        毕竟,厉家之战,说到底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些内疚的感觉。厉家若是一直无耻卑鄙下去,众人利用了也就利用了;死绝了也就死绝了。

        但问题就在于,死去的厉春波却是如此受人敬重,这就产生了一个良心的谴责问题。

        这就是英雄的悲哀,他们无法不正视自己的良心,惟有问心无愧,才能傲立人间。

        不管是楚阳,还是莫天机,都会或多或少的多出一块心病,关于厉家的心病。

        这是无法弥补的,可说是个死结;若是就这个问题持续的纠缠争辩下去,大家都会不愉快。

        所以舞绝城出面,强行将局面扭转过来。至于之后这些小家伙领情不领情,就不是舞绝城要考虑的事情,人家也不在乎。

        不得不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用处太大了。

        舞绝城一句话截断了众人对厉家的安排争议,大家尽都心领神会,索性不再提这件事。

        对于厉家人的安排,就成了谈昙一个人的事情,又或是三星圣族的事情,反正是与九劫无关了。

        “接下来的事情……”楚阳细细的盘算了一下,道:“谈昙,恐怕暂时你是走不开了的吧?三星圣族是这万年以来第一次走出绝地,安家九重天大地,你不亲自看着坐镇可不行。”

        谈昙挠挠头,道:“那岂不是闷死了我?要不我将这里全权交给古一鼓,然后咱们兄弟们去闯荡江湖,如何?”

        古一鼓的脸顿时扭曲了起来。

        你不在,谁能安抚的了族中那些个老家伙?那帮老家伙的修为虽然不如我,可一个个的倚老卖老,除了圣王谁也不服,对付那些老家伙,可不是拳头大就能解决的问题……敏锐地看出古一鼓为难的楚阳,洒然一笑:“我们兄弟,来日方长……你族群之中数百万人的迁徙,一旦出了什么漏子,可是惊天大事;那是关系到以后子孙传承的事情,没有你坐镇看着可不行。”

        谈昙非常不悦的呲呲牙,无可奈何地道:“那好,等我这边稍一安定,就去找你,咱们兄弟聚少离多,刚见面又要分手,这叫他妈的什么事啊。”

        “千万不要忘记……这边的厉家人,从某方面讲是你们三星圣族立足人间的根本!万万不得轻忽,与人方便,才自己方便。”楚阳叮嘱道。

        “记得了。”谈昙有些不耐烦:“你现在怎么比娘们还娘们!婆婆妈妈的得烦不烦啊。”

        古一鼓与另外两位长老却对望了一眼,若有所思。

        原本他们对于厉家人也不是多么看重,但楚阳一句‘立足人间的根本’却重重地提醒了他们。

        三星圣族已历十万年未现九重天,对于这片大地早已陌生得很;既然现在有心想要在这里立足,活下去、繁衍传承下去,那么,就需要与本地人打交道,打好交道。

        通商贸易、人情风俗等等等……这些都是需要有人协助、教导。

        而圣族的人对这些乃是一窍不通!看来不倚重厉家还真不成,人家再怎么说也是生活在这里上万年的地头蛇……楚阳一句话,已经给出了厉家的当前位置;看到古一鼓等人表情,就知道自己的说法得到了认可了。心中稍微松了一口气:厉春波,我只能做到这里,你的后人要发展到什么地步,接下来就要看他们自己的努力了,依仗外人的帮助只能稍安一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