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一十一章 未雨绸缪

第九百一十一章 未雨绸缪

        “啊呀呀……老大啊……”纪墨欲哭无泪;悲催到了极点的说道:“老大你为什么要提升那么多啊,你可是坑死我啦……我我……”

        “啥?我提升坑你?这是啥说法,到底是咋回事?”楚阳好奇的问道。

        “哈哈哈……”众兄弟自然都是明白的,刹那间笑声震天,却无人解释究竟。

        莫轻舞凑在楚阳耳朵边上,咭咭格格笑着,将打赌的过程说了一遍,楚阳刹那间愣住。随即再看到纪墨的表情,顿时就忍俊不住,哈哈大笑。

        “纪墨,愿赌服输,现在可以兑现你的赌注吧!”莫天机铁面无情的说道。

        “我可以赔你十块紫晶之魂,把之前的赌注取消……”纪墨弱弱的道。

        “可以,有那么大好处自然是没问题的,兑现就可以取消,拿来吧。”莫天机表现得很爽快还很大度。

        “先欠着,等我……”纪墨哀求道。

        “那不行,我希望看到足够多的紫晶之魂或者听到那句话!”莫天机断然拒绝,半点也无拖泥带水。

        “莫二哥,你是我亲哥,好兄长……”此刻的纪墨如同一只摇着尾巴撒娇的小狗,牵着莫天机的衣袖不住哀求,莫天机的身份渐次拔高,很有象长辈的趋势前进。

        莫天机铁面无私,使劲挣开某人:“是男人就要愿赌服输!输不起就别玩。”

        大家一起起哄,对于赢了众人,却又输给莫天机的某人,自然要落井下石滴!

        “对!纪墨你可要履行赌约!刚才的赌局可是天地见证滴!”

        “说话不算话不是个男人,你还是男人不?!”

        “不就是说一句话么?嘴唇一开一合罢了,至于那么推三阻四吗?”

        “赶紧的吧,别浪费大家时间。”

        “快些!”

        ……纪墨愣了半晌,突然一咬牙一跺脚,悲愤万分的道:“我算看明白了,你们就是一群没有任何同情心、没有人性的家伙。不就是一句话么,老子认了!”

        莫天机慢悠悠的道:“打住,你可不要混淆视听,那可不是一句话,注意,是你后每次说话之前,都要先说这样的一句话,在场所有人都是公证人,也是监督者。”

        纪墨竭斯底里的大叫一声,道:“好!”

        然后大家一起静了下来。

        楚阳一边拿出水囊喝水,一边兀自在问莫轻舞:“到底是一句什么话?”

        貌似莫轻舞刚才什么都说,偏偏漏了赌注的那句话!

        “纪墨是傻鸟!”纪二爷已经带着英勇献身的精神叫了出来。恰恰与莫轻舞的低声回答异口同声。

        “纪墨是傻鸟!”纪二爷慷慨激昂的说道:“这样总行了吧?”

        “噗……”楚御座一口水直接喷了出来,正好喷在莫轻舞的俏脸上;小丫头正在仰着头跟他说话,顿时被洗了脸,愠怒万分地盯着他看。

        “咳咳咳……咳咳咳……不好意思……咳咳……”楚阳不断地咳嗽着,连忙道歉。

        那边,已经是欢乐的海洋了。

        众兄弟唯恐天下不乱,个个争先恐后的跟纪墨说话:“纪墨,你看罗克敌现在的样子……”

        “纪墨是傻鸟!”纪墨说道:“罗克敌咋了?”

        “纪墨,你别太难过,习惯就好了,你知道,大家都知道,莫天机真不是个东西哈。”傲邪云坏笑着。

        “纪墨是傻鸟!”纪墨咬牙切齿道:“就是,莫天机的确不是个东西,你也不是个东西。”

        “纪墨,那啥……”

        “纪墨是傻鸟!”……反正已经是说出来了,纪二爷索性破罐子破摔,居然有一种越说越顺嘴的趋势,咬牙切齿的想:下一刻老子就改名字叫纪大墨,我不叫纪墨了还不行么…………楚阳几乎要喘不上气来了……走到纪墨旁边,一拍他的肩膀:“纪墨,你怎么……”

        “纪墨是傻鸟!”纪二爷条件反射的道:“老大什么事……”

        楚阳嘴角痉挛了一会儿:“我说你怎么那么二呢,简直比无伤还二,你是拿不出紫晶之魂兑现赌注,可怎么不找我借呢?那玩意我这里有的是啊,别说十块,二十块也有啊……”

        “啊?~~”纪墨瞪大了眼睛看着楚阳,一脸的不可置信,带着无语至极。

        “多大点事啊!”楚阳从九劫空间里随手抓出一把紫晶之魂,在空中闪闪发光,那一把足足有十几二十来块:“这不是有很多么?至于那么样吗?”

