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百八十章 这不是游戏,是战斗!

第八百八十章 这不是游戏,是战斗!

        至此已经选择了七项,楚阳看着剩下的选项,心道:“还有长生不老,不过……若是只有我一个人长生不老的话,几百年后,几千年后……那就是噩梦一场,真那样还不如跟大家一起死了,鸡肋的选项啊……”

        犹豫了一下,竟然没有点选。

        随后又点了下一项:快意恩仇!

        “人生在世,大丈夫自当快意恩仇。该拔剑的时候,就要拔剑!”楚阳想起当初雪泪寒化身相面老者的那一卦,心中微笑:“一剑横亘人世间,该杀则杀莫为难,血海自有光明路,白骨上下皆有天。……不错。”

        至于最后一项,楚阳再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点中了‘一世逍遥’。

        “做人,若有可能,最大愿望莫过于一世逍遥,若是还有这样、那样的许多拘束,那么……实在没意思了。”楚阳哈哈一笑,道:“我选完了!终生伴侣,生死兄弟,双亲家族;血脉兄弟;天下无敌,天下苍生,号令天下,快意恩仇,一世逍遥!”

        “不错!不错的选择!”天魔怪人森冷诡异的声音中有了一丝赞许,却也有一丝窃喜。

        发自心底的窃喜,楚阳如此选择,天魔自觉自己魔化楚阳的把握更大了几分!

        你很牛逼嘛,选出来的居然都是人性偏向于光辉的一面;嘿嘿,这样也好,这样的话,不出几关就能接触到你心里的底线。

        对于培养魔心觉醒,唤出天魔本源,更加有利!

        对于拿下这场游戏,拿下楚阳,天魔显然更有把握了不说十拿十稳,也是**不离十了!

        “既然选完了,不妨休息一下,然后我们再进行下一环节的游戏。”天魔怪人嘿嘿一笑,貌似良善的规劝了一番。

        片刻的休息是必要的,让这些东西在你脑海中多停留一会,多品味一下个中的美妙滋味,等会放弃的时候所受到的折磨也就会相对越大!

        楚阳并没有拒绝天魔的“善意”规劝,真的就在那里很有兴趣的感受着、品味着。

        当我登临绝顶时,我的兄弟们都在我身边,陪着我一道俯瞰天下!

        一起手掌风云,吞吐日月。一生一世逍遥自在……在我一生中,不论艰难困苦,还是春风得意,都有终生伴侣,深情相伴……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在某处,我的父母兄弟家人,在快乐的生活,无忧无虑。

        这才是人生,完美的人生啊。

        楚阳眯起眼睛。

        “现在,进行游戏的最终环节,你现在必须抛弃刚才选中的一项,否则,就死!”天魔怪人看着楚阳眯着眼睛陶醉,心中比楚阳还要快乐。

        丫的,这么投入?太好了。

        开始感受痛苦吧,小子。

        “抛弃一项?”楚阳眯起眼睛,懒洋洋的问道:“不抛弃行不行?”

        天魔怪人为之气结:“没听明白我说的吗?这是游戏规则!不抛弃,就死!”

        楚阳沉吟片刻道:“这么严重啊,既然如此,那就去掉一世逍遥吧。毕竟,不管什么人,也不可能真的一世逍遥,所谓的一世逍遥,也是有其局限的,就去掉这项。”

        “嗯,下面,再去掉一项,不选择,仍然要死。”

        “去掉号令天下。累!”

        “再去一项。”

        “去掉天下苍生。烦!”

        楚阳的选择竟是格外的迅速,快的根本不给天魔怪人数数的时间,仿佛全无思考,不假思索的迅速选择着。

        “再去掉一项。”

        “不去了!”

        天魔顿时愕然:“必须要去!否则死!”

        “你说去掉就去掉,那我多没面子?!”

        “这不是面子的事……”

        “不是面子的事儿也不去,更加的不去!”楚阳翻着白眼:“再说了……你算老几呀?你说不算面子就不算面子?在大爷我看来,这恰恰就是面子!”

        “你……你已经答应了玩游戏,你怎么可以耍赖?”天魔气的翻白眼,妈的,多少万年了,还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滚刀肉。

        玩一半居然不玩了?这什么说法?

        面子?在这种时候,这货居然能够考虑到这种面子的事情,也实在是奇葩的到了家了。

        “我没耍赖!这不是在玩着呢吗?”楚阳老神在在:“你玩你的,我玩我的,咱俩一起玩。”

        “不行!这是游戏规则!就必须咱俩一起玩,就必须一项一项的去!”天魔喘粗气,有种吐血的冲动。

        “那是你的规则,不是我的规则!”楚阳寸步不让:“你的规则在我眼中只是算个屁!”

        天魔怪人气的头上的毛都竖了起来:“不去?哼哼……你会去掉的!”

        他狞笑一声:“小子,这可是你逼我的!”下一刻,这个黑暗空间里的魔气突然急速涌动起来。

        在天魔阵中,就是天魔主场。

        “呀?想动粗?你妈的,你不是说玩游戏么?怎么开始玩这个?”

        “这就是游戏……”天魔狞笑不已。

        “没见过你这样的赖皮!”楚阳破口大骂。

        这句话让天魔几乎崩溃:到底谁赖皮?您都赖皮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居然还在理直气壮的骂别人赖皮?

