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一十四章 生死与大义

第九百一十四章 生死与大义

        夜沉沉长长一叹:“今日,我将众位兄弟十万火急召集到这里……便是为了此事。我们……该当如何下手才是?今日,务必要有一个决定,实在是时不我待啊!”

        “之所以我刚才说时不我待,还因为我在稍早之前接到一个秘密情报,在法尊的天下令征召之下,执法者方面所有的高层力量,也已经倾巢而来,其中甚至包括执法者方面久未出动的元老团……最迟明天中午,就能到达这里。”

        夜沉沉补充道:“相信不用我说大家也明白,这些人中的九品至尊可是不在少数……甚至有几人,可都是万多年的老怪物,与风月也属往昔同期,更有多人曾与之交过手,仅以些微的差距落败,这些人的实力即便不及风月,也绝对是极为难缠的对手……”

        “咱们究竟该如何……应对,这是另一个不能不斟酌的问题。”夜沉沉苦笑一声,有些无语的摇摇头。

        应对,决策……众人一时无语。

        此次执法者大举而来,可说是真正意义上的倾巢而出,显然是法尊大力要求的,甚至连“天下令”都动用。法尊为何会这么要求,那还用问么?与会之人谁也不是傻子,现在那里还不明白!

        法尊又或者是天魔,现在迫切需要大量高手的神魂,而他如今先用执法者的名义、势力召开天鼎盛会,将天下大量高手聚集于一地,然后又将自己一边的所有高手也全数聚集,准备干什么,可想而知。

        面对这样一股近乎无可争锋的滚滚铁流,究竟该怎么办?不要说夜沉沉现在心里没底,即便是在场的其他人也都是一阵迷惘。

        如此肆无忌惮的行事,法尊真正想要对付的是谁?无非就是九大家族,或者九劫剑主。

        至于其他的一些江湖散修,纵然有些许高手,但加在一起也没有九大家族的高手多啊……众人尽都皱紧了眉头,沉着脸一言不发,倒也不是故作矜持,实在是无话可说,无法以应。

        夜沉沉道:“眼下,我们真正没有时间再犹豫了,两名强大到极点的敌人,都已经逼近了我们,近在咫尺之间,天魔与法尊,依照他们肆无忌惮的行事方式,早已显示他们完全不在乎我们,他们只是将我们当做他的目标,他的食材;用来滋补的药物。当日一个现身,就吞了石氏家族;然后一路杀戮到如今……”

        “另外还有,依照迹象显示,九劫剑主如今已经获得了九劫剑的第八截。这意味着他即将登临九重天的上层舞台,展开九劫剑主的一贯宿命……”

        “本来九劫剑主与天魔可谓势不两立,但九劫传说,首要目标仍还是我们,就算天魔灭了,九劫剑主也不会放过我们。就算九劫剑主死了,天魔还是不会放过我们。九大家族亟亟可危。”

        夜沉沉一时间感觉有些心力交瘁,前门有虎,后门有狼,自己这边真正的身陷危局之中,说是九死一生也不为过。

        就这么几天的光景,局势如斯急转直下。几乎是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曾经威名煊赫整个九重天的各大家族居然已经处于下风,而且是绝对的下风,甚至是死局之中。

        萧晨雨叹了口气,道:“之前在西北战局将终之际,九劫剑主楚阳,曾言将有天魔祸世,更向我提议,要与我们联手,先消灭天魔,永绝魔患…但…被我拒绝了……”

        “拒绝了?”各位老祖宗统一转头看着萧晨雨,那目光就像是在看着一个傻缺。

        如果在其他的时间,相信不管是任何人、任何势力敢这种眼光看萧晨雨,萧家始祖,绝对会被萧家连根拔起,覆灭九族,鸡犬不留!

        可是眼下,在如今这样的严峻形势下,难得九劫剑主主动示好,想要联手灭绝魔患,你萧晨雨居然一口拒绝了?

        你不是傻缺谁是傻缺?!

        如果不是碍于老交情与面子,各大始祖都很想问候一下萧家始祖,你当日到底是没长脑子还是脑子里边长了霉,再不被驴踢了,被门框夹了,居然拒绝这么百利无一害的天大好事?!

        若是能让天魔与九劫剑主对上,我们坐山观虎斗,无论那边最终获胜,必然有所损失,我们再来个渔翁得利,一举清除两大心腹大患,那才叫美事呢!

        可是……你…你居然拒绝了!?!

