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百六十九章 煮熟的鸭子,意外地反噬

第八百六十九章 煮熟的鸭子,意外地反噬

        夜醉的脸色更加痛苦起来,额头上汗珠涔涔不断冒出来,随即啪啪的落在地上,地上已经湿了一片……他甚至没有注意到,早已经超过了十个数的时限,他只是全身心的沉浸在这个选择里面。

        “我不选,我会死。”

        “我选爹娘,我还是会死。”

        “但是如果我选自己,爹娘就会死。”

        此时的夜醉犹如神经质一般的呢喃着,眼神越来越是狂乱,神情越来越是激烈……那怪人凝神注视着,嘴角慢慢的露出来充满得意的笑容。

        差不多了。

        自己之前也曾经见识过不少人,其中甚至不乏修行高深者,但最后无一例外的选择了自私;选择了自己;这小子本就是残忍寡毒,杀人不眨眼的江湖人,最后一关如何选,绝不会有任何意外。

        他一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一念至此,那怪人的舌头不自觉的挂了出来,贪婪的舔抵着自己的嘴唇,只要这小子一旦做出选择,天魔本源就会因而形成,自己立即就将之侵吞一半,弥补自己的魔魂重创。

        这小子虽然实力低微,但总能弥补百分之一吧?

        只要自己持续的如此下去,总有一天,能够全面恢复,甚至能够精进,因为在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人能阻止自己,也没有人与自己争夺资源,这里虽然是垃圾场,但自己可以因量变而质变,无限提升!

        真到那时候,天上地下,自己还不是想去哪里就去那里!

        想到这里,又加快了对夜醉灵魂的进一步刺激,虽然这个动作要动用自己的本源能量,但,只要成了,收益相当的可观!

        这可是自己天魔一族万古以来强壮自身的不二法门,也是最强法门。

        蓦然,夜醉猛地抬头,七窍中同时喷出鲜血,仰天嘶吼:“啊~~~~”

        怪人眼中露出残酷的得意。知道夜醉已经做出来最后选择,而且,夜醉的眉心,此刻已经满是黑气。很显然,他“正确”地选择了他自己,否则不会有聚集黑气的迹象。

        人,果然都是自私的。怪人心中嘲讽的想着,心情一阵放松,撤了神魂封锁,就要向前靠过去……然而就在此时,异变骤生,夜醉眉心的黑气猛地消散,几乎在弹指之间尽数消散,消散得无影无踪!

        怪人一怔,还未即时醒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夜醉已经狂吼出口:“我爹娘不能死!不能死不能死!说什么也不能死!”

        他尽力的狂吼一声:“我死,我死就我死……死就死了吧,啊啊啊啊……”

        心脉魔气,眉心魔气,退潮般狂猛退去!

        那怪人惊叫一声,只感觉自己的魔魂被这突如其来的选择退回去的魔气重重一击,刚才才刚放松下来的心神,此刻竟然猛地发生绝对意外,他又刚刚撤去神魂封锁,顿时中招。

        恍惚间遭受到了莫大反噬,眼前一黑,喉头咕嘟一声,冒出来一口黑血。

        “他妈的!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怪人气不打一处来。

        这个结果绝对不是怪人期待的那个!

        “啊啊……”夜醉狂吼着,做出最后的选择的那一瞬,周围的魔气刹那间混乱起来,却是那怪人骤遭反噬,魔阵由稳定转为紊乱,夜醉突然间心神恢复清明,满心里面就只想到一件事情——我要回去看爹娘!

        突然一跃而起,大叫道:“爹!娘!”

        撒开脚丫子,噗噗噗的跑走,刹那间居然全面突出了魔气的包围,一路闪电一般的疾速冲出了密林,虽然神智谜乱,却仍已跑得无影无踪。

        煮熟的鸭子竟然飞了!明明都已经装盘上桌,即将进嘴的鸭子,突兀复活,飞走了?

        那怪人气得几乎吐血。哦,不是几乎,而是已经在吐血了。

        眼神中满是不可思议的无限震惊,还有强烈到了几乎凝成实质的匪夷所思,恼羞成怒。

        他妈的,这算什么鸟事情?

        不仅十拿九稳的事情砸了,甚至于自己还早受了莫名反噬,那一瞬间根本无法阻止对方离去,居然眼睁睁的看着魔阵失败,那小子扬长而去……这他妈的叫什么事?怎么会这样?这小子还是雏魔吗?

        大出意料的变化了,这小子居然跑了!

        而且弄得自己还要在这里萎顿着吐血……“我……操啊!!……”怪人只感觉自己的肠子都纠结成了七八十块了,终于忍不住吐出了一声亘古以来最最经典的骂声。

        “难道今天竟活活的见了鬼了……明明已经无限接近成功了……要不然我也不会放松精神控制,准备接受成果,却意外的遭受了反噬……”怪人挠着头皮,一脸郁闷:“可这他奶奶的算怎么回事?”

