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零一章 赌局

第九百零一章 赌局

        这个白衣人一袭胜雪白衣,黑发,面貌英俊,竟然是一个绝世美男子。只是,在他的眉梢眼角,脸上表情,纵然表现再如何正经,再如何的大义凛然,也始终夹杂着一股子难以遮掩的邪邪味道。

        这股子邪邪的味道,不仅不让人反感,反而会让人感觉他倍有一种独特的韵味,这股韵味,说不出道不明,反正就是不讨厌,甚至是很喜欢。

        而对面的那黑衣人却是一身漆黑,长相也是极尽英伟,唯有那两只眼睛如同鹰隼一般,摄人心魄。再来就是浑身上下杀气凛然,狂傲之气,更是直上九霄。

        一股‘观天地如玩物、视众生为草芥’的味道,丝毫也不加以掩饰。

        这样的两个人,直接是让人感觉格格不入,完完全全截然相反的两种人,就算勉强凑在一起只怕也要打个天翻地覆的人,如今却坐在同一张桌子上相对喝酒。

        那黑衣人伸出手指,似是随意凌空一划,一抓,空间随之破损,然后,相隔数千万里的九劫空间里的情况就出现在他眼前。

        看了看之后,哼了哼,道:“嗯,照我估计,最后还是要跪了。”

        “要跪?何以见得呢?”白衣人邪邪的笑。

        “这些年,咱们见过的所谓英雄豪杰,有多少呢?哪一个不是视死如归?但,到最后还不是一个一个的都跪了?何曾有过例外,再精彩的人物,也不外如是!”

        黑衣人哼了哼,嘲弄道:“傲骨傲气又如何?只要让他尝尝你的手段,他就知道傲骨傲气其实是一种负累了,要傲骨傲气的代价,他负不起。”

        “嗯,万一他最终要是不跪呢?”白衣人歪歪头。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黑衣人断然摇头。

        “世事无绝对,也许会有让你我也意外的事情发生呢?老黑,要不要咱俩再打个赌?”白衣青年嘴角露出一个正在酝酿阴谋的笑。

        “赌?”黑衣青年眉毛一挑,斜着眼道:“不赌,至少不跟你赌。你这混蛋,从来都是想方设法,出尽一切阴谋诡计骗人,我才不让你的当,不赌!”

        白衣青年鄙视道:“是怕我的阴谋诡计,还是你怕输?”

        “笑话!”黑衣青年一扬眉:“我堂堂的……”

        “别堂堂的,你到底敢不敢赌?你也别说什么阴谋诡计,今天就干脆一点,就赌他跪不跪!”白衣青年说道:“我赌他不跪!”

        “若是如此,我赌了!我赌他最终会跪!”黑衣青年一拍桌子。

        “且慢,赌局已开,赌法虽定。但咱们之间的赌注还没有说呢,若是他真的没有跪,我要你的九幽黄泉果,十枚!”

        白衣青年嘿嘿一笑:“另外,咱们拿这小子做赌,你看不起他,若是你最终输了,便要将你的一丝幽冥寒气打入这小子体内作为补偿,如何?”

        黑衣青年闻言怒道:“你这是什么说法,小小蝼蚁小小一跪,居然要赌十枚我的九幽黄泉果?还有他算什么东西,居然还要我的一丝幽冥寒气做补偿?你这简直就是狮子大张口!我呸,不干!”

        白衣青年淡淡道:“你若不敢接这赌注倒也无妨,只是你若肯出九幽黄泉果为注,我则以十枚天地玄黄果与你对赌,另加一柄五方世界剑!”

        黑衣青年一愣:“恩,你倒舍得,你真的就这么有把握他不会跪?”

        白衣青年仰首向天,似是不屑一答。

        “好!赌了!不过,我另有两个条件。”

        “说!”

        “第一,我要你出尽一切手段来迫使他跪,不得手下留情,这是基本要求。”

        “这是自然的!即使你不说,我也不会破坏我定下的规矩,”

        “其次,我要四百七十五枚天地玄黄果,那个五方世界剑就不要了。”黑衣青年来了一个反向狮子大张口。

        “他妈的!”在这样的神圣所在,作为至高无上的主宰的白衣青年居然跳了起来,口爆三字经:“你他妈的!你不黑还挺狠的……你那边才出十枚,居然要我四百七十五枚!你丫还有没有点良心!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公平公正?”

        “我做人最是公道,你若愿意加注,我自然也会加注,合共二十枚九幽黄泉果!如何?”

        黑衣青年翻着眼皮:“你也就九个老婆,要多了也没用。”

        “再说了,你知道我也知道,我的这果子可不是你那天地玄黄果能比的……你都想多少年了,这次我是破例勉强跟你打这个赌……你要是不赌就算了,错过这次机会,我保证你难有下遭。”

        白衣青年哼了一声,翻着白眼不说话,似乎在思考斟酌。

        “小子,我这次可是给你面子才这么说。”黑衣青年翻脸了:“你也知道我老婆众多,四百七十五个老婆总得一人一个吧?这玩意最是患不均,不给谁也是要命的!”

        “你那天地玄黄果三百年就能催熟了,一熟了就得果成千上万计;可是我的九幽黄泉果万年开花、万年结果,三万年才得成熟一次,一次也只得一百颗果子……难道你以为你吃亏了不成?”

        “再说了,你那天地玄黄果就算不输了,你那些嫂子去找你要你还能不给?无论怎么算,都是你占了便宜了,你还拿什么矫?”

