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一十章 巅峰的楚阳,被坑的纪墨

第九百一十章 巅峰的楚阳,被坑的纪墨

        虽然说明了一赔十,但大家仍旧对这货送出了极端鄙视的目光:臻至九品巅峰分明就是不可能的选项!这货,分明就是在坑小女孩的钱!

        大家自然是不会上当滴。

        唯有莫天机眼睛一亮,喃喃道:“一赔十?那我也下九品巅峰,一块紫晶之魂。”他笑了笑:“我是小舞的哥哥,自然是要坚定地支持自己妹妹的……”

        纪墨兴奋地大呼小叫:“好!你的这份也一赔十!”

        笑歪了嘴:那可是一块紫晶之魂啊……实打实的无价之宝。莫天机这一次可是输死了……想不到我纪墨纪二爷居然也会有一天能占到莫天机的便宜,而且还是大便宜……可是,莫天机的便宜真的那么好占吗?!

        莫天机微笑道:“我说纪墨,赌要赌公道,坐庄也要有坐庄的本钱,你对赌局胜券在握是一回事,但若是你万一输了,你能赔出十块紫晶之魂吗?”

        “这个……”纪墨张口结舌,随即猖狂大笑:“你说我会输??我怎么可能输?难道你不知道,十个赌客九个输,唯一不输的是庄家!”

        “所谓有赌未为输,世事无绝对,万一你输了怎么办?总不成你是空手套白狼吧?输打赢要吧?”莫天机笑容不减,在不动声色中施放压力。

        “恩,要不我不接受你这一注,赢自己兄弟没意思!”纪墨万般无奈,只有决定放弃到嘴的肥肉,随口编出一个他自己都不相信的理由来圆场。

        “那也不必,我也不强求要你赔出十块紫晶之魂。”莫天机说道:“若是你真个万一输了,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咱们就这般赌了。”

        纪墨大喜,神气活现的道:“你说!没有纪二爷不敢答应的事情。”

        莫天机嘿嘿一笑:“我也不难为你,若是你输了,以后,你每次说话之前,都要先说一句:纪墨是傻鸟。然后再开始说正文;如何?敢不敢赌?不过是碰碰嘴唇的活就博紫晶之魂,这盘口可是你占大便宜的!”

        围观的众人一阵哄堂大笑。莫天机这个条件真可说是促狭之极。

        以赌注公道而论,莫天机的要求半点也不过分,确实纪墨占了天大便宜,可是若纪墨真个输了,那可真就难看了。众所周知,莫天机对于纪墨可谓是恨铁不成钢,尤其对于纪墨那张油滑犯贱的破嘴,最是愤怒难抑。

        莫天机曾经说过:若是纪墨能将他这张欠揍的嘴和这条欠拔掉的舌头控制好,再将他那无赖的脾气收敛收敛,纪墨的未来成绝对不会输给当世任何一人。

        尤其是这家伙没大没小,除了对楚阳之外,对其他所有人尽都是大大咧咧,莫天机最不喜别人跟自己油腔滑调,颠三倒四,但纪墨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眼前正好有这机会,干脆趁着这机会搞掉这家伙的臭毛病。

        若是纪墨当真输了赌局,以后一张嘴想要说话的时候,就必须先骂一句自己是傻鸟……那么,相信从今以后纪墨的话绝对会少很多,非到必须说话的时候才会开口,做到惜言如金绝非梦想。

        纪墨被莫天机的话气得满脸通红,什么也不顾了,大叫大嚷:“我还怕你不成?赌就赌!不过你若是输了,就再多给我一块紫晶之魂!”

        嗯,反正自己是赢定了,只要赢了,谁还理会什么狗屁赌注,索性借这个机会,多要来一块紫晶之魂给老婆提升修为也是好的。

        “赌了!就这么说定了,天地见证,赖赌的人是傻鸟!”莫天机毫不犹豫地断然应允。

        “哦也!”纪墨兴奋地翻了个跟头:“老子今天是发了,今天大抵是老子的幸运日,先是修为大进,还有如紫晶之魂这样的好东西自己送上门,这就叫福无双至今朝至,啥叫人品,这不就是人品了!”

        莫天机含蓄的笑了笑,道:“恭喜你人品爆棚,大发利市。”

        纪墨合不拢嘴,自觉胜券在握的他完全没考虑如果输了将会如何……不知道是不是天意,这边赌注才刚落定,地下突来一阵轻微的震动,然后众人就见到,无数的大树汇聚成一棵的那超级大的大树,就是楚阳和蔚公子身处其中的那里,异常突兀的消失了。

        就那么凭空消失了,变成了一片很空旷的空地。

        下一刻,那块空地上又有无数的灌木花草迅速生长起来,前后也就数息的光景,已经变成了一片异常茂密的草丛。

        正是精灵之城的遮人耳目的独特方式。

        如果这个变化不是就这么在众人众目睽睽之下完成,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哪个地方在数息之前空无一物,更无法置信,在稍早之前屹立着一棵硕大无朋的巨树!