        若是换个人,比如说一直行侠仗义的那种,光风霁月的那种……这种魔阵失败了也就失败了,这无话可说,天性互克,能成功才是稀罕事……但,这个夜醉是什么人?可是修炼天魔功的雏魔!

        难道在这片九重天大陆练魔功的,骨子其实是好人不成吗?若非如此,为什么就失败了呢!?

        真真的不可理解,不可理喻,不可思议!

        还有,不仅魔心转化仪式失败了,还能凭自身力量够冲破魔阵自行跑了——就那么一丁点的虾米修为!

        这怎么可能?

        这个天魔怪人感觉自己的思维有些不够用了。

        太多太多的不可能,就是出现了呢!?

        如果不是夜醉修为实在微末,怪人甚至怀疑夜醉其实是某位超级天魔的化身,在这陪自己玩游戏来着……“真他娘奇妙之极!”他喃喃自语着:“这边这个……不会是也……那种人吧?”

        想了想,还是决定先调息一下,若是这个也给我反噬一次——呸呸呸,绝无可能!这次我非要等到吸收了本源之后才解开精神封锁!

        若是再失败了,那可就真的没天理了……遭受意外重创的天魔怪人在调息一番,状态稍有恢复之后,这才抱着万二分的谨慎态度,来到法尊这边。

        说实话,法尊绝非上佳的选择,不错,法尊的魔力层次要比夜醉高出太多太多,若是引动他的魔源,效果绝对比夜醉大得太多太多,可是,法尊的实力同样要比夜醉高出太多太多,所以潜在危险性自然也比夜醉大得太多太多……然而,法尊已经是天魔怪人最后的指望,尤其是在夜醉这只蝼蚁意外反击之后的此刻。

        要说天魔怪人的真实武力在这个世间基本可以说是所向无敌,平时想要摆弄法尊跟玩也差不太多,但他现在身上的重伤却已经超越一般人能够忍受的极限,说句不好听的,动辄就可能有性命之危,一口气喘不匀,都可能致命;若是再得不到天魔本源的支援,那么他就只能在重伤之中等死了。

        法尊这边已经等了很不短的时间。由于魔雾气团的阻隔,他听不到那边的丝毫动静,也不知道夜醉此刻是怎么样了,虽然两边根本就是近在咫尺,却是完全的蒙在鼓里。

        这就是更高层次天魔魔力的特色,即便天魔怪人性命垂危,甚至随时可能陨落,但他运转的天魔异能仍可完全阻隔法尊的感应,现实的暂时相对差距,不能超越本能上的绝对差距。

        法尊的心志坚定,非是夜醉可比,他不管夜醉会怎么样,只是一贯坚持自己的选择。

        一直到最后一步。

        当听到天魔怪人的声音再度响起的时候,法尊微微的张开了眼眸。

        在听完游戏规则之后,法尊神情微微的动了一动,这个新的游戏规则,貌似有些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但有些却也超出了意料之外。

        但法尊仍旧平静地接受了这个测试。

        第一个去除的,全无意外的是娇妻美妾。

        “娇妻美妾,充其量只是人生消遣罢了;女人,就只是玩物,单纯的玩物;若是因为女人而阻滞了其他的人生乐趣,就只是笨人一枚!”

        这便是法尊选择的理由;在选择抛弃的时候,他甚至都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一丝一毫的痛苦。

        很干净利落的就做出了选择。

        第二项,他放弃了天下苍生。第三项,他放弃了号令天下。

        从第四项开始,法尊终于如夜醉一般,开始了挣扎,开始了痛苦。

        因为剩下的,强悍身体,天下无敌,长生不老,唯我独尊,双亲家族,生死弟兄。

        这六项,无论每一项,他都不想放弃。

        法尊遭受的痛苦绝不逊色于夜醉之前,虽然,他的修为、心性比之夜醉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但,这游戏惩罚却是在大阵幻境中,针对他的灵魂、精神,非关自身修为高低,错非如此,以天魔怪人目前的实力,要想给法尊造成如此痛苦的,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虽然无边痛苦临身,但法尊并没有那怕一点点的痛苦呻吟,纵然脑海中如同破碎,如同万针齐刺,他也没有发出一声呻吟,甚至连面容没有出现狰狞扭曲的状况,就只是疼痛得汗如雨下。

        随着时间的延长,法尊所承受到的痛楚,愈演愈厉,渐渐已经超过夜醉之前承受的最大极限,法尊却仍然坚持的住;因为他的承受力,得益于自身心性修为,却非是夜醉可比,痛苦愈甚,法尊的神色竟是愈见沉稳!

        选择后,若成,则是天魔之体,天下无敌。

        若不成,灰飞烟灭!

        什么是成?

        什么是不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