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零四章 赌局赌注

第九百零四章 赌局赌注

        黑衣青年一笑,此刻哪里还有半点生气的样子,只是笑的很猖狂,很欠揍,道:“得罪我自然不是他们一朝陨落的理由,他们真正最不该的便是煽动所有信民,抗拒你我,否定你我。居然妄想以信仰的力量与我作对,嘿嘿,他们所能够吸纳的信念之力,极限就是八千年。那我便等他们积累到最高、信心达到最圆满的时候毁灭他们!你不觉得很有趣吗?”

        白衣青年摸了摸下巴,道:“有趣?那里有趣了!当年那事儿,我早就很宽宏大量的不计较了,也就是你这种地底下的阴暗面出来的人才那么的心胸狭窄……”

        黑衣青年哼了一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也好不了哪里去,对了,你这段时间里不断地压缩时间,逆转时间,还偶尔溯流时间,那件事办得怎么样了?怎地就没有进展呢?能难倒你的事情还不多见吧。”

        白衣青年分明是相当不愿意提及那件事,但此刻黑衣人问到当面,只能叹气回答:“我也真是他娘的服了……那胖子让我真服了……分明有聚财之灵,却偏偏不愿意恒久……每次即将成功的时候他的神魂就会觉醒,然后他自己就搞破坏,自己破坏自己的前路……我恨不得抽了他浑身的肥油点天灯!这他娘的叫什么事啊!”

        “哈哈哈……”黑衣青年笑的前仰后合:“真是可爱的胖子!能够打击到你的存在,绝对可爱!”

        白衣青年脸上一阵青气闪过,怒道:“别转移话题,这次打赌可是你输了!赶紧的兑现承诺,将赌注给老子交出来!”

        “输了?”

        黑衣青年喃喃自语了两声,低头沉思了一下,然后手指一划,喝道:“回溯!”

        “刷”的一声,九劫空间里楚阳被折腾的十五次的情况就再一次的在他面前重演。

        他凝神看着,万二分专注地看着楚阳的表情。

        他是那样的认真,甚至连续回放了三遍。

        然后,他一声轻喝:“逆转!”

        面前景色一遍,开始刷刷的倒退,呼呼的风声响起,最为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楚阳前世的一生遭遇,居然也在这里快速地播放,刷刷刷的就闪了过去。然后,便是楚阳今生一生的拼搏,一路走来……那波澜壮阔的所有经历。

        便如一幅巨大的画卷,在白衣人、黑衣人面前不断的展开。

        然后他才若有所思地看着九劫空间里的楚阳,脸色凝重,眼神中带着无限的欣赏,道:“看来我真的输了……不过,输得挺高兴,这小子的脾性,我中意!”

        白衣青年说道:“怎么?从他身上看到了你自己的影子了么?”

        这句话显然是玩笑话。

        但黑衣青年竟深思起来,良久良久之后,才淡淡的说道:“还真是,看到他被你如此欺凌,看到他一路走来如此坎坷,我真的感觉,他跟我差不多,真的差不多……”

        “尤其是这份狂傲,更有些异曲同工的意思。”

        黑衣青年嘿嘿一笑:“好小子!好骨头!好骨气!好狂气!”

        白衣青年本是玩笑话,但此刻听到黑衣青年说得这么郑重,不由哈哈一笑:“不错,连我也没有想到,在这小子这么谨慎低调的外表下,居然有如此狂妄、如斯坚毅不屈的心。”

        黑衣青年哼了一声。

        白衣青年说道:“既然你如此看重,不如……收个弟子?”

        黑衣青年顿时沉吟了起来,良久,道:“不行,他不能的。”

        他抬起眼睛,看着九劫空间里的楚阳,道:“这份骨头,我真的不想让他跪。”

        白衣青年沉默了一下,道:“诚然!这份骨头,若是跪了,真的太可惜。”

        然后两人若有所思的对望一眼。

        均是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某一种神异的神采。

        “他还有最后一关。”黑衣人说道:“还有一个赌约,若是输了,我一起给你兑现。”

        白衣青年信心满满:“那是为了这家伙刚刚逆转时间的时候的赌约……你仍旧必输!此点早已确定无疑的,其实你早已知道,何必拖延呢。”

        黑衣人苦笑:“我现在也感觉到了……跟你打赌,我好象就没赢过,狗屁的小赌怡情,每次都让老子这么的郁闷……以后,老子再也不赌博了。”

