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一十九章 这位亲大爷是谁?

第九百一十九章 这位亲大爷是谁?

        那人脸色都扭曲了,却还是害怕万一冲撞了大人物,咬牙道:“阁下是那一位?”

        “我是黄下流!”黄衣少年口沫四溅的咆哮起来,狰狞的道:“可曾听说过黄公子?黄下流就是我!我就是黄下流!”

        黄下流是谁啊?!

        四下里的众人尽都低声议论,是自己太过孤陋寡闻吗?可是,貌似真的没听过什么高人叫这个名字……那人闻言冲冲大怒道:“我管你丫什么上流下流,下贱上贱,你丫的敢骂我?你又知道不知道老子是谁么?”

        旁边已经有人嘿嘿笑起来。这货,还真是够二的,凭这小子的纨绔德行,又自称姓黄,肯定是东南黄家的后辈子弟,定然是黄家唯一的大公子……这人居然连威震东南的黄家也不知道,估计不定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钻出来的愣头青,连起码的眼力也没有,今天这个亏是差不多吃瓷实了。

        只见黄公子怒不可遏大叫一声:“得得了个得得!他妈的,居然还有人没有听说过我黄下流!孤陋寡闻可见一般,混迹江湖,没本事也要有见识,没见识也要有常识;简直是侮辱了我!来人啊,抓住这个没见识没眼力的混蛋,本公子要亲手将他摆布,不摆弄他个九千六百个不同样子,今天的事不算完!”

        身旁的两名黄衣人应声而出,身形沉稳,气度俨然,目光如电,显然是一流高手。

        那人见这势头顿时就慌了,连连后退:“你你你……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之中,你居然敢动手打人?”

        黄霞柳桀桀怪笑:“看来说你丫孤陋寡闻还说轻了,本公子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都干过,难道还不能打人?别说你是男的,女得长得不漂亮也照打,给本公子捉住他!”

        这句话说得可真是横蛮之极!纨绔档次之高显然已经上升到了一个叹为观止的地步!

        说话间的功夫,那两位圣级高手早已经将那人抓住,黄霞柳大叫一声:“抓住他!抓牢绷了,一动都别让他动!本公子要与他公平的单打独斗,决一死战!省得他说本公子欺负了他!”

        说着就要纵身上前。

        这句话说得围观所有人同时无语。

        先抓住人家,一动都不让动,然后再跟人家‘公平’的‘单打独斗’、决一死战?

        这可也忒公平了一些……您还能木能更公平一点?!

        董无伤生平最是见不得这等欺男霸女的下作事,一拍桌子,就要站起来出头。人家刚才不过是从你面前掠过而已,公平一点的讲,也没怎么得罪你,怎么到你嘴里就给定成了死罪了?

        居然还要摆弄出……九千六百个不同样子?

        不要说让你摆,只是让你想,你想得出来么你?

        但董无伤将要站还未站起来的瞬间,就听到一个拿腔拿调的声音说道:“我说那个黄公子;你小子现在可真是牛啊。啧啧,九千六百个不同的样子,你确定你能摆弄得出来么?要不要我帮帮你?”

        此言一出,黄家方面的人顿时怒目而视。

        黄家这一次来的人数不少,而且其中颇多高手。不仅是圣级高手,甚至连至尊高手也来了好几个。此刻统一转头看去,那股联合压力简直让人心惊。

        唯有黄下流公子,在听到哪个拿腔拿调声音的时候却是怔了一下,生生呆了呆,然后蓦然的发出一声怪叫:“啊~~~怎么是你?你…你怎么在这里?”

        开口说话的人正是楚阳。

        众兄弟还没听过楚阳用这样的语调说话,愣是没及时醒悟过来,我的天哪,这楚老大怎么说话呢?不是没吃药吃错药吃假药了吧?!

        楚阳嘿嘿一笑:“你小子能在这里,我为何不能在这里?我还想着再替你小子看看病,心情好就算了,心情不好不高兴了就把你小子打回原形算了。”

        黄霞柳闻言又是一声惊叫,随即就滚滚而下的向着楚阳这边冲过来;一路上口中大呼小叫:“大爷!哦,我的大爷!哦,我的亲大爷,你老人家……”

        黄家所有高手集体风中凌乱……

        这个戴着大斗笠的人到底是谁?难道居然是家主的亲大哥?要不然,自家公子为何这么谄媚、这么急切的叫他‘亲大爷’?

        可是这人的动静虽然怪里怪气、还有点老气横秋,可怎么听那声也不怎么苍老呢,貌似还有点嫩呢?

        不绝对不奇怪,某阎王的年纪貌似真的不大,比绝大多数的少年人大不了几岁,能苍老才是真正的奇怪呢!

