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二十二章 血河预热之夜

第九百二十二章 血河预热之夜

        黄家众人眼睛发光,心中一片歪歪。

        人啊,总有其发光的时候,即便纨绔如黄霞柳也如是!

        入夜。

        中都城中仍旧是喧嚣之极。

        到处尽都乱糟糟的,就号像是数千亿的苍蝇在一起嗡嗡,个体的音量虽然小,但合在一起,因为数量惊人,由量便引发质变,却可说是震天动地,让一些定力不好的人几乎欲要自杀。

        城里的战斗越来越多、第九百二十二章血河预热之夜战斗频率也越来越密集,凶杀案也相对的越来越多;不断地有尸体化作一阵阵化尸粉冒出来的黄烟,袅袅升起。

        而,就在这一夜。

        各大家族和执法者那边,居然犹如商量好了一般的同时展开行动。

        貌似真的太凑巧了,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无巧不成书呢?!

        夜家。

        在一片平静之中,突然有一阵阵喧闹的声音腾起,从四面八方而来;然后惨叫声升起;脚步声悉悉索索像着中间而来。

        一个又一个的黑衣夜家人,押着一个个的犯人前来,一个个五花大绑。

        身上都带着伤,分明是刚刚擒拿造成的。

        夜家大厅前,灯火通明。无数夜家高手,都沉默的站着,满室寂静。

        夜沉沉看着被押出来的三百多人,只是挥了挥手:“都杀了吧。”

        “为什么?!”其中有人悲愤的大叫:“我在夜家数百年,从来循规蹈矩,为夜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为何抓我?为何杀我?给我一个理由?”

        “理由很简单,因为你们都是执法者的人。”夜沉沉解释了一句,歉然道:“现在已然确认,法尊乃是天魔传人,欲要荼毒苍生,我等与他势不两立;你们留在这里,我不放心,就是这个理由……”

        他还没说完,下面数百人已经齐声大骂起来:“夜沉沉,你才是天魔!你这个人间败败类!你这卑鄙之徒!”

        “夜沉沉,你如此砌词污蔑法尊大人,到底有何居心?”

        “夜沉沉,你狼子野心,竟然污蔑法尊大人!”

        “夜沉沉,我与你拼了!”

        “夜家狗贼,执法者永远不会放过你们,你们的末日不远,我在九泉之下等着看你等的下场……”

        “法尊大人会是天魔?放你娘的屁!你们夜家才是天魔,你们全家一个个的都是!”

        夜沉沉闭上眼睛,无力的叹口气,一挥手。

        在一片谩骂声中,钢刀雪亮。

        劈落!

        一道道血柱腾起,夜家大院,一片血腥味冲天。

        “厚葬!”夜沉沉沉着脸:“都是好汉子,可惜……”

        众位夜家高手也尽都是无语叹息。

        诚如夜沉沉所说,这些人,委实都是好汉子。但可惜,是执法者,现在与自己立场对立。

        越是好汉子,危害也就越大。

        这其中有些人是数百年前过来,有些人是执法者的关系塞进来,还有些是很明白的就是执法者安插的;当然,最多的还是暗线。

        甚至其中还有几个是拿捏不定身份的,此刻却也一道的除掉了。

        宁杀错,不放过。不怕一万,却怕万一!

        “在此之前,老夫也曾经试过,与一些人沟通,看能不能化为己用;但一个个的都不肯相信我,竟无一人例外……呵呵……”夜沉沉摇头苦笑。

        “这些人尽都是自寻死路,脑筋僵化,老祖宗何必放在心上?”有人劝导道。

        “可惜了这些对执法者忠心耿耿的人。”夜沉沉叹息:“自古以降,执法者乃是九重天第一势力,更是正道栋梁啊……如今,却……”

        大家都有些无话可说。

        法尊。

        关键就是,如今的天魔,竟会是法尊。

        而执法者,已经被这位法尊大人领导了一万多年。这是多么长久的时间?在法尊为民造福,领导执法者执法天下一万年之后,你突然冒出来说法尊是天魔?

        谁会相信?相信你才有鬼!

        别说执法者,纵然是天下人又有几个人肯相信?

        如果是选择相信执法者还是相信夜家?结果可想而知,那根本就不用选择!!

        别的不说,夜沉沉自己心里最是清楚,只怕连自己的夜氏家族中人,也会有很多人半信半疑,甚至怀疑自己别有用心的人也不会在少数。

        因为。

        那可是法尊啊!

        普天之下,正义的标杆,最没有可能是天魔的存在。

        就这么说:若是同一时间里,夜沉沉说法尊是天魔;而法尊也说夜沉沉是天魔。

        那么,这些夜家的人宁愿相信夜沉沉是天魔,也不会去怀疑法尊。虽然他们最终还是要跟着夜沉沉去战斗,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最初相信谁。

        这就是无奈,也是法尊这一万多年里树立的威望!绝对的无人可及!