        萧晨雨脸上一红:“当时我哪里知道……事情会恶化到这般地步?域外天魔之说,虽也曾见与故老典籍之中,但对其描绘的少之又少,谁又能想到其危害程度竟如此恐怖,就当时情况而言,厉家覆灭在即,我们那能就因九劫剑主的一句联手就此收手……”

        “再说,我的亲弟弟……晨雷就是死在他们手里、九大世家与九劫传说本就不能并存于世……甚至就算是现在,即便知道了情势严峻如斯,然而即便九劫剑主再次提出联手的建议,我仍旧会拒绝的,这是原则问题。”

        “萧二哥,你的想法太偏激了!”凌暮阳皱着眉头,眼神如寒山冰雪,淡淡道:“事有大小轻重缓急之别、难道天下苍生,整个大陆的安危,在萧二哥心里,还不如你弟弟一个人来的重要吗?”

        萧晨雨为之默然。

        良久良久,才道:“我个人是坚持原有意见,绝不同意于九劫剑主联手,但那只是我一家之言,绝不会干涉大家的动向……而且,这一次将前次际遇说出来,便是要告诉你们……若是能够与九劫剑主合作,相信对方会有意动的。”

        “九劫弟兄以天下众生福址为己任,我们以大义相邀,双方联手的机会极大,但问题是,合作之后呢?”

        叶秋叶是个看起来虽然年纪老单依然是风流倜傥的老帅哥,皱着眉头:“还有,合作之中呢……双方真正能精诚合作么?”

        他话外之意没有明说,但大家都明白他的意思。

        九大家族向来与九劫剑主份属死敌;眼下就算是迫于形式暂时的在一起合作了,但在过程中会不会背后捅刀子?互相绊腿呢?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天魔魔爪临身,九大家族的高手会为了九劫之一的安全玩命掩护么?天魔战斗之余,若是九大家族首脑身负重伤,命悬一线,惟有传说中的九重丹能治,九劫剑主会慷慨给予吗?

        若是前者,九大家族自问是不会出手援助的!

        至于后者,将心比心,天魔已灭,给予神药就等于是资敌,当真是只有傻子才会干的事情,九劫剑主是傻子吗?看起来不象!

        若是那样的合作,又与不合作有什么两样?

        因为那样的情况,是绝对有可能出现的,甚至还要随时顾及身边的“友军”,防备“友军”捅自己一刀。

        九大家族万年以降的头号家教,就是对付九劫剑主,将九劫剑主视为最高最大的假想敌,敌对的观念,早已深入人心。

        骤然之间,怎么可能精诚合作?

        诸葛苍穹皱着眉头,道:“世事无绝对,眼下局面如斯,双方倒也不是没可能合作……合作并非就只有在一起战斗这一种方式……只要大家某一个时间段里一致针对域外天魔,一切以灭绝魔患为大前提,不要内斗,也就是了。”

        陈迎风讥诮的道:“不要内斗?漂亮话谁不会说,你认为有可能吗?!不舒服的事,绝对会有,扪心自问,谁敢打包票绝不起歪心,自欺欺人罢了!”

        “都闭嘴!”夜沉沉威严的大喝一声。

        众人都停住了说话。

        “我们九大家族,与九劫剑主战斗,乃是为了生存。明知是大势所趋,但事关个人生死,不得不挣扎,不得不逆天而行。此属无奈!但,天魔降临,却是事关大义!”

        “个人生存与大义之间,怎么选择,还用说么?争什么?”夜沉沉声音虽低,却是十分的严厉。

        众位始祖都是低下头去,不再说话。

        “我们或者不是好人,但还没有沦落到做整个人类的叛徒!”夜沉沉声音如铁:“天魔强横势大,但我等,唯死而已!这等时候,还计较九劫剑主?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凌暮阳大声道:“不错!这等时候,什么都不用计较!夜老大,我本想临死之前与你生死决战,但看在你这一番话份上,我就不跟你打了。”

        夜沉沉苦笑一声。

        他知道凌暮阳为什么,但他此刻,实在是连提起那些事情的心思也没有半点。

        夜沉沉转头,看着一直没有说话的第五轻柔,道:“第五家主,你怎么说?”

        众人都转过头来。

        对与第五轻柔坐在这里,所有人尽都有些不舒服、不自在。这万多年来,原本只属于九大家族的绝密高阶会议,何曾增加一个外人?然而如今,第五家族横空而出,高调崛起,乘虚而入,妄登天阶,纵然有了些须实力,却又算得了什么?一介爆发户而已!

        又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与我等齐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