        这时,楚阳目光一怔,似乎感觉到了不对;下一刻就突然感觉自己的脑海中犹如翻江倒海的剧烈疼痛起来。

        他死死地咬住牙关,冷笑不止,对着天魔一字一句的说道:“虽然我还没有玩完这个游戏,但我已经了解了这个游戏的真意;你们天魔一脉就是利用这种方法,先让人选择,先让人得到,先让人品味得到的快感,还要故意设置九项,数字相对大一些,美妙滋味的背后,痛苦也就相对更恐怖。”

        “然后又迫使人抛弃;一个人当然是先抛弃与自己无关的还有关联小的,但等到循序渐进之余,压力渐次加大,就会承受不住,会不经意的抛弃人生中的一些重要东西,最后最后,出于人类自我防卫的本能,会作出下意识的选择。”

        “而到了那一步,就是真正堕落的开始,慢慢的如同江河决堤,一发而不可收拾,会将灵魂也交了出去,也就会变成你们天魔的同类……嘿嘿,好手段!真是好手段!”

        楚阳一声大吼:“可是老子是楚阳!”

        天魔怪人狞笑道:“楚阳?楚阳又怎地?”

        天魔怪人真不觉得楚阳又如何,楚阳心性本原固然惊人,但修为还不及法尊,历练自然也不及经历数万年岁月的法尊,天魔怪人不相信楚阳能有什么惊人的反盘手段!

        楚阳厉声道:“有些东西,楚阳是宁死也不会放弃的!这一场游戏,你输了!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游戏,这根本就是你和我,两个人的游戏,不,是战斗!而这一战,你已经输了!”

        天魔怪人勃然大怒:“放屁!我看咱俩谁会输!你不选择,就去死吧!”

        突然间放开了全部的意识,魔气猛的蔓延开来,刹那间氤氲升腾,如同实质、疯了一般无孔不入的向着楚阳脑部钻了进去!

        杀气腾腾!这一次,是真的动了杀意!

        游戏的真意,这个人竟真的知道了!他居然能够推算的出来,这个游戏其实就是自己与他的游戏。

        一个攻,一个守!

        这等同于一场信念的战争,只要选择者持续的选择下去,那他就败了。但若是他能坚持守住本心,天魔就败了。

        这也是当日,夜醉不选而胜的真正理由!

        所谓,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另一个重大理由,楚阳始终不是修炼了魔功的雏魔!此点又非当日的夜醉可比!

        楚阳此时的识海中当真有如开了锅一般的沸腾起来,难言的痛苦侵袭,让楚阳几近崩溃;但楚阳却是紧紧地咬住牙关,绝不退缩一步!

        天魔呼啸着,发出鬼哭神泣一般的声音;凶神恶煞一般的一股神魂能量,势如破竹的冲进了楚阳的识海!

        在魔阵之中,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从根本上改变你!

        这就是我拥有了天魔本源的好处!若是在此之前并没有得到一份天魔本源,那么此刻还真的拿你小子没办法……但是现在,嘿嘿嘿,只能说,小子你很倒霉!

        在你到来之前,我恰巧得到了一份在这个位面最超级的天魔本源哇哈哈……真是及时雨啊。

        人魔一念,一念成魔,一念为人,一念之间的翻覆,或者超脱化神,或者万劫不复!

        楚阳也并不知道,这天魔阵,虽然凶险之极,但也是一个极大的考验。若是能撑过去,此生受益无穷!

        他虽然不知道,但却是咬住了牙,寸步不让!

        前世的遗憾我都弥补了,你居然又要让我制造新的遗憾?做梦!

        楚阳现在不能说话,若是能说的话,肯定会对这家伙啐上一脸唾沫,骂一句:去你麻痹的!

        但,就在魔气大肆沸腾的这一刻,楚阳那几乎独步九重天大陆的精神力,终于开始真正的运转起来了。

        甚至不止是运转,竟是进一步的凝练!

        楚阳的神念修为仍只止步于至尊六品,若是一般人,精神力修为按照常理大致也就那个水平,即便因为功法的特殊性,可以超越一般的限制,但增幅的效果仍旧有限,不过别忘了,楚阳可是重生了两世的。

        …………<今天被晴天霹雳砸中了。中午,刚起床,老婆神情很忐忑的进来了,说:有件事儿不好办了……我就问:啥事儿?

        老婆说:咱的车违章了。

        我顿时微笑:还当什么大事呢,不就是扣点分么?罚款也不会太多,以后注意一下就行了。

        老婆哭咧咧的说:不是一点点……我一怔:好几回?

        老婆怯怯的说:不是好几回……是好几十回……而且交通法又改了,找人不管用……扣分也只能三个本……>

        我就傻了:好几十回?这得多少分?多少钱啊?

        老婆说:一共是违章九十四分……我顿时吐血昏迷了……大吼一声:我擦,你才开了几天的车?违章九十四分?一个驾驶证也才十二分!!咋办?

        老婆弱弱道:正因为不知道咋办才找你……我一头砸在了键盘上……天啊,地啊……九十四分……今天一下午再办这事儿,给公安局的战友打电话,说这事儿,战友说:好办!违章几次?我给办办。我说,也没几次,就是扣分多点,九十四分。

        战友那边接着就哑巴了,等会才大叫一声:把你那败家娘们儿换了……我哭笑不得。目前看来……束手无策。

        去一查,居然全是在同一个地方超速,还有就是弯道拐弯不遵守规则,一问,老婆睁着圆圆的眼睛说:怎么可能?

        我叹气叹到了无力的地步:整个莱芜都知道有一辆警车天天在那大坡下坡的中间停着测超速,您老人家愣是在同一个地方超了二十九回……已经教训了老婆好几小时了,这事儿可咋整。

        早知道还不如我开……虽然咱技术不行,但……最起码不会超速。我他么牛速行驶还不行么……叹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