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一十三章 浩劫将起

第九百一十三章 浩劫将起

        莫天机悠然笑道:“历代九劫成功的时候,他们的年岁都不小了,有妻有子有后代本就是情理之事,而我们,现在才多大?所有兄弟之中,又有谁真正留有后人了?”

        “相信最迟不过一年的光景,我们就能冲上去……那么,就算有心要在九重天建立新的九大家族,谁来建?谁有那功夫?”

        莫天机哈哈一笑:“楚老大,我们的路,已经不同了,与历代九劫有了本质的不同……”“综上所述,这就是当代九劫剑主与之前的最大不同!”莫天机淡淡笑着:“这会听明白了没有,还操心那些做什么呢?真正的没事找事儿……”

        楚阳凝神思索一会,道:“说得不错,若是这么说的话,恐怕我们本身已经成为莫大变数……既然是变数,那么即使有什么不正常,仍旧可以理解为正常。”

        他哈哈一笑:“而且,你说的也对,我们还在九重天大陆建立九大家族做什么?真正没那闲功夫,要建,也要在更高的位面上建!”

        “正是如此。”莫天机微笑:“我们大伙最长者也不过双十年华,已经在这个世界凌驾古今,既然如此,若不去做一些事情,那未免辜负了以后的漫长岁月!”楚阳哈哈大笑。

        他能听出来,莫天机说话时候,口气之中的踌躇满志。

        “话题转回,下一步有何打算?”楚阳问道。

        “打算自然是有的,如今大伙实力大进,有太多的事情可以做,不过,我始终要看你的态度,尤其是……其中几家,你如何办?”莫天机道:“所以,我没有作出最终的决定,一切以你的意志来定论。”

        楚阳点点头,道:“九大家族,还有执法者……目前我们的敌人。现在,兰家已经没有了,厉家也等于消失了,九大家族只剩下七家,听闻石家也就只剩下小鱼虾米三两只,实力近乎玩完。凌家……我对这家的感觉还是不错的;至于其他几家,那就看以后的境遇;但是,萧家和陈家,我是绝对不会容许他们存留下来,当日之言,必要兑现。”

        楚阳目光中有血色,道:“魏无颜就是死在陈家人手中,这笔仇,已经宣布了我们之间的不共戴天。至于萧家,卑鄙无耻,手段下流……我对他们也很不喜,所以……”

        “萧家,陈家。”莫天机目光一凝,缓缓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前期目标就先将这两家毁灭掉。”

        统治九重天已达万年的九大家族,就在这两人的一席谈话间,确定了命运!

        世事莫测,不过如此!

        “嗯。”楚阳道:“不过,还有天魔……这一节,万万不可掉以轻心,即使我们如今实力大进,仍旧不能对天魔这个巨大危害放松。”

        “我省得。”莫天机说道:“我们此番出去,直奔夜家,天鼎盛会,即将开始了。这一次……是我们的机会,或者可以在这次盛会上,把许多事情都一次过解决。”

        楚阳微笑点头:“嗯。既然如此,我们第一站,就先去天鼎盛会。”

        一场热闹异常的烧烤过后,众兄弟收拾妥当,楚阳一声令下,十一个人流星一般飞出了精灵之森。

        此刻的大陆上,大是沸沸扬扬,九劫剑主,九劫,天魔,各大家族围剿厉家的后果,三星圣族的横空出世……所有的事情在这段时间里统统聚集到了一起,真正让人应接不暇。相信就算是平常最镇定的武者,此刻也要乱了方寸,不知道何去何从。

        江湖正式宣告进入了乱世,却不知道这个乱世会持续多长时间。

        既然是乱世,俗话说得好,乱世出英雄;无数的有心人也开始蠢蠢欲动,准备在这乱世之中分一杯羹出来,于是乎大家都有各自的打算,各自的图谋,现在的大陆上,已经是一锅煮得稀烂的粥,大乱炖。

        然而就在这个紧张万分的关口,横空一个突如其来消息再度炸开,响彻所有人的耳朵。

        九大家族之一诸葛家族的附庸家族第五家族,突然间宣告独立,重新崛起于九重天大陆。而主事者,正是号称向来战无不胜神机妙算的第五轻柔!

        这个消息一出来,将本来就已经纷乱到了极点的江湖,更如同在已经滚开的油锅里,猛地泼上了一瓢水。

        爆了!

        轰鸣了!