        白衣人哈哈大笑:“老黑,十赌九诈,赢得永远都是庄家,这么浅显的道理你不会现在才明白吧!”。

        “管你狗屁庄家,反正老子以后不赌了!嗯,这小子经过了此一关之后,以后又将如何呢?”黑衣人突然有兴趣地问道。他口中的‘这小子’,指得当然就是楚阳。

        “你说呢?很有兴趣吗?”白衣人邪气十足的笑了笑。

        黑衣人沉默了一下,终于道:“确实有兴趣,我想看下去。”

        白衣人闻言一时间竟也沉默了下来,良久良久才道:“说实话,对于此点,我的意见与你相反……我觉得,还是放弃扶持,让他自己去走吧,一切皆有可能,惟有靠自己闯出来的传奇,才是最精彩的传说。”

        黑衣人淡淡的笑了笑:“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就只是看看而已。这家伙,这种骨子里的狂妄傲气,与我……太相像……我想找找,我自己的足迹。”

        白衣人眼中射出神光,锐利的说道:“真是只是看看?若是他在你面前将死呢?又或者已经死了呢!”

        黑衣人呼出一口气,道:“那便是命该如此,我不会插手的。”

        白衣人眼中露出温和的神色:“你能这样想,最好,改变因果,逆转因果,未必是好事。”

        黑衣人道:“还有,你这次赢了我那么多的九幽地狱果,总是这小子帮你赢的,无论他知情不知情也好,总要给他两颗,意思一下吧?”

        白衣青年苦笑:“现在的他,一枚九幽地狱果足足能够撑爆他一百次……”

        “你就说给不给吧?”黑衣人脸色已显不善。

        “给啊!我也没说不给啊,能撑爆是他的事,但给不给,却是我的事,两者不能混为一谈!”

        “那还差不多。”黑衣人哼了哼,道:“除了九幽地狱果,你那天地玄黄果……也要给点意思意思吧?你那果子不稀罕,给他几百个吧!还有你那什么五方世界剑……现在也用不到了?也给他吧,算是废物利用了!”

        白衣青年顿时大怒:“放屁,老子的宝物怎么到你嘴了就那么不堪了,你刚才还说什么不管?你现在这又是什么混账说法?真要给了他这些东西……管不管又有什么区别?还有,你说的这些东西都是我的,有用没用也是我的事,你丫的用我的东西做人情,做得挺爽啊!”

        黑衣人哼了一声,长身而起:“反正要给定了!你若是不给,我就不兑现赌注,那头轻那头重,你自己掂量,你也说了十赌九诈,我今天就诈一回了,反正以后也不赌了!”

        白衣青年刹那间无语气结,貌似被黑衣人占了上风。

        “这是这么许多少年以来……我所发现的唯一一个跟我差不多的人,我不想错过。”黑衣人眼中有缅怀,轻声道:“你明白我的意思。”

        白衣人沉默了一下,道:“好!我应承你!”

        “既然如此,那你快去完成与那家伙的最后一关吧。我们之间的赌约,也该有个了断了。”黑衣人负手说道:“完了这里的事,我就去那几个地方,向你的那几位师兄挑战!”

        “哦?真有勇气啊!”白衣人精神一震,眼底深处露出幸灾乐祸的神色,道:“祝你成功。我会为你呐喊助威的。”

        黑衣人大咧咧的挥挥手:“你答应这家伙的事情……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白衣人怔愕了一下,突然哈哈大笑:“想不到堂堂的九幽第一狂人居然会为了这家伙甘愿欠我一个人情!看来这家伙的确是很值钱啊。”

        黑衣人冷笑:“彼此彼此,目空一切的天下第一邪如今不是也答应了和人家单打独斗吗,我欠个人情又算得什么?”

        两人同时大笑起来。

        …………九劫空间里,楚阳感觉到自己的已经凝成实质的神魂身体竟在渐次消散,恢复到最初的魂影状态;这倒也不是他的修为在下降,而是刚才神魂完全凝实乃是白影为了折磨他而强加的修为。

        现在事情告一段路,这份并不真正属于他的修为自然是要散掉的。

        但楚阳却能是清晰感觉的到,那份能量消散的速度非常之缓慢。

        这能量,既然能瞬间充满,自然也能在刹那间散去。

        如今之所以会散去的这么慢,自然是白影有意为之。

        楚阳心念一动,用尽自己所有的记忆力、心力,将现在的逐步散去的每一个状态,各种感觉,一一清晰地牢记在心里。

        神魂之炼,乃是自己必然要经历的道路。这一次的意外经历,又或者说是考验,虽然是痛苦到了极点,但,收获也是同样的巨大。

        一来,神魂凝体等于为楚阳指明了一条通天之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