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百八十三章 大胜!

第八百八十三章 大胜!

        绝地反扑、大获全胜的楚阎王,在迷乱中,对自己的胜利却是一无所知,更加不知道自己在这次“游戏”中获得了什么样的好处,他现在唯一的感觉就只有痛苦!

        真的只有痛苦,之前天魔加诸在他身上的难耐痛楚,并未真正消除,只是之前强行忍耐,如今天魔退避,压力不是那么大了,顽抗之心自然消去,痛楚感觉随之复发,或者说复发并不正确,先前不过是强行忍耐,现在强梁终去,精神一歇,再也无法抑制。

        还有识海空前鼓胀,而他识海内的能量,却是一直有条不紊的按照一定的规律,或者刚才刚从天魔哪里‘学’来的攻击方式在列队,在自动整理,在排列尊组合,激荡不休,冲击不已……众兄弟关切的围拢上来,看着陷入迷乱之中、满脸尽是痛楚之色的楚阳;所有人尽都是焦急之极,但却都知道现在决不能打搅他。而且天魔已经被楚阳击败,还是大败而逃,心下虽是担心不已,却也略略有了放心。

        毕竟刚才天魔惨败退走,声势着实不小。

        楚阳以弱克强,估计也是使用了某种神秘禁招,现在被自己的禁招反噬什么的,后患可能不小,所以才痛苦如斯,但只要人还在,就算有后患也不要紧,有九重丹还怕什么后患,九劫剑主从来就是创造奇迹的特殊存在,楚阳尤其如是。

        却没人能想到,魔要噬人,人也可吞魔,楚阳此刻痛苦万状,实则却是利益大把,大赚特赚。

        眼见爱人受苦的莫轻舞眼眶中含着热泪,焦急的围着楚阳整个人转来转去,但却也知道楚阳现在正处于天人交战的关键时刻,根本不敢出声惊扰,直憋得小脸通红,珠泪扑簌簌滴落,空自心痛如刀绞,一把捂住了小嘴,不敢让自己哭出半点声音。

        由于楚阳与天魔之间的游戏是在黑雾之中进行,甚至后来的交战场地更是两人意念之中,外界对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根本一无所知,天魔退走得太快,也太突然,虽然大家都隐约看到他似乎还抱走了一个人,但大家根本不放在心上。

        自己所有人都在,至于天魔是不是带别人走,对己方意义不大。众人却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天魔抱走的那个人,竟然是法尊!

        真正想不到,法尊实力之强,几乎可以稳入当世前三甲,对众人而言,实力与危险程度可能还要在天魔怪人之上,而且这两大魔头若是联手,楚阳等一干人就算齐心协力也断非其敌的。

        又过了良久良久,楚阳突然一声大吼:“开!”

        也不知道到底是‘开’了什么,楚阎王突然睁开了紧闭的双眼。

        眼中两道神光暴射而出。

        众兄弟关怀的眼神蓦然接触到这两道目光,几乎是下意识的将自己目光移转,所有人尽都感受到了一种空前沉重的压力,那是一种神魂的威严!

        这份难以言喻却又确实存在的压力感,却是众人即使是面对至尊九品强者,众人也不曾遭遇过的!

        眼前的楚阳,似乎有什么神异变化,但仔细看去,他的修为还是原来那般,并丝毫没有长进,甚至因为因为刚才的‘游戏’有相当程度损耗。

        不由都是大奇,这份压力到底从何而来呢?

        再下一刻,楚阳貌似彻底恢复了正常,呼呼的喘了几口气,脸色突然间变得通红,然后黄豆大小的汗珠就从额头上、身上涔涔冒了出来,刹那间浑身汗湿。

        这却是心力耗损过度的后遗症,刚才意识之战,对战双方的心力尽都消耗许多,尤其是楚阳,他从来不曾经历过这样的识海决战,刚才陷入剧烈痛楚之中,只顾疼了,现在痛楚已过,心力消损的症状自然随之而来,此外,还有一股子由衷的心悸。

        别看楚阳心意把定绝不屈服于天魔的淫威,但他却仍是害怕的,任何人也会畏惧死亡的威胁,楚阳也不例外,现在危机解除,后怕的感觉却也所之浮现,然而在后怕之余却是无尽的庆幸。

        自己守住了作为“人”的心门,突破了**的诱惑、打败了死亡的威胁,挣脱了魔鬼的利爪!

        经过此次之后,自己再也不会害怕什么心魔!再也不会屈服,任何人,任何事!

        楚阳心神一阵恍惚,再过片刻才很有些疲乏的说道:“好厉害……险些就败了,败了就全完了,不魂飞魄散,也要变成彻头彻尾的行尸走肉。”

        众兄弟一阵无语,他们毕竟不了解楚阳遭遇了什么,见楚阳如此,纪墨翻着白眼,首先开口说道:“老大……你是说刚才?!”

