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七十二章 男女之不同

第八百七十二章 男女之不同

        墨泪儿也跟着,带着心中微微的不满,准备好,若是莫天机不能给出一个满意的说法,就来一个当头棒喝,男人身背后的女人,该出声的时候还是要出声地。

        毕竟这些兄弟一路腥风血雨走到如今,哪怕产生任何误会导致彼此有心结,都是令人可惜之极的事情。

        “有什么事啊?”原本在一边顾做深沉的莫天机被自己妹妹突兀的拉出来人群,还进入了一个单独的房间里,不由一头雾水,小妹这丫头要干吗啊!

        “嘘,小点声。”莫轻舞竖起一根手指头挡在嘴唇,悄声道:“我们先来构陷一个至尊力场,屏蔽声音外传,下面的话不好被人听到。”

        墨泪儿对此大为赞同。

        这种事,若是被蔚公子听到了,那怕原本没多想如今也要多想了;那么自己两人可就是好心办坏事。

        至尊元力禁锢迅速完成。

        “到底咋了?怎么弄得这么神秘啊?”莫天机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一头雾水问道。

        “咋了?你还问?原本以为二哥是个沉稳人,原来也这么轻浮,都把楚阳带坏了。”莫轻舞小声道:“二哥,难道你就没感觉到这段时间你们有些太过分?”

        “我把楚阳带坏了?我们太过分了?这是什么说法啊?”莫天机歪歪头,貌似再次躺着也中枪,难道楚阳干了什么坏事了?可是这些天楚阳绝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和众兄弟在一起,没啥异常啊……至于我把楚阳带坏了?这句话真是真真的不可理解,分明是楚阳在慢慢的带着我转变才是……莫轻舞和墨泪儿一起点头,莫轻舞直言道:“你还说,你们纠党搞事,尤其是楚阳,太过分了,肯定是二哥指使他这么干的。”

        “楚阳太过分了?我指使他干的?他干什么了?”莫天机的神色愈发奇妙起来:“恩,难道你们是指……这几天与蔚公子讨价还价敲诈勒索的事情?”

        “原来你知道啊!”墨泪儿松了口气。

        “你知道你还不出声制止,难道真是你策划的?”莫轻舞用看阴谋家的目光盯着她二哥。

        “啊?难道你们俩认为……楚阳这么做很对不住朋友?很过分?”莫天机的神色更奇妙了:“你们是不是以为,蔚公子绝对不是敌人,而且还是我们很亲密的朋友,一路走来更是帮了我们不少忙,我们这样子算计他,实在是太不应该?”

        “对!对!”两女一起猛点头,就是太不应该了。

        莫天机这句话着实是说在了最要紧处。

        莫天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什么别的大事,原来是因为这个,你们啊……”

        “难道这还不算大事?”莫轻舞慎重的说道:“二哥,朋友的心,莫要伤啊。”

        莫天机好笑的摇了摇头:“哎……我今天才真正的意识到,男人与女人的思想,果然是不一样的。”

        “男人与女人的思想不一样?什么不一样,你啥意思?”听到这句话,莫轻舞和墨泪儿都有些郁闷;这个莫天机,说的是什么鬼话?

        “莫兄,你这话什么意思?请具体说明,让我俩也好明白!”墨泪儿身为黑魔,不管是武功见识,心机智力,还是江湖经验手段,都不在九劫兄弟之下。

        一向自诩巾帼不让须眉,如今听到莫天机这句话,情不自禁的就有些不高兴。

        “可别误会,我明白你们的意思。”莫天机微笑着,带着一种揶揄,道:“你们是在担心,蔚公子会因为连番的敲诈而真的生气,而楚阳这么做,也有趁人之危的嫌疑,而且还是趁朋友之危,手段很有些下作的意思,是吧?”

        两女都不说话,显然是默认;的确是这么想的,难道事实不是如此?

        “你们的想法就常理而言,并无不是,可是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前后被楚阳勒索了这么久,蔚公子每一次都是不堪忍受,委屈的败退,是不是?但你们可曾经注意过一点:蔚公子每一次都败,但每一次都战,可谓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每一次都叫嚣着无法忍受,但三番五次的下来,你看曾见他真正不忍受?中三天的蔚座,岂是只会卖弄口舌之人?!”

        莫天机嘿嘿一笑:“蔚公子心高气傲,绝不会轻易对人低头,以蔚公子的脾气,岂会为一件外物一而再,再而三无休止的退让,按理来说只需要这样的一次,他就该走人了!早就放弃那精灵之城,远走高飞,但,实际上现在却已经十几次了……却还留在这里,为什么呢?”

        莫轻舞与墨泪儿面面相觑:“是啊,为什么啊?”