        “啊~~~”纪墨惨叫着:“我的天哪……我的皇天后土那……”一边,众兄弟已经笑得直打跌。

        纪墨突然一把抢过楚阳手中的紫晶之魂,冲到莫天机身边,数出十枚:“给你赌注!十枚紫晶之魂!这可以了吧?不用再难为我了吧!”

        莫天机好整以暇的接过去,眯着眼笑道:“可以了,赌债两清,互无赊欠。”

        纪墨咬牙切齿:“不对……我刚才可是连续说了好几遍那啥那啥,你现在也说几遍‘莫天机是傻鸟’还回来。”

        莫天机瞪着眼道:“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还想继续说下去?可以,我把这些紫晶之魂还你就是!”

        纪墨瞬间愣神,喃喃道:“不是,我不是那意思,我就是……我就是……”

        莫天机呵呵一乐:“不是那意思是啥意思?我知道你不甘心,不过作为庄家的你,你订立的赌约里有类似的规定么?”

        众兄弟异口同声:“没有!绝对没有,嗷哈哈哈……”

        “看,大家都是证明人。”莫天机一摊手:“所有人都认可没有这条规定,所以……”

        纪墨彻底的傻了,他不敢再出声了,他甚至害怕莫天机不要紫晶之魂,那他就得继续再说哪啥那啥了。

        暗自决定,今后,可不能乱说话乱决定了…………众兄弟说说笑笑,为了庆祝大伙实力大幅度精进,大家决定在精灵之森里面举行一次盛大的烧烤活动;所有人尽都是兴高采烈,唯有纪墨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又貌似是被二十个天魔轮暴了一遍的可怜小姑娘,那份幽怨与委屈,就甭提了,伤心哪!凄惨哪!悲剧啊!

        大家都在忙碌。忙得热火朝天,楚阳却悄悄地将莫天机拉到了一边。

        “天机,这个玩笑貌似是过了些吧……”楚阳有点不高兴。

        兄弟之间可以开玩笑,但玩笑过了头就伤人了,伤人更伤感情,感情一旦有了裂痕是很难修复的!

        “确实是过了一些。”莫天机点头承认:“不过却是我故意的,有心而为。”

        “为什么?”楚阳问道,对于莫天机这个答案,楚阳既感在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莫天机是什么人?!

        神盘鬼算!九劫智囊!当世有数智者!

        他怎么会忽视情理,赶尽杀绝,全不留余地的针对自家兄弟,果然另有因由!

        “纪墨的话实在太多了,脾气也是不怎么样,而且还多是很容易得罪人的那种,我想要将他这个毛病改掉,而医重症自然要下猛药。”

        莫天机淡淡道:“他在咱们兄弟之中无论说了什么,咱们也是可以担待的,在九重天范围内,凭咱们如今的实力,再也无须忌惮任何人,任何势力,自然也不怕纪墨说错话,得罪人,但,我们以后是要冲上九重天阙的。”

        “那里是个全然陌生的世界,更是更高修为层次的世界,在那里,或者只是一句话,就可能引发一场灾难;若真有那个时候……无论我们是否有能力应付,都绝对不会一件好事,还有,众兄弟聚在一起,可以为他担当,若是我们分开,那将会如何?!”

        “还有最最重要的一点,纪墨将自己定位为兄弟们的开心果……这个不行,他是我们的兄弟,我们的一份子,绝不能是一个小丑。”

        莫天机说道:“此外,他实在太过依赖于我们的判断;这固然是千万分的信任,最珍贵的东西;若是我们始终在一起,他这样无疑最好的。”

        “但若是有朝一日分开前行,他就会无所适从。这样,无疑会害了他的一生。”

        “若是这个脾气不能改进,那么以后冲上九重天阙,他就只能跟在你我身边,或者,不能与其他的兄弟分开,因为,他的身边一定要有人照看……”

        莫天机说道:“若是事情真演变到这个地步,那才真正的非同小可,我这次的作法确实是有些伤了他的自尊,不过……我觉得值,只要他能改变,一切都值。这个恶人,就由我来做好了。”

        “哪怕是恨我一生,总比丢了命好。”莫天机淡淡的说道。

        楚阳叹了一口气。

        是的,莫天机说的很对,随着兄弟们修为突飞猛进,大家都已经感觉到,在九重天大陆的日子,不会很长了。

        一旦到了崩灵陷天破碎虚空的时候,就是分别之时。

        因为,各自有各自的境遇,绝对不可能兄弟们一起上去,还在一起。而是天南地北,分散各处。

        若是不小心从事,说不定这一别,就是永诀。

        而纪墨这种随便而无所顾忌的脾气,真正堪忧。

        莫天机也是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才对纪墨格外针对的进行特训;就是想要他改掉这些破毛病……免得上去之后吃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