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七十三章 男人的情谊!

第八百七十三章 男人的情谊!

        所以这才不好理解,都不是必然之事,为什么还要接连的妥协退让呢?貌似说不通啊!

        莫天机沉声笑了笑,道:“还有,蔚公子的特殊能力你们也有看到,他可以在寒冬之时,令鲜花盛开,也可以让原本生长千年的灵药在数年内,甚至在几个月内成熟;他的修为或者不算如何的逆天,但他的这项种族异能,却是冠绝九重天的,天下一人,绝不为过!”

        “我们呢,将来是要冲上九重天阙的。”

        “楚阳有融合九重丹的独门本事;而蔚公子可以催生一切灵药,供为楚阳所用。若是蔚公子与楚阳双剑合璧……那么结果将会是如何?”莫天机沉稳的问道。

        莫轻舞和墨泪儿同时大大的倒抽冷气。

        一个能够融合起死回生提高修为的九重丹;一个可以催生任何灵药,俩个人联合在一起……这两人当真在一起,就等于是一个难以抗拒的概念:随身带着一座宝库!只要兄弟们每一次在战斗之前都准备一颗两颗,那么,每一个人都是相当于芮不通这个凤凰族!

        杀不死打不烂!

        这就是传说中终级奢华梦幻组合啊!神话、神迹都不足以形容的传奇组合!

        “这种组合足以让普天之下任何人、任何势力眼红;甚至就算是在九重天阙,也是一样;但这个结果却与蔚公子的平生志愿相悖逆;他……根本就没有想过上去,所以这个传说不能实现。”

        “但楚阳若是帮他找回生命之泉,助他恢复精灵之城,那么,对于精灵族来说,等同再造之恩!对于蔚公子这个唯一精灵来说,更是天高地厚的大恩,永远也回报不完的大恩!”

        “就算不说他们之间的朋友交情;单只是这一份大恩,就值得蔚公子生生世世为其效力!若是楚阳上了九重天阙,蔚公子该怎么办?能怎么办?”

        “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恩人去浴血奋战,自己却享受着恩人、兄弟为自己创造的无忧环境,悠游渡世吗?”

        “以蔚公子的为人,个性怎么可能做得到?”

        “但若是追随楚阳,蔚公子平生之愿又该怎么办?他还有那么多的牵挂……”

        莫天机说到这里,莫轻舞和墨泪儿同声叹气。

        是的,这的确是一个问题。

        难以两全,左右为难,直接就是一个无解的死结!

        “所以,这件事情就变成了左右为难的死结。”莫天机深沉道:“而楚阳怎么会让蔚公子为难?更加不愿意勉强蔚公子做他本身不愿意做的事情。所以楚阳现在的行为,就是在解决这个左右为难的死结——他将这件事,完完全全的当做了交易!一宗充满‘剥削’的**裸交易,交易之后,彼此互不拖欠!”

        “他现在的姿态,就骨子里而言,乃是不再承认蔚公子是自己的朋友;彼此只是一组利益互取的对象;而楚阳自己,也待价而沽,拼命地勒索,尽一切可能占便宜,一点一滴的强取豪夺。”

        “这样一来,彼此双方就只剩下了利益关系。等到精灵之城恢复,楚阳就可以功成身退。就算是蔚公子想要报答什么,楚阳也可以严词拒绝。”

        “等于是告诉蔚公子,你根本不欠我的!”

        “这样一来,蔚公子的心中也会多少好受一些。”

        “所以楚阳现在这么做,我们所有人都在努力配合。却没有一人宣之于口,你们却只看到事情的表面,不曾想深一层。”

        “楚阳勒索的越多,蔚公子越是甘之如饴!便是这么一个道理。”

        莫天机吸了一口气:“所以我才说,这是男人之间的事情,你们女人……真的在这一方面要差得远……”

        莫轻舞与墨泪儿一脸的惭愧:“原来如此。”

        莫轻舞道:“我就说么,楚阳乃是重情重意的奇男子大丈夫,怎么可能那么市侩,原来另有深意啊!”

