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一十八章 黄呀么黄

第九百一十八章 黄呀么黄

        成为执法者;就代表着以后再也不用那么辛苦地打生打死,随时担心自己小命玩完,而且从此就端上了铁饭碗,家人也会受到执法者庇护!

        铁饭碗啊!哦,我滴妈妈!

        而且……还能从此之后一跃就成了特权阶层。

        作威作福谁不向往啊,谁不渴望拥有,又有谁是不会作威作福的呀?欺男霸女,那多爽啊……真是想一想小**都要兴奋的痉挛……我恨贪官!我恨污吏!若有机会,杀了他们,我绝不手软。

        因为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权利,没使用过权利,没享受过权利的美妙滋味。

        但若是让我做了官,掌了权,我……我他么能让天高九尺!贪污受贿谁不会呀?伸手捞好处谁不会呀?

        搜罗娇妻美妾谁不会呀?仗势欺人、欺男霸女谁不会呀?

        哥也会!

        ……不得不说,这天下怀有正义的人绝对不少,但,一些心存邪念的人只怕更多。天天义愤填膺抱怨不公,抱怨这个抱怨那个,但,若是让这些抱怨的人真正上位了,他们没准比他们自己口中骂的那些人更黑,更狠!

        羡慕、嫉妒、恨,恨在最后,但羡慕、嫉妒才是恨的源头,任何人也都不外如是,并无例外!

        那些天天骂公务员又黑又狠的人,还不是每年都要削尖了脑袋去考公务员……至于其中有多少是为了造福苍生为人民服务这个崇高目的……那就不得而知。

        反正大义你可说我也可说,一辈子当圣人不容易,但偶尔说几句圣人的话还是很容易的,所谓道理人人会说正是如此。

        所有人,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不管是骗子还是婊子,不管是**还是傻逼又或者是装逼,在这样天大的诱惑之下,尽都奋不顾身,飞蛾扑火。

        人人一脸正义,个个两袖清风;都是胸怀磊落,全是光风霁月!

        为了能够成为执法者,为了这个天赐良机,拼了!

        楚阳就听到一个家伙踌躇满志的吟哦:“一生只在最下游,受尽屈辱无处求;今日若遂凌云志,恩报恩来仇报仇。生杀大权握在手,天高三尺有多愁?我自荣华富贵里,任他血海滚滚流!”

        对于这样的人,顾独行在听完了这首狗屁不通的打油诗之后,怒不可遏的直接一把掐死。

        “这样的混蛋,居然也想要冲击高位?!”楚御座火大之极。

        “消停消停吧,若要连这样的人也要杀……恐怕这个天下,你至少得杀掉三分之一,还得有不少的漏网之鱼……”莫天机无语的对着顾独行说道。

        “见一个杀一个,杀一个少一个,总有杀完的一日!”顾独行狠狠道。

        “绝对杀不完的,累死你这杀胚也是杀不完的,人心不息,**难抑,你能杀人,但你能杀灭人心**吗?!”莫天机对这货的死脑筋无语至极。

        在一个小镇子休息的时候,众人终于领教了执法者这一次的宣传,也知道为什么回响会如此的火暴。

        怪不得会如此热烈,如果那个说法是真的话,无论结果如何,天下将要乱很久了……“九重天里多良材,执法天下莫徘徊;废去陈规求良将,消除旧习登天台……”然后就是如何废除陈规陋习,如何不拘一格降人才,如何的……“条件竟然这么宽松,难怪这么多人趋之若鹜。”莫天机眼睛看着楚阳,目中神色很复杂,很郑重;甚至有些忌惮的味道。

        当真难得有某件事能令神盘贵算如此忌惮!

        对与法尊如此做法,莫天机真正感到了莫大危机的先兆。

        “你估计……在天鼎盛会之前,天魔能恢复到什么程度?”莫天机轻声问道。

        楚阳仰脸向天:“法尊如此肆无忌惮、如此丧心病狂的收集灵魂之力……恐怕……”他说到这里,就不再说下去。

        但莫天机已经明白,九劫这一次面对的很有可能将是全盛状态的天魔,即便大家实力爆增,但前景仍不乐观,甚至可能是很惨淡的。

        “如今只能尽人事而听天命了,希望天意仍眷顾九重天众生,九劫传说仍可再续传奇。”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这两人又商议一会,决定还是暂且不暴露自身身份,也不进城,还是先看看后续情况发展再说。若是九大家族剩下的那些人现在仍坚持要与自己兄弟为敌……一旦进入了中都城,可真的是羊入虎口,即便如今今非昔比,仍要小心行事。

        毕竟现在的中都城,高手太多了,除了那些高手,还有潜伏在旁的天魔、法尊,一个不小心就有莫大危机降临。

        就算是楚阳等人每一个都有强烈的自信,却也不敢同时挑战数千万人啊……中午,大家在中都城北面一个茶棚里喝茶,带着斗笠,除了遮阳,还遮住了自身面貌,大伙留意地看着路边行人步履匆匆涌进中都,尽都是无语的叹气。

        法尊与执法者那伙子人的号召力,还真是恐怖……这里已经距离城门还甚远,平常也就是一条最普通不过的通道而已,有人走路,却也不多;隔三差五的才会有大队人马或者商队经过。

        但是,现在却完全就是在赶集一般!

