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零二章 人争一口气

第九百零二章 人争一口气

        下一瞬,在楚阳头顶上的那道白光突兀幻化成地一只巨手,猛的向下压去!

        只一发力,楚阳浑身上下的骨骼顿时就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似乎在下一刻就会全数粉碎。

        他的双腿颤抖着,竟如同风中枯草一般,随时可能断折。

        黄豆大的汗珠,不断的从他脸上渗出来,这份疼痛已经到了极限,尤自之前天魔游戏所感受的痛苦之数倍。

        “我不跪!死也不跪!”楚阳浑身的肌肉都痉挛了起来,嘶声叫道,在这样的压力下,明知道自己下一刻就可能粉身碎骨,在这当口粉身碎骨,就是彻底的神魂俱灭,因为现在的身,却是由神魂凝结成的。

        楚阳更明知道自己只要跪下,就是一条通天大道,完全没有害处,只要自己肯跪一跪,一切尽都是坦途。

        只要一跪,就那么简单!

        但楚阳却就是上来了那一股桀骜不驯的脾气:你要我跪我就跪?你算老几呀?就算你就是苍天大道,老子说不跪就是不跪!人死鸟嘲天,说不跪就不跪!

        死也不跪!

        神魂俱灭也不跪!

        “跪!”那白影一声轻喝,手上的力道再度加大了一分。

        原本已经狂猛异常的劲力百尺竿头再进一步,以排山倒海的势头猛压了下来。

        楚阳顿时感到,整片天空尽都塌了,世间所有重量,在这一瞬间尽都压在了自己一个人身上。

        一张脸涨得通红,体内鲜血也似乎随时要喷溅出来一般。

        两条腿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那是再不能负荷的警告,再过一眨眼的光景,楚阳的脸色由红转紫,在如斯强大恐怖的压力之下,两只眼珠几乎生生的突出眼眶。

        承受的压力已经去到了巅峰。

        已经达到了楚阳现在的身体所能够承受的最高极限。

        所谓一羽不能落,一发不能加的高深武学道理也可用在此地,只要再有一毛、一发之力加身,楚阳也就差不多完蛋了!

        然而楚阳虽是浑身颤抖着,随时都有崩溃的可能,可是处于即将崩溃边缘的他却仍是死死地咬住牙关,强自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休想!”

        白影淡淡一笑:“骨头还真的挺硬的,那么,我就摧毁你的骨头吧,没有了傲骨,看你还怎么傲!?”

        手上力道再催,再度向下一压!

        这一压,力道未必比之前要强多少,却是百上加斤的一压!

        噗!

        噗噗噗!

        楚阳身上的压力原本就已经到了顶点,负荷已至极限,在超出自己抗衡力量之外的重压之下,浑身血管噗噗的鼓裂,逐一爆炸,一道道血雾,疯狂喷射而出。

        这一刻的痛苦,当真已经无法言喻!

        本来当人体承受过度痛苦的时候,受人身自卫机制影响,会即时进入自动昏迷状态,避过那无法承受的痛楚,但楚阳如今的肉身实则是以神魂为根基,却无自卫机制的权限。

        所以即使是再大痛楚,也不能让楚阳昏过去,整副身躯已经被压的有些弯曲,却仍是倔强到了极点的生生死撑着,嘴角不住流淌鲜血,点点滴滴掉落在地上,缓慢的摇了摇头,仍自不肯屈服。

        不跪!就是不跪!

        “身体已经无法负荷却还是不肯认输?那就再来!肯你能坚持到何种地步!你有极限,我却是没有的!”白影似乎全无半点的怜悯之心,竟是再度发力!

        这一下,楚阳的**力量彻底不支,渐次崩溃!

        咔嚓嚓……楚阳腿上的骨头刹那间节节碎裂,一道道白色的骨头茬子从肌肉中刺出来,暴露在身体外面。

        他的身体,直直的矮了下去。腰椎大腿的骨头全然碎裂,直直下落,与小腿骨撞在一起,发出令人牙酸的碰撞声音。

        楚阳猛地一张嘴,口中鲜血狂涌如泉,其中尤自夹杂着内脏碎块,此刻的他却仍是一个字也不说出,只余倔强堵的沉默。

        他的两条腿骨头早在第一时间就已经碎了,整具身体矮了下去,但整体上竟是垂直的。

        大腿小腿合在了一起,变成了肉末,但,膝盖却始终没有弯。

        尽管此刻膝盖已经不存在了!

        “很好,很好。”白影眼中微微露出一丝赞赏,但现在楚阳神智已经进入迷糊状态,什么都看不到了,神魂状态也并非不能迷糊,只是进入迷糊状态,就等于神魂将散,随时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如斯重伤,神魂将灭,就算是九重丹也已无能为力!

        楚阳死定了?!

