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百八十九章 精灵之城(六)

第八百八十九章 精灵之城(六)

        楚阳转头一看,身边的蔚公子已经闭上了眼睛,竟是一脸的享受表情。

        楚阳白白眼,也闭上了眼睛,爱咋地咋地吧,入境随俗,见怪不怪,其怪自败,反正也不至于会摔死我吧……大爷可是铜皮铁骨……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在楚阳计算之中,这个过程恐怕有一个时辰也差不多的光景吧,一直呈自由落体的身体才终于有了新的感觉。

        似乎是有一种异常柔缓的力量从下方升起,轻柔无比的托住了两人的身体,让坠落的速度一下子减缓了千百倍。

        此刻的两人,就像两片羽毛一般,仿佛完全没有重量的缓缓下落。

        随即……噗噗……两声响,两人同时感觉自己摔在了一片柔软的草地上,浑身上下不要说是摔伤,连一点点的难受感觉都没有。

        楚阳睁开眼睛,第一时间站起身来,看着面前的景象,不由得一阵心旷神怡,就连他那无比沉稳的心智,此刻竟也是说不出自己心里究竟什么感觉,总之就是惊艳,只有惊艳,惟有惊艳。

        “这就是传说中的精灵之城?”楚阳张大了嘴,只觉头脑中一片空白:“真是,真是太……太太太漂亮了……”

        精灵之城,九劫剑第八截所在之地。

        但楚阳却绝对没有想到,精灵之城竟然能是这个样子的。

        早在空中降落的时候,楚阳就已经清楚的感觉到,自己通过那条通道之后,竟然是落进了一片无垠的虚空之中一般,甚至不是“一般”,而就是无边虚空。

        周围的空间倍显得苍凉古老,辽阔非常,分明就是一大片的空间。渺渺茫茫的延伸出去。

        但等到真正睁开眼睛之后,却也没有想到,这所谓的‘一大片空间’竟然是这样的“一大片”。

        只见自己面前的,是一眼流光溢彩的水井,内中的泉水晶亮,似乎蕴含了无尽的生命神秘。正是生命之泉。

        丝丝缕缕的月华之力,源源不断的从空中落下来,没有一点遗漏的汇流融入泉眼之中。泉水轻轻摇曳,一片片涟漪荡起,一丝丝的灵力就密密麻麻的涌出来,滋润着一切可以滋润到的东西……楚阳凑趣地伸头一看,那井真不知道到底有多深。最保守的估计,也要比自己灌溉下来的生命泉水要多的多,多得多得多多……“原来这生命之泉其实并没有被毁灭,一直存在,只是缺少一个重新运作的契机……”楚阳喃喃自语:“我的生命之泉只是一个契机,一个引水罢了……”

        旁边,蔚公子嗤的笑了一声:“只有这样才合理吧?若是这里的生命之泉早已经被完全毁坏了,别说你那七八千斤生命之泉,就算注入七八万斤又能有什么鸟用?”

        楚阳大怒:“你丫的这纯属过河拆桥,用完了老子的生命之泉,居然转头就说没鸟用,赶紧给我道歉,否则老子跟你没完……”

        蔚公子嘶嘶的吸着气,对于这句话委实不知道如何答复。若是说有用,确实是有用的,但这货肯定就会踩着鼻子上脸;甚至就直接会说自己是鸟人,没准鸟人就是自己的新外号……但若是说没鸟用……却是抹杀良心说话,的确是过河拆桥了。

        万幸楚御座没有就这个问题继续兜缠,因为他发现了新的好光景,楚阳落下来的这个地方,居然刚好就是生命之泉的边上,有关生命之泉周边的一切,尽都一览无遗。

        在井口周围,每隔九丈,就有一棵小树,合共是九棵小树;这几棵小树真的很小,每一株充其量就只有手指头粗细而已,但却在以极其缓慢的速度生长着,虽然迹象非常的不明显,即便一味盯着看,也难以看到生长痕迹,但只要过一会再看,就能感觉到这一株小数已经成长了一些……至于在生命之泉上方,另有一棵已经枯坏了至少八成的庞大树干,树身之硕大,足足有五十几丈粗细,往外的一边已经风化了十之六七,更露出一个个的大树洞。只有另一侧接近生命之泉的那边还有些许枝条发绿,依旧顽强地伸出来一片伞盖一般的树荫,为生命之泉挡住天空,仿佛一把恒久的保护伞。

        “这就是传说中的生命古树。”蔚公子看着这棵古树,声音中有浓浓的感情:“就是这生命古树,世世代代的护卫着、繁衍着精灵一族……只是到了今日,就只剩下这一棵古树了,而且还是丧失了大半的生命力,勉强苟延残喘而已……”