        只听那位‘亲大爷’语气转为和蔼可亲,貌似很关切的问道:“现在怎么样了?你身体可大好了?那药好吃不?要不要再吃一次?巩固一下效果也是好的!”

        黄霞柳公子亟不可待的摇头,就如同一只在主人面前拼命摇尾巴讨好的哈巴狗,用一种极端肉麻的口气说道:“哦,大爷……我现在真的已经好了,真的不需要再吃那药了,真的不需要了,我可以给你看我…看我的那啥…我真好了,很好,很好,非常好的!”

        想起那时候吃药的时候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黄霞柳忍不住就要泪流满面。

        那简直就不是人过的日子啊。

        楚阳哼哼一笑:“真的好了么?可我才一出来,就看到你在欺负人,我看你毛病不小,尤其是肝火,旺盛得很哪,这是病啊……”

        “没有没有!额哪儿敢呢,我跟那位大哥闹着玩,随便玩玩……”

        黄霞柳如同屁股上被抽了一刀的快马,刷的一声又跑了回去,呼喝连声的急忙解救出那被控制住的‘站着不如坐着高’的仁兄,一个劲儿的打躬作揖:“英雄,兄弟,大哥……刚才是小弟我的不对,得罪了你,我在此向你致以十二万分的歉意……求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您就原谅了我吧,我求您了,您就发发慈悲,高抬贵手,把我当个屁,放了吧,你就放了吧……”

        那人一头雾水,怔然以对,这啥话?这啥人?这是啥事?老天爷啊!?

        “有人说我欺负你……哎,算了,你要实在不解气,现在你就欺负我吧!你快欺负我吧,使劲的欺负我吧……”黄霞柳热心的道:“随便怎么欺负都行,摆成什么样式都成,九千六百种样子,你想不出来我帮你想……”

        那人顿时晕了。

        欺负你?你求我欺负你?

        这到底是咋回事儿?

        见人家还不说话,黄霞柳真个急了,央求道:“我都这样了,你咋还拿桥呢?真求您了,您就快欺负我吧……要不你骂回来?打回来也行啊……只要别打我老二,随便打哪都行……只要你原谅了我……”

        那人摇摇头,这才回过神来,刚才对方的属下才一动手,自己就被活擒了,连个挣扎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哪里还不知道是碰上了硬茬子?如何还敢造次!

        要不是对方的‘亲大爷’突然出现,教训了那纨绔子,自己此刻还真说不准是死是活呢……对方肯息事宁人已经是自己烧了高香走了大运祖坟上腾腾的冒起了青烟,此刻哪里还敢找黄霞柳的麻烦?道:“算了……这事起源于我,我也有不对……”

        黄霞柳大喜,感激涕零的道:“英雄、好汉、大哥!你是好人。大大滴好人啊……”

        一张好人卡毫不吝啬的送了出去,连吹带拍又溜须的将那人送走,这才又拍着屁股一阵风一般冲到了楚阳面前,微微弓身,脖子往前伸,下巴讨好的抬起:“大爷……嘿嘿嘿大爷…您看…这没事儿了…我那有肝火啊…”

        众人看到此人在眨眼之前还是一副眼中无人目空一切嚣张跋扈无法无天的样子,但一共也就一转眼却又是龟孙子样十足,前后转换丝毫不费劲,连一点点的心理冲突都没……众兄弟尽都是叹为观止。

        真正是人才啊,活宝如斯,又岂是纪墨可比!这家伙显然已经将无耻上升到了一种令人高山仰止的高深境界。

        环顾当今之世,当真罕有人能与之相比,说是宇内奇葩绝不为过!

        某,自愧不如啊。

        “嗯,干得不错,心怀宽广者,百病自消。”楚阳点头夸奖。

        “真的?”黄霞柳一蹦半天高,笑不合口:“嘿嘿嘿嘿嘎……”

        纪墨目瞪口呆半天,终于忍不住道:“喂,你丫的混蛋,真是够不要脸的,你还有脸吗……”

        黄霞柳一仰头,得意洋洋的道:“脸?脸算什么?老子的终身幸福都在我这位大爷手里,在他面前我还敢要脸?头上顶着的这张皮,我大爷说这是脸,这就是脸,我大爷说这是屁股,那就是屁股!”

        说着,极度阿谀的涎着脸向楚阳道:“大爷,我说的对吧?不对也没关系,反正您老怎么说怎么是!”

        楚阳苦笑不得,一瞪眼骂道:“滚!”

        “嘿唻,您说让我滚,我就滚,我这就滚,绝对不带含糊滴……”说着就作势往地上团身子,念念有词:“大爷让我滚,我就滚得圆圆地;我不仅要滚,还要滚的潇洒,滚的漂亮,滚的豪情万丈,滚的威凌天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