        黑衣青年毫不留情地揭穿对方的虚伪面目。

        “好了好了。”白衣青年勉为其难的说道:“就让你这混蛋在赌注上占一回便宜吧……不过我可告诉你,赌局终了,可不准耍赖!言出如风,天地见证!”

        “切!我怎么会耍赖?担心你自己吧!我可是堂堂的……”

        “打住!赶紧给我打住,”白衣青年一脸头疼:“自从三千年前你听到了‘堂堂的’这几个字之后,你都满嘴‘堂堂的’三千年了……奶奶滴,四百七十五个老婆,咋就没累死你这混蛋……”

        “就这么说定了?”

        “说定了!”

        “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呸,你丫的还好意思以君子自居!”

        “彼此彼此!”

        …………另一边九劫空间的内中。

        那道淡淡白影邪邪的笑着,道:“当真不肯跪吗?若是我一定要让你跪呢?”

        楚阳嘿嘿的笑:“阁下大可试试?”

        那道白影有趣的笑了起来,道:“试试?很有趣的提议啊!?”

        楚阳哈哈大笑:“你若有能耐让爷甘心跪了,爷以后天天给你跪又如何!”

        那道白影阴森森的笑了起来:“好小子,竟然跟我称爷?真真是……多少年都没有听到别人在我面前这么自称了……这种感觉,还真是挺新鲜的哪。”

        楚阳笑容愈发可掬,可圈可点:“能帮您找回来久违的感觉过过瘾,我很荣幸呢。”

        两人都在笑,笑得灿烂异常。

        但两人骨子里,却都是冲天的傲气。

        针锋相对。

        楚阳心中发了狠,我修为自然是不如你的,说是天差地远也不为过。但,自信这份傲气却不输给你!跪?粉身碎骨也不跪!

        那白影冷笑着,突然轻喝一声,道:“跪下!”

        随着一声轻喝,一股前所未有的莫大威压猛地罩顶而来。

        似乎眼前的白影就是远古魔神,而楚阳自己,则是最卑微的蝼蚁,竟是情不自禁的就升起想要跪拜的念头。

        楚阳冷哼一声,在这种念头一起的瞬间,就突然间猛地抬头,大喝道:“我乃是楚阳!孤身千万里,赤手闯天下!一身对万骑,宁死不低头!在我心中,我最大!我独尊!我不跪!”

        楚阳声音厉烈。

        随着这声大喝,一股豪气猛地从心底升起,让他死死地挺直了脊梁,挺住了下曲的膝盖。

        “当真不跪吗?”那白影淡淡的笑了笑,突然一道白光延伸而出,猛的按在楚阳的头顶上。

        楚阳在这个空间里,就本质而言是一种神魂形态的存在,如今,那道白光按上楚阳的头顶的时候,猛地一吐力气。

        一团玄奥异常的古怪气息,瞬间已经包裹住了楚阳的全副神魂,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楚阳的神魂慢慢凝为实质,用手一摸,竟已与活人无异。

        这样的灵魂程度,楚阳就算是不停歇的修炼,也要最少数百年方才有机会达到,而且还是就只是有“机会”而已,若是机缘不足,穷尽一生心力,也未必能成。

        然而这道白光就只是伸伸手,就在瞬间让楚阳达到了那等程度,而且,还没有因为无法承受这样的力量产生诸如爆体、气脉损伤等负面影响。

        这道身影,很显然就只是那位超级大能的一缕分神投影而已;很可能连本体的万分之一的力量也未必能拥有。但就是这不足万分之一的力量,就造成这样的结果。

        那个人的真实修为,简直是可惊可怖,达到了让人根本无法想象,与之敌对就惟有绝望一途的程度!

        楚阳试着活动一下身体,举手投足,竟无不圆转如意,刻下的身体感觉,也已与外面身体没有任何两样,真的是神魂彻底凝成实质了,脸上不由得露出疑惑的神色,这算什么说法,难道是威武不能曲,就尝试利诱我了?!这便宜可是不小!不过让我跪,没得商量!

        然而事实貌似并非如此,便宜那里是那么好占的,尤其是这个邪性人的便宜!

        便在这时,那白影淡淡道:“我倒要看看你,是跪还是不跪!”

        …………<今天语文老师六十大寿,哥几个都去了。哥哥我今天丢人可是丢大了……大家正喝酒呢,寿星老头儿说了一句话:我这几天很丢脸。

        我顿时就愣住,大家纷纷问询。

        老头看着我,说:你写的小说我看了;以后出去别说我是你老师……别人会以为我这当老师的误人子弟……教你的语法你用的颠三倒四,教你的修辞你用的面貌全非,教你的平仄你压根就抛到了茅坑里……我顿时汗流浃背,都迷糊了,谁想到火头居然就这么烧到了我自己身上来……我还做好准备看热闹呢……然后老头说:幸亏故事编得还不错;只是惭愧的是,这份想象力却不是我教的……我黯然垂首……实在是无话可说了。

        老头儿又说:以后有时间再来我这里补习补习,正好我退休了也没啥事……放心你要是不来我会打电话叫你的,一周一次……我欲哭无泪,哥们脱离校园这么多年了又要开始上学啦……一边同学们看着我的眼神,一如当年的幸灾乐祸……哎……灰溜溜的回来了(还准备在班花面前装装13呢,结果,训的我酒都没喝几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