        他叹了一口气:“以我的所知,原本……在这周围,应该还有另外无数棵生命古树的,然而,在漫长的岁月中,一一湮灭了……”

        楚阳纳闷道:“恩,你的意思,旁边这那九棵小树苗其实就是生命之树?……”

        “是的,这些的小树苗就是生命之树,确切一点说应该是由生命之泉刚刚催发的新生生命之树,就只是小树而已。”蔚公子目光哀伤:“若是等到这些小树真正意义上的成长起来,达到可以孕育精灵的地步,恐怕最少还需要两千年的光阴岁月……”

        “什么?让这些树孕育精灵?”楚阳吓了一跳:“啊?我是否可以这样理解,所谓精灵其实就是这些树上结的果子?果实?”

        蔚公子为之气结:什么叫果子?果实?是生灵好不好!

        但想了想之后,却还是无奈的点头:“若是你非要这么说,也未尝不可。这些生命之树生长壮大之余,本体的生命力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在自己树冠上蕴结出一个个的树胎;等数胎成熟了,就会有一个精灵族人从中破开,降临世间,这本是精灵的诞生过程,倒也与果树结果,有些类似,只不过生命之树是比较高级的果树罢了,事实上,果树也是世间生灵的一种,能繁衍后代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与人有别的,不外就是一者是植物、一者是动物,如此而已。”

        “而这个树胎,我们精灵一族一般称其为‘母胎’。”

        楚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睛瞪得溜圆:“竟有此事!”

        蔚公子的说法可谓大胆之极,不过也是简单之极,貌似道理就是如此。

        “土包子,你都知道些啥?”蔚公子鄙视的说道,对这个乡巴佬有点看不起,道:“这样诞生出来的精灵,乃是天地生成的最纯粹精灵……也是精灵一族赖以生存发展的根源力量所在。精灵古树在首次开始了孕育之后,以后就是每隔五十年成熟一次,繁衍精灵……精灵族,亦是由此而来。”

        蔚公子深沉道:“所以,精灵族向来以天晶月华为神,以精灵之泉为父,以生命古树为母!”、楚阳脸上露出怪异神色,说道:“我说……你们精灵族难道就没有其他的生育办法吗?”他眨眨眼睛,道:“比如说……”说语说到这里顿住,眼光很是有些意味深长,余韵不绝。

        蔚公子迟疑地说道:“你是说……男女交媾?”

        “下流!下贱!”楚阳登时义愤填膺,骂道:“怎么连这么不要脸的话你也好意思说出来,还好意思说你是单纯的精灵,我呸……你怎么能够酱紫!?”

        蔚公子瞬时怒发冲冠:你还好意思呸我?刚才那话根本就是你丫的话语未尽,我好心好意的替你续了几个字而已……这人的无耻程度真真是让人无语到了极点啊……难道人至贱真的天下无敌?!

        蔚公子气结,咬牙切齿道:“那我请教一下,刚才那话应该要怎么说?才不下流下作?!”

        楚阳正气凛然的说道:“至少可以说得含蓄一点,例如你可以说阴阳和合、天地交泰,嗯,或者……敦伦……或者那啥那啥……如此才显得文雅一下,不至于那般的下流下作!”

        蔚公子吐血的说道:“这不是一回事儿么,其中有分别吗?……”

        楚阳毁人不倦,兀自语重心长的劝慰道:“怎么会是一回事儿呢?你听听……”说着开始滔滔不绝的解释。

        蔚公子连忙打断了某人,黑着脸道:“打住吧!就那啥那啥吧……那啥之后生出来的孩子,则被称为后天精灵,这样说明白不?那样的精灵,想要达到先天精灵这样的程度,是要经过洗筋伐髓等等很多步骤的,当然,尤其需要本身的努力……否则,始终有先天上的差距……”

        “原来如此。”楚阳恍然大悟,摸着下巴说道:“真的很难想象,一群从树上结的果子,居然能繁衍成为一个庞大的族群,世事莫测啊,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蔚公子嘿然无语。

        若不是此刻动手大有忘恩负义的嫌疑,这时候早已经将楚阳揍得连九劫都不认识。

        难道天也眷顾这样卑鄙无耻下流下作下贱之人吗?

        某阎王有意无意的抬起头,这整片空间上空漂浮着的,尽都是氤氤氲氲的莫名香气,放眼看去,远处广阔无际。不过视线就只能接触到在数十丈外的距离,再远的已被氤氲灵雾挡住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