        近日来,上三天可说是异象频频,更有许多大事件发生,先是阔别万年的传奇,九劫兄弟再现,宣告九大家族末日将临,屹立万余年的九大家族又三家先后陨灭,甚至是鸡犬不留,又有新世家强势崛起,风头极盛,却是平添无数纷扰,各大世家高层自然是难得平静,诸如此类的信息犹如阴霾一般笼罩在九大家族的头顶上。

        久违的天鼎盛会即将再开,天下间各方人士,在熙熙攘攘的向着中都汇聚。

        中都,正位于夜家的地盘。

        与会的这普通江湖人物却还不知道这个江湖即将发生、或者已经发生了许多惊天动地的改变,即便有消息灵通的人士略微知道一点皮毛,但却不知道事态已经如此严重。

        唯一一点被江湖中人认可的,就只有天鼎盛会即将再开,这一盛会,却是为天下武者提供了一个一步登天的大好机会,一个个兴冲冲而来,一波又一波,一浪又一浪,一潮又一潮……大家凑在一起兴奋的谈论着,谈论着现如今正如日中天的九劫剑主,谈论着仍旧如庞然大物一般的六大家族……是的,自从厉家被围剿、实力百不存一,兰家已覆灭,高手几已尽丧,还有石家,彻底死绝,就只剩小猫两三只,自然不配再以九大家族的名头自居……所以,九大家族现在就只剩下六大家族了。

        然而这些个家族,在一般人眼中,仍旧是不可撼动的庞然大物。

        当然,当世的大势力还有执法者那边。

        至于那个来历神秘的天魔……貌似完全不知底细,到底是什么东西呢?也不知道好吃不好吃?——对于不知道天魔意味着什么的人们来说,天魔算个鸟?鸟都不算!

        根本不用放在心上。

        就算天魔真的很强,咱们这里可是有数百亿人,就是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淹死天魔了……当然,真正知道内情的那些人,是不敢这样想的,这也就是所谓的无知者无畏吧!

        “如今的天鼎盛会早已经变质了。现在的天鼎盛会早已不再是往昔的天鼎盛会,我甚至不知道,法尊他到底要做什么!”

        在一场秘密的会议上,夜沉沉声音异常沉重的说道。

        在场所有人,脸色都很沉重,甚至是很难看的。

        沉重、难看到了好象家里都死了人。

        这场会议,属于绝对隐秘级别,与会人员很少,一共也只有八人而已。

        与会者除了夜沉沉,萧晨雨,诸葛苍穹,凌暮阳,陈迎风,石咆哮,叶秋叶这七大家族始祖之外,又再加上一个新晋家族的领导人——第五轻柔。

        第五轻柔在这个极度微妙的时候建立了第五家族,宣布了脱离诸葛家族独立。这个消息才一传出去,从者竟是云集。

        西北围剿,第五轻柔的声名可谓鹊起,如日中天,即便不如九劫剑主威名无两,却还要在莫天机这个九劫智囊之上。

        人人都知道,跟着第五轻柔,除非是陷于必死之地,否则,第五轻柔总能够让自己人保住性命;而在这乱世江湖之上,什么最重要?

        自然是自己的一条小命。

        对于常年刀头舔血的江湖人来说,安全才是最重要的东西。惟有自己活着,自己的家人才能安全。一旦自己小命玩完,曾经丰衣足食的家人立即就会变得比奴隶还不如……在某些有意无意舆论导向的引导之下,投进第五轻柔麾下的人,越来越多。前后不过短短的一个月光景,新生的第五世家已经渐渐壮大起来。

        如今,第五轻柔手下,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收拢了超过百位之数的至尊层次高手。

        拥有了这样的实力,即便是老东家诸葛家族也只有捏着鼻子承认第五世家的地位——现在内忧外患,诸葛家族实在是再也打不起一场内战了……虽然现在看到第五轻柔的时候,诸葛苍穹的心里还是有着说不出的不痛快,但他自己心里也清楚:现在的第五轻柔,早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在诸葛家族夹着尾巴做人的谋士了。

        而是一个顶级世家的主人,一个可以与自己平起平坐的大人物!

        虽然这个顶级世家的底子还有些薄弱,甚至完全没有底蕴,骨子里就只是一个暴发户的存在……但却已经不能忽视,连小看都不敢小看!

        是的,就是不敢,没有人敢小觑第五轻柔,往昔楚阎王不敢,现在的九大家族始祖同样不敢!

        石家始祖石咆哮此刻面如金纸的坐在椅子上,脸上时不时地游动着道道黑光,偶尔咳嗽一声,就会伴随一口血痰吐出来。

        作为石家的唯一幸存者,他被天魔打伤之后,勉强逃到这里,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恢复过来,甚至完全不知道还能不能真正恢复过来。

        “现在的情况怎么样?”萧晨雨深深吸气,锐利的眸子发出慑人的光彩:“关于法尊乃是天魔传人这个说法……究竟有几分可信度?”

        “关于这个消息,我已经将之完全封锁,以免引起恐慌,毕竟这个说法太震撼了,一旦道破,只怕天下将起大乱。”

        夜沉沉凝重的说道:“但是……我可以以祖宗名义和后代子孙的安全保证……此事,绝无任何虚假!法尊正是天魔传人,而且还是入魔极深的天魔传人,就说根本就是天魔,也已经完全可以!”

        听到这个答案,萧晨雨与其他的几人人人都是眼神暗了暗,有些不敢用力的,轻轻地吸了一口气。

        各人心中,都是一片难言的沉重,他们都不希望这个说法成真,但此刻,却无法不相信了,天下纷争将临了。

        法尊竟是天魔……这个说法代表着什么?后果有多严重?

