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二十五章 放肆!

第九百二十五章 放肆!

        凌寒雪一进来,并没有说谁要见楚阳,这是尊重楚阳的意思:不用辈分压你。

        楚阳心中多少有些触动,不冲别的,就为这份尊重,毕竟楚阳实力暴增的事情目前还属绝密,就以当日楚阳之实力推算,无论如何也不会臻至当世绝颠之境,凌家在此时能给出这份尊重,已是一份难能可贵的态度。

        楚阳话音刚落,外面那负手而立的老者轻轻一笑,声音冷峭如极北寒风,缓缓道:“凌家,凌暮阳;见过当代九劫剑主!”

        一边的黄霞柳与所有黄家高手却如同被当头金雷击中,刹那间头晕眼花,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凌家,凌暮阳!

        竟是他亲自来了?!

        这个名字代表了什么?!简直可以让人吓飞了心,惊碎了魂!

        这个名字,是九大家族创始人之一。凌家始祖的名字!

        上一代的九劫之子!

        凌暮阳,三岁学剑,五岁杀人,七岁已经持剑战王座而不落下风,一生嫉恶如仇,行走江湖,杀戮天下,整个江湖闻风丧胆。

        九大始祖之中,杀性最重的,正是这个凌家凌暮阳。

        但在整个江湖中,最受人尊敬的,却也正是凌家凌暮阳。

        凌暮阳从不往杀无辜。

        铲尽天下不平之事,杀光世间可杀之人!

        这句话从来就是凌暮阳的座右铭。更是他行道江湖的行为标准。

        楚阳抬起头,凝目而视。

        外面,无尽的冰天雪地之中,两道锐利目光恍若实质,直直地射了进来,正好对上楚阳的两道目光。

        两个人,四道目光,在半空相遇,接触。

        这一刻,连站在一边的凌寒雪也清晰地感觉到,在这中间的空气里,剑气披靡纵横!就像是四柄绝世宝剑,猛地碰撞在一起。

        只是目光相对,但那隐约的剑气嘶鸣崩流四散,居然切割得四周空气片片碎裂。

        竟是以目光为剑,剑光裂虚空,威势一致如斯,当真可惊可怖!

        一老一少两代绝颠高手,尚未有言语的交流,已是以剑相向,大动干戈!

        难道,大战将起?!

        所有人突然感到一股重如山岳的压力,突然袭上心头。

        须臾,忽的一声,弥空剑气崩散。所有人都感觉到似乎有一片流星从天空坠落。消失。

        楚阳收回目光,眼观鼻,鼻观心,沉沉不动。凌暮阳亦于同一时间收回,微微合目,随即再度张开,深深的看着楚阳,声音慎重而沉重,道:“九劫剑主,果然名不虚传。若是老朽两眼还没有昏花,楚剑主乃是剑中至尊,而且,已经目前臻至九品之境!如此成就,非但弥足惊人,更是匪夷所思!”

        凌暮阳声音之中,有着一种类似于‘惊悚’的味道。剑中至尊不出奇,九品至尊也无所谓,但问题就在楚阳的年龄。

        如此年轻,如此成就,凌暮阳从所未见。连想都没有想过。要知道凌暮阳今年一万多岁,也只比二十来岁的楚阳稍高一筹而已。

        谁也不知道,凌暮阳一句话对凌寒雪造成的巨大震撼!

        剑中至尊?而且还是九品至尊?!!

        凌寒雪这一刻几乎摔倒在地。

        头晕眼花的猛然转头,一双美眸不可置信的看着楚阳,如同看着一头史前怪物。

        凌寒雪可是与楚阳相处过一段时间,自以为“很了解”楚阳的实力,虽然在分别的过程中,楚阳可能会有进步,可是即便再如何的精进,又能如何,毕竟只有不到一年的光景吧!

        可是,凌暮阳给出了楚阳已臻至至尊九品的高度,这点凌寒雪不但无法质疑,更不能质疑!

        可是,这到底是什么样晋升速度?这也太快了吧?!

        去年万药大典之前见到这家伙的时候,他是皇级?还是君级?

        当然,以楚阳的年纪而论,能有那样君级的实力已经是难能可贵了,然而只不过一年的时间,他竟然跨越了这么多的级别,直接蹿升到了九品至尊!

        而且还要是剑中至尊!足以凌驾于同阶一切修者的超级强横存在!

        这……妖孽啊!

        凌寒雪不可置信的想着:这,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明明不该质疑老祖的判断,可她仍旧忍不住要怀疑,因为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她甚至期待楚阳能给出否定的说法,宁愿是老祖一时失误,却也不肯就此相信,这个少年人竟达到了他人,一辈子甚至几辈子也达不到的成就!