        墨泪儿则深吸了一口气,道:“只是这样……未免有些……太过于可惜。”

        可惜,有楚阳在,等于有一个天然的炼丹炉,只要有药,就等于生生不息源源不绝;有蔚公子在,等于所有灵药都不会匮乏……若是蔚公子不上去,少了这么其中一环,就只能被动寻找成品的灵药,那么,几乎就是被斩断了一大半的功能。

        没有药,基本等于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确实是很可惜。”莫天机也叹了口气:“但我们不仅要尊重朋友的心愿,更加要想办法成全。楚阳现在一个劲的敲诈勒索,却更加让我心生敬意,若是换做我莫天机,我真的做不到这一点……毕竟,那一份诱惑实在太大了。”

        “而蔚公子无论如何做,无论付出什么,在我看来都难以抵消一个精灵之城的重光……”

        “但楚阳却能够让这种事悄无声息的发生,在这件事上,相信亿万人中也未必能有一人如此不自私,但楚阳却做到了,实实在在的作到了。”

        莫天机叹息一声:“从我发现这一点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是真正的被他折服了,我不如楚阳,这份胸襟,我一辈子也是不如的……”

        他温煦的看了看莫轻舞:“或者你没发现,从这几天前开始,楚阳找你,我半点也不反对了么?你在我面前全无节制的夸耀他,我也不再生气,就只因为他值得你依靠;值得你夸耀,也值得你用心去爱恋。更值得我莫天机认可。”

        莫轻舞脸上一红,顿时心中羞喜交加,还有一股子说不出的骄傲。

        这就是楚阳!我看上的男人!

        他是如此的与众不同。

        “还有,我们兄弟之间,也正是因为认识到了这件事的本质,所在才更加的齐心,也更加的凝聚。”莫天机摇摇头,道:“兄弟们一直很好,但,其中有两个人,就是傲邪云与谢丹琼,始终有些……淡淡的格格不入,虽然只是那么一点点,但始终略有隔阂。”

        “他们两人与我们其他人之间的感情基础要稍微薄弱一些;就根本而言,不过是天数使然,九劫命运大势所趋,龙凤种族更不可或缺,所以才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九劫之一。但毕竟不如楚阳独行无伤他们从下三天一路打拼的感情深厚……”

        “但,经此一事之后,那种感觉已在无限的缩小,现在这几天里,几乎已经完全消失不见,或者今天,或者明天,那一点点的格格不入也将彻底消去。”莫天机道:“便是因为楚阳此举。或者楚阳自己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微妙变化,但我已经明显的发觉到了,人格魅力、赤子行事,本意待人,有意无意之间,善果自成。”

        “所以此事,对于我们也有着莫大益处。”

        “有些事情本不必说,因为大家都明白。但你们今天既然问到了,我却有必要解释清楚明白。”莫天机温煦的说道:“因为这件事你们只能来问我,不能去问楚阳或者董无伤……若是问了,会让他们很不喜。”

        莫天机心中悄悄的加了一句:或者楚阳会因为对小舞的宠爱而不在意解释,但董无伤那个直肠子却是一定会大发脾气的:因为他会认为墨泪儿这点怀疑却是亵渎了自己兄弟之间的感情……当然,面对莫轻舞和墨泪儿,纵然其中有这种差别,莫天机也是不会将之明说的,要不然,就真是脑袋被驴踢了…………莫天机施施然的走出房去,继续去参与与蔚公子的讨价还价、唇枪舌战了。

        莫轻舞和墨泪儿两女相对无言。

        “竟是我们两个想得简单了。”墨泪儿苦笑一声,道:“男人啊……真是男人心,海底针啊。明明是为了别人着想,明明是双方都明白的事情,却还要搞一场故弄玄虚,彼此早已心照不宣,表面上还要弄得剑拔弩张,好象真事是的,让背后的女人担心……”

        “真真的让人无法理解。”

        莫轻舞微笑一下,眼中升起一种明悟,慢慢道:“或者……这就是男人的那种所谓的自尊了吧……”

        墨泪儿有些惊奇地抬头看着莫轻舞,若有所思的慢慢点头:“是!”

        第二日一早,之前足足争吵了半夜的十个大男人却尽都是精神奕奕。

        “这场要债的噩梦重要结束了,再往前面大约三百里的路程,只要转过那座大山,就能够看到咱们目的地的那片森林了。”蔚公子哈哈大笑:“老子终于又回来了!”

        这一次回来,却是大有可能实现自己毕生追求的梦想,完成自己的种族大业。

        将自己心头对自己的禁锢彻底解开,属于自己种族的那份牵拌彻底去除。

        蔚公子心中有充满了无限的喜悦与轻松;微微转头看着楚阳,蔚公子眼中悄然闪过一丝歉意,一闪而过,快得没有被任何人察觉,又或者别人看到了也假装没看到。

        这份歉意,就让我终生压在心里吧。

        “不错!目标越来越近了。”楚阳也是得意地笑起来:“也就意味着,距离你兑现承诺的日子,也是越来越近了。蔚兄,可千万莫要小气反悔哦,这世界上什么药有都得卖,连我的九重丹也有个出处,可是那后悔药却是没处买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