        所以,夜沉沉虽然对杀死这些人感到可惜,但,此时却势必不能不杀。因为这些不明真相的人,只会服从法尊的命令。

        若是到了真正大战的时候,这些人能够造成的破坏和杀伤,将是难以想象的。因为,他们在夜家已经很多年,实在太过熟悉夜家的一切。

        “现在的世界,是一个乾坤颠倒的诡异世界!”夜沉沉仰天叹息:“正义的一方,要像是造反一样的小心翼翼,步步为营,在阴暗中蹒跚前行;但,丑恶的一方,却是在采取光明正大的手段,肆无忌惮,以一惯的光明磊落……来进行那灭绝人性的勾当!”

        “唉。”

        ……这样的叹息,在今夜,各大家族之中无数人都在叹息,憋屈,可惜着……无数的血光,冲天而起。

        执法者之中。

        各地执法者前来的人之中,也在进行清洗。原本九大家族之中安插进来的那些人,或者明或者暗,都被一个个的揪了出来。

        这样的人甚至比被各大家族处决的人更多。

        执法者方面也同样是毫不留情。九大家族背叛,已经板上钉钉的事实;还留着这些个天魔余孽做什么?

        于是刀剑闪烁……血光弥天。

        就只是在这一个晚上,被杀的人,至少超过了万人之数。

        这一夜,鲜血铺路,人头乱飞。

        后世,将这一夜称为‘杀戮之夜’。又有人称这一夜乃是‘血河预热之夜’!

        高空中,夜幕中。

        一团淡淡的黑气就像是夜晚的雾气,在急速的飘动,一连串的肉眼看不到的灵魂能量,如同百川汇海,向着这团黑雾之中急速的汇聚而来……偶尔,里面还有狰狞的低低的笑,残酷而满足。

        却不知道那是魔者呢喃,还是恶魔诡笑!

        彼此注定对立的双方都对对方伏下的暗子挥动了无情的屠刀!

        这一夜注定残忍、残酷!

        一夜过去,血腥满地。

        中都城方圆数千里的上空,浓郁的血腥味几乎是经久不散。连带着楚阳等人吃早餐的时候,纵然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也不禁感觉到一阵阵的恶心。

        干脆就没有吃早饭,吃了没准还得吐,就不费那事了,一干大老爷们都如此了,莫轻舞、墨泪儿两女更是不堪。

        莫轻舞俏脸煞白,毫无血色,墨泪儿稍微好点,却也失去了往昔的从容气度,原因无他,以两女如今的修为,神念之强大,城中的变故又如何能瞒过她两人,貌似这或许是修为太过而带来的少数负面作用吧。

        究竟是杀了多少人,才能造成了如斯惨淡、如此恐怖的气氛?

        此刻明明晴空万里,艳阳高照,一派大好光景,却竟是到处都是充满了愁云惨雾一般的阴霾。

        “呕……吃不下了……吃不下了……”黄霞柳干呕着来到楚阳面前,一边摇头一边叹气:“昨晚上到底是死了多少人啊…这般的天愁地惨!”

        莫说楚阳等高人,貌似连黄少爷这等人,竟也感到了周遭环境的诡异变化!

        楚阳喟然一声,道:“决计不在少数,只怕……不下两万人吧。”

        他在下三天大军征战也曾经历不少,对于这方面有些心得,一看血气弥漫,基本就能够盘算个差不多。这本是铁龙城为将之道的经验,却被楚阳偷学而来。

        不过这里的两万多人,可不比下三天的两万多人。就是这里死掉的两万多人,下去下三天,也足以将任何王朝颠覆千百遍。

        全是高手哇!

        “有两万多人一朝玩完……”黄霞柳一声惊叫:“我的妈妈,这么多啊,怎么会……”

        莫天机沉着脸,九枚铜钱在袖子里哗啦啦的响动,良久良久才停下,抬头道:“风月两位前辈还要最少五天时间才能赶到。若是他们没有提前上路的话。”

        楚阳点点头,道:“五天,是需要全速赶路。”

        昨天晚上,通过黄家的特有通讯,通知了东南楚家那边。现在这等时候,楚家已经不能再偏安于一隅了。

        必须全力以赴的投身到江湖大势之中,尽一切能力力挽狂澜。

        在两人的判断中,风月两人在得到消息立即出发,全速赶路,却也还需要最少五天的时间,才能赶到这里。

        这一战,除了要面对无数的执法者、实力超绝的法尊,还有不知道目前已经恢复多少的天魔,楚阳实在并无必胜把握。

        虽然兄弟们都已经九品至尊,但,对于天魔的鬼蜮手段,依然是毫无必胜的信心。

        “眼下还不知道舞前辈能不能赶得及……”莫天机眼睛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