        众兄弟见此变化不禁精神一震:这棵巨树的消失了,代表着精灵之城已经彻底复活,又再度隐蔽了起来,也意味着老大在下面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老大终于要出来了。

        虽然前后就只是半个来月没见,但众人尽都有些激动,毕竟如同天上掉馅饼一般的提升刚刚有过,谁不激动莫名地想要与老大分享这份喜悦?

        纪墨更是激动莫名。

        恩,倒也不算莫名,因为……他的激动是不仅能够炫耀一下自己的成就,而且还将有大笔的财富入袋啊……纪二爷此刻已经是笑得见眉不见眼了,罗克敌在一边,嫉妒的看着他,口中喃喃,似乎在咒骂,在抱怨,这么好的事儿,怎么自己就捞不到一点油水?都让纪墨这货把便宜都占尽了。

        哎,失策啊,咱刚才怎么就不先开那个赌盘呢,好白菜让那货给啃了,我这绝对不是妒忌,只是看不惯小人得志而已…………楚阳终于满怀欢喜的归来,来到众兄弟面前,本以为就算没有列队热烈欢迎,起码也得凑过来慰问一二吧,不说别人,小丫头肯定得扑过来,就算小丫头害臊,不扑过来,过来说几句体己话总也应该吧?不料地面上十个人人人都是脸色怪异地看着自己。

        这啥情况?!

        楚阳一瞬间只以为自己莫非又光着屁股出来了?之前自己完全没注意到突破的时候,把衣裤鞋袜“破”了干干净净,被某精灵行了好半天的注目礼,幸亏哪就他们两个大男人,这会不会又……赶忙的低头一看,不对啊,我衣履很整齐啊,刚才遁出地面的时候,我还特意关注衣服不被“破坏”,要是再走了光,真就贻笑大方了。

        既然不是我走光,那这又是咋回事呢?到底什么情况?!

        “我说,你们到底是在看什么?我的脸脏了?”楚阳纳闷的问道,衣履虽然没问题,难道是脸沾上灰土什么的了?

        “呃,咳咳咳……”一听问话,众兄弟一起咳嗽,动作整齐划一,愣是没人回话。

        其实也不怪众人反应诡异,实在是顾独行等人尽都在心中纳闷,怎么现在居然看不透楚阳的修为深浅?老大到底啥程度了?

        “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一个个的这么怪呢?!”楚阳问道。

        “咳,没啥事儿,没啥儿事。”莫天机咳嗽一声,问道:“我说老大,您现在的修为到底到了什么地步?这一次应该是提升不小吧?”

        面对这次重出,高深莫测的某阎王,神盘鬼算有点小畏惧,不经意的用上了敬语。

        楚阳点点头,目光从每个人身上滑过,道:“不错,不错,大家都已经到了九品至尊中级以上了……哈哈哈,可喜可贺,同喜同喜。”

        罗克敌急急忙忙的问道:“老大你呢?你到了什么地步?”

        楚阳沉吟一下,感受了一下自己的情况,深沉的道:“若是只论修为……保守估计,我现在大概是九品至尊巅峰的程度吧!”

        啥?

        众人闻言俱都大震,大伙虽然因看不透楚阳的修为,也知道他的修为应该在众人之上,却也还未敢肯定楚阳已臻至九重天武者的绝颠之境!

        眼前一黑的纪墨差点栽倒,突然想起刚才楚阳的话,报着万一的机会问道:“老大,您刚才说的是保守估计是至尊九品颠峰,那不保守估计呢……”

        “若是不保守估计,我现在就算还比不上法尊舞绝城和宁天涯,但大抵也能到了风月两位前辈的地步。”楚阳貌似很谦虚的回答道这句话一出来,莫轻舞一声欢呼。

        莫天机猛地攥拳,脸上一阵莫名激动。

        其他人人人目瞪口呆,如见神仙。

        罗克敌怔愕了一会,突然‘啊哈’的一声,捧着肚子笑了起来,笑得涕泪横流,心道:“报应啊,这就是报应啊,让你设赌局开赌盘,现在知道赌博的危害了吧!”

        幸亏老子抽身事外了……纪墨彻底失去所有希望,一张脸刹那间扭曲痉挛了,如丧考妣,一咧嘴,险些就哭了出来。

        除了莫天机与莫轻舞之外,所有参与赌博的兄弟,全军覆没。

        谁都没赢。

        顾独行等人的赌注当然是被纪墨这个庄家给吞了,但纪墨这个貌似“独赢”的庄家却是赔得最惨的那个。

        虽然只有两个人胜了,但其中一个是十倍的赔偿……他赚来的所有赌注,全赔给莫轻舞一个人也还不够。

        更别说还有另一个更加坑爹的赌注:“纪墨是傻鸟”!

        这这这……老天爷啊!不带这么坑人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