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二十四章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第九百二十四章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但你我兄弟,一无所悔,男儿无悔!”楚阳哈哈大笑,豪情万丈,剑眉挑起,便如神剑出鞘,自这一刻试剑天下,天下英雄可敢当?!

        “不错!成败俱无悔,输赢皆英雄!”莫天机大袖一拂,洒然站起,摇摇晃晃的向着自己房间走去,口中呵呵轻笑:“兄弟俱无悔!我亦无悔!一生若能无悔,夫复何求?哈哈……”

        莫天机已经回去自己房间。

        从这一刻开始,九劫兄弟已经率先动手,天下风云必然随之而动。

        当代九劫传说,在今日今朝,此时此刻,正式拉开帷幕!

        莫天机重任在肩,从这一刻,风云皆在掌中。

        他必须,一直保持高度的清醒,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中都之内,随时调整任何一方的动向。一直到……这个名存实亡“天鼎盛会”彻底完结。

        或者说……九劫九重天之战,彻底落下帷幕。

        莫天机才能休息,才可以休息。

        现在对他来说,任何一点点的疏忽,哪怕是闭一闭眼睛那么短暂的休息时间,都是弥足珍贵的,都是难以得到。

        楚阳呵呵一笑,突然豪情大发,一拍桌子,喝道:“拿酒来!”

        幸亏身边还有一个黄大少爷,否则某阎王这番豪情就真正白表现了,因为此刻,除了楚阳,就只剩下黄霞柳一人还算是识情识趣了,至于其他黄家高手……貌似是拉不下身份的。

        黄大少爷一听九大爷要酒,赶紧送上早已备下的美酒。

        楚阳连看不看,一巴掌拍开泥封!

        然而恰在此时,突然一阵疯狂的风声呼啸猛然响起,刹那间,咔嚓嚓几声,嗖嗖……外面不少的店铺匾额突然莫名断裂,随即被狂风吹走,吹了个无影无踪。

        一连串的惊叫惨叫也随之响起,不过来得快,去得更快,只一瞬间已然停顿。

        可是这个停顿委实是太快了一点,外面所有声音仿佛一下子全部消失了。天地之间突兀万分地陷入了一片空前死寂之中。

        静如鬼蜮。

        黄霞柳惶然站定,差点没一屁股坐到地上,刚才那一阵突如其来的狂风,几乎将他的心脏也从口中吹了出来,一阵阵莫名心慌的悸动油然而起,刹那间就是恐慌之极。

        若非之前见证九劫行动的豪气尤存,一泡尿尿在裤子里也非是稀罕事,反正黄大少爷是顶住了,往日也就算了,今天可是见证九劫传奇开篇的大日子,怎么也不能太怂的!

        楚阳一手酒壶,一手酒杯,面对眼前如斯变故,却连眉毛也没颤动一下,自斟自饮,神态轻松洒逸,似乎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发生了什么事?”黄霞柳沉不住气的一抬头,凝眉提声问道。

        “外面喧嚣大街发生某种变故,外面的人不知为何都突兀的失踪了。现在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应该……是有绝顶高手出手,将这一片完全清空了……”一名在外面留守的黄家高手走了进来,皱着眉头,眼中有些惊疑不定,低声回答道。

        这人实力不俗,已有二品至尊的程度。

        这等修为在黄家即使不算是最强的几个,却也可排名入前十了。但此刻,随着那一阵怪风突临,心中的恐惧却是渐次加深,若论笃定,貌似还不如黄大少爷。

        除了无知者无畏之外,黄大少爷更是笃信九大爷,有这位尊神坐镇,自己还需要担心什么吗?

        不同于黄大少爷的无知无畏,那位黄家高手此刻手心里早已满是冷汗,只感觉脊梁沟里一阵阵的发寒。

        刚才那阵风若是人为发出的,那么,这个人的修为该到了什么地步?估计杀自己这样的,也就是举手一挥的事吧!

        “出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黄霞柳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声音突然顿住。

        不是,应该是冻住。

        因为就在这一刻,一股天寒地冻的气息猛地从前方传过来,所过之处,刹那间霜雪飘零,空气温度骤然间下降了几十度!

        客栈之前的地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凝结出了一片白霜,在阳光照射下,反射出斑斓璀璨的瑰丽光辉色彩。

        黄霞柳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神异变化,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这……这……这这这……”却是连话都说不明白了。

        现在还是盛夏天气,热得人恨不得光膀子,但这股气息一来,居然在刹那间化酷热盛夏为数九隆冬,如斯变化,当真是匪夷所思。

        “耐心、淡定。”楚阳眼皮子也不抬,淡淡道:“莫要忘了,现在跟你在一起的,乃是九劫剑主!”