        但紧接着楚阳的话,彻底打破了她的希图,也让她完全的目瞪口呆。

        “凌老果然好眼力,一眼便洞悉了楚某目前的进度,区区成就,不足挂齿。”楚阳沉着的抬头,微微一笑:“凌老远道而来,可否给个薄面,共饮一杯?”

        他刚才低头,与凌暮阳的微微合目,其实都是借机消除对方无形剑气对自己眼睛的损伤。这一节,两人都是心知肚明,两人目前的实力也刚好处于伯仲之间的水准,或许凌暮阳高出一些,却绝对不多。

        所以凌暮阳才说出,九品至尊的话来,因为那正是他如今的境界。

        “好!”凌暮阳大踏步而前,毫无犹豫。

        黄霞柳与黄家高手均是感觉到,一柄充满了杀伐之气的宝剑离鞘而出,携带着无尽锋锐,化作人形步步向前。

        一股难以言喻的错觉油然而生,目中所见之人,在自身的感觉中,分明就是一口剑,一口拥有无尽锋芒的绝世神剑!

        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感觉到自己肌肤一阵阵的生疼。似乎,已经被剑气割裂。

        凌暮阳一步一步走到门前,在门前两侧的两位黄家至尊高手早为他气势所慑,不由自主的往外横跨了两步,然后感觉到还不够,又退了两步,仍旧感觉剑气还是在咽喉等要害处盘绕,干脆刷刷连退了三步。再退了五步!

        砰。

        两人的背脊同时靠到了墙上,或者说是撞到墙上更合适一点。

        连退了十二大步,居然已经被逼得退到了院子里的两边围墙上,这一撞,居然撞得围墙一阵摇晃,险些没倒下来。

        区区一堵墙如何能挡得住至尊强者的退势?原因无他,那两名至尊强者早把一切一切的心力、功力、体力全都针对那全无踪迹,却又能清晰感应到的剑气上,那一撞就只得常人之力,虽然冲势疾急,最终仍未能撞倒围墙!

        两人心头尽是骇然。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两人虽然并不能了解凌暮阳的境界,却也还明白,现在这状况大抵还是凌暮阳并未存心针对,否则就算只是平常气势,只要他全力施为的话,像自己这样的二品至尊,绝对会被他的气势活活压死?

        若是存心杀人,也不用动手,看自己一眼,或者是吹口气,都可以轻松搞定!

        呵气成剑,目光凝锋,虽是传说中的神技,眼前之人却是一定懂得的!

        “这两个人,是你的人?”凌暮阳平静的问。

        “不是。”楚阳微笑。

        他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这两人实在太弱了。

        楚阳玩味的看着,心中有数:凌暮阳等于是在施展下马威?或者……“退下!”凌暮阳并不转身,只是轻喝一声。

        数位黄家高手只感觉心胸被猛得震动,险些要喷出鲜血,那里还敢有违拗之心,应声惶惶而退,瞬间走得无影无踪。

        “这个小子是……”凌暮阳看着黄霞柳,眉头猛地皱了起来。

        这个小子其貌不扬,修为更是垃圾,最多也就比普通人强一点有限,九劫剑主身边怎会有这样的友人,这样人就算自荐为仆从之流,都嫌丢人,委实太不入流一点了!

        “晚辈是东南黄家之人,黄霞柳……见过,见过……凌老前辈……”黄霞柳被对方这很平常的眼光一看,也不知怎地,突然感觉自己好象已经死了也似。

        一阵恍如末日降临、死关将临一般的毛骨悚然感觉油然而生,刹那间吓得几乎屁滚尿流了。

        见到黄霞柳如此不堪,凌暮阳眼睛一瞪,道:“如此废材,有何资格在此旁听?还不退下!”

        楚阳眉头一皱,倒也没出手阻止,只是淡淡道:“凌老,您老好大的威风啊。”

        凌暮阳在他面前站定,冷冷道:“哦?”

        “我在的地方,从来也不会有我的敌人。”楚阳冷冷淡淡的道:“相信您也是如此。但如今这般,依凭自身强横实力,仗势欺人么?欺负一个小小的少年人,我正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可以让凌老多几分快感?”

        “会不会很爽?”楚阳霍然抬头,目光如箭如矢,破空而来。

        “放肆!”外面,另外的那七个凌家人齐声一喝,人人都是脸色不善的看过来:“你小子算什么东西,竟敢这么跟老祖宗说话?!真以为九劫剑主就了不起吗?”

        “放肆!”楚阳缓缓移转目光,一口喝了回去。他目光森然,冰冷恒定,如同秃鹰在盯着自己的猎物一般:“你们几个算是什么东西,敢这么跟我说话?!九劫剑主当然很了不起!你们几个是否想领教领教?”

        刹那间,本来相对平静的气氛,突然间变地剑拔弩张。

        (未完待续)