        那代表着九重天大陆彻底的颠覆!

        这一点,在场众人尽都是心知肚明的。

        “既然如此……那么法尊为何仍旧号令执法者,发起今次的天鼎盛会……”萧晨雨的喉结上下滚动,有些艰涩的说道:“……他的目的是什么?”

        夜沉沉咳嗽一声,翻开面前的几张纸,道:“目的为何,现在还无法定论,不过我这里有几则消息,我来说明一下。”

        “十三天前上午,距中都三千里之外,左岸山河三位至尊高手陨灭,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已经腐烂、神削骨朽,已经确认尸体无中毒迹象,但,尸体周围,花草树木全部枯死,方圆百丈,包括蚂蚁蚯蚓在内……全部死亡,无一例外;经证实,这是天魔气造成的后果。”

        “十三天前傍晚,左岸五百里处,十七位圣级君级高手死亡,死状,同上。”

        “十三天前的深夜,左岸以西七百里,两位圣级高手殒命。”

        “十二天前的凌晨,一位前来参加天鼎盛会的五品至尊高手,被人在路边发现了尸体。”

        ……“十天前……”

        “在昨夜,中州城北,共计三百人遇难。其中遇难者最低修为的,为皇级武者。”

        ……夜沉沉合上记载这死亡信息的那几张纸,沉重万分的说道:“从这些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天魔,或者说法尊,现在已经开始在不择手段的大开杀戒。而到目前位置,死者修为最低的止步于皇级修为……因为,在这段时间、区域之中,王级武者数量更多,却没有受到丝毫伤害。”

        “还有一点,所有的死者死状雷同,尽都是瞳孔散尽,旁边没有任何逸散的精神能量……所以,我可以断定,他们之所以杀人,目的是要夺取这些人的灵魂力量,如此肆无忌惮、如此大数量的杀人,说明他们需要的灵魂力量非常的多。”

        夜沉沉凝重的说道:“现在,他们积极组织的天鼎盛会显然还打算要如期举行,这也就是说……他们需要更多的灵魂力量!他们到底需要多少灵魂力量才够?还要杀多少人?”

        ……所有人全部都是脸色大变。

        灵魂力量,在一般人听来,或者神秘莫测,不明所以;但高层武者却都知道,灵魂力量,确实存在的。

        不管是普通人,又或者是武者,在深思之后,不管是神魂俱灭,还是正常死去;都会有灵魂力量在尸体周围萦绕,持续一段时间,久久不散。

        这些力量就一般意义是完全看不见摸不着,属于灵异一类的东西,但却真实存在。

        比方说,一个地方刚刚死了人;在某一段时间里,就算是完全不知情的人从这里走过,也会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一般人视为:直觉。

        但其实不是。

        这,其实就是灵魂的力量在发挥作用,不管那个世界,一概如此。

        但是,据夜沉沉如此说,现在事情可就大条了。(个人观点,不对勿喷。)被天魔或者法尊杀死的人……尸身周遭居然没有了任何灵魂的力量波动。

        这就说明了……灵魂力量已经被他们吞噬!

        唯有完整的吞噬,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因为就算是毁灭崩散……也会有点滴残留,不至于完全消失。

        “咳咳咳……”石家石咆哮艰难的咳嗽一声,嘶哑说道:“不错,当初天魔屠我家族……老夫当初也曾感觉哪里不对劲,现在才明白,当时被杀的人,全部都失去了灵魂力量,可恶,那个该死的魔物,竟让老夫满门尽都……”

        他说着,突然大口大口的喘了两口气,眼圈微微一红,猛地咬住牙闭住了嘴。

        万年基业,所有亲人,一夜之间,尽数殒命,而且还是死得不能再死,神魂湮灭,万劫不复。

        纵然是这位万岁高龄的老人,每一想起也是悲痛莫名,难以自抑。

        石咆哮几乎流下泪来,随即运功,一阵雾气,从眸间升起,却是将眼泪生生的蒸发成水雾。

        “这么说来,这一次的天鼎盛会,骨子里就是吸引人前来,方便天魔或者法尊夺取皇级高手以上的人的灵魂力量,以为他用。”诸葛苍穹声音很沉重。

        九重天大陆诡异的武学不可谓不多,但这样掠夺人灵魂力量的恐怖能力,以前还真的从未听说过。

        “我判断,很可能是天魔早前受了伤,需要借助灵魂力量疗伤。”夜沉沉说道。有夜醉提供的消息,他很容易就能推测到了这一点,淡淡道:“我之前之所以封锁消息,完全保密……是因为,他们既然想要这些灵魂力量以作用途,就必须出来猎杀高阶武者……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引蛇出洞的机会。”

        “若单只是破坏这一次天鼎盛会,凭我们自然能轻易做到,但那样一来,大有可能暴露我们已经知道他们底细的事情,若他们就此隐匿形迹,只怕我们就再也找不到他们了,若是等他们在暗中从容复原,那我们只怕连反扑的机会也没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