        寒气一至,来的是什么人,楚阳心中已经有了定论。

        以楚阳目前的实力修为,说句不算很自大的话,只要不是法尊、天魔、舞绝城、宁天涯等寥寥几个有数的人,至于其他人,他完全可以不用放在眼内!

        甚至,楚阳这样说还是很谦虚的说法,就算是前边那几人,真正打起来,楚阳也未必就一定会输,而且就算真打不过,逃命还是有百分之一万的把握。

        更何况,楚阳自从出道江湖,一路身经百战,还从未真正出尽底牌!楚阳可谓有着无尽的自信与把握。

        但一听楚阳这句话,黄家几位高手一脸骇然的猛然转头,大哥您不要这么吓人好不好……虽然咱们隐隐约约的猜到了,但您还是不要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啊……您不知道,现在这名字一亮出来,给人的冲击是什么吗?那是几乎要翻了天一般的震撼啊!

        再说了……虽然这名字确实很威风,很牛逼,但这里……可是夜家的地盘啊……您可是九大家族必除的目标,当然了,您可以不怕,我们却是怕的,您不在乎九大家族,更要覆灭之,可是我们却怕被九大家族给覆灭了的!

        但黄霞柳却发自心底的点点头,一脸的深以为然,居然真个大咧咧的坐下,道:“不错!老子怕什么?老子不怕,有九大爷在这,有什么可怕的……怕,怕个鸟……呃,九大爷,给我一口酒,我腿有点抖,真不是怕的,这鬼天气,冻得慌得得得……”

        牙关交击,已经是快要吓得魂不附体了,嘴上还在说大话。

        “唰!”

        一连窜的衣袂带风的声音整齐的响起,恍如一声也似,然后所有人就感觉眼前一片雪白闪亮,冰冷肃杀。

        眼前蓦然就出现了九个人。

        白衣,白袍,白色剑鞘,白铁剑柄,白色剑穗,白色头巾,连鞋子、袜子也是白的。

        顿时,一股充满莽古冰原的寒冷气息扑面而来。

        当先,一名白衣白须老人负手而立,身材挺拔,目光如剑,向里面看过来。

        有人踏前一步,身形窈窕,面容秀美,目光却极之冷漠,然后就听到一个清冷的声音说道:“敢问,当代九劫剑主楚君讳阳,楚阳楚大人可在此地吗?凌家凌寒雪,前来拜访。”

        凌家凌寒雪。

        黄霞柳这回腿肚子真正一阵发软,差点没坐倒,勉强算是撑住。妈的,没事儿就没事儿,一有事儿就是九大家族嫡系直接找上门来。九大爷,您您您……您可真能折腾,真沉得住气啊。我是九大爷的朋友,这会可不能给他丢人,顶住一定要顶住,不就是九大家族的么,没什么了不起……楚阳并不起身,仍旧如前,大马金刀的坐着;仍自拿着酒壶自斟自酌,淡淡道:“凌姑娘,好久不见了,别来无恙。”

        凌寒雪目中露出一丝异常复杂难言的神色。

        当日楚阳初出东南,与紫邪情楚乐儿一道,曾经与凌家人一路同行。

        那时候,楚阳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无名小卒。

        但是现在,此刻,前后还不到一年时间,却已经摇身一变,变成了威震天下,剑凌江湖的九劫剑主!

        他和他的九劫兄弟,已经在江湖中塑造了一个新的传说——九劫传奇。

        现在,九劫剑主楚阳的名头响彻天下,已经具备了左右江湖大势的强横实力!

        今与昔比,简直就如同做梦一般的令人不敢相信。

        凌寒雪心中轻轻叹息一声,眼中露出悲戚之色。那时候,二叔凌寒舞……还在啊!

        一想起二叔凌寒舞,凌寒雪心中就是一阵难言的酸涩冒了上来。

        二叔啊,一生挣扎一生苦,一生独自凌寒舞……楚阳缓缓抬头,他的目光也有些复杂;现在他想起来的人,既有凌寒舞,却还有夜初晨,孟超然。

        当初的夜初晨孟超然受伤,凌寒舞壮烈战死,一切的一切,还都如同历历在目一般。

        但这片天地已经不同,天差地别的大大不同。

        凌寒舞的痴情,夜初晨的坚持,孟超然的痛苦。

        想起自己师父,现在每一天晚上,都要与凌寒舞的牌位喝酒,清酒一盏,孤灯如豆,暗夜阑珊,与君同醉,生死不弃,乃为兄弟……楚阳一声低低的喟叹,将脑海中这些莫名其妙升起来的思绪尽都驱赶出脑海,抬头微笑:“好漂亮的一手‘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这一手出来,我就知道,今日凌家方面是来了大人物了……却不知道是凌家的哪位前辈要见我这个后生晚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