        莫天机神秘莫测的一笑:“很简单啊,若看蔚公子看不明白,再看另一边其实就能分析出来,大家心知肚明,楚阳绝非是寡情薄义之徒,这一次却大反常态,拼命占便宜,宁死不吃亏,非但与平素为人大相径庭,而且还食髓知味,不依不饶,无休无止的意思;为何?难道楚阳真是这种见利忘义的小人么?”

        “怎么可能?!二哥你不要胡说,楚阳那么做肯定有他的理由!肯定有重大理由的。”莫轻舞第一时间就激烈反驳。

        “对啊,你也知道不可能,但你怎么就不想想,为什么他还会那么做呢?”

        莫轻舞眨着眼睛,却是困惑了起来。是啊,蔚公子不是这样的人,楚阳也不是这样的人,但却出现了这样的事,为什么呢?

        墨泪儿同样在思索。

        “顾独行不是傻子,傲邪云谢丹琼也不是;董无伤也不是,纪墨和罗克敌看起来大大咧咧,但对这件事却也能看得清楚,所以他们都不出面阻止,反而跟着推波助澜……为什么呢?”莫天机问道。

        问话的时候,他的眼睛只看着莫轻舞。

        他要让自己的妹妹学会一些东西。

        至于墨泪儿……那是董无伤的责任,跟自己关系貌似不是很大,越俎代庖的事情不好做,尤其对象是兄弟的女人……莫轻舞迷惑的眨着眼睛,歪着头陷入沉思:“是啊,为什么呢?到底为什么呢?”

        莫天机苦笑一声,看向墨泪儿,见她竟也是一脸的迷惑,不由得心中升起一股明悟:男人与女人,果然是不同的!自己妹妹如是,黑魔竟也如是!

        纵然是再聪明的女人,却也不会理解一个真正的男人。

        正如就算天下一人的奇男人伟丈夫,却也无法全盘了解任何一个女人的心理变化,这是一样的道理。

        “我再说得仔细一点,你们有没有注意到,蔚公子被楚阳勒索,有很多次,其实都是他自找的,也就是所谓送上门来的。”

        莫天机只得进一步提醒道:“就好比昨天上午,蔚公子大怒之下说了一句话,那句话是:既然你如此过分,那么精灵之城之中的别的东西你可以随便拿,但若是有精灵圣果,你们绝对不能动!是也不是?有这句话吧?”

        “对。有的!”莫轻舞小脑袋连点:“蔚公子接着就说失言了……”

        “失言?蔚公子是什么人物?平生也未必失言过一次!怎么会在这种被勒索的紧要时刻,反而失言?”莫天机嗤之以鼻。

        “额?”莫轻舞皱起了秀眉。

        “尤其是,在蔚公子‘失言’之后,楚阳立即就开始打蛇随棍上,开始勒索那个被‘特意’说明绝对不能动的精灵圣果……”

        “对,是有这么个事,楚阳也是的,人家都说了那是决不能动的,怎么还……恩,这和你说的有关系吗,难道说……”

        莫轻舞和墨泪儿两人都是彻底的糊涂了。

        这么想来,那样子倒像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人都在故意的?

        所谓“绝对不能动”,根本就是一个提示?

        “算了,别伤脑筋了。还是我仔细解释给你们听吧。”莫天机叹了口气:“我真想不明白,这个问题的本质连董无伤都能想明白,为何你们这两个超级聪明的女人就是钻进了牛角尖出不来呢……”

        墨泪儿柳眉倒竖,顿时就要发火。

        “什么叫做‘连董无伤都能想通’?莫天机你这话什么意思?董无伤那点不如你,你都能想明白的事情,他怎么可能想不明白?”墨泪儿火了,说我就算了,还要说俺男人?照莫天机的意思,那岂不是说我看上的男人是最笨的?

        莫天机脸上扭曲了一下,顿时痛苦不堪,这话是万万不能接的,一旦接了就等着晴空霹雳、狂风暴雨吧,我忍!!

        揉了半天太阳穴,终于决定避而不谈;干脆径直解释道:“蔚公子的身份,对于我们而言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他是一只精灵,很可能是九重天世界中最后一只精灵、唯一的精灵;而蔚公子现在的行为和他一生的终极目标或者人生追求也很明显:他这一生,并不想冲上九重天阙,甚至也不想再参与人世间的争斗。就只想陪着君璐璐,在九重天大陆逍遥一生。这一点,不难看透吧?”

        莫轻舞墨泪儿一起点头。

        的确,蔚公子一直有这个倾向。

        包括这一次恢复精灵之城,也只是先祖遗命和种族使命所驱,并非真正为本意。而这一点,更在刚与楚阳见面的时候就明说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