        无数的人带着异常兴奋的脸色,兴冲冲的远道而来,扔下一锭银子喝一碗茶水止止渴,就兴冲冲的嗷嗷叫着,继续往城里冲。

        脸上满是憧憬与遐想。

        似乎执法者的高官厚禄,自己已经得到了一般……对此,楚阳只有叹息,惟有叹息。

        功名利禄,永远是人心底最强烈的**。而法尊,就是用一纸法令,将人心中的恶魔,统统放出了牢笼!

        这一路上,除了天魔杀死的高手之外,还有无数的,数以千万计的尸体,那都是这些热衷功名的人相互下手造成的——少一个人,就少一分竞争力!

        东方远处,又陆续有车马辘辘而来;远远地有人长吟道:“车琳琳,马萧萧,本公子一心比天高;大美女,怀中抱;无限财富垒高高;我若成为执法者,逍遥逍遥再逍遥;那个胆敢炸根毛,一巴掌就拍成小鸟……”

        众人呆若木鸡,从哪里钻出来这么一位极品?

        只听这位极品还在继续荒腔走板的唱:“……当里个当,当里个当,话说东南我姓黄,当里个当,黄呀么黄,黄澄澄的少年狼,这个狼不是那个郎,专吃美女大胃王;当里个当,梆梆梆;我手里有刀腰里有剑,裤裆里还有一条枪,美女你若不信邪,尽管来与我斗一场,哐!哐!哐!”

        楚阳适时转头看去,不由得吃了一惊。

        来的居然是熟人。

        入眼处尽是一片黄衣,让楚阳认出来这些人的来历。那荒腔走板的如同被猛砸了一棍子喉咙的公鸭子嗓子,也让楚阳记忆犹新。

        原来是这个货。

        黄家。

        一个骨瘦如柴的黄衣少年,摇摇晃晃的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满身的流气,浑身的痞气;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头发都是枯黄的,口中还在引吭高歌……这声音让人听过一次,当真是绕梁三日不绝,终生难以忘记。

        看看快要走到近前,突然有一个外地人匆匆而来,看样子是渴得坏了,一见这里有茶棚,顿时就纵身飞掠而来。

        恰巧从这位黄衣公子马头前掠过。

        健马意外受惊,长嘶一声人立而起,马上的黄衣少年猝不及防,竟是完全没有应变,就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叫,手舞足蹈地摔下马背。万幸身后的随从枪过来接住他,那黄衣少年却也已经吓得小脸儿煞白。

        突然勃然发怒,喝道:“兀那混账,你感情是没长眼吗?你姥姥的,出门不带鼻梁上的眼睛反而带着屁股沟里的眼睛出门了不成?你丫的惊了小爷的马,还不滚过来撅起屁股等着挨揍更待何时?”

        “混账,老子说你那!说的就是你!就那个浑身土不拉几的就像沉了三天风干的大便颜色一般的混蛋东西!你丫的还不站起来过来磕头赔罪?瞧你这鸟身材,站着还不如坐着高,你姥姥的,难道你骨子里其实是一条狗不成么?!”

        这份嚣张跋扈,委实是……到家了。

        纪墨和罗克敌这两人的脸上罕有地露出佩服之色;这骂人骂的,真绝啊。难得的是还配合着身材骂……坐下那人身形多少有些畸形,两条腿还特短,上身却意外的修长,一坐下来,的确是比站着还高……纪二爷和罗二爷本来已经号称是骂人的祖宗,但骂人水平和恶毒程度与眼前这个黄衣少年比起来,还真就不是同一个档次,当真是强中自有强中手,能人背后有强人……这两人岂能不佩服。

        那人这边才刚端起一碗茶水喝下去,润了一下喉咙,那边就听到谩骂声,而且还是骂得如此难听;顿时火冒三丈,霍然转身,骂道:“小畜生,咱惊了你的马又怎地,你小子口出不逊是想找死不成吗!?”

        黄衣少年仰天大笑:“这世上,不怕不长嘴的,就怕不长眼的;这站着不如坐着高的家伙,居然敢对本公子如此无礼?你知道本公子是谁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