        楚阳“嗯”了一声,转头游目四顾,道:“天魔呢?”

        大家面面相觑。

        罗克敌哭笑不得:“大哥,早在半个时辰之前,天魔就已经大败亏输,亡命逃窜,一路狂叫见鬼了狼狈逃走了,那速度,我等望尘莫及,百分百的追不上……”

        楚阳怔了怔:“半个时辰前?竟是半个时辰前?”

        在他的意识之中,一直到刚才自己睁开眼睛之前,一直都还在战斗之中,怎么……怎么在半个时辰之前就已经没有了敌人的进逼!?

        这怎么回事?貌似太诡异了一点吧?!

        “难道老大你都不知道天魔早已败走了?”谢丹琼露出个匪夷所思的神色问道。

        楚阳苦笑,只是摇头。

        莫轻舞纵身而上,一把抱住了楚阳,眼下终于可以大声哭出来了,但却发现自己居然一点也不想哭了,满心只有欢喜,仿佛有千言万语要对楚阳诉说,可是到了嘴边,却只有一叠连声的:“太好了,太好了……”如此而已。

        然而楚阳心中感动。

        他知道莫轻舞说的‘太好了’,绝不是‘击败了天魔太好了’;而是‘你没事、太好了!’

        “强敌已去,我们貌似该办点正事儿了吧?!”莫天机有些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楚阳,随即转变了话题。

        “正是!”蔚公子精神大振,道:“那个碍事的家伙滚蛋了,我带你们去精灵之城的入口,办正事才是正经。”

        楚阳大胜,众人心情愉快,嘻嘻哈哈,簇拥着蔚公子去了,之前的一切阴霾彻底烟消云散。

        惟有莫天机莫轻舞和楚阳走在最后面。

        “刚才……貌似是你占了些便宜吧?”莫天机嘿嘿一笑,低声传音问道。

        “嗯;刚才情况莫名,我好像,可能,也许是将他的神魂吞噬了一些也说不定,应该是这样的……”

        楚阳收敛心神,再度沉浸入识海之中,这才意外的发现自己的识海竟几乎扩宽了一倍,自己对这个突兀的变化也是吓了一大跳,对莫天机的问话,并没有隐瞒。

        “咳咳……”莫天机呛了一下,咳嗽一声,道:“这个变化,切莫要对任何人说起。”

        “我省得的。”楚阳一笑:“对你自然无妨。”

        莫天机心中一暖,瞪眼道:“只要你永远对我妹妹好,自然无妨,你要是敢……”

        楚阳哈哈大笑,他自然是明白莫天机的,莫轻舞在一边却红了脸,这二哥怎么什么话都说。

        ……“刚才你丫的去哪里了?”九劫空间之中,楚阳一脸不满,责问剑灵:“那么危险的时刻,怎么不出来帮忙助力?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你以为真是游戏啊?!”

        对此楚剑主可是很非常的不满,若是自己身上没有剑灵,怎么会这么有把握的答应对方的游戏?

        没想到自己视为最佳帮手的剑灵居然在这关键时刻掉了链子,甚至还不止是掉了链子,更直接就不见了踪影,此刻危机解除,当然要问个明白,今后面对天魔的机会只怕少不了,必须得了解清楚个中缘由,这玩意可是动辄有性命危险的风险呢!

        剑灵一脸的纳闷:“你以为只有你奇怪吗?我也在奇怪呢,我刚才分明早就想要出去帮手,却不知怎么地就是一动也动不了,刚才那会真正要命了,那滋味……”

        楚阳一怔:“莫名其妙的动不了?会不会是天魔异能的作用?!那怪雾貌似很犀利的!”

        不是完全没有这种可能,若当真是天魔异能的效果,那对天魔一族的评估必须得重新制订!

        剑灵不屑的哼道:“我呸,就天魔那点伎俩,若是凭修为硬撼,本剑暂时确实有所不及,但说到他完全控制、压制本剑,累死他也做不到,那点鬼雾,本剑动动手就能破开,不过真是奇怪得很……以前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那股压制的力量真是恐怖,现在还尤有余怖。”

        楚阳点点头,抬起头看着天空,若有所思。

        良久良久,才道:“既然如此,没事了。”

        心中暗暗地咬牙:肯定是那老东西搞的鬼了,除了他没别人了,你丫的,你等老子上去了,看老子怎么折腾你!居然敢暗算我,拿老子的小命当耍子……已经远在九重天阙的雪泪寒,突然间猛地打了一个喷嚏。

        “阿嚏!”一个喷嚏如同惊雷乍鸣,滚滚而出。

        “主上?”老者莫名所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