        白影手微扬,楚阳几近崩溃、支离破碎的身体瞬间来到了他身前,一指头点在他胸口,一道白光闪过,楚阳残破的身躯,竟是瞬间完成重组,重新恢复成完整的人身。

        一指到处,百创全消!神来一指,不过如此!

        楚阳身体上瞬即便没有了痛苦,但在神智上,却还是在那种地狱一般的极度痛苦之中不断徘徊,根本不能马上回来。

        不过片刻光景,楚阳承受的痛苦简直比下遍十八层地狱还要夸张!

        白影这次到是没有着急催促,居然还等他休息了一会之后,神志清明之后,才有些讥诮的道:“滋味不错吧,如何,跪是不跪?”

        楚阳嘿嘿一笑,异常温柔的道:“跪?我跪你大爷!”

        “混账东西!还敢强嘴!”白影勃然而怒,手掌再次次压落:“既然不跪,那么,刚才那些美妙滋味,就让你再尝一尝吧!”

        只要是人,就有畏惧心理,你能熬一次极度痛苦,却未必能熬过第二次,只要心志一懈,意念即溃,抗拒痛苦之心也即崩溃,刚才的痛楚、恐惧绝对已是人类可以承受的极限,经历一遭,已是难能,面对第二次同样的磨难,十又**难以负荷!

        “人争一口气!”不意楚阳竟自嘿嘿冷笑:“再尝尝……就再尝尝!来吧,老子要是求一声饶,就不算好汉!”

        白影冷笑:“是吗?那就多尝几次好了,你是不是好汉跟我有关系吗?!”

        痛苦这种东西,初次感觉的时候,总有一个念想,下一刻,下一刻就结束了,当人有了希望,绝大多数的难关都有机会闯过,楚阳的情况也是如此,他笃定白影只是要他跪,却无意取其性命。

        否则以白影的实力,可能都不需要用手,吹口气或是一个眼神都能致自己死命。

        然而对于人而言,真正可怕的不是痛苦,不在于**,而在于意志,又或者说是神魂。

        比方说有人遭遇车祸,撞断了腿;那么,在这整个过程中虽然痛苦,生不如死,但,只要挨过的最初的痛楚,就一定可以承受下去。

        但等他恢复好了身体之后,第二次在他有准备的情况下再次被撞断腿……那滋味可就是非常人可以忍受的了,虽然是同样的创伤,但对于心理而言,却是数以倍计的。

        对于某些痛苦,所有经过之人都说:宁死也不愿意再尝受一次!便是因为……他的意志、他之神魂已经害怕了,已经畏惧了,已经怯懦了。

        现在白衣人反复的用同一种方法对付楚阳,非是黔驴计穷,正是采用的这个原理。

        但楚阳的神经此刻却如同变成了铁铸的一般,一次次的被压得碎裂,一次次的却又倔强的站起。

        这样的痛苦,每多尝受一次,痛苦就会更添许多。但他却始终硬挺着,一次次的挨了过来。

        如此连续六次之后,连白影也不由得感叹这小子真是个狠人,居然如此都收服不了他。

        ……远方。

        黑衣人一直在看着,此刻也不由得叹息一声:“这货,恁的有种!”

        “的确有种!还不是一般的有种呢。”白衣青年深有同感的点点头。

        “嘿嘿,想不到天下间还有比你更邪的家伙吧?”黑衣青年嘿嘿大笑,居然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既然身体征服不了……那么就试试别的办法。”白衣青年悠然道:“比如,神魂……”

        黑衣青年脸色一怔,神魂之创?

        他可是知道,神魂之创,比**折磨,要残酷一百倍!其痛苦的程度,也会是几何式的递增。

        楚阳,能承受得住么?

        ……九劫空间里……

        一侧,剑灵浑身颤栗的看着楚阳的神魂,被一次次的粉碎,然后一次次的重组,再一次次的割裂,揉碎,一次次的千刀万剐,一次次的雷罚千降,一次次的魂飞魄散,然后在重组、恢复、复圆……剑灵都忍不住几乎瘫倒在地。

        他没有尝试阻止,因为他不敢,真的不敢,他完全不清楚眼前白影的实力,唯一知道的,就只有眼前的这道白影实在太强大了,强大到他完全无法评价、无法认知的高度,甚至超过了他的老主人雪泪寒,虽然那白影明明只是一道分身化影而已……唯一还有感觉的,就是只有在每一次楚阳重新站起来的时候,那道白影与楚阳都会重新的重复一遍之前的对话。

        而楚阳的坚持,也让剑灵都感到了毛骨悚然的地步。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现在跟随的这个新的主人,竟然是如此的傲骨天生!如此的超级狠人,如此的……超级桀骜!

        “跪不跪?”

        “你说呢?”

        ……“跪不跪?”

        “做梦!”

        ……“跪,还是不跪?”

        “跪你大爷的!有本事让老子别醒过来!一遍又一遍,你他娘的烦不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