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章 跪,还是不跪?

第九百章 跪,还是不跪?

        然而就在九重天所有人尽都陷入惊诧莫名的时候,突然间,天空中无限黑暗之中,突然有十道白光骤然落下!

        这十道白光从无到有,宏大至极,接天连地,贯穿乾坤!

        便像是九重天大陆上,突然多了十道擎天之柱!

        就这么辉煌威武煊赫而又霸道的矗立在天地之间!

        下一刻,一声凛然剑鸣,响彻天际。

        九道光柱,彼此动作,一阵交叉之余,竟自蜕变作一柄巨大的长剑,在空中静默而威严的横放着。

        见证到此情景的所有人尽都情不自禁的心中一震,眉框一跳。

        夜沉沉凝目看着天空中的异象,疲惫的闭上了眼睛,喃喃道:“这诡异天象果然是九劫剑主弄出来的,这个迹象意味着,九劫剑……已经找到了第八截……九劫剑主,已经接近无敌,九重天之内,再难觅敌手,也意味着,九大家族末路将近,末日将临……”

        ……精灵之森中,莫天机等人瞠然望着天空,一时间也是心头大为震惊。

        之前那十道恢弘光柱突兀出现,就像是一片黑暗之中突然间出现了十颗太阳,将天地照耀得比任何一个时刻还要明亮。

        但只有他们才看得出来,这十道光柱,其实是没有落下来的。

        距离连接到大地上,还有一点点距离。

        当然这个真相,就只有莫天机等一干人才知道!

        因为,这十道光柱,就在他们的头顶正上方。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突然天黑不是天魔作祟,反而是老大弄出来的?!”顾独行皱眉问道。

        “应该是了……我估计,老大此刻已经找到了第八截九劫剑,正因为第八截九劫剑的回归,从而引发了这次天地异象。”莫天机不慌不忙的将手中铜钱收了起来。

        “那就是好事了,天上这玩意也就是好东西了。”

        “既然是好东西……但却又为什么不落下来?吊人胃口吗?”

        对于这个疑虑,其实众兄弟心中都有。

        看这架势,分明是要落下来的,而且大家心里也已经有了感觉,但为何迟迟不落?总悬着貌似不是这么回事吧?!

        ……精灵之城中。

        自那道白光入体之后,楚阳就突然静止了下来,整个人完全不言不动,恍如失魂了一般。

        蔚公子有些惊讶的望着他,虽然知道这应该是九劫剑的天现异象,但却不知道楚阳为何不动了,幸好自己就在旁边,幸好这精灵之城就只有自己和楚阳两个活人,这时候要是冒出两个敌人,那楚阳还不得任人鱼肉啊。

        蔚公子自然是不知道的,此刻的楚阳神识,却已是进入了九劫空间。

        而且这一次竟不是他自主的进来的。

        而是突然间莫名其妙的进入了内中。

        在九劫空间里,之前破空间而入的那道白光如今正在耸立,在白光内中,隐隐似乎有一个淡淡的人影。

        人影虽然是淡淡的,几乎看不清楚,但却透露出一股无限的威严,让人一眼看到,就有一种匍匐在地跪拜的冲动。

        而在白光前面,剑灵脸色苍白的站在那里。

        与楚阳左右而立。

        “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这德行了?!”楚阳问道。在九劫空间中,剑灵可是近乎神明一般的存在,可是看眼前这情况,貌似剑灵的状况很不好的样子,这情况可就比较诡异了!

        楚阳向剑灵询问,但剑灵却意外没有回答,只是抬起头看了看他,完全没有说话的意思。

        楚阳心神一震,即时就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因为,剑灵此刻的眼神中,有希望,希冀,却也有绝望和黯然,那是一种已经“认命”了的古怪神色。

        楚阳心中刹那间升起了一丝明悟:前几节剑,在得到的时候基本都有伴随着些许危险,又或者是曲折经历。但这一次的过程却没有经历任何的危险,或者考验。

        楚阳心中对此早已觉得不正常了,九劫剑第八截,可是最为至关重要的一环,又怎么会让你顺利获得,而且还要获得如此恐怖的好处。

        现在看这情况,恐怕那迟迟未至的考验,又或者说是关卡,就在这里了?

        “不要瞎琢磨了,是我将你们叫进来的。”白光中的那道淡淡人影突然开始说话。声音很平静,很淡然。

        但楚阳分明能听出来,这声音里面实则还包含了无尽的跋扈,铺天盖地的莫大邪气,以及,一种睥睨天地,旋转乾坤,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无限威霸。

        “阁下是谁?”楚阳抬起头,看着这道白光。

        “我是谁?好问题,呵呵呵……”那人影邪邪的笑了起来:“我自然就是创造了九劫剑的人!”

        “创造了九劫剑的人?!”楚阳对这个答案竟自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眼睛都睁得大了。

        眼前虚影竟然就是雪泪寒口中那一场架就能打灭半个宇宙的超级大能?那个随手创造九劫剑主宰整个九重天大陆命运十万年的人?

        如今,传说中的神话人物就在自己面前了?

        “嗯,如你所想,就是我了。”那人淡淡的道:“既然已经知道是我了,怎么还不跪下?怎地这般没眼色呢!”

        如果没有最后那句,楚阳还真有想要跪拜眼前人的念头,不管如何,对方创造了九劫剑,对自己可是有大恩的,再者又是超级大能,盖世高手,绝对的前辈,前辈中的前辈。

        拜一拜,楚阳觉得很应该,即便只是表示一下尊敬,理所应当的事情!

        然而,对方刻下却是主动的要他跪下,楚阳对这个“要求”却是无限反感起来。

        我愿意跪你,那是我的事,那是我对你的尊敬;但,你要我跪,我偏偏就不跪。

        ‘要我跪’跟‘我要跪’这是两种概念,完全不同的概念,南辕北辙,截然相反的概念。

        我要跪,是出自我的本能尊敬之意,然而要我跪,却是将我当做了奴才!全无对等之心!

        “即便是你又如何,你要我跪我就跪?凭什么?你以为你是谁?!”楚阳挺立如故,整个身躯挺拔如剑,面对如此绝世大能者,却也依然是宁折不弯的气概凛然而出。

        “我是谁?我是创造了九劫剑,给你纵横天下本钱的人;我是创出了九重天神功,给你无限未来的人。”

        那道白影森然道:“我位高权重,只需一句话,就能让乾坤颠覆,我实力超绝,只需一根手指,就能横扫苍天,我辈分崇高,普天之下,唯我独尊,我让你跪……你不跪?”

        楚阳淡淡道:“你创造九劫剑,创造九重天神功,确实造就了我,这点我固然应该承你的情,却不能成为你让我跪你的理由,还有,相信就算没有我,也会有其他的九劫剑主。”

        他眼睛一翻,冷笑道:“更何况,你创造得的九劫剑玩弄我两世!让我生不如死,惨不堪言!这份人情,我未必多稀罕!”

        楚阳哈哈大笑:“要是你不说让我跪,我却应当跪你,正如你所说,你的实力辈分功绩……随便一项也值得我跪;但你说让我跪,我却偏偏不跪!”

        那道人影哼了哼,道:“言论荒谬,颠三倒四,前几任九劫剑主都跪了我,惟你不跪?”

        “我的话荒谬吗?半点也不!他们是跪了不错,但我不是他们。”楚阳淡淡道:“我自有我的骄傲。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双亲!男儿心中有傲气,傲骨傲心是男人!”

        “我,不跪!”

        楚阳本就是一个极度傲气的人,但前世的颠沛流离,凄惨遭遇,让他今世这一生都过得异常谨慎小心,唯恐再造成什么遗憾,什么悲剧,什么后悔。

        所以,这一生尽都奉行谨言慎行,唯恐稍有行差步错。

        或者楚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内心深处充斥着许多的压抑。

        但,此刻,这个白影之中的人一共只用了几句话,就将他潜藏在内心深处的压抑全部引燃出来。甚至是一股脑的熊熊爆发出来!

        一念成铁,一念成钢,一念如金石!

        就算面对这等宇宙之间的超强主宰,可我就是不跪,你能如何?

        杀了我吗?除死无大事,我死也不跪你!就是不跪!

        若是平常时,楚阳多数也会审时度势,评估局势,但眼前这个微妙时刻,心中的那股火竟然是越烧越旺,已经全然不可遏制,再无任何顾忌,心中所想,尽吐一快。

        不期然间,那道白影竟嘿嘿笑了起来。

        即便是笑,却也充斥着一股凛然邪气,邪气凛然。

        ……在遥远的某个地方。

        山顶。

        白云飘渺处。

        一张石桌一壶酒。

        四周的仙灵之气穿梭来去,通紫色的大道之气密密麻麻的穿梭。

        这里,已经不属凡尘俗世,而是,宇宙之巅。

        就在这至高无上的所在,所有生灵都只能遥遥仰视,焚香膜拜,终生也不能到达的至高神圣之地,然而此刻却是酒气四溢,如斯神圣之地,怎地会沦为酒肆?!

        一个白衣人,一个黑衣人正在相视对坐饮酒。

        两人面前都只有一个小小的酒杯。

        一酒壶自动飘起,哗哗往下倒酒,半天竟还不满酒杯,如斯倾倒,却难以溅落半点残酒。

        这里本就是神圣之地,多点希奇古怪的事情大抵也在情理之中,不足为奇吧!

        “嘿,老黑,你猜,那小子到底跪是不跪呢?”白